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09 倦鸟归来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06 2019.06.05 12:00

  每天凌晨,鸡叫了三巡之后,谭淑珍就起床了,刘立杆知道她这是要下楼吊嗓子,刘立杆骂道,演出都没有了,还吊什么嗓子?

  谭淑珍白了他一眼,说道:“不管演不演戏,我要对得住自己这副嗓子。”

  刘立杆倒在床上,随她去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和谭淑珍较真,较真他就输了,谭淑珍是个很认真的人。

  谭淑珍回到了桕子树底下,开始她的咿咿呀呀,就这样一个人坚持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徐建梅也下楼了,两个人点了点头,徐建梅就站到了樟树下面,一起咿咿呀呀起来。

  后来冯老贵也下来了,他站在两个人中间的空地上,他不是咿咿呀呀,而是哦哦哦啊啊啊。

  这三个当年学员班的同学一开嗓,让剧团里的人感觉这大早上的安心了,明白了自己还在剧团里,而剧团还在,有几个退休的老艺人,躺在床上听着,听着听着就老泪纵横。

  永城县一半的居民,每天听到他们的声音,就知道剧团没有事,只是奇怪,他们怎么这么久都不出去巡演了?

  被丁主任放养之后,婺剧团变成一盘散沙,这些散沙,散到了永城县城的各个角落,他们早上从那个半圆的坡道下去,傍晚从那里上来,仿佛这上面不是他们的单位,只是他们回归的窝,他们的单位在坡下的四处,只有到了晚上,他们才会倦鸟一样地上坡回家。

  白天冷冷清清,也只有到了晚上,这高磡上才会热闹起来。

  每天晚上,刘立杆会搬出一张桌子,放在桕子树下,然后跑下去下面小店,买一瓶八毛钱一瓶的千杯少白酒,一大包五毛五一包的花生米,和一罐椰子汁,回去高磡。

  过了一会,每天固定的人会自己带着凳子从楼里出来,最先是谭淑珍,今天如果刘立杆又采访了哪个大王,谭淑珍会带着大王们送的食物,没有就只带一张竹椅,张晨和金莉莉,会端来一大塑料筐的盐水毛豆,或者一脸盆的炒螺丝。

  徐建梅除了凳子和水什么都不带,她说这是刘立杆欠她的,在温州的时候就许诺,说是回到永城,吃香喝辣随便说,杆子,我够意思了吧,我有没有随便说?

  刘立杆说是是是,这阎王债,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冯老贵也是除了凳子,什么也不带,他还要喝刘立杆的千杯少,他的理由更正当,他说和你们这些暴发户相比,我现在是走路都不带风的贫下中农,需要救济。

  每天晚上,固定的人就是他们六个,其他的人,在边上站一会的,伸手抓一把花生米或盐水毛豆,喝一口张晨或刘立杆杯里的酒的,数不胜数,也有临时参加酒局的,那就会自己带着酒菜过来。

  到了半夜,就更是惊喜和惊吓连连。

  婺剧团的几个武生,团里没事,也没饭吃,就只好去社会上讨生活,所谓讨生活,凭他们的能力,也就是帮人打架,刚开始的时候是跟在别人手下当马仔,后来是几个人自己打出了一片天下,也开始带起了马仔。

  “婺剧团的。”

  这四个字,在永城的街上竟变得有些威慑力,连剧团退休的老头老太太,在农贸市场和人起争执,也会说,我是“婺剧团的”,对方的声音顿时就小了下去。

  张威他们坐着喝酒,看到他们四五个人回来,手里提着烧鸡烧鸭卤大肠和酒,就知道他们今天是打赢回来了。

  坐下来就一起喝,在外面再威风,回到这里,他们叫张晨叫晨哥,叫刘立杆叫杆哥,叫冯老贵不叫哥,而是叫叔,老贵叔,起先,冯老贵还很不解,问他们,为什么给我长一辈?

