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3 榕树下的羊肉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60 2019.07.20 11:00

  张晨骑着摩托车往家里走,一路上心里五味杂陈,从昨天到今天,他是第一次知道有人赚钱,原来是这么赚的,而且赚的这么多这么快,自己和刘立杆,每天辛辛苦苦,起早摸黑干一年,也抵不上人家的一个零头。

  回到家里,金莉莉和刘立杆,一人一张椅子,脚搁在栏杆上,坐在走廊里吹牛,他们看到张晨神情郁郁地上来,刘立杆问:

  “怎么了,又受打击了?”

  张晨靠在栏杆上,把自己的感受和他们说了,金莉莉叫道:“这有什么,你一年的收入?他妈的我们公司,一单业务赚的钱,都比我们轴承厂一百多个人一年赚的多,这有什么稀奇。”

  “对,不要心里不平衡,也不要嫉妒,现在,我们是辛劳的蜜蜂,人家是蜂王,我们是忙碌的蚂蚁,人家是蚁王,我们在食物链的最低端,你们知道吗?”

  刘立杆看了看张晨,继续说:“但不管是蜂王还是蚁王,都是从小蜜蜂和小蚂蚁成长起来的,总而言之,我们也有成为王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你每天的时间都拿来放屁,钱也不耽误,照样自动朝你飞来。”

  “这个杆子,觉悟就是高,有这样觉悟的人,不发大财,天理不容。”金莉莉说,“不过忙碌的蚂蚁和工蜂,我可肚子饿了。”

  刘立杆一拍大腿,叫道:“哈哈,我知道一个好地方,我带你们去,我们去吃吃海南本地人的东山羊火锅。”

  “东山羊火锅不是要去火山口吃吗?”金莉莉问。

  “不用,就在博爱路那里,我那天路过看到的,很多人,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刘立杆叫道。

  到了楼下,刘立杆和张晨抢着要骑摩托车,张晨不肯,刘立杆骂道,那我坐在最后面,抱着你女朋友?

  金莉莉咯咯笑着,张晨想想也对,把钥匙给他了,刘立杆在最前面,金莉莉中间,张晨坐最后一个,双手伸出去,拉住了刘立杆的皮带,把金莉莉围在两手之间。

  刘立杆拍了拍摩托车座,叫道:“这上面不是有皮带,你一定要拉着我的?”

  张晨不理睬他,也没有松手。

  刘立杆骂道:“我本来肚子就饿,被你这样勒着,快饿昏了。”

  张晨也骂:“饿就不要啰嗦,快点走。”

  刘立杆一加油门,三个人一辆摩托,轰地一下朝前窜。

  他们到了博爱路,在一片低矮的老房子前停了下来,路边停满了摩托和自行车,刘立杆把这些车拢了拢,空出一个位子,把自己的摩托插进去停好。

  刘立杆带着他们走了十几步,到了一间破破烂烂的门面房前,这间门面,大概四五米宽,有三分之二被一个上半截是玻璃的隔间占据,剩下的三分之一,是条过道。

  金莉莉抬头看看,这家店连店名都没有,金莉莉疑惑道:“杆子,你带我们到这破地方来,吃什么?”

  刘立杆笑道:“你等会就知道了。”

  他们走到玻璃隔间前面,张晨和金莉莉吓了一跳,他们看到,隔间里面的一排木头架子上,摆着一箩筐一箩筐的羊肉,足有十几箩筐,玻璃里面白瓷砖的柜台上,摆着两个大铝盆,一盆是腌制好的鸭肠,一盆是一块块的鸭血,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菜。

  玻璃隔间前面挤满了人,刘立杆要了五斤羊肉,一份鸭肠和一份鸭血,里面的人在纸上刷刷地写着,一边嘴里用海南话,大叫着,大概是喊其他的人砍羊肉。

  刘立杆付了钱,接过那张纸条,纸条上的字龙飞凤舞,比医生的还难认,到底写了什么,他们谁也看不清。

  刘立杆领着他们两个朝里面走,穿过这间门面,张晨和金莉莉吓了一跳,他们看到,眼前是一个足有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的院子,院子里面一头一棵大榕树,郁郁葱葱,把整个院子都遮蔽了。

