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3 前面还有一点点路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329 2019.06.09 12:00

  张晨他们三个,在火车上站了三十几个小时,到广州火车站的时候,人都快虚脱了,连话也懒得讲,出站的时候,两只脚像灌了铅。

  外面天已经黑了,张晨看了看手表,八点多钟,广州很热,他们把外衣脱了,搭在手上,一出出站口,马上就有一大群妇女手里举着牌子围了过来,有写着“深圳”的,有写着“东莞”的,有写着“江门”的,有写着“海安”的,还有很多,是写“住宿”的。

  金莉莉叫道:“我们要坐车。”

  举着“住宿”的人都退了开去,那些举着地名的,还围着他们继续走,刘立杆看到一个举着“湛江”的,叫道:“我们要去湛江。”

  其他的人都退走了,到湛江的还有四五个,其中一个,一把拉起金莉莉的手就朝前走,金莉莉一边挣扎一边叫着。

  那人说别叫别叫,我的车最新,票价最便宜。

  握着金莉莉的手,就是不松开,金莉莉无奈,只能跟着她走,张晨、刘立杆见状,也只好和其他还围着他们的人说,我们和她是一起的,我们坐那辆车。

  其他的人这才离去。

  张晨和刘立杆紧走几步,追上了她们,张晨问那个妇女:“我们到海南,是不是到湛江就可以了?”

  “没错没错,到了湛江就到了!”那个妇女说。

  三个人这才放心地跟着她走,金莉莉说,你放开我。

  那妇人回头看看,确定身后没人跟着他们,这才松开了金莉莉的手。

  他们三个人跟着那个妇女,走了十几分钟,张晨问道:“大姐,你带我们去哪里,怎么还没有到?”

  “到了到了,就前面一点点。”那妇女叫道。

  他们又往前走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到的意思,金莉莉站住不肯走了,她冲那妇女吼道:

  “说清楚了,到底还有多少路?”

  张晨吓坏了,心想,我们是外地的,她才是本地的,不要多事,他赶紧拉了拉金莉莉的衣摆。

  那人却不气也不恼,而是举起了两根手指,和金莉莉说:“两百米,还有两百米。”

  刘立杆也劝到:“走吧,既然只有两百米了。”

  他们往前又走了段路,每次他们要开口,那人就举起两根手指,他们又走过了两条街,金莉莉说什么也不肯走了,那妇人也不急,站到了离他们七八步远,金莉莉朝她招手:“你过来。”

  那妇人摇摇头:“你们自己商量,还要不要去,要去,还有五分钟,不去,你们往回走,从这里到火车站,四十分钟。”

  金莉莉一听就恼了:“他妈的,我就是死也死回去!”

  张晨赶紧拉住了她。

  刘立杆也朝那妇人吼着:“你怎么这么会骗人,被你骗了一路了!”

  那妇人嘻嘻笑道:“不骗你们,真的只有五分钟了。”

  “你他妈的说了几个五分钟了!”金莉莉大声叫着。

  那人依旧是说:“真的只有五分钟了,你们自己商量,还要不要去,不去我自己走了。”

  “等下等下。”张晨赶紧说。

  三个人站着,金莉莉坚持要回去,张晨说,就是回去,我们也不认识路啊。

  “嘴长在身上,不会问啊!”金莉莉叫道。

  “不是,她说还有五分钟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她说走回去四十分钟,这个肯定是真的,广州才多少大,我就不信,我们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了,还会有多少路,再走,我们都快走到湛江了。”张晨说着,金莉莉不响了。

  “我再去问问她。”

  刘立杆说着,就朝那人走去,那人看刘立杆过来,一边朝后退了两步,一边说:“你要干嘛?不要乱来啊,我喊一声,这里边上都是我们的人。”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刘立杆笑了起来:“我不乱来,我就问你,你最后告诉我一次,这样,不管你说还有多少时间,一个小时也好,十分钟也好,我们都跟你走,你告诉我实话就可以了。”

  对方松了口气,和刘立杆说:“真的只有五分钟了。”

  “实话?”

  “实话,要是骗你,就不要你们车票钱。”

  刘立杆走回来,和他们说,她说真的只有五分钟,金莉莉撇了撇嘴,你们还信她。

  “信不信我们就再走五分钟。”张晨说。

  “那好,你帮我背包。”金莉莉和张晨说,“我走不动了。”

  张晨身上,已经有三个包了,一个斜挎着,背上背了一个,手里还提了一个。

  “给我给我。”刘立杆把包接了过去。

  四个人继续往前走,金莉莉一边走,一边不断地看着手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骗子,骗子,大骗子。”

  无论是张晨、刘立杆还是那个妇女,都当作没有听见。

  他们过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再往前走了六七十米,那妇女在一扇打开的铁门前站住了,转过身,声音洪亮地朝金莉莉叫:

  “看到没有,我没有骗你们吧,是不是已经到了!?”

  铁门里面的空地上,确实停着一辆大客车,车前的玻璃上,摆着一块“广州——湛江”的牌子。

  张晨他们三个,长长地吁了口气。

  那妇人走到大门里的一张躺椅前,朝椅子上踢了两脚,叫道:“三个。”

  椅子上睡着的那人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扫了一眼张晨他们。

  “八十。”他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一个人?”张晨问。

  那人没有回答,边上的妇人说,当然一个人,去湛江哎,老远的。

  金莉莉埋怨道:“真是的,在火车站,就应该问好票价的,那么多去湛江的车。”

  那妇人白了金莉莉一眼:“那么多人,最后都是带到这里。”

  “能不能便宜点?”刘立杆问。

  那人没有说话,而是抬起一只手,朝大门外面挥了挥,意思是不坐就走,张晨他们三个人互相看看,最后无奈,掏出了两百四十块钱,递给了他,那人接过钱,数好,拉开了扣在腰里的腰包的拉链,塞进去,拉好拉链,又朝他们挥了挥手,这回是朝里面挥。

  “好了,上车上车,自己找位子坐。”妇人叫道。

  “没有车票?”金莉莉问。

  “车票?哎呀,要什么车票,他都认识你们的,上车就是,你们在车上,还怕车会跑掉?”妇人不耐烦地叫道。

  三个人无奈,拿起自己的行李往里面走,到了车前,才看清这辆车破破烂烂的,刘立杆骂道:“骗子,还说她的车最新。”

  回过头,那个妇人已经不在了,睡觉的人继续在睡觉,金莉莉叫道,算了算了,我都累死了,上车吧。

  三个人上了车,车上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去了最后一排,把所有的行李放在靠里面的位子,三个人坐了下来。

  他们实在是太困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刘立杆中间醒过来一次,他看到车上多了几个人,赶紧看看身边的行李,都还在,他想了想,张开手臂,干脆整个人趴在行李上,又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