  他们笑道,看看你玉树临风,还兰花指,要打架,就是输的命,还不是老会输?

  再叫,冯老贵就不好意思和他们再多说了,只能支支吾吾、羞羞答答地半应半不应。

  不管是谭淑珍、还是金莉莉、徐建梅,他们一律取她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再加一个姐,三个人听着也很乐意,听起来有江湖气。

  偶尔有时候,高磡下面响起一阵杂沓的脚步,几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来,坐着喝酒的人就知道他们打输了,后面还有追兵,谭淑珍就会大叫一声:

  “有人欺负剧团的人了!”

  从大楼里,很多人就会拿了家伙冲出来,去堵在坡顶,下面的人看到一下了冒出这么多人,还拿刀拿枪的,哪里敢上来,掉头就鸟雀散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刀枪都是道具。

  剧团的人长年在外,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房间打地铺,时间久了,潜意识里就会有家人的感觉,碰到这种事,不分男女老少,都会出头。

  也因此,让那几个小家伙名声就更大了,人家可以打上你的家门,你他妈的不能上门找他算账,这个架怎么打?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被放养的剧团,就这样一天天地放养着,云在走,风在飘,日子在过,但人心里,总是不甘。

  “杆子你他妈的,再写几个月,整个永城的人都要变成大王了吧?”张晨骂道。

  “那我怎么办,有妻要养,妻还要天天喝椰子汁,我自己还要千杯少,我不写大王,怎么活?”刘立杆看了一眼谭淑珍说。

  “滚,我才不要你养!”谭淑珍骂道,差点就把手里的空椰子汁罐子扔过来。

  “你呢?就准备天天爬脚手架?我看你现在,和刷墙壁的农民工也快差不多了。”刘立杆看着张晨说。

  “他也有妻要养。”金莉莉说,“我宣布一个内部消息,我们厂马上快关门了。”

  “真的?”徐建梅问。

  “我们厂原来的几个供销员,都自己跑出去办厂了,家家厂都比我们厂干得好,价钱还便宜,订单都跑那里去了,我们没活路了。”金莉莉说。

  “怕什么,你们不是国营企业嘛,倒了也国家管。”谭淑珍说。

  “屁,二轻的,县集体,倒了就倒了,最多和越剧团的人一样,天天去县政府闹。”金莉莉说。

  “唉,真是的,我真不想和这帮老头子老太太一样,不过,看看我们剧团,我看也快了,唉!”徐建梅重重地叹了口气。

  张晨一直喝着闷酒,没有说话,金莉莉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说:“喂,你怎么不说话?”

  张晨抬头看了看大家,把玻璃杯顿在桌上:“我们也出去闯闯吧?!”

  众人吓了一跳,刘立杆看着他说:“张晨,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也出去闯闯。”张晨看着他们说,“徐建梅说的没错,我们剧团,是没什么指望了,我每天站在脚手架上,看着那些外地牌照的汽车,有安徽的,有湖南的,最远的我还看到过新疆的。

  “我就在想,我们有手有脚的,怎么还不如一辆汽车,人家天南地北的都跑到这里来了,我们呢,还憋在这破地方唉声叹气,有什么用,世界那么大,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出去闯闯,难道,我们还会饿死?”

  “好啊,去哪里?你去我就跟着!”金莉莉叫道。

  “不对啊,张晨,在苍南,那照相馆老板煽动你去温州,你还把人家骂了一顿。”刘立杆说。

  “那是温州,太小了,我们要去,就去一个大地方。”张晨说。

  “那去哪里?深圳?”刘立杆问。

  “深圳现在不行了吧,我邻居去过,都回来了。”冯老贵说。

  “那是你邻居没用。”金莉莉抢白道。

  “去海南吧,那几天我在画布景的时候就想,我这辈子,一定要去这个地方,躺在沙滩上,等树上的椰子掉下来,砸破我的头。”张晨说。

  “好啊!就去海南!”金莉莉叫道。

  “我也跟你们去。”徐建梅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