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8 要不我们回去吧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909 2019.06.14 12:00

  三个人往前走了一段路,后面有人叫道:“师傅,等等。”

  三个人站住了,转过身,看到有一个人正追过来,是前面在小吃店,一直坐在他们对面,另一张桌上的顾客。

  “什么事?”刘立杆问。

  “那个边防证,你们能不能帮我搞一张?”

  刘立杆摇了摇头。

  “我给钱,我给一百块钱。”

  刘立杆还是摇头。

  “两百,我给两百,帮我搞一张好不好。”

  刘立杆有些犹豫了,张晨一把拉起他就走,他和那人说:“对不起,这个,真搞不了。”

  他们快步朝前走着,走出去很远,回头看看,那人没有跟来,这才放慢了脚步。

  “浙美的,两百块,赶上你画两块广告牌了,为什么不干?”金莉莉问。

  “是啊,我都心动了。”刘立杆说。

  “你们是猪啊,真以为自己是犯罪集团,这种事,可以乱干吗?”张晨骂道,“再说,我给他画了,他拿着就去过关,傻傻的,万一被检查出来,码头上就会开始认真检查,我们怎么混过去?”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还是你想得远,看样子你有当犯罪集团老大的潜质。”刘立杆说。

  “别假惺惺了,你也不错,浙大的,智商肯定不低,只是被包子撑坏了。”张晨骂道。

  三个人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块树荫,这里也有很多的人,三个人在地上坐下来,地还有些烫屁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金莉莉问:“有没有感觉我们像流浪汉?”

  “对,我们现在就是流浪汉,居无定所,往回回不了头,往前,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张晨说,“怎么,你后悔了?”

  “有一点点,想到我们那个温馨的小房间,和干净的床,有一点点后悔,不过出来都出来了,后悔又有个屁用。”金莉莉说。

  “我现在最想念的,是坐在我们那高磡上,来一热水壶的鲜啤酒。”

  刘立杆说着咂了咂嘴,金莉莉看了看他,骂道:“别假惺惺,你就不想珍珍?”

  “现在不想,你们看看,要是谭淑珍在这种地方,会怎么样?”刘立杆说,“好像怎么怎么不搭界。”

  “还真是,也只有我们这种工人阶级,适合和这些农民工在一起。”金莉莉看了看周围,叹道:“谭淑珍可是只演小姐,习惯了掌声和追光灯的。”

  “她也演过妓女和尼姑。”刘立杆说。

  “少来,她那个妓女可是苏小小,苏小小可是历代中国狗屁文人的梦中情人。”张晨骂道,“《僧尼会》里的小尼姑,也不是一般的尼姑,那是小姐命的浪漫尼姑。”

  “还真是的。”刘立杆想了一下,笑道,他从地上跳了起来,和他们说:“口干了,我去买点水。”

  刘立杆顶着大太阳朝街道那边走去,过了二十多分钟才回来,手里拿着两个塑料袋,一个里面是三瓶水,还有一个,金莉莉看了一眼,叫道:“你又买包子了?”

  “不是,路过那个小店,老板还认识我,一定要送给我的,张晨,人家对你的字,可是赞不绝口。”刘立杆说。

  张晨笑笑,没有搭话,金莉莉高兴地说:“也不错,两个字,换了这么多包子,晚饭钱可以省了。”

  “不对,杆子,你不是买水去吗,二十米外就有,你去那里干嘛?”张晨好奇地问。

  “我去了一趟邮局,你们知道,现在排到第几号了?”刘立杆问。

  “多少?”金莉莉问。

  “一百七十多号。”

  “你去邮局干嘛?闭门羹还没吃够,还想让谭淑珍的妈妈骂一顿?”张晨问道。

  刘立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他说:“我去给谭淑珍寄一张明信片,告诉她,我们已经胜利抵达了海南岛对面,今晚就准备过海。”

  金莉莉呲了一声:“胜利?狼狈逃窜到这里还差不多。”

  他们在树荫下,靠着包子和水,撑过了一整个下午,其间起身了六七次,都是为了追逐变换了位置的树荫,每换一个地方坐下去,地都还是烫屁股的,刘立杆说,估计我们会被烫便秘了。

  金莉莉说,不错,我本来今天要来大姨妈的,这把我的大姨妈都烫回去了。

  三个人大笑。刘立杆说,这句经典,我要记下来,以后写在我的回忆录里。

  张晨和金莉莉一起鄙夷:你?写回忆录?拉倒吧!

