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紫川 老猪 5609 2004.04.19 18:40

    斯特林明白她的意思:家族以倾国之力出战,全军名义上的统帅将由总长担任,但作为家族首屈一指的名将,军务处的长官,自己将势必成为实际上的总指挥。指挥百万大军驰骋沙场,这是每一个优秀军人毕生以求的梦想。这是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这个时代并不缺乏优秀的将领:诡诈多变的紫川秀,锐利凶猛的帝林,天才的流风霜,谨慎的云浅雪,坚实的凌步虚——斯特林知道,若比较将帅之才,以上提到的人物没有一个比自己差,甚至更有胜之,但他们都没有机会统领如此大军。自己的本意只是想做一个面包店老板,但命运和机遇却把自己推到了这个令世界震惊的舞台上。

  他低声说:“计划不是我做的,是总参谋部的几个年轻人提出的。那种水平的计划,我是做不出来的。”

  他的语气中有点异样的东西,紫川宁立即感觉到了:“你不赞成这个计划?那为什么不在军务部内部就把它否决掉?”

  “计划本身是无可挑剔的,大局观和战略感定位得非常精细,而且逐渐推进的各个步骤都有明确的目标和可行性。应该说这本身是一份非常出色的作战计划,也花费了总参谋部几个月的心血来筹划,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好恶就将部下的心血荒废掉。至于如何决定,那是总长的事了。”

  斯特林闷头闷脑地说:“而且,这个作战计划的实际制定者是帝林,总参谋部只是做了些细节上的完善工作。”

  紫川宁明白了,斯特林是碍着帝林的面子不好否决,他其实对这个作战计划不以为然的。她扬扬眉毛:“帝林也管得太宽了吧?他是监察厅长官,却插手军务部的事。”

  “这倒不是他有意插手。上次一起喝酒时候,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下,我们聊了下。当时总参谋部的欧阳红衣旗本、傅旗本和林旗本几个也在场,他们也加进来了一起讨论,对帝林的计划非常欣赏。当时我也就当大家说说酒话罢了,谁知道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就跑来跟我说,总参谋部对这个思路非常感兴趣,已经搞了一个专项课题出来,希望我能同意。那时候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帝林跟欧阳红衣旗本他们很熟吗?”

  “不,他们平时没什么来往。”

  紫川宁蹙起了眉头。虽然斯特林解释了,但她还是不能释然。帝林心思缜密,行事周全得滴水不漏,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很难相信他会把这么重大的事情当成酒话“无意”地泄漏给几个平时并不是很熟悉的中级军官。这里面大有蹊跷。他打的什么主意?

  “斯特林大哥。”紫川宁缓缓说,口气平静。

  斯特林立即感觉到了什么,肃然道:“宁殿下,请吩咐。”

  紫川宁轻轻笑说:“吩咐不敢当。斯特林大哥,军务部是我家族掌控军权的最重要的部门,家族将此部门交托于你,那是对你的绝对信任。”

  “是!对于总长大人的信任,我感到十分荣幸,并决心绝不辜负。”

  “既然赋托重任于你,斯特林大哥,你就要承担起这份责任来。军务事宜是你管辖范围,其他任何部门的任何人都不能在这个敏感领域胡乱插手干涉。你也绝不能允许他们这么干!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含糊的!”

  紫川宁若有所思:“当前,有的人权势实在太大了。他左手抓住了司法权和监察权,右手抓住了秘密警察和宪兵部队,政权和军权他都握在手上。我担心这样下去的话,有的人若是野心膨胀的话,很难保他不会走上杨明华的老路。”

  紫川宁没有明确点名,但斯特林听出来了。他只觉得背后一阵燥热,肃容应道:“是。但微臣想,殿下可能过虑了。”

  紫川宁笑笑:“最好是我多想了。但如果真的被我不幸言中——斯特林大哥,罗明海庸庸碌碌,我对他不抱希望。那时候,能阻止他的只有你了。斯特林大哥,我知道你和他是好朋友,这样让你很为难吧?”

  斯特林毫不犹豫地说:“一切为了家族利益。但是,我还是要说,殿下过虑了。目前,总监察长大人忠于职守,忠诚表现得无可挑剔的。而且,他还是您的救命恩人呢!那晚,要不是他即使赶到的话,宁小姐您和阿秀都危险了。”

  “我知道的,所以我欠他一个情。”紫川宁慢慢地说,神情间流露迷惘:“你们三个中,我是把你当大哥的,阿秀和我的关系更是不用说的。他和你们是兄弟,照理说,我也应该和他相处得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我就是不喜欢他,一看到他那副傲慢的娘娘腔样子我就讨厌。”

  斯特林笑了:“宁小姐,可能这是因为您和他交往得少吧?他外表冷冰冰的,不了解的人确实以为他是很傲慢。但其实,他是很有血性和原则的男子汉。在远东打仗时候。。。”

  “知道知道,他率领人马去帕伊救援你们是吧?”紫川宁笑了:“斯特林大哥,这个故事你说了一百次了!——那,斯特林大哥,你觉得这个计划本身如何呢?有什么毛病和漏洞呢?”

