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0 我们要去海南喽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462 2019.06.06 12:00

  “好啊,人越多越好,大家有伴。”金莉莉一听徐建梅的话,就亢奋了:“你呢谭淑珍,你去不去?”

  “你们是说去这个地方?”谭淑珍拿起椰子汁罐子,问他们。

  张晨说对呀,谭淑珍笑道:“那我也去,天天有椰子喝。”

  “噢!”金莉莉和徐建梅都欢呼了起来。

  张晨看着刘立杆,刘立杆也看了看他,问道:“你看我干嘛?这种好事,能落下我吗,永城这种小地方,怎么能安抚我刘立杆,这颗骚动的心。”

  只有冯老贵坐在那里不响,张晨问他:“老贵,你去不去?”

  “我去不了,我家里就我一个小孩,我要是去那么远的地方,我妈妈会哭死的。”冯老贵说。

  “你他妈的,让你去海南,又不是让你去上战场,还哭,哭鬼哦!”金莉莉不满地骂道。

  “是你自己不敢去吧。”徐建梅揶揄道。

  冯老贵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想了一想,举起了酒杯:“我,我在这里,预祝你们成功!”

  大家纷纷举起杯子,谭淑珍的椰子汁已经喝完了,她从徐建梅那里,倒了一点水在杯子里,大家碰了杯后,一饮而尽。

  “我们怎么去?”谭淑珍问道。

  “怎么去?”刘立杆看了她一眼就唱了起来,“背起行囊穿起那条发白的牛仔裤,装着若有其事的告别,告诉妈妈我想,离家出游几天……”

  “你有病啊!”谭淑珍骂道,“我是问路怎么走?”

  “明天我去书店,买一本全国地图册,回来我们再规划路线。”张晨说。

  “那团里呢?我们就这么走了不要紧吧?”徐建梅问。

  “管他,待在这里也没有饭吃,还有什么要不要紧的。”刘立杆叫道。

  谭淑珍想了一会,她说:“我们还是先向团里请假吧,要是……要是不好,我们就回来,要是……”

  “可以,要是好我们就不回来了!”刘立杆叫道。

  谭淑珍站了起来:“我去叫李老师。”

  谭淑珍跑进了楼里,不一会,她推着李老师下楼,李老师穿着一条大裤衩,一件满是破洞的汗背心,手里拿着一个大蒲扇,显然是被谭淑珍从床上叫起来的。

  刘立杆见状,赶紧起身,把自己的凳子让给李老师坐,他拿过谭淑珍的杯子,跑到水池那里用自来水冲了冲,回来放在李老师的面前,张晨赶紧给李老师倒了三分之一杯的千杯少。

  刘立杆去水池洗杯子的时候,冯老贵已经去楼里哪扇开着的门里,拿了凳子出来,刘立杆也坐了下来。

  张晨和刘立杆敬了李老师酒,李老师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后问道:

  “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

  刘立杆把他们想去海南的事和李老师说了,他们本来预想李老师会说他们不务正业,没想到李老师一听就赞同了,也是这段时间他带着一帮人转战各个厂矿,眼界开了,心思也活了,他和他们说:

  “人挪活,树挪死,你们年纪轻轻的,窝在这鬼地方干嘛?就是应该出去闯闯,我要是和你们一样年纪,早出去了。”

  “那团里同意我们请假了?”谭淑珍问。

  “请假?请什么假?找谁请?”李老师奇道。

  “找你啊,请假半个月,我们先过去看看。”谭淑珍说。

  “找我有屁用,我算什么?我又不是团长,再说,现在谁还管谁啊,请不请不都是一回事。”李老师一边扇着大蒲扇,一边说。

  “那团里,不会算我们旷工?”徐建梅问。

  “旷工?谁旷工?我们那个丁团长,就来了两个半天,你们之后有见他来上过班吗?他都没来上过班,有没有人记过他旷工?”李老师问,“要旷也是先旷他的。”

  “厉害!”刘立杆翘了翘大拇指,赞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李老师再抿口酒,更来劲了:“再说,就是旷工又怎么样?大不了扣工资,你们有工资可以扣吗?”

  “对对对。”徐建梅如释重负,“我把这个给忘记了。”

  在李老师的鼓动下,几个年轻人当即就决定,第三天就走。

  李老师年轻的时候去过广东,对那一带比他们有点印象,和他们说,海南不是刚建省不久么,建省之前,是广东的一个地区,你们要去海南,应该是先从杭城或者金华,坐火车去广州,到了广州再去湛江,到了湛江,就到了海南岛对面了,很近。

  张晨他们商量了半天,觉得可能从杭城到广州的火车票好买一点,金华都是过路车,票子一定很紧张,他们决定先到杭城。

  第二天早上醒来,张晨看看边上的金莉莉还没有起床,今天又不是星期天,张晨摇了摇她:

  “喂喂,起床了,你迟到了。”

  金莉莉嘟囔道:“不去了,不是去海南吗?”

  张晨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你来得快,今天就进入战备状态了?

  金莉莉微微睁开了一条缝,和他说:“别吵,我刚刚梦到我们已经在海滩上了,海南的海水,真蓝啊。”

  张晨坐起来,想想不对,还是摇醒了她:“你一个出纳,明天要走了,今天不用去交接吗?”

  “交接个屁,一个星期了,我抽屉里只有一毛三分现金,我连锁都懒得锁,谁想要谁拿去。”金莉莉骂道。

  张晨差一点就笑起来,好吧,这样的破单位,还不如剧团,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张晨起床,去楼下刷了牙,洗了脸,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去了电影公司下面的广告公司,和经理说自己要出去了,暂时没时间再画广告,对方一边惋惜,一边睁大了眼睛:

  “怎么,剧团有演出了?”

  张晨含含糊糊几句,应付了过去,他去隔壁,从广告公司的出纳那里结了二百四十三块钱,他把钱揣进屁股口袋,蹬着自行车就去了新华书店。

  他让营业员给他拿了一本红皮塑料封面的《中国地图册》,翻到了倒数第二个海南省,看了看,海南岛还真的如李老师说的,就在湛江对面,琼州海峡,也只有一点点的宽。

  张晨看了看最后一页的定价:一元一角整。

  张晨舍不得了,心想,这钱,快抵上十个永城轴承厂的全部现金了,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地图册还给了营业员。

  不就是杭城、广州和湛江吗,这么简单的路线,怎么可能会错。

  这一本地图册,放在包里,还占位置。他这样安慰自己。

  张晨骑上了车,沿着两旁都是法国梧桐的街道慢慢悠悠往回走,想起刚刚的举动,自己也笑了起来,什么时候,一块多钱也这么斤斤计较了?

  不过也是,自从决定去海南后,张晨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算自己所有的钱,直后悔以前太大手大脚,没什么积蓄,临到要出门了,才看出钱的大来。

  张晨在剧团下面的小店买了大饼和油条,回到房间,金莉莉正坐在床上发愣,张晨问道:

  “怎么,不睡了?”

  “可惜!”金莉莉睁大了眼睛瞪着他,大梦初醒一般叫道:“我前面起来找泳衣,想穿了泳衣继续睡,结果,泳衣没找到,梦也回不去了。”

  张晨差点笑翻,金莉莉从床上一闪身一猫腰,再往前一跳,就从床尾骑到了张晨的背上,高声叫道:

  “我要去海南,我要去海南,哦哦哦,我们要去海南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