  “真的。”刘立杆看着他们,认真地说:“等到我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会坐在轮椅上,慢慢地回忆,身边是一个,不,五个秘书,都是美女,都和那小子一样,北大毕业的,她们会用无限崇敬的目光看着我,听我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娓娓道来,回忆我的一生。”

  张晨和金莉莉笑倒,张晨骂道:“然后你嘎嘣一下,你的一生,就狗屁在轮椅上了。”

  等到四周暗了下来,金莉莉就急着起身,想往码头那边赶,张晨说再等一下。

  “干嘛?天已经黑了。”金莉莉不解道。

  “现在检查的人刚吃过晚饭,注意力还很集中,我们要再等等,等他们疲惫了再去,这样成功的把握性就更大了。”张晨说。

  “睿智,我就说他有当犯罪集团老大的潜质,连这个都想到了。”刘立杆说。

  他们在大树下继续逗留,很多人离开了,现在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们躺下来了,刘立杆准备躺下,张晨一把抓住了他。

  “又干嘛了,老大?”刘立杆问。

  “我们虽然是盲流,但我们不能把自己搞得像盲流,检查的人,还是会以貌取人的。”张晨说。

  刘立杆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张晨,你是不是对自己画的东西没有信心啊?”

  张晨老老实实说:“我还真是有点紧张,第一次干这个事。”

  “那好,待会我走最前面,你走中间,莉莉最后,要是我被逮住了,你们就想办法溜,我会想办法拖住他们。”刘立杆说。

  到了晚上十点钟,三个人才往码头方向走,等他们到码头,从人群里挤到排队通过检查的队伍前时,已经快十一点了,三个人手里举着张晨画的边防证,朝那个坐在高凳子上,手拿着杆子的人不停地晃着,人家看也没看,就让他们排进队伍里。

  三个人的心怦怦乱跳,他们随着队伍,慢慢地往前移动,一列列队伍的终点,是一张张的桌子,坐在桌子后面的边防战士,他们依次检查每一个人的身份证和边防证,看它们是否对应。

  刘立杆心里在打鼓,他不断地回头,和张晨、金莉莉说,别忘了我和你们说的话,他感到自己的嗓子紧张到发痒,口干舌燥,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张晨看了看周围,苦笑连连,心想,就这个地方,你就是想逃,往哪里逃,踩着周围的人头飞出去吗?要是发现,就只好乖乖受擒,乖乖地向警察,按他们事先说好的交待,就说这是从别人手里买的,千万不能说是自己做的,卖给他们的人,交易完后就不见了。

  怕被边上的人听到,三个人排在队伍里,一边跟着队伍往前走,一边用永城本地话交流着。

  “最坏的结果是拘留,然后遣返,我们只是拿它想混过检查,又没有拿它去干坏事。”刘立杆说。

  “遣返了会被单位开除吧?”金莉莉问,“我无所谓,反正那个破单位,还没开除我,自己就已经被开除地球球籍了。”

  “我也无所谓,大不了回去继续写大王,大王们可不管我有没有被拘留,只是,我的爱情要完蛋了。”刘立杆说,“珍珍的父母,接下来大概杀我的心都有了。”

  “我也想好了,大不了回去再画两个月广告,我们再跑出来。”张晨说。

  “对对,这一次我们办好边防证再出来。”金莉莉说。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被遣返,我们就连边防证也办不出来了。”刘立杆说。

  话一出口,刘立杆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是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三个人站在那里,被这个问题吓傻了。

  张晨说:“要么,我们退出去吧?回去开了边防证再来,大不了再找人借点钱?”

  刘立杆和金莉莉赶紧说好。

  “快点快点。”后面的人在推金莉莉。

  “过来!跟上!”有人叫道。

  三个人这才发现,就在他们刚刚站着犹豫的这一点时间,排在刘立杆前面的人已经都检查完了,在刘立杆和检查人员之间,空了有一两米的距离,不耐烦地叫他们过去跟上的,正是在检查的边防战士。

  逃是已经没有办法逃了,刘立杆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紧走几步,把身份证和边防证,递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