  “宁殿下,作战计划代号‘龙骑兵’,现在还是机密,现在只有几个统领知情。”斯特林沉吟道:“计划本身是毫无漏洞的,完美到了可怕的地步——但这正是它最大的漏洞。它连每一个团级部队的推进行程和日期都列出来,毫无弹性和变更余地,南北两个正面集团和突击集团之间的配合衔接要求相当高,各个参战部队必须按照计划毫无拖延地完成任务,否则后续部队就难以推进作业。”

  斯特林说:“而依我多年的经验来说,无论事前准备得多充分,事到临头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在这种毫无变通余地和弹性准备的计划下,如果一切顺利还好,一旦出了什么耽搁,南集团没能顺利拿下蓝城的话,突击集团就变成了孤军挺进了,万一流风霜反扑的话。。。”

  他觉得不吉利,于是不说了。紫川宁望着他:“突击集团足有四十万大军,其中五万的骑兵部队,而流风霜所部总共也就三十八万兵力,还要应付我军南北集团的猛烈攻势,我不认为流风霜还有余力对我突击集团采取行动。”

  “不能以一般的部队来想象流风霜。”斯特林简洁地说:“她攻击之犀利是罕见的。突击集团的司令肩负着非常困难的任务,需要一位拥有高度灵活性和指挥才能的司令。但在如今的家族将军中,我竟找不到这么一个人!如果阿秀还在就好了,他是最适合承担这个任务的人选。”

  提起紫川秀的名字,紫川宁的表情变得很惆怅:“最近有他的消息吗?”

  “没有。最近远东过来的音讯全部停止了。”

  紫川宁一下子抬起了头:“难道。。。”

  “照理说不会。”斯特林沉吟道:“远东联军连战连捷,形势一片大好。就算出了什么意外,白川、罗杰他们也会通知我的。我估计,可能是联系的路线出了点岔子。”

  紫川宁轻轻蹙起了眉:“但是这样突然断绝了消息。。。我觉得这并不是个好兆头。当年他突然失踪之前,也是这样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音讯回来,接着突然就传来了他叛变的消息。我真的很害怕。”

  斯特林和紫川宁都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内乱和红河湾一战的惨败,位于远东首府科尔尼的联军情报本部已经陷入了瘫痪,远东与家族内地的情报往来也中断了。

  “斯特林大哥,你说我俘虏男人的心,但我的心却又在哪里呢?俘虏我心的人根本不珍惜。”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紫川宁抬头凝望着斯特林,说:“斯特林大哥,有个疑问我一直藏在心里。但是除了你以外,我也没什么别的人可以说了。”

  “你说吧。”

  “阿秀,他真的爱过我吗?”

  斯特林一愣:“你说什么傻话呢?阿秀他当然是爱你的了!在那个可怕的晚上,他舍生忘死地掩护你,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谁能做得到?”

  “那个晚上,豁出性命保护我的人可不止阿秀一个。殉职的警卫队长和他部下的一百多名卫士,难道都是爱我的?”

  斯特林一时语塞,他抓抓头发:“那是不同的。。。根本不能比较。”至于怎么样的不同,他却说不出来。

  “刺杀雷洪,闯魔族大营,他没跟我说;在远东安定下来,一别三年了,他连个信都没有送过给我,我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回来时候见到了我和马维阁下,他眼都不眨一下说:‘祝你幸福。’就这样冷冰冰地走了;我也还一直记得三年前我的十七岁生日,在那天晚上,他劝我找个新的朋友——斯特林大哥,当年你也是这样对卡丹姐的吗?”

  紫川宁笑笑,笑容中说不出的凄婉:“感情的类型有很多:义务、回报、感激、恩义、职责,这些感情的表现都有可能和爱情相混淆,即使是本人也常常弄不清。我渐渐觉得,阿秀他是把我看作他的小妹妹,他对我好,因为我是紫川远星的女儿,而我父亲又是他的恩人,如此而已。”

  斯特林静静地看着她,紫川宁成熟了很多,泛泛其谈的安慰不能再象往日一样将她哄过去了。他随手摸出了烟,紫川宁配合地给他划着了火柴。

  “斯特林大哥,你怎么抽烟了?”

  斯特林随口应道:“烦的时候抽,你不要跟李清说。”他这才反应过来:“你。。。你怎么会有火柴?”

