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1 差一点去洗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861 2019.06.27 12:00

  下午四点多钟,张晨和刘立杆又回到了那块空地,两个人见面就苦笑着,连怎么样都不需要再问了,看脸色就知道又是挨了闷棍。

  他们在路边站着,来过两个现场招工的,但都是招女服务员的,一个只招三位,也是和夏总他们一样,迅速地来,又迅速地撤,还有一个招的人比较多,也办了手续,他们在现场摆了桌子,接受报名,很快就排起了长龙。

  两个人挤进人群,抄了一些地址,但越抄心里就越没有底,变成了纯粹是给自己一个交待。

  两个人退出人群,刘立杆又去买《人才信息报》,张晨在路边站着,有人骑着摩托从他面前经过,叫道:“招一名厨房帮工。”

  他绕过去没有人回应,在绕回来的时候,有人叫道,我去。

  那人把头往后一甩:“上车!”

  两个人离开了。

  “看什么呢?”刘立杆回来,看到张晨傻傻地站着,眼睛盯着一辆摩托车的背影。

  “那个家伙来招厨房帮工,我都心动了,差一点就跟他走。”张晨说。

  “厨房帮工,开什么玩笑?”刘立杆叫道,“你能干得了吗?”

  “没开玩笑,我刚刚在想,管他什么工作,先找到一个再说,然后再换啊,有什么干不了的,厨房帮工,不就是《北京人在纽约》里,王启明干的吗?洗碗、拖地、削土豆。”张晨说。

  “人家那是在纽约。”刘立杆叫道。

  “有什么区别?在纽约刷碗就比海城高贵?”

  “那你这双画画的手就糟蹋了。”

  “哼,喝西北风就更糟蹋,人家王启明也是拉大提琴的好吧,还是中央乐团的,我他妈的一个永城婺剧团的,牛逼什么,你去问问,这里有没有人知道永城在哪里。”张晨说。

  “好好,我不和你说了,电视是电视,现实是现实,反正你要去刷碗,别说莉莉,我都不认识你。”刘立杆笑道。

  “去你妈的,滚。”张晨骂道。

  刘立杆说:“好啊,滚吧,莉莉也该回来了吧,快去看看,她有没有成为高级白领。”

  两个人连晚饭都没有吃,就往回骑,他们准备带上金莉莉,一起去吃。

  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多钟了,他们听到隔壁的两夫妻在吵架,虽然关着门,但还是清晰可闻,另外一边,那两个女孩子,正对着一台收录机,在学新歌,唱得很大声,看样子这是她们的业务学习。

  他们的房间里没有人,张晨看了一下桌上,也没有纸条,如果金莉莉回来又出去了,按她的习惯,是会在桌上留纸条的。

  “完了,莉莉去的这是家黑公司,碰到黑心资本家了,这么迟还没有下班,试工第一天,就狠狠剥削啊!”刘立杆骂道。

  两个人躺在床上,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已经七点多了,金莉莉还没有回家,张晨站了起来,准备下楼,刘立杆问:“你去哪?”

  “我去接莉莉。”张晨说。

  刘立杆也坐了起来:“等等,我也去。”

  两个人骑着车到了金融花园的门口,岗亭门外,站着的还是那个“野猪的车。”他显然也还记得张晨他们,他们还没到近前,他就正了正头上的贝雷帽,盯着他们。

  张晨和刘立杆,就不过去自讨没趣了,他们把车停在对面,倚坐在自行车的横档上。

  两个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金莉莉的影子,刘立杆憋不住了,他走过去,和那个保安说:

  “师傅,我问一下,你看我朋友的女朋友,在这里面上班,到现在还没下班,是什么情况?”

