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6 谭总心神不定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56 2019.07.26 17:00

  几天时间过去,望海楼那边静悄悄的,谭总有些坐不住了,他打电话给符总,问了一次,符总说还在研究,就把电话挂了,谭总也不好多问,好在他从侧面了解了一下,海城的其他几家大的装修公司,也没有接到这个项目,甚至,他们连第二次见到符总的机会也没有。

  那天吃饭,从各方面看,谭总觉得,都是对自己有利的信号,这个项目,凭以往的经验,自己觉得已经有十足的可能拿下,怎么又会这样?

  在没出方案之前,望海楼内部的消息是说,这个项目很急,年前要定下来,要递方案赶紧,不然就赶不上了,但几家的方案递上去后,内部的消息也说,一切又静悄悄了。

  谭总捉摸不透这符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是自己的药下得还不够猛?还没有给承诺?可是,符总连一点暗示,或者在电话里谈的时间,也没有给自己啊,虽然自己已经拐弯抹角暗示过,是个人都能听出是什么意思。

  谭总因此忧心忡忡,他看到张晨回公司了,走到门口,朝他招了招手,张晨进来了办公室,谭总问他:

  “小张,你回想一下,那天晚上,我们有没有什么话,让符总觉得不开心了?”

  张晨已经看出了谭总这两天心神不定的样子,其实不要看,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他把那天晚上的情景,不知道在脑子里过了多少遍了,最后的结论都是,虽然他们没谈到项目,但大家确实很愉快。

  张晨摇了摇头,他说:“没有,我记得符总一直都很高兴。”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谭总疑惑道,“也不知道这老狐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两个人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其他的理由,张晨说,会不会是有人,比如说,符总的上级,凭关系插手了?

  谭总说有这个可能,不过想了一会,又否定了,谭总说,你不知道这狐狸,职务不高,但根太深了,在海城,甚至海南,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动他碗里的肉,你知道别人,叫他什么吗?

  “不知道。”张晨摇了摇头。

  “海霸天!”谭总用手指朝上面指指,“他的关系已经到这里了,就他那天说的,那些他让他们尝尝家乡口味的,很多都已经是这个了。”

  谭总翘了翘大拇指,继续说:“一个装修工程,我们觉得很大,这些人是看不上眼的,他们才不要做这种脏活累活。再说,真要是这样,这老狐狸就不会遮遮掩掩,他有理由直接就推了,说现在这事,自己做不了主,这事就结束了。”

  张晨想想也对,还是谭总对这些人门清。

  “你去忙吧,现在,其他公司也没消息,对我们来说,就还是好消息。”谭总苦笑道。

  张晨到了东北菜馆,木工班班长看到他,和他说:“指导员,刚才有人找你?”

  “哪个班的?”张晨问,他想,找他的人,肯定就是工地上的。

  “不是我们这的人。”班长说。

  “刘立杆?”

  “小刘我们认识啊,是个不认识的人,这个人很奇怪,他问你在不在,我说不在,他还问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事。”班长说。

  张晨笑道:“我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是啊。”班长说,“他问我们这个工程到底是你负责还是二连长负责,还问我们跟你干了几个工程了,你这个人怎么样,我们佩不佩服你等等。”

  “谁这么无聊?”张晨奇道。

  “就是,我也觉得奇怪。”班长说,“他不光问了我,还问了其他很多人。”

  水电班的班长正好路过,听到他们的对话,和张晨说:“对,刚刚是有这么个家伙,我都懒得屌他。”

  张晨更加奇怪了,这会是谁呀,这么闲,张晨问:“对了,他有没有说他是哪个部门的?”

  张晨心想,要么是哪个有关部门,春节快到了,又来工地检查,顺便打秋风,只有这种人,才会问工地到底是谁负责,如果这样,就要向谭总汇报,让财务准备打点了。

  “没说,问问就走了。”两个班长都这么说。

  张晨也懒得再去想,反正,要打秋风的,他自己就还会再来。

  快到下班的时候,二货提着一袋子菜来了,他把菜交给张晨,和他说,我替你把菜买来了,你这大陆仔去市场,怕被人痛宰,丢我二货的脸。

  张晨骂道:“你不是大陆仔?人家就宰我不宰你?”

  “宰我?”二货大叫道,“能宰我的人还没有出生。”

  张晨要给他钱,二货骂道,指导员你这是骂我呢?快回家吧,这里有我在。

  张晨不再和二货计较,想想工地上的事情,也都安排完了,就骑上摩托走了,这两天他和刘立杆,天天都要回家给义林做饭,有时候雯雯和倩倩也会帮忙,做完吃好,刘立杆还要带着义林,去医院给义林妈送饭。

  刘立杆替义林妈,从那个鬼佬那里拿到钱,义林妈千恩万谢的,心情大好,再加上医疗费有保障,医院也很用心,病情就好转得很快,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张晨骑着摩托车,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面听了那两个班长的话的缘故,心里疑神疑鬼的,总感觉后面有车在跟着自己,到了红绿灯停下,回头看看,又分辨不出到底是哪辆车,这些车,一辆辆的,也太像了。

  张晨回到家,看到刘立杆和义林在下象棋,看到张晨回来,他就扭头朝楼上喊了一声:“雯雯!”

  雯雯从走廊上探出头,看到张晨回来了,过了一会,和倩倩穿着拖鞋,噼里啪啦从楼上跑了下来。

  刘立杆和张晨说:“把东西交给她们,你别管,今天她们两个做饭,她们打赌输给我了。”

  张晨问打什么堵,三个人都不说,倩倩噘着嘴,从张晨手里,把那袋菜拿走了。

  张晨找了张凳子在刘立杆和义林身边坐下,张晨问义林:“他今天有没有悔棋?”

  义林点了点头,看到刘立杆看着他,又赶紧摇头。

  张晨明白了,他说:“义林,他是不是威胁你,待会不骑摩托带你去医院?别怕,他不去我带你去。”

  义林大喜,叫道:“那我就将死他!”

  义林一个“车”落下来,果然就把刘立杆将死了,刘立杆看看无解,伸手把棋盘搞乱,叫道:“不算不算,义林,现在有裁判了,我们要么来下军旗好了。”

  “你这个癞皮鬼。”义林指着刘立杆,嘎嘎大笑。

  张晨把自己回来路上遇到的事情和刘立杆说了,刘立杆看了他一眼,叫道:“你发达了!”

  张晨奇道:“我怎么就发达了?”

  “你没发达,怎么会有人要跟踪和绑架你?”刘立杆冷笑道,“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张晨本来还想再和他说工地上的事,想想还是算了。

  不过,刘立杆有句话说对了,自己这么个穷光蛋,无财可劫,要是劫色,你他妈的口味也太重了。

  张晨给他们两个做了两盘裁判,互有胜负,一比一,刘立杆还要再来,雯雯叫道,菜做好了。

  刘立杆站起来,走进义林家堂前的桌上看看,四个菜已经做好,就朝雯雯和倩倩挥挥手:“可以了,你们上楼吧。”

  倩倩骂道:“小气,做了饭,连饭都不让我们蹭。”

  张晨笑道:“坐下来一起吃吧。”

  雯雯和倩倩,赶紧就坐了下来,刘立杆瞪着她们,雯雯嘻嘻笑着:“我们和你,赌输了,我们又没有吃你的饭,现在是张晨哥请我们吃饭。”

  张晨问他们打了什么赌,三个人笑着,还是不肯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