  榕树下面,摆了一百多张木头桌子,桌子很矮,只有幼儿园小朋友的桌子那么高,很小,都是小方桌,四面四张小竹椅,桌子的中间,是一个泥巴烧制的炭风炉,上面是一个个大号的黑色砂锅,砂锅的盖却是铝的,已经被磕碰得坑坑洼洼了。

  院子里一大半的桌子已经坐满,张晨和金莉莉,从这些人的脸上和耳朵里嗡嗡的声音判断,这些都是海南本地人,他们很注意地找了一下,还真的一桌像外地人的也没有找到。

  刘立杆和他们说,现在时间还早,再过半个一个小时,这里就没有座位,需要排队了。

  刘立杆把手上的纸条,递给一位站在通道口的小姑娘,小姑娘带着他们朝里面走,领到了一张桌子前面,也不说话,掉个头就管自己走了。

  三个人坐下来,桌上除了那个炉子和砂锅,还有就是一瓶生抽,一瓶醋,边上是一只铝碗,里面放着十几个小青桔子,四个位子前面,是四只同样坑坑洼洼的铝碗和四双筷子。

  桌子虽矮,但加上风炉和砂锅,却正是一个舒服的高度,看样子它的矮不是没有道理的。

  过了一会,有一个男的拿着一个大雪碧瓶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用手示意他们坐远一点,三个人把椅子往后挪了挪,那男的把砂锅端起,放在脚边,然后打开雪碧瓶,张晨他们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汽油味。

  那男的撒了一点汽油到风炉里的木炭上,然后划着了一根火柴,扔到炉子里,轰地一下,里面的炭就被点着了。

  他把砂锅端起来,坐回到炉子上,然后拿着雪碧瓶走了。

  过了一会,过来一个妇女,一只手拎着一个塑料桶,一只手拿着一个马勺,她走到他们身边,也没有说话,而是用马勺敲了敲空着的那个位子前面的铝碗,刘立杆摇了摇头,和她说:“没有人。”

  妇女哵哵哵三马勺,就在他们三只碗里,盛了小半碗黄乎乎粘稠的蘸酱,金莉莉叫道,这是什么?

  那妇女也不理睬她,转身就去了别的地方。

  再过一会,有两个小姑娘过来,一个手里端着一大盘的鸭肠,和一大盘的鸭血,顿在了他们桌上,然后把砂锅盖掀开,砂锅里面,是一锅奶白色的汤,里面有当归、黄芪、党参、枸杞和红枣,还有一团的草根,另外一个小姑娘把手里一盆腌制过的羊肉滑进了砂锅。

  两个小姑娘转身要走,刘立杆一把拉住一个,指着砂锅里的那团草根问,这是什么?

  “地胆头!”小姑娘说完,把砂锅盖盖好,甩开刘立杆走了。

  张晨笑道:“他妈的,真生猛,怎么感觉是到了梁山。”

  金莉莉也狐疑道:“这个地方的人都不说话的?”

  刘立杆想了一下,他说:“大概是生意太好,这里又太嘈杂,要是说话,大概一天就会把嗓子说哑的。”

  张晨和金莉莉想想,大概也是这么个道理。

  “杆子,没点喝的?”张晨看着桌上,想起来了。

  “这家店,没有酒和饮料卖的,要自己买。”刘立杆说。

  “那我们上哪里买?”张晨奇道,这天底下,还有酒店不卖酒水的?

  刘立杆把手一挥,叫道:“看到没有,四周都是。”

  张晨和金莉莉,朝四周看看,这才看到院子两边的矮房子里,有十几扇窗户洞开着,很多人都从这些窗户里买烟酒和饮料,还有各种的蔬菜。

  张晨恍然大悟,这还真是和谐啊,这家店的生意这么好,但是他自己不卖酒水和蔬菜,等于是把其他的生意,让给邻居们去做了,邻居们赚到了钱,自然就不会对这院里的嘈杂有意见,也不会眼红这家店老板了。

  说海城人笨和懒的,看样子是不了解,在他们慢吞吞的生活节奏和状态里,蛰伏着很多生存的智慧,你没有体会到而已。

  刘立杆的BB机响了,他看了一下,和张晨他们说,是李勇,我去回一下,顺便买酒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