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4 去湛江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400 2019.06.10 12:00

  张晨他们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三个人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在车上睡了一夜,更没想到的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这车居然还没有开,好在他们这一觉睡得够舒服,精神回来了一些。

  车上的很多人都在催促司机好开车了,司机,也就是昨晚躺在躺椅上睡觉的那位,回嘴道:

  “你们急什么,看看最后那三个人,人家昨天晚上九点钟就到了,等到现在都没意见,睡得多香。”

  一回头,看到张威他们已经醒来,神情十分的尴尬,朝他们笑笑。

  刘立杆叫道:“我们没有意见,这不,连旅馆费都省了,就是蚊子多一点。”

  司机笑笑,朝刘立杆抬了抬手。

  “要死!”刘立杆一说,金莉莉感觉自己浑身都痒了起来,再看脚上和手臂上,都是蚊子咬出的红包,赶紧拿出风油精,让张威帮她涂抹起来。

   再有人催司机快走,司机看了看车厢里,只坐了一大半的人,还有八九个空位子,就说:

  “再等等,再来一个人,马上就走。”

  过了一会,来了两个人,两个人付了钱坐下来,大家心想,这会司机总该开车了,没想到司机打开车门就下了车,车上人叫道,你去干嘛?

  司机一边跑一边说,去上厕所。

  这一去,就去了二十分钟,回到车上,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刚刚上车,没有买票的?”

  很多人一起怒吼,没有!

  有人骂道,你他妈的一趟厕所,就去了半个小时。

  司机回道,没办法啊,拉肚子了。

  车厢中间,突然站起了一个人,他用应该是湛江本地话大声骂着,张威他们听不懂,但能明白个大概,那人骂的是,你他妈的每次都要拉肚子,你没拉死?开不开?不开把钱退给我,我下车了!

  其他人起哄,对,退钱!

  也有人好心劝到,走吧,差不多了,路上还可以拉客人。

  司机哭丧着脸:“路上哪里还有客人,这一路,被篦子篦过一样,毛都没有一根。”

  张晨从昨晚开始,一直对这个司机有气,他本来想加入围攻的,看到司机这样说,心又软了,想想他也不容易,张晨坐着,没有说话,也制止了金莉莉参与骂战。

  司机虽不情愿,但也还是启动了汽车。

  昨天晚上,三个人只顾赶路,没管其他,现在,车开出了院子,他们赶紧朝车窗外看着,想看看广州这个传说中的城市,过了一会,三个人就失望了,他们看到窗外破破烂烂的,整条街整条街的都是矮房子,和杭城也差不多。

  金莉莉的手指在前排座位上的人肩膀上点点,问道:

  “师傅,这里是广州郊区吗?”

  “这里?市区,应该算市中心了。”

  金莉莉都快哭了,心里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汽车终于驶出了广州城,那时广州到湛江还没有高速,汽车摇摇摆摆,在坑坑洼洼的国道上爬行,爬了一个多小时后,太阳出来了。

  太阳一出来,大客车里又闷又热,虽然开着窗,但朝太阳的那一半车窗被拉着帘子,车厢里脚臭汗臭烟臭和说不出什么的臭,臭味混杂,金莉莉都快吐了,靠着不时地打开手里的风油精瓶盖,嗅嗅风油精的气息支撑着。

  刚过了鹤山,司机就把车停在了路边,车上的人问他干嘛?他说水箱没水了,加水。

  他找了一截汽车内胎下车,从路边的水塘里舀了水,给汽车加水,加完水后继续开,开了三四十公里又停下来,说又要加水了。

  车上一片骂声,司机看着他们,无辜地说:“水箱漏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就这样开开停停,从广州到湛江四百多公里,他们早上五点从广州出发,到湛江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其他的人都下车后,司机见张晨他们三个还在车上,问道:

  “你们去哪里?”

  “码头。”张晨说。

  “港口?”司机问。

  “码头,坐船去对面的码头。”

  “哪个对面?”司机糊涂了。

  “海南岛呀!”金莉莉说。

  “你们要去海南?”司机睁大了眼睛,“去海南你们坐这车干嘛?这里离海南还远呢。”

  “你们那个女的,不是说到湛江就到海南了吗?”张晨说,“我还特意问过她。”

  司机哼了一声:“她们的话你也信。”

  “那她不是你们一起的?”金莉莉叫道。

  “什么一起的,我都不认识她,她是拉客的,一个客人十块。”司机说。

  张晨他们三个,都懵了,司机催促到,快点下去,我还要去修车。

  “那我们下去了去哪里啊?!”金莉莉叫道。

  “我怎么知道。”司机说,“要么你们在车上,明天早上跟我再回广州,不过,还是八十一位啊。”

  张晨他们三个人下了车,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他们站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头,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

  有那么一刻,三个人有那么一丝的后悔和哀伤,如果没有离开永城,他们现在,应该还在桕子树下,吃着炒螺丝和花生米,喝着那辣嗓子的千杯少,那是何等的惬意,现在想来,这种日子竟好像离他们很远,远到了不真实起来。

  “不知道珍珍现在在干什么?”金莉莉叹了口气。

  他们感觉肚子饿了,就走进路边的粉店,决定先填饱肚子,顺便问问店老板,去海南应该怎么走。

  张晨点了三碗粉,等粉的时候,张晨问老板,从这里去海南应该怎么走?

  老板和他说,那你们要先到徐闻,再乘车到海安,然后去码头乘船,过了海,就到海南了。

  “现在还有到徐闻的汽车吗?”张晨问。

  “没有了。”老板回答。

  “你们要去海南?”在吃粉的一位顾客问道,张晨说是啊。

  “那你们到公路边,看到有‘海安’牌子的汽车,招招手就可以了,那个车是直接到海安码头的。”那人告诉他们。

  “现在还有车吗?”刘立杆问。

  “有,多的是,现在去海南的车很多,一天二十四小时,什么时候都有,去公路边等就是。”那人说。

  三个人大喜过望,赶紧道谢,互相看看,觉得也没有那么糟了,他们抓紧吃粉,刘立杆突然抬起头来,问道:

  “你们记不记得,在广州火车站,就有人举着‘海安’的牌子?”

  金莉莉和张晨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金莉莉后悔道:“哎呀,要是坐上那车,我们说不定现在已经到海南了。”

  金莉莉白了张晨一眼:“都是你,要省那一块一毛钱。”

  张晨赶紧辩解:“李老师,怪李老师,他言之凿凿和我们说,到了湛江就可以了。”

  金莉莉抽了抽鼻翼:“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洗澡,你们不觉得自己已经臭了吗?”

  金莉莉这么一说,张晨和刘立杆也觉得自己身上臭了,很臭。

  大热天的,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在那大客车上又待了二十多个小时,不臭才怪。

  反正肚子也吃饱了,客车也二十四个小时都有,张晨也觉得是应该放松一下了,他说:“那好,我们去找个旅馆洗个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