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4 摇晃的夜晚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27 2019.07.10 17:00

  一行人往大英路里面走,马上就有人拦了上来,叫道,火锅,这里这里。

  李勇说:“我们七个。”

  那人就退了回去,知道自己店里,已没这么多位子。

  他们往里面走了二十来米,才找到一家店,老板把两张方桌拼在一起,就正好够他们七个人坐,陈启航和林一燕不太会吃辣,他们就点了一个红锅,一个鸳鸯锅。

  “刘秘书你也会吃辣?看不出来。”刘立杆说。

  “她川妹子,吃了辣椒会疯,不吃会死。”李勇叫道,刘秘书给了他一拳。

  “对了,我叫刘芸。”刘秘书和刘立杆张晨他们说。

  “刘立杆,我不吃辣,你能看出来吗?”林一燕问道。

  “看不出来,能听出来。”刘立杆笑道。

  “能听出来?”不仅林一燕,其他人都奇怪了,这能不能吃辣的,还能听出来?

  “对啊,你和启航,不是告诉过我们,你们是广东的,谁不知道广东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飞机凳子和辣子。”刘立杆说。

  众人都笑了起来,都知道刘立杆这话,典出那句形容广东人天上飞的,飞机不吃,四条腿的凳子不吃,辣子是刘立杆编进去的,不过编得新颖,广东人和海南人一样,确实不太会吃辣,特别是在那个全国饮食还没有大串联的年代。

  现在是夏天,虽然海城到了晚上,凉风习习,没有大陆那种闷热的感觉,但这大夏天的吃火锅,还是吃得人大汗淋漓。

  周围的很多人已经光了膀子,他们这桌,李勇率先光了膀子,接着陈启航和张晨、刘立杆也跟着光了膀子。

  刘芸看着他们,笑道,你们男人还真是好,我从小就羡慕你们男人,吃火锅的时候可以光膀子,多痛快。

  “你也可以。”李勇叫道,“我们保证不看。”

  “滚!”刘芸骂道,其他人大笑。

  七个人吃了一会,就其乐融融,特别是三个坐在一起的女孩子,已经东倒西歪,互为依靠了。

  四个男的,更是筷子纷飞,杯子刚刚放下,又举起来,总有人不断地想起干杯的理由,那就干,一饮而尽,清凉的冰啤酒从嗓子间滚下去,很快就熨平了食物刺激出来的火辣,说不出的惬意。

  吃火锅,还真是一个人和人沟通最好的饮食方式,大家挟了食物在一个锅子里涮着,一团和气,每个人脸上又是一脸热气,你再端着的人,再僵硬的表情,也会被这热气软化。

  特别是在这几千人比拼的大排档,必须大声喊着别人才能听清你的声音,你想优雅,想文静也不可能,他们边上桌子,有两个看上去很文静清纯的女孩,比他们早来,吃过一阵后,已经蹲到椅子上了。

  金莉莉想起来了,就和他们说起了刘立杆的新皮鞋的故事,一桌人听得几乎快笑痛了肚子,连刘立杆此时听着这事,也觉得特别的好笑,仿佛这不是自己的故事,仿佛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事。

  “他他,他也有过。”林一燕指着陈启航说。

  那是他们第一次离开广东,去北京上大学,他叔叔,特别从香港回来,送给他一双迪亚多纳旅游鞋,他很骚包地就穿起来,说是要穿着新鞋子,开始新生活,我们坐火车从广州出发,卧铺,都是上铺,结果第一个晚上,他的鞋子就被人偷了。

  列车员帮我们一起,走了好几个车厢,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谁都知道他的鞋子被别人偷了,他自己又说不清是什么鞋子,结果,还害得附近的人,都以为来了一个专偷鞋子的贼,睡觉都用报纸,把鞋子包了放到了床铺上。

