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04 谁赶跑了工作组?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335 2019.05.31 12:00

  张晨睡到肚子有点饿了,迷迷糊糊地醒来,从枕上抬起头看看,桌子上的一个塑料篮子里,放着大饼和油条,这是女朋友给他留的早饭,女朋友已经上班走了。

  张晨的女朋友金莉莉,不是他们剧团的,而是他的初中同学,永城轴承厂的出纳。

  张晨虽然饿,但又懒得起来,就倒下头继续睡,再醒来的时候是被走廊里刀切砧板,勺刮铁锅的声音吵醒的,门缝和门上气窗里钻进来的油烟味熏醒的。

  张晨正犹豫是起床还是再睡一会,就听到有人在楼上楼下不停地大叫:

  “马上去练功房开大会,文化局来人了!”

  走廊里一阵忙乱之后,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张晨嘟囔了一句:“开你妈逼。”

  他倒头准备趁这安静的时光再睡一会,门却被砰砰砰砰砸响,刘立杆在门外大叫:

  “张晨,开会了,开会了!”

  张晨没好气地叫道:“开你妈逼,不去!”

  刘立杆继续砸门:“都在等你,李老师让我来叫你的。”

  张晨无奈,只好起床,他拿了一条毛巾搭在肩膀上,然后在牙刷上挤了一截牙膏,和刘立杆下楼。

  他们到了楼下,看到几个小学员正在抬道具箱,刘立杆问干嘛,小学员说,李老师让我们抬进去。

  张晨走到水池前面,打开水龙头,头弯到龙头下面,灌了一口腔的水,咕叽咕叽两下,吐掉,开始刷起了牙。

  李老师从练功房出来,看到了他们两个,李老师叫道:

  “哎呀,还刷什么牙,领导们都在等着,快点进去。”

  他转身又朝小学员们叫道:“你们也快点,进去的时候轻一点。”

  张晨满口白沫,口齿不清地问道:

  “这个时间,开什么会?他们管饭?”

  李老师朝左右看看,凑近了一点,压低嗓门和他们说:

  “不是开会,是工作组来了,和大家见个面,你快点吧。”

  “无聊!”张晨含混不清地骂道。

  刘立杆脚穿一双人字拖,趁着张晨刷牙的时间,他把裤管挽起,抬起一只脚放进水池里,打开水龙头冲着,一只冲完,接着冲第二只,李老师见状,赶紧去拉他:

  “别冲了,领导们真的在等。”

  刘立杆满不在乎地说:“洗干净就为了好见领导啊,没看到我风尘仆仆的脚?李老师,我和你说,刚刚从我脚上冲走的泥巴,可还是温州苍南的泥巴,唉,不知道它们到了永城,会不会水土不服。”

  张晨满口白沫,“噗”地吐进水池,咕叽咕叽冲干净嘴,说道:

  “谭淑珍这么不讲究了,让你上床?”

  “嗨,还在生气,昨晚就回家了。”

  “该!”张晨骂道。

  “哎哎,你讲不讲理,就你那点钱,不是我,能回到永城吗?”刘立杆叫道。

  张晨瞪了他一眼:“就那点钱,他妈的那是我四个晚上的辛苦,对了,李老师,这个钱,你让工作组给我报了?”

  李老师也不搭话,嘿嘿笑着:“快点,快点,你们快点。”

  说完他转身朝练功房走去。

  “老滑头!”看着他的背影,刘立杆骂道。

  洗完了脸,张晨把毛巾绞干,重新搭在肩膀上,两个人这才朝练功房走去。

  练功房里,画出来舞台形状的地方,像模像样地摆着两张桌子,上面还很正式地蒙了一块暗红色的金丝绒布,桌子后面,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县委宣传部的部委成员老胡,一个是县文化局的汤副局长,还有一个,就是县文化局办公室的主任丁百苟。

  下面的人,一半都坐在练功毯上,还有一半,三三两两,零零落落地站着,看到张晨和刘立杆进来,站在主席台侧前方的李老师,稍稍凑近点身,和丁主任说:

  “人都到齐了。”

  丁主任咳嗽了两声,看看下面的人还没有反应,又咳嗽了两声,等到下面安静下来,丁主任先介绍了台上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位工作组成员,然后自己带头鼓起掌来。

  下面稀稀落落,有人应付了两下。

  丁主任润了润嗓子,开始说道:“对你们剧团发生的事情,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县委常委、宣传部李部长也非常重视,责令由县委宣传部牵头,组成了这个工作小组,进驻你们剧团……”

  丁主任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晨就叫道:“我们剧团发生了什么事?还严重事件,不就是团长跑了吗,那你们应该去抓团长啊,找我们干嘛?”

  李老师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台上的三个人,看了看张晨,不约而同都皱了皱眉头,他们都认识张晨,都知道这是剧团有名的刺头,但就是连文化局,也拿他没办法,谁让人家有真本事呢。

  在小地方,有真本事的人还真的是有资本牛一下的,因为他要是撂挑子,你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其他来代替他的人,而人家,离了你还真不愁没饭吃。

  丁主任硬着头皮,决定先杀杀这家伙的锐气,他装作是不认识他,问道:

  “你是张晨,剧团的美工,对吗?”

  张晨不屑道:“我叫什么,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吗?”

  意思是你装什么装啊?下面有人嘻嘻笑着。

  丁主任的脸微微一红,他看了看老胡和汤局长,他们两个都面无表情地坐着。

  丁主任说:“好,那我们先来了解一件事,我前天晚上,是不是让你们在原地待命,你们怎么就擅自回来了?听说,还是你带的头?”

  “对,没错,就是我让大家回来的。”张晨毫无惧色,坦然说:“你让我们原地待命,那我问你,这么多人住在哪里,吃在哪里,我们在苍南的演出已经结束了,人家也不会再提供场地给我们放服装道具吧?丁主任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对啊,该怎么办?”刘立杆也叫道。

  “原地待命,组织上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丁主任厉声说道。

  “什么办法?平阳的演出都是杨团长谈的,他走了也没有交待一声,我们找谁去?这么多人就赖在苍南,要是再走失一个人,或出点什么事,谁负责?丁主任你负责吗?我们现在,把人全部安全地带回来了,道具没有丢一件,服装没有少一件,我们还做错了?”

  张晨咄咄逼人地问道,但说的有理有节,丁主任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刘立杆叫道:

  “对啊,路费都还是张晨出的,你们文化局管了什么?”

  “让我们留在那里,留在那里喝西北风吗?”

  “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还让我们坚持,你们好意思吗?”

  “汤局长在这里,汤局长你告诉我们,我们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对啊,什么时候发,家里都解不开锅了。”

  “我们的工资,是不是你们文化局污了?”

  ……

  众人七嘴八舌,很快就把重点转到了工资上,矛头对准了汤副局长,老胡见汤局长也快招架不住了,只好草草宣布会议结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