  紫川宁嫣然一笑,也摸出了一根香烟,优雅地点燃:“烦的时候抽,你也不要跟我叔叔说。”

  斯特林哑然失笑,他悠然地吐出一个烟圈,慢慢地说:“你想得太多了。你说的,我不怎么懂。但是我了解阿秀,他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你不应该怀疑他。男人表达爱情的方式有很多种,情到极深难出口,那些整天把‘爱’字挂在嘴边的人反倒值得怀疑。”

  他直视着紫川宁:“阿宁,应该相信他。”

  紫川宁低头不语,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过了一阵,当她抬起头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明朗的笑容:“斯特林大哥,谢谢你!”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应该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斯特林随和地说:“我们回去吧,主人把那么多客人丢在那里不好。”

  “嗯。”紫川宁顺从地与斯特林往回走。才走回会场,一个高大的军官快步迎上来:“斯特林大人,军务部有紧急通知,从瓦伦来了紧急信使!”

  两年前魔族大军如同山洪海啸般涌来时候,瓦伦要塞是阻止魔族的最后关卡,被整个人类所瞩目的焦点。如今那是与魔族对峙的第一线,是关系家族命运的重地,那里的一举一动至今牵动着整个人类世界的心脏。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全场鸦雀无声。

  众目睽睽之下,斯特林快步上去,轻轻从那个军官手中接过了信。他扫了一眼,神情大变。

  “宁小姐,抱歉了,我必须得马上告退。有紧急情况,我得马上求见总长。”

  “我与你一起去。”紫川宁毫不犹豫地说,斯特林这才想起紫川宁还是总长的助理。她转身向宾客们解释了几句,匆匆在连衣裙外面披了件军外套赶上了斯特林。两人上了斯特林的马车,还没坐稳紫川宁就急促地问:“瓦伦出什么事了?魔族开始进攻了?”

  “那倒不是。”斯特林目光游离地望着车窗快速掠过的绿树:“林冰报告,瓦伦要塞的东面出现了远东的大军,他们对要塞形成了合围。”

  紫川宁倒呼吸一口气,喃喃说:“阿秀!你疯了吗?”

  七八二年九月十一日,在光明王的统帅下,远东三十万大军挥师西下,突然包围了瓦伦要塞。远东的烽烟再现,帝都大为震惊。

  看马车匆匆离开了庄园,紫川秀压抑了自己上去表露身份的冲动。他茫然地转过身,背后的庄园里不停地传出悠扬的音乐,他的心境却与那欢快的音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己已经步上了不归路。

  没走出几步,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街灯下,漂红的枫树之间,一个颀长的身影静静站立。帝林正在沉静地注视着他,目光如秋水般明亮。满天红叶从俊美的男子身边慢慢飘落,如诗如画一般的美景。紫川秀停下了脚步,不知所措。在这里遇到帝林,他毫无思想准备。

  帝林慢慢地走过来,微笑道:“欢迎你回来,秀川大人。”

  一瞬间,紫川秀放下心来。他笑了:“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还是碰巧撞到的?”

  “如果我说碰巧,你相信吗?要知道,对于你这种罪大恶极的通缉叛国犯来说,正义的眼睛是无处不在的。”

  紫川秀笑道:“我倒不知道检察厅的情报处什么时候改名叫‘正义的眼睛’了。”

  帝林大笑,忽然敛起了笑容:“兄弟,你走了一步险棋!”

  “我不得不这样。”紫川秀望着明朗的月空:“如果不显示实力,没人会把我当回事。他们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把我格杀当场了!但现在几十万大军候在瓦伦关那里,总长即使想杀我也要掂量掂量。”

  “那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吗?”

  紫川秀一笑:“我幸不辱命,我军已收复远东国土全境。”

  他淡淡的口气中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自信。帝林猛然转过头来,仿佛不认识地望着他,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我知道你会成功的,却不曾预料你会这么快!从上次回来到现在,不过半年多的功夫吧?恭喜你了!”

  紫川秀有气无力地笑笑,心想还恭喜呢,远东眼看就要被魔神皇当成煎饼来烤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作为一个坚定而忠诚的家族战士,我下一步当然是毅然率领远东大地重新投入家族的怀抱,希望我们仁慈的总长大人能够宽宏大量地接纳我们这群迷途归来的孩子们。”

  帝林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他站直身:“别开玩笑了。你现在是远东的王侯,手掌重兵的一方霸主,远东开国的国王。所谓宁为鸡首、勿为牛尾。总长当年这样对待你,下了通缉令满世界地要你人头,你如何还能归顺他?如果你顾念着我和斯特林的旧情,和他签订个互不侵犯或者同盟协议他就该庆幸了!”

  紫川秀尴尬地笑笑,心想:远东的君王?自己这个远东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国王,恐怕也是最短命的君王了。自从西南军团回国参战以后,王国战局立即急转直下。每天来往于远东和加纳的信使络绎不绝,无数的鞑塔族使者围着自己游说不停简直要杜鹃泣血了,罗斯每天都在催促自己赶紧出兵支援他们。

  鞑塔族公爵当然不会直说:我们快没命了快来救命啊。他只是用诱惑紫川秀来分赃的口气说:“我军距离神堡不到一百公里了,胜利如在掌中!光明王,出兵助我一臂之力,朕将来封你为远东侯,收你为义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