  林一燕说着,大家乐不可支,李勇说牛逼,启航你那么早就有迪亚多纳了,我是到了大二,才分清它和彪马的区别,还只有看看,根本就买不起。

  “现在你可以买了。”刘芸说。

  “现在到了海城,谁还穿旅游鞋,不是皮鞋,就是拖鞋,鞋省了,衣服也省了,连羽绒衣都用不到了。”李勇叫道。

  “有啊,我在三亚见过一个东北来的女老板,一边开着大空调,呼呼地吹着冷气,身上还穿着貂皮大衣。”刘芸说。

  “她开空调,主要是为了穿大衣吧?”张晨说。

  “我想也是,和启航一样骚包。”刘芸点点头,大家又是一阵乱笑。

  他们吃到快一点了,意犹未尽,刘立杆叫道,我们去唱歌吧,去桃源宾馆唱歌,看样子他今天,不去一次桃源宾馆,是心不甘了。

  李勇和陈启航、金莉莉、林一燕都说好啊,李勇说,桃源宾馆,可能还就这个时间点会有包房。

  刘芸说我不去了,最讨厌和你们男人一起去KTV,一个个进了包房就是色鬼,搂着左边的,眼睛还要看着右边的。

  “去吧去吧,有我和林一燕在,他们想色,也色不起来。”金莉莉和刘芸说。

  “好,我们今晚来素的,纯才艺表演。”李勇叫道。

  “看到没有,这个家伙有多坏,我们不在,他肯定就是纯荤的,小心一燕,小心你们家启航被这家伙带坏了。”刘芸叫着,不过是已经同意一起去唱歌了。

  “放心,我才不会。”陈启航说,“我本洁来还洁去。”

  张晨和刘立杆的一口酒,差点就喷了出来,他妈的这是谭淑珍的唱词啊。

  结账买单,刘立杆和李勇争了半天,刘立杆还是没争过李勇,李勇的理由更充分,我公款,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报销,你那个辛苦钱,还是留着。

  刘立杆和张晨,都觉得不好意思,陈启航说没事没事,我们先把他叔叔吃穷,大不了再养他。

  刘芸也叫,对,别给他省。

  李勇哈哈大笑,对,别给我省,杆子,说好了,待会唱歌,也是我买单,不准抢了。

  七个人,分乘两辆的士,到了桃源宾馆下车,KTV的大厅在一楼,所有的包厢都在二三楼,他们到服务台一问,果然有包厢刚刚空出来,李勇问了包厢号,就带着他们往楼上走,从一楼到二楼的台阶两边,一个台阶一个,站着一个美女,他们嬉笑着从中间穿过。

  到了楼上的大厅,一排一排站了两排,还是美女,刘立杆和张晨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刘芸问李勇:

  “李勇,这一路过来,就没有一个让你心动的?”

  林一燕说:“是我们在,他不好意思吧。”

  李勇分辨道:“没有没有,今天有姐在,心静如水。”

  他说着就搂住了林芸,林芸也任他搂着,陈启航和林一燕嘻嘻笑着,李勇骂道:“你们笑什么,我就过个手瘾,也不行吗。”

  林芸扭头和李勇说:“不老实就踹死你!”

  张晨和刘立杆,这才知道这些站着的女孩,是陪唱的,一路走来,你喜欢哪个,就可以把她带上,他们隔壁的那两个女孩,雯雯和倩倩,她们的工作应该就是这样。

  迎宾把他们领进了包厢,他们又点了酒,继续喝,继续唱,张晨唱了他的《少年壮志不言愁》,刘立杆也点了《伏尔加纤夫》,当“嘿嘿吆嘿”出来的时候,张晨和金莉莉就忍不住笑,陈启航和李勇他们四个拼命鼓掌,等“嘿嘿吆嘿”完了再继续,四个人就都懵住了。

  刘立杆唱完,大家拼命鼓掌,不过,陈启航建议,杆子,你唱这首歌的时候应该前奏循环,后面就可以省略了。

  其他人笑倒在沙发上,刘立杆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他说是不是,我跑调的时候,《三套车》都拉不回来。

  刚刚坐直的人,又笑倒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