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8 完全抖音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397 2019.07.07 17:00

  刘立杆回到家不久,张晨和金莉莉也回来了,刘立杆把上午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他们也很高兴,金莉莉叫道:

  “太好了,杆子,看样子你要飞黄腾达了,谭淑珍知道吗?”

  “那天成为报社正式员工时,我给她打了电话,结果是她妈妈接的。”刘立杆说。

  “于是你把电话一扔就逃了,对不对?”金莉莉问。

  刘立杆嘿嘿笑着,他有些难为情地说:“差不多,她妈妈太恐怖了,我哪里敢和她说话。”

  “软蛋。”金莉莉骂道。

  “不过,我给谭淑珍寄了明信片,她到现在也没有回我。”刘立杆说。

  “明信片有什么用,邮递员丢到办公室,鬼知道谁会不会把它扔了。”金莉莉说,“你起码要给她写信。”

  “给她写了,也没有回我。”刘立杆有些委屈地说。

  金莉莉愣了一下,然后右手扇了两下,叫道:

  “没事没事,你还是按既定方针办,等我们发达了,就坐飞机回去,我看过了,海城到杭城现在还没有直达飞机,我们可以先到广州,再回杭城,用不了一天就到了,你不是已经有记者证了吗,你可以去采访她爸爸……”

  “老谭同志,听说你以前是婺剧大王……”张晨模仿刘立杆的口气说道,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刘立杆想到一件事,笑了起来,他抬起脚给张晨金莉莉看,和他们说:“幸好,我上午一起来就去买了鞋,不然那个刘秘书扣我,我连鞋都没有。”

  “又是刘秘书?杆子,看样子陈启航对你的帮助还真是不小。”张晨和刘立杆说。

  “陈启航?你们是说,那个战友?杆子你还真碰到他了?”金莉莉睁大了眼睛,叫道。

  “对,我的第一个单子,就是他帮我拿下的,今天这一单,也是他同学帮我介绍的,前几天那个大单也是,刘秘书就是他同学。”刘立杆说。

  “看样子这个北大的,比你这浙大的靠谱多了。”金莉莉赞叹道,“海城真小。”

  “你还说,我现在看到他和他的同学,就觉得羞愧,他们真的当我是浙大的,人家一片真心,我他妈的还骗人家,真不是人。”刘立杆说。

  “对,你本来就不是人,走吧,有这么大的好事,我们总要去白沙门游泳庆祝一下。”金莉莉说。

  三个人推着自行车刚走出大门,还没上车,金莉莉的BB机响了,金莉莉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叫道:

  “要死,公司里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他们推着自行车,调转方向,朝小店走去,到了小店,金莉莉拿起电话,打回公司,电话是老包接的,金莉莉听了两句,就不停地说好好。

   放下电话,金莉莉愁眉苦脸地和他们说,去不了白沙门了,我要马上回去。

  张晨问她什么事,金莉莉不响,三个人往回走了一段路,金莉莉看看左右没人,压低声音和他们说:

  “老包说是下午要准备一百多万现金,晚上要用,怕一个银行取不了,可能要跑好几家银行,叫我马上回去。”

  “一百多万?”刘立杆叫道,这个数字,对当时的他们来说,确实是天文数字。

  “轻点轻点,你不怕被别人听到?”金莉莉骂道。

  刘立杆啧了两声,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我要是有这么多钱就好了,他妈的我就……”

  金莉莉白了他一眼:“又是甩到谭淑珍她父母亲面前?”

  刘立杆嘿嘿笑着。

  “请问婺剧大王,这个钱可不可以买了你的女儿?”张晨又学着刘立杆的口吻说道。

  ……

  张晨要骑车送金莉莉过去,金莉莉说不用了,这么大的太阳,我还是打的回去,你们也回去吧。

  这里面的小街上没有的士,张晨还是骑车,把金莉莉带到了滨海大道,看着金莉莉上车,他和刘立杆才往回骑。

  金莉莉回到公司,看到夏总一个人站在外面客厅唱歌,夏总看到金莉莉,就放下话筒,和她说,老包在车上等你,你快下去。

  金莉莉到了地下停车场,老包坐在车里闭目养神,金莉莉问,你怎么不在楼上等我?

  “没看到老夏在唱歌吗,马上要唱到《驼铃》了。”老包说。

  金莉莉咯咯笑着。

  夏总喜欢唱歌,他喜欢唱的还都是些老歌,或者革命歌曲,从《红星照我去战斗》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走向练兵场》,他最喜欢唱的就是《驼铃》,夏总唱歌跑调不说,还特别喜欢用颤音,他大概认为,颤音才是唱歌的最高水准。

  他的颤音还不是唱出来的,而是手拿着话筒不动,脑袋不停地上下动着,鸡啄米样,他的颤音,完全是靠这样不停地点着头,从嗓子里抖出来的抖音。

  特别是他唱《驼铃》时,几乎就从头抖到尾,老包说,抖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老包越这样说,夏总就越得意,每次唱歌,就必唱《驼铃》,而且会把它放到大概七八首之后,夏总自认为状态最好,嗓子完全打开的时候唱。

  唱《驼铃》之前,夏总会右手握着拳头,用力一挥,和他们说,好,我来表现一下!

  每逢这时,金莉莉就会去上厕所,老包会跑回自己的房间,等听到外面传来:“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信……”时,他们才跑出来,为夏总的结尾鼓掌。

  夏总很得意,又有些失落,和他们说,前面你们没有听到,今天表现得特别到位,特别完美,要不要再来一次?

  老包赶紧说,不要不要,还是让我们继续保留着遗憾。

  所以老包一说《驼铃》,金莉莉就明白了,笑了起来。

  老包开着车,他们去了三家银行,才把一百五十万现金取齐。

  金莉莉问老包:“这么多现金,要干嘛?”

  “晚上用啊,你不是想知道我们半夜干什么吗,今晚你就会知道了。”老包说。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他们开着车,去了水产码头,海城的水产码头,虽然名字叫水产码头批发市场,但其实这里的一家家店铺,做的大多是食品、南北干货、小百货和海南当地土特产的生意,并没有一个店铺是做水产的。

  即使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这里仍很热闹,不是客人多,而是往来的大小货车多,这时候都开始进货出货,家家店铺的门关着,但里面的灯却亮着。

  他们把车开进了市场大门,找到一块空地停了下来,金莉莉和老包,一人拎着行李袋一边的拎带,包里是他们下午取出来的现金,两个人跟在夏总后面,沿着市场中间的通道,朝两边都是一排排店铺的市场里面走。

  他们到了一家店铺前,这家店铺,看上去很不起眼,门口牌子上挂着烟酒批发的字样,和其他店铺一样,里面亮着灯,但卷闸门拉着,并没有拉到底,还留着一尺多宽的缝,似乎是在告诉别人,里面的人还在。

  夏总走到门前,在卷闸门上拍了两下,叫道,我,老夏。

  卷闸门里面,还有一道铝合金玻璃门,有人听到夏总的叫喊,把门开了,伸手把卷闸门拉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