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6 就这样,谢谢你!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338 2019.06.22 12:00

  刘立杆把一套四本的大王传奇,也就是《时代楷模》拿出来,又拿出了四五本红封面的获奖证书,和张晨说,我要用这些炸弹,炸晕他们。

  张晨看着很羡慕,他说我可什么都没有。

  “你不用,你自带证书,一出笔就是个特等奖的获得者。”刘立杆安慰他。

  两个人下楼,出大门的时候,看到那个妇人坐在大门口,看到他们,就朝他们笑,他们也朝她笑笑,然后出门。

  两个人骑着车,决定先去《海城晚报》,《海城晚报》离他们比较近,就在海城市政府的院子里,他们到了市政府门口下了车,推着自行车准备往里走,门口执勤的武警拦住了他们,问他们去哪个部门,有什么事。

  张晨说我们是来《海城晚报》应聘的,武警朝右边指了指,告诉他们,从边上那条小路进去。

  他们沿着市政府院子的铁艺围墙朝前走,走到头是一条小路,路口的墙上,钉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海城晚报》,下面是一个红色的箭头。

  他们继续沿着市政府院子的铁艺围墙朝里走,走了四五十米,围墙被破开了,有一扇不大的门,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原来这里才是《海城晚报》的报社,而报纸上的社址,所谓的龙昆北路一号市政府大院,其实是市政府大楼后面的一幢三层附楼。

  这里倒是没有武警执勤,门也敞开着,他们走了进去,一楼的过厅只有二十几个平方,和他们永城婺剧团的宿舍楼差不多,一边一排木头长椅,每张椅子上,都坐了六七个人,还有几个站着的,看样子都是来应聘的。

  张晨和刘立杆靠墙站了一会,从走廊里转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看了看他们问道:

  “你们都是来应聘的?”

  大家赶紧说是。

  “把你们的简历都给我。”

  大家赶紧恭恭敬敬,用双手把自己的简历递了上去。

  “在这等着,叫到名字的才进来。”

  女孩说完又转进了走廊。

  第一个面试的人进去,过了七八分钟后出来,那女孩跟在他后面出来,叫到:

  “有没有新来的?有新来的把简历给我。”

  就这七八分钟的时间,又来了四五个应聘的,他们连忙把简历交了上去,女孩这才叫道:“张晨。”

  张晨赶紧起来,女孩和他说:“进去第三个办公室。”

  张晨走了过去,站在门口朝里面微微鞠了一躬,和他们说你们好!

  办公室里,并排两张桌子,坐着两位三十几岁的人,并排的桌子边上,有一张钢折椅,其中一人示意张晨就坐,张晨坐了下来,另外一个拿着张晨的简历,问道:

  “浙江来的?”

  “对。”

  “原来在浙报干过?”

  “没有。”

  “《钱江晚报》?”

  “没有。”

  “杭报?”

  张晨摇了摇头。

  “《经济生活报》?《浙江科技报》?”

  “都没有,我没有在报社干过。”张晨觉得自己的汗都快下来了,心里在骂金莉莉,什么女人的第一次,男人的第一次也是这样的,好吗?

  问他话的人身子往后面一靠:“那你在哪里干过?”

  “剧团,我是剧团的美工。”张晨说。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坐在对面的问道。

  “哦哦,这上面也没有写。”手拿着张晨简历的那人,又看了一眼简历说。

  张晨觉得自己背上的汗已经下来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就是自学,画画的好,才被招进剧团的,我可以给你们看我的工作证,对了,我还可以画画给你们看……”

  那两个人都笑了起来,一个说,有趣,你就是画,我们也看不懂啊,另外一个说,我们的美编,要求的可不是只会画画。

  张晨想问,那你们的美编是干什么的?还没开口,其中一个就说,就这样吧,谢谢你!

  这就是下驱逐令了,张晨站了起来,有些狼狈地出去,刘立杆站在走廊口,看到张晨,赶紧问道:“怎么样?”

  张晨摇了摇头。

  刘立杆说:“没事,还有我呢,看我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刘立杆话音刚落,那女孩就叫道:“刘立杆,第三个门。”

  刘立杆走进门去,门里那两个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刘立杆把挎包放在桌上,从包里拿出那一套《时代楷模》和获奖证书,坐在左首的那位一见,就和他说:

  “你这些东西不要拿出来,到我们这里应聘的,每个人都有这些。”

  刘立杆霎时尴尬了,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应该把它们放回挎包,对面那位叫道:

  “那几本书给我看看。”

  刘立杆把那四本《时代楷模》递给了他,那人翻开看看,笑道:“哟,还都是你一个人写的,蛮厉害的。”

  他接着看了看封底:“内部印刷的?”

  “对对,不过,是我们县的县文联主持编的。”刘立杆说。

  那人把四本《时代楷模》还给刘立杆,和他说:“我大致翻了一下,你的写作风格很浪漫,我觉得你适合搞文学创作,但当记者,你不适合,虽然都是写作,但这写作和写作还是有蛮大的区别的。”

  刘立杆口里说着是是是,心里在骂,就那么几秒钟,你他妈的就大致翻过了?还风格很浪漫,你们报纸上那种吹牛逼的文章,比老子还浪漫吧。

  “那就这样,好不好,我觉得你到我们这里当个记者,那是大材小用,谢谢你了!”

  刘立杆也被轰了出来。

  两个人出了《海城晚报》的门,在自行车跟前站了一会,都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让他们不能接受的不是应聘没有成功,而是对方那写在脸上的轻蔑,要是在永城,张晨肯定会一拳就砸到他们的脸上,你妈逼的,就是文化局长,也不敢对老子这种态度。

  “不就是一个破报社吗,躲在这个角落里,还以为自己是新华社了!”刘立杆骂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海角文学》,出发!”

  《海角文学》杂志社在琼山,琼山原来是海城下面的一个县,海南建省,海城成为了省会城市后,才把琼山县并入海城,变成了琼山区。

  他们骑了近一个小时才到琼山,找到《海角文学》又花了十几分钟,《海角文学》在一条正在埋下水道的街上,一幢五层楼房的二楼。

  他们爬上二楼,迎面就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开间,十几个人,都在这一间办公室里面办公。

  张晨和刘立杆站在门口,见里面也没有特别标注哪里是招聘处,不知道找谁。

  靠近门的一位小伙子抬头看到了他们,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来应聘的。”刘立杆说。

  小伙子扭头朝着里面大喊了一声:“韩主编,有人应聘。”

  一办公室的人都抬头看着这边,最里面一个,坐在最大的一张办公桌后面,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站起来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