  那个保安斜睨了刘立杆一眼,没好气说:“现在才八点多钟,你们急什么,这里加班加到十点十一点的,多的是。”

  刘立杆回来,和张晨说了,两个人又累又饿,但没办法,继续等,谁让碰到黑心资本家了呢。

  ……

  金莉莉坐在那里,看着外面,坐了一会,她干脆把窗帘全部拉开,一大片绿荫和蓝天都蜂拥而入,而金莉莉,最想看的还是大海。

  她看到了海上星星点点的轮船,它们停在那里,也看不出是动还是不动,金莉莉看到了秀英码头,看到了码头上正在上船和下船的人。

  她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人生还真的是很奇妙啊,还是在几天之前,自己还是那匆匆忙忙下船的人流中的一员,浑身燥热,现在,自己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在有空调的凉爽的房间里,看着别人下船的人。

  她不知道那下船的人流里,有多少个像她一样的金莉莉,又有多少个张晨和刘立杆,她也不知道那上船的人流里,有多少的金莉莉和张晨、刘立杆,他们在这个岛上四处碰壁,在公园里,和所有的蚊子都亲密接触之后,他们终于放弃了他们的梦想,垂头丧气地回家。

  金莉莉心想,我们说什么也不能回去,我们假证也做了,犯罪也犯了,公园也睡了,连海南话冲凉都学会了,我们怎么可以再回去。

  外面有了响动,金莉莉一个哆嗦,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拿起桌上的钥匙,走到和客厅连接处,朝外面看看,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进来的门还关着,她走过去看看,检查了一下门锁,都还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又是“砰”的一声,金莉莉这回听清楚了,是隔壁关门的声音,关得这么响,吃枪药了啊?这房子的隔音这么好,我隔这么远都能听到,你怎么不干脆把门给拆了?!

  金莉莉朝隔壁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她看看中间的抽屉,完好无损,用手拉了拉,是锁住的。

  金莉莉继续看着窗外,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海在远处看着的时候都是蓝色的,但走近看看,却是浑黄的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

  金莉莉坐在那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干,她看看自己和老包的桌上,都空空荡荡的,连一本书都没有。

  夏总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呢,他们不是说有急事,去去就回吗?

  金莉莉站了起来,她走到了电视机旁,拿起了上面的影碟看了起来,她手上拿着一张带封套的影碟,回头看了看身后自己的办公室,她不敢离开办公桌太久,想了想,干脆捧起那堆影碟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她把影碟抽出来看看,也没有可看的,大小和以前家里电唱机的胶木唱片差不多大,只是厚了很多,金莉莉看着一张张封套上的目录,霎时就来了兴趣,她看到了毛宁和杨钰莹的歌,有三张全部都是,这是金莉莉喜欢的。

  有一张《俄罗斯风情》,里面有《喀秋莎》、《三套车》、《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路》等等,还有《伏尔加纤夫》。

  刘立杆唱什么都跑调,谭淑珍说几头牛都拉不回来,只有唱《伏尔加纤夫》前面的“嘿嘿吆嘿”不跑,所以有一段时间他一开口就是“嘿嘿吆嘿”。

  有一次在温州泰顺,永城婺剧团被人请去参加,一个在西班牙开饭店的老华侨的葬礼,刘立杆为了表现老华侨年轻时的勇敢,编了一段老华侨勇斗西班牙流氓的故事,这外国的流氓,还要说外国话,谁演过啊,几个龙套演员都犯难了。

  老杨说,来来来,杆子你上,你演哪国的流氓都不用化妆,本色出演。不上?不上你他妈的写个外国流氓干嘛?

  那我写秦叔宝,老华侨大战秦琼好不好?刘立杆瞪了老杨一眼。

  冯老贵在边上起哄,他说没事,杆子你可以的,你不会说外国话,但你会唱“嘿嘿吆嘿”的外国歌啊。

  冯老贵把刘立杆身上的衬衣扒了扔了,拿过了一件女团员的花衬衫,绑在刘立杆腰里,和刘立杆说,哪国的流氓都穿花衬衣,又拿过一碗水,泼在刘立杆胸前的背心上,和他说,这是酒,你自己吐的。

  老杨在台边上推了一把。

  结果刘立杆上去,西班牙的流氓喝得醉醺醺的,踉踉跄跄,嘴里哼着“嘿嘿吆嘿”就上场了,台下一片掌声,刘立杆一得意,竟在台上踉跄了好几个圈,唱了几分钟的“嘿嘿吆嘿”。

  演老华侨的冯老贵,赶了他几次都赶不下去,英勇没办法体现,最后急了,看他到台边时,干脆一脚踢了下去,那里被老杨一把抓住,这事在剧团成为了笑谈,老杨说,我要是不抓住他,他还会上去,唱五天五夜的“嘿嘿吆嘿”,人家老华侨都不要下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