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2 金莉莉哪里去了?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61 2019.06.18 12:00

  两个人回去,路过海城公园门口的时候,张晨和金莉莉说:“先给杆子送饭过去,不然都要馊了。”

  “你去吧,我再去那里看看。”金莉莉擦着额上的汗,说道。

  张晨犹豫着,金莉莉不耐烦地说:“去吧去吧,这么点点路,我这么大人,还会走丢?”

  张晨只能一个人往公园里面走,也不知道刘立杆是没睡,还是已经醒了,他正在看那张报纸,手里拿着一支笔,在报纸上划着。

  张晨把饭递给了他,和他说了金莉莉去应聘的事,刘立杆说,那不是当头一棒?

  “已经两棒了。”张晨笑道,“那个椰子没有坏,椰子就是那个味道,也不是乳白色的。”

  “心灵摧残啊!”刘立杆哀嚎着,“不过这饭不错,大肠和猪脚,真好吃。”

  张晨拿起了那张报纸,找刘立杆划过的地方,问道:“找到什么了?”

  “我找到有几家报纸,招聘记者的,我准备去应聘一下。”刘立杆说,“对了,他们还招美编,一起去吧。”

  “下午去?”张晨问,他想,凭刘立杆写大王的那支生花妙笔,当个记者,应该是不在话下,而报社的美编,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不就是涂涂画画吗,这个也难不倒自己。

  “下午不行,怎么也得先洗个澡,搞得干干净净再去应聘,不然怎么像个无冕之王?”刘立杆说。

  “这倒也是。”张晨表示同意。

  吃完了饭,刘立杆站了起来,他和张晨说:“你看包,我去感受感受那里的气氛。”

  张晨知道他这说的是那块空地,和他说:“莉莉还在那里,你们一起回来吧。”

  公园里,现在一堆堆的人都走空了,坐在树荫下,比在那家酒店楼下凉快多了,风吹来都是凉的。

  张晨从昨晚到现在,也没有怎么睡觉,也没和金莉莉说的,身子伸直过,倦意袭来,张晨把自己的包摆好,准备当枕头,其他的几个包检查了一遍,上面锁都锁好了,他把包堆在自己身边,把包带都套在胳膊上,倒下来睡了。

  张晨从睡梦中被人踢醒,他睁开眼睛,看到刘立杆站在自己身边,手里拿着一份今天的《人才信息报》,还有一份海城城市地图。

  “莉莉没有回来?”刘立杆问。

  “没有啊,你在那里没看到她?”张晨问。

  “没有,我找半天,也没见到她的影子。”刘立杆说。

  张晨一听,就睡意顿消,他跳了起来,边跑边和刘立杆说:“我去看看,你守着包。”

  太阳往西边去了,那块空地,现在被后面那一大片的椰子树挡住,落下了一整块的树荫,广告墙前面的人更多了,招聘的单位也多了起来,两名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摞的海报,一张一张往墙上糊,每糊上一张,就引起下面的一阵小骚动。

  不过张晨,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去看墙上的招聘启事,他在人群里穿梭,找着金莉莉,但找了半天,也没见到金莉莉的影子。

  有人在张晨肩膀上拍了一下,张晨定睛一看,是一位联防队员,他问张晨,你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我看你不像是找工作的,身份证拿给我看看。

  张晨一边把身份证掏給他看,一边说:“我找工作,不过现在要先找人,你有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个女孩。”

  张晨比划了几下,自己马上就放弃了,他想按自己说的,对方一天应该看到无数次自己说的人。

  联防队员把身份证还给他,和他说没有看到过你说的那个女孩子,说完他自己也摇了一下头。

  张晨在人群里继续找,还是没见到金莉莉的身影,再碰到那位联防队员时,对方问,还没有找到?

  张晨摇了摇头。

  “你要找的女孩,也是浙江的?”联防队员问。

  张晨说是啊。

  “那她会不会找你们老乡去了,望海商场和DC城前面,都是你们浙江老乡,她可能碰到什么熟人了吧。”联防队员说。

  张晨一想,有这可能哦,急问:“你说我们老乡,在哪里?”

  “从海城宾馆到DC城,整条海秀路上,路边坐着擦皮鞋的,都是你们浙江的。”联防队员说。

  张晨赶紧跑到马路对面,他看到树荫下和商店的门口,果然隔几步路,就坐着一个擦皮鞋的,张晨问了,是台州的,再问,还是台州的,问到第三个也说是台州的,张晨问他,你知不知道,永城人有没有在这里擦鞋的?

  对方一脸的茫然,连永城在浙江的哪里也不知道,对方和他说,这一条路上擦皮鞋的,都是我们台州的。

  张晨站住了,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金莉莉有什么台州的亲戚朋友,金莉莉会不会在自己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公园去了?公园里的岔路那么多,谁知道她会不会走一条新路。

  张晨这样想着,就过了离望海商场不远处的天桥,往海城公园走,他看到刘立杆还是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张晨觉得一阵晕眩,自己的两腿都发软了。

  刘立杆一听也急了,两个人把所有的包都挂回身上,准备再去找,却看到金莉莉正从路上走回来了,张晨朝她吼着:“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找你半天了!”

  金莉莉看了他一眼,奇怪道:“你们找我干嘛?我当然是去找工作了,你们以为,像你们这样,坐在这里,工作会从天上掉下来?”

  张晨一时语塞,过了一会,他低声嗫嚅道:“你去找什么工作了?”

  “一家公司要招文员,跑过去一看,他妈的,人家要大学毕业的。”金莉莉骂道。

  公园里背着大包小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一天过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找到了新的去处,从此就离开了公园,又有多少人手举着边防证过了海,新加入这公园里的名校荟萃,找到了他们自己的同学。

  “我们,还是去吃猪脚饭吧?”金莉莉提议到。

  他们到了那家猪脚饭店,店里的人比中午更多,他们排了十几分钟的队,才轮到,里面没有空位子,三个人就坐在台阶上,把饭吃了,好在这时候这条街上,已经没有太阳。

  吃完了饭,他们沿着街道往里走,街道又拥挤又杂乱,还有一股的下水道蒸发出来的怪味,虽然有异国情趣,但这破烂,可不是他们要追寻的,要找破烂,他们留在永城就好了。

  他们往回走,那四岔路口,果然就是两个世界、两个海城的分界线,一边是老城,走在老城的街道,你听到的都是海南话,而到了另外一边,听到的就都是普通话了,四岔路口的这一边,才是外地人的世界。

  而在路口,海城宾馆的对面,他们看到了两个武警战士,背着冲锋枪站在那里执勤。

  张威想起了在电视里,中央电视台连播过几天的海南剿匪记,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武警战士一连串的子弹射向远处出现的匪徒时,匪徒符连荣,在原地一蹦一跳的,那样子十分的滑稽,他躲进了灌木丛里,最后被武警击毙在那里面。

  张晨不知道海城的武警持枪上岗,和这个事件有没有关系?他觉得的这一方面,似乎坐实了岛外面,关于海城很乱的传闻,但更多的,是给人一种安全感。

  很滑稽的,每一个新开发或者率先开放的地方,人们在传说它的遍地黄金和种种趣闻的时候,总会附带地说那里很乱,前几年说过广州很乱,后来是深圳很乱,再接着是海南很乱,温州很乱,厦门很乱,昆山很乱……等到乱完了一遍以后,这些地方却都蓬勃成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