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3 我们唱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50 2019.06.19 12:00

  那一块空地到了晚上,也是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他们三个人挤进人群,各抄了好几个单位名称和地址,就出来了,他们先去了海城宾馆,到服务台一问,最便宜的房间也要三百八十,就退出来了。

  三个人有些狼狈地往外面走,看着大厅沙发上,悠闲地坐着的人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人呐,连这么贵的房间也住得起?

  他们觉得再往右走是没什么指望了,宾馆他们是不敢进了,刘立杆看到路边有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孩站在那里,就想问问附近有没有什么旅馆,还没开口,那女孩就说二百。

  刘立杆摸不着头脑,那女孩看了看他,然后看到跟着过来的张晨和金莉莉,撇了撇嘴,自己走开了,她走了三四米远,又站住了。

  三个人莫名其妙,朝四周看看,他们发现,路边上站着很多这样的女孩。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要找旅馆,可能只有在老城区还有,他们回到了吃猪脚饭的那条街上,果然,过了猪脚饭店十几米,就看到路边的地上放着一个有机玻璃灯箱,上面是“住宿”两个字。

  刘立杆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他走进去问了,过了一会,他出来了,和他们说,一个房间一百二。

  “一百二?”金莉莉叫道,“我一个月工资也只有这么一点。”

  三个人站在那里,觉得自己口袋里的钱,正无限地变小,越来越小,很快就会小到看不见的。

  “再去问问,有没有床位,让莉莉一个人住就可以,我们不住了。”张晨说。

  “那你们住哪里?”金莉莉问。

  “公园呐,我那么多的战友都住那里。”刘立杆笑道。

  “不要脸!”金莉莉骂道。

  刘立杆进去,过了一会出来,和他们说,没有,海城的旅馆,就没有按床位算的,都是按房间算。

  “算了,不找了,我也跟着你们,一起睡公园里。”金莉莉说。

  “那怎么行,你是女的。”张晨叫道。

  “女的怎么了,没看到那么多的女大学生,也住那里,我比她们还金贵?他妈的我要比她们金贵,今天去的那家公司,就不会要女大学生,不要我了。”金莉莉骂道,“让我花一个月的工资去住一个晚上,我情愿去睡公园。”

  三个人又往回走,他们到了海城公园,公园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一堆一堆,还有人打着手电在打牌,他们找了一块草地坐下来,听到周围一撮撮的人群在讨论什么,听语气,听声音,就知道他们也都是哪所大学的。

  金莉莉想起来了,自己出来的时候还带了块床单在包里,她赶紧拿出来,铺开,又用风油精,沿着床单在四周洒了一圈,驱赶蚊子,三个人在床单上坐下来后,金莉莉满意地说:

  “怎么样,天当房地当床,当年红军不也是这样,没那么糟嘛。看,和他们比比,我们算是最高级的床了。”

  “就是身上黏黏的,没地方洗澡。”金莉莉又叫道。

  “我去看看公共厕所有没有水。”

  刘立杆说着就想站起来,金莉莉叫道:“别去,我早看过,门口排着长队,水龙头上了锁。”

  三个人横着,并排躺在床单上,刘立杆说:“这个时间,要是在永城,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高磡上喝千杯少了。”

  “烦!”金莉莉骂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出来了,我们就和永城告别了,破釜沉舟,只有往前的一条路。”张晨说。

  “好,我赞成张晨这态度,不亏是我老公。”金莉莉表扬道。

  “你也不错,我们都还没有开始,你就已经应聘了两家单位了。”张晨说。

  金莉莉嘻嘻笑着,她说,我和你们说,这个应聘,就和女人那个一样,第一次提心吊胆,想东想西,一次过后,好了,就爽了,怎么怎么来,无所谓了。

  张晨和刘立杆,忍不住笑了起来,刘立杆问:“和女人什么一样?”

  “滚!”金莉莉骂道,“问谭淑珍去。”

  “唉!”刘立杆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谭淑珍怎么样了?”

  “她能怎么样,就那样,早上起来,咿咿呀呀,接着睡觉,吃饭,再睡觉,再吃饭,再睡觉,爽死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样吧。”金莉莉说。

  “不爽,是闷死了,你们现在想想,要是一辈子在永城,会不会闷死?”张晨问。

  “我就知道,我可能他妈的一辈子都以为椰子水是乳白色的。”金莉莉骂道。

  刘立杆沉默着,张晨问他:“杆子,在想什么?”

  “我在想啊,等我当了记者以后,我就把记者证甩到谭淑珍爸妈的面前,问他爸爸,老谭同志,听说你以前也是婺剧界的老前辈,我来采访采访你,能谈谈你的艺术体会吗?”刘立杆问,“帅不帅?”

  “不帅,你应该问,老谭同志,听说你以前是婺剧大王……”金莉莉还没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张晨和刘立杆也笑了起来。

  刘立杆懊恼道:“对啊,我写了那么多大王,怎么就没想到去写写谭淑珍的爸爸,拍拍马屁呢,老孟最多收我成本价,两百块,这两百块我出好了,不是比拿了酒送上门,还被扔碎在台阶上强?”

  张晨和金莉莉,又笑了起来。

  他们三个人,看着头顶的树叶,和树叶间暖黄色的天空,感觉海城,连夜空怎么都比永城温暖,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们在这个城市,还没有碰到一桩好事情。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它的名字就叫长江,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河,它的名字就叫黄河,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有人唱起了侯德健的《龙的传人》,接着,公园里就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有人开始应和,接着,就有更多的人齐声唱了起来,歌声庄严,低沉,似乎被压抑着,但又仿佛能听到远远近近,一颗颗心的怦然,张晨他们三个,忍不住也跟着唱了起来。

  这一首歌还没有唱完,就有同学另起了一个调,这一次唱的却是《国际歌》。

  《龙的传人》戛然而止,变成了《国际歌》,应和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公园里几千名学生都一起唱了起来,歌声澎湃,荡人心魄,当唱到“这是最后的斗争”时,有人呜咽了起来,最后公园里哭声一片。

  “他们怎么了?”金莉莉问,刘立杆和张晨,当然知道他们怎么了,但他们没有告诉金莉莉,他们感觉,泪水也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

  “不许唱歌!不许唱歌!谁再唱歌,就不准待在这里……”

  不知道从那里出来的联防队员,他们手电筒的光柱在树和树之间,花丛和草地之间乱晃,一边大声地叫道。

  歌声甫歇,公园里一片死寂,那几个联防队员的光柱和声音也渐渐远去,不远处海秀路上,喧杂的市井声清晰入耳。

  “不知道陈启航和林一燕,在不在这个公园里?”过了好久,刘立杆叹了口气,问道。

  “他们应该是不在吧,不是说了,住同学的亲戚家吗。”金莉莉说。

  “我觉得我想好了。”张晨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你想好什么了?”金莉莉问。

  “我们要做长久的打算,明天起来,我们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房子,先安顿下来,然后找工作,一天不行,就找两天,两天不行,就找十天,我不相信,这么大的海南,就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张晨说。

  “好,我同意,不然我们这么臭烘烘的,就是去面试,也会被人赶出来。”刘立杆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