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9 大晚上的交易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04 2019.07.08 11:00

  夏总他们三个人进了门,里面空间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除了两边连到房顶的玻璃立柜,店铺里还摆着一张桌子,一张长沙发,还有就是几张凳子,已经有五个人在里面,再加上他们三个进来,店铺里就显得有些拥挤,好在空调开得很足,并不觉得闷热。

  坐在桌子后面的人,看样子是老板,他背靠在转椅上,侧对着桌子,翘着二郎腿,左手的食指不停地拨弄着桌上的一个朗声打火机。

  听到动静,他把身子转了过来,正对着桌子,透过坐在桌子前面的两颗人头,见是夏总他们进来,咧开嘴笑了一下,招呼道:“来了?”

  夏总说来了。

  老板驱赶苍蝇一样,朝左右挥了挥手,让坐在桌子前面的两个人走开,去沙发上坐,两个人赶紧起身走开,夏总走过去坐在其中的一张凳子上,老包和金莉莉把行李袋放下,老包让金莉莉坐在另外一张凳子上,他自己站着。

  老板把一份清单交给夏总,夏总交给了金莉莉,和金莉莉说:“你核一下。”

  清单一共两份,每份两页,金莉莉看到上面,都是写着“路易十三”、“人头马XO”、“轩尼诗XO”和其他看上去是酒的品名,还有“三五”、“健牌”、“万宝路”等香烟名,后面是单价、数量和小计。

  老板把一个计算器推到金莉莉面前,金莉莉问道:“有没有算盘?”

  老板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个算盘,金莉莉眼睛看着清单,左手手指在清单上,一项一项地往下移,右手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

  “小姑娘算盘打得不错。”老板和夏总说,夏总笑笑。

  两份清单,很快就算完了,金莉莉把算盘右边的合计数,移到算盘左边,把右边的珠子归位,从头又打了一遍,算盘左右两边的数字是一样的,金莉莉再看清单上写着的总计,一百四十一万零九百八十元,和算盘上的数字也是一样的,金莉莉和夏总说,没错。

  老包打开行李袋,把钱从袋子里一捆一捆拿出来,交给金莉莉,金莉莉再交给老板,给了十四捆,又用剪刀剪开最后一捆,拿出一刀一万元,交给老板,当她还想从另一刀里,抽出九张时,老包在后面碰了她一下,老板笑道:

  “小姑娘第一次出来?”

  “对,第一次。”夏总笑笑,他和金莉莉说:“可以了。”

  金莉莉明白,这九百八十元是被优惠了。她把剩下的九刀一万放回行李袋里,把袋子交给老包。

  老板拿了另外两份清单给金莉莉,金莉莉看了一下,这清单上的品名和数量和原来那两份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单价和金额。

  夏总站了起来,和老板握手,金莉莉也跟着起来,老板和边上的两个人说,你们跟夏总去。

  五个人出来,回到了他们的车旁,老包打开车门,和那两个人说,你们车上休息一会,那两个人钻进了车子,老包把汽车启动,空调打开,仍旧回到车下。

  老包把砖头一样的大哥大拿给夏总,夏总拨通了电话,和对方说自己在哪里哪里。

  过了十几分钟,一辆粤A牌照的凌志汽车,停到了他们面前,从车上下来三个人,领头的笑着和夏总打招呼,彼此招呼完毕,领头的说:“我们上车?”

  夏总说好。

  领头的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夏总和金莉莉坐进后排,夏总说把清单给他,金莉莉想都没想,就拿出了那份没有单价的清单,夏总看了她一眼,赞许地点点头。

  金莉莉把清单交给对方,对方大致看了一下就收好了,打开脚底的一个袋子,把一捆捆钱递过来,夏总和金莉莉说,放进包里。

  金莉莉想拆开看看,夏总说不要看了,詹总是老朋友。

  金莉莉把一捆捆钱放好,和夏总说,一百六?

  夏总点了点头。

  三个人打开车门下车,夏总和詹总说:“詹总宵夜?”

  詹总赶紧摆手:“不吃了不吃了,赶路。”

  老包打开自己的车门,和里面那两个人说,你们下来吧,那两个人下车,老包和他们说,你们带他们去停车场。

  那两个人,钻进了詹总他们的车,詹总摇下车窗,和夏总他们挥了挥手,车子就开走了。

  夏总说:“我们也走吧,先回公司。”

  “这就完了?”坐进车里,金莉莉问。

  “完了。”夏总说。

  “生意做成了?”金莉莉疑惑道。

  “你不是看到做成了吗。”夏总笑道。

  金莉莉:“一百六十万减一百四十一万,我们赚了十九万?”

  夏总:“对啊。”

  “这不对啊!”金莉莉叫道。

  “什么不对了?”夏总奇怪了。

  金莉莉说:“我们工厂,一百多个人,辛辛苦苦干半年,也赚不到十九万,这一下,就这一下……”

  夏总和老包,都笑了起来。

  “对了,刚刚在车上的那两个是什么人?”金莉莉问。

  “货车司机,货和车都在停车场里,他们跟着货主走。”夏总和金莉莉说。

  “可我们连货都没有看,就把钱交出去了。”金莉莉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做生意的。”

  “你见过多少做生意的?”老包笑道,“你觉得应该怎么看,我们三个人去把两货车货,一箱一箱搬下来,清点好,再一箱一箱搬回去?”

  “小金,你说的也没错,有些生意,我们不仅要看,还要清点和抽查,这个,不需要。”夏总和金莉莉说。

  “为什么?”金莉莉问。

  “一来,大家都是老熟人,彼此信任,二来,你看到的这个是老板,但能决定这桩生意的不是这个老板,另有人在,这个,以后你慢慢就清楚了。”

  金莉莉觉得越听,反而越糊涂了。

  他们回到公司,把现金锁进了保险柜,夏总说,忙了一夜,走,狮子楼宵夜。

  狮子楼也在海秀路上,离南庄酒店不远,他们上了南大桥刚转弯,就看到巨大的霓虹灯招牌,红色的“狮子楼夜食城”六个大字光彩夺目,四周一圈的图案不停地变幻着。

  夜食城在酒店二楼的楼顶,近两千平米的面积,摆了两百多张台面,可以容纳一千多人就餐,当时号称是“东南亚第一大排档”,顶棚的两边,垂挂下八万多颗满天星,形成了两条几十米宽的光瀑,置身在这里,仿佛置身在水晶宫里。

  金莉莉他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满座,等了十几分钟,才轮到位子。

  服务员拿来菜谱,夏总和金莉莉说:“你今天表现不错,你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金莉莉指了指四周,和他们两个说,这里太吓人了,我都快被吓傻了,哪里知道要吃什么。

  “我来。”老包把菜谱拿了过去,服务员见状,就移动到老包的身后。

  “没事,现在都是自己人,你不把嘴合拢也没关系。”夏总看了看金莉莉吃惊而又兴奋的表情,笑道。

  “我还是在想前面的事。”金莉莉说。

  “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夏总问。

  金莉莉警觉地看了看服务员,摇了摇头,夏总说没事,你说就是,我们的事情,不怕被别人知道。

  金莉莉还是压低了嗓门问道:“那些外国香烟和酒,是不是走私来的?”

  金莉莉当然不知道前几年海南的汽车走私事件,但对温州前几年的走私电子表、打火机和邓丽君的磁带,还是清楚的,她听剧团的人不止一次地说起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