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1 这些烂仔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75 2019.07.14 11:00

  谭总一看来了这么多的烂仔,脾气也来了,他走到墙边,左手往墙上一撑,叫道:

  “想搞事是不是?想拍港片对不对?好啊,来,有种往这里砍!”

  谭总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左手,和房东与那些烂仔说。

  对方显然没料到今天碰到这么个刺头,迟疑着。

  双方僵持了半天,房东还是不敢喊他们砍,但也拉不下脸,他扭过头,和那些烂仔说,封门。

  谭总一步就抢到门前,叫道:“他妈的谁敢。”

  房东叫道:“把他拉走,扔下去,封门。”

  “怎么回事?”电梯门一开,出来三个穿军装的,一个官,两个兵,当官的出门就问道。

  他看到了谭总,就走过去,朝他敬了一个礼:“老团长!”

  “小郑,你怎么来了?”谭总奇道。

  房东和那些烂仔,一看这架势,就懵了,那些烂仔,看到有军人来了,赶紧就想从消防通道溜走,小郑大叫道:

  “站住!”

  那些烂仔都站住了。

  “立正!”

  十几个烂仔,乖乖地立正。

  “排好队!”

  他们靠墙一字站好。

  小郑走过去,从一个人手里拿过他的东西,把报纸拆开,里面是一把自制的砍刀,小郑骂道:

  “你他妈的,光天化日,拿着这些破铜烂铁就敢出来吓唬老百姓了,你们他妈的很厉害吗?”

  小郑骂着不过瘾,还一个人一个巴掌扇过去,那十几个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刀,硬是敢怒不敢言。

  当时,在海城流传着一句话,意思是,烂仔怕公安,公安怕武警,武警怕部队。这话,当然是一句戏语,但可以看出部队在当地的震慑力,也难怪这十几个平日横行街头的烂仔,看到军人,马上就变乖乖牌。

  “把他们都缴械了。”小郑和两个士兵说。

  两个士兵走过去,手还没碰到那些刀,烂仔们自己就把刀递给了他们。

  小郑走到房东的面前,看着他问:“这些烂货是你带来的?”

  房东赶紧说:“他们是去其他地方,不是要到这里找事的,只是路过,上来看看。”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小郑指了指谭总。

  “不懂他,我真的不懂他,大家都是误会,误会一场。”房东赶紧说,边说就边拿出香烟,递给两个人,两个人都推开了。

  小郑问谭总:“老团长,怎么样?要不要我把这些人带走?”

  谭总说算了算了,屁大点事,再说,欠我工程款的又不是他。

  “对对,都是租房的那王八蛋,他还欠我房租呢,人就逃了,我和这位大哥,真的是误会。”房东赶紧说。

  “走吧走吧,啰里啰嗦的。”小郑不耐烦道。

  一听说可以走了,那些烂仔,连电梯也来不及乘,从消防通道就一哄而散,房东退到电梯边,电梯到了,门打开,房东没有进去,而是用一只手朝后拦住了电梯门合拢,一边和谭总说:

  “这位大哥,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你都拿走,我等你都拿光了,我再来。”

  说完这话,他才进了电梯走了。

  小郑和那两个士兵说,你们也下去吧,在车上等我。

  “是小钟给你打的电话?”谭总问小郑。

  小钟是谭总的助理,一定是他在下面,看到对方带了这么多烂仔,知道情况不妙,就赶紧给小郑打了电话,小郑在部队,原来是谭总的手下,后来调到海城的军区司令部,当了管理员。

  “不是他是谁,我等你给我电话,你会吗?”小郑埋怨道。

  “这点屁事,我自己能处理。”谭总说。

  “你怎么处理,部队是部队,地方是地方,哥,不是我说你,你那急脾气也该改改了,不要吃眼前亏,碰到这种事,给弟弟打个电话,我保证帮你处理好,我他妈的现在,天天和这些烂人打交道。”小郑说。

  “那我要警告你,不该拿的钱别拿,不该吃的饭别吃,知道了吗?缺钱就和哥开口。”谭总说。

  “不缺,再说,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就怕你,天天在水里走,想鞋子不湿都做不到,再说,海城是什么地方,诱惑多大。”

  “我知道了,哥,这个分寸,我把握得住。”

  “把握得住就好。”谭总点点头。

  那个时候,国家鼓励所有的单位开展多种经营搞创收,从银行到机关单位,从学校到公安局和部队,大家都在响应国家号召开公司,连人大那些已经退居二线的老干部,也开始办公司想法子赚钱。

  海城当地的武警,设立了企业局,还有设立生产办的,部队没有设这些部门,他们的多种经营,交给了后勤部,后勤部里,负责对外联系各种业务的,就是小郑这样的管理员。

  部队的管理员级别不高,一般是连级或者营级,但在当时当地可吃香了,像金莉莉他们公司那样的业务,也是边防部队的管理员们在负责。

  谭总和小郑两个,站着抽烟,小郑问谭总,那这里怎么办?

  谭总苦笑道,能怎么办,赔呗,这些装修上去的东西,一寸一寸都是钱,拆下来后,就是垃圾,当垃圾扔了,还要付钱找人拉,算了吧,就这样由他,前面也就是争一口气。

  “那不是亏了?”小郑问。

  “亏了也没有办法,人都跑了,我总不能一把火把房子点了。”谭总笑道,“没事,这点损失,哥还承受的了。”

  一个工程黄了,公司就亏大了,但下面的人,也跟着亏,施工的工人和班长连长,工资倒是有保障,公司还会照常发,但奖金和工程完工后的提成,肯定是没有了,工程都没有结束,公司又亏了那么多,你自己还好意思开口说要这个钱吗?

  这两个烂尾的工程里,有一个就是张晨设计的,看样子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奖金,是泡汤了,但也没有办法。

  其他的人都愁眉苦脸,但张晨发现,只有二货还一如既往,开开心心的,张晨纳闷,问他,你他妈的整天高兴什么?

  不告诉你,二货说。

  二货走开一会,不一会又转回来,他大概自己太快乐了,憋不住,走回来神秘兮兮地和张晨说,告诉你一个好事,指导员,现在打炮,都已经打折了,一样的钱,逼养的,现在一天最少可以多打两炮。

  张晨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还有优惠大酬宾的,他好奇地说:“多少折扣?”

  “我最低碰到过这个。”二货伸出三根手指,告诉他。

  回到家里,张晨把这事当作一件乐事,告诉了刘立杆,刘立杆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现在才知道?我早就发现了,没看到建强现在,天天愁眉苦脸的,隔壁的动静是没有少,不过更多的是两夫妻在吵架,而不是建强老婆在唱戏。”

  张晨一愣,再细想一下,还真是这样。

  刘立杆躺在那里,叹了口气,他说:“张晨,你说,一个地方,当叮咚都生意萧条的时候,我们还怎么活得下去?”

  “活不下去也得活,不然回去喝枪毙烧?”张晨说。

  “那我情愿死在这里,也不回去被毙死。”刘立杆叫道。

  过了一会,刘立杆又问:“张晨,你说这是不是书上写的经济危机?”

  “我怎么知道。”张晨说,“应该是吧。”

  “可书上不是说,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特产,这他妈的,怎么会让我们赶上?”

  “我不知道书上怎么说的,我只知道,有经济的地方,就会有经济危机,就像有上坡,就肯定会有下坡。”张晨说。

  “这话说的好,就是说,有下坡,就肯定会有上坡,我们只要坚持,就能看到上坡,哎,听听,隔壁又他妈的吵架了。”刘立杆叫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