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2 你这个兵,还是有才哈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82 2019.07.19 17:00

  “好好,我要记下来。”金莉莉叫道。

  张晨骂道:“你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好玩啊,你听听多好玩。”金莉莉说。

  刘立杆也说:“张晨,你不要小看这些,这可是民间文学的精华,高度概括了一个时代,别以为民间文学就只有梁山伯与祝英台。”

  张晨叹了口气,他说:“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谭总,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啊。”

  金莉莉呲了一声,刘立杆说:“又傻了吧,不是他是不是这样的人,而是他要做事,还要把事做好,就必须是这样的人,你看金莉莉他们的夏总,像不像这样的人?他要不要做这样的事?”

  “必须要!”金莉莉叫道。

  “对吧,这和他是不是这样的人无关,是大环境就是这么个大环境,这是个逼良为娼的社会,你懂吗,张晨?”刘立杆说。

  “我不懂,也不想懂。”张晨嘟囔道。

  “你看看我们隔壁的佳佳,你能看出来她是叮咚吗?”刘立杆问。

  “能,她就是。”金莉莉叫道。

  “滚,你那是偏见,不准,是一个漂亮女人对另一个漂亮女人的刻骨仇恨,那是天性。”刘立杆骂道。

  金莉莉睁大了眼睛,看着刘立杆,叫道:“不会吧,杆子,这么维护,说说,有没有故事?”

  “有鬼故事,我现在和义林妈有故事,天天碰头,还有金钱往来。”刘立杆骂道。

  张晨和金莉莉,都嘻嘻笑着。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中饭,张晨的BB机就响了,张晨一看,是谭总办公室的电话,刘立杆笑道:“大事已定,现在需要你加班了。”

  张晨跑去小店回了电话,果然是小钟,通知他下午两点去公司开会,东北菜馆的设计方案需要调整。

  回到房间,把电话和金莉莉、刘立杆说了,金莉莉骂道,看到没有,再怎么样,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哪怕他根红苗正,压榨你也没有商量。

  两点钟没到,张晨就到了公司,过了一会,谭总陪着他们一拨人进来,这一次,连马场长也没有参加,只到了孙副场长和办公室主任、李总,和一个男的秘书。

  大家在会议室坐下来后,孙副场长和张晨说,张设计师,我们经过商量,达成了共识,需要更改原来的装修方案。

  张晨说没问题,领导可以把你们的要求和我说说吗?

  要求,哈,要求,总的要求就是这样的,总而言之,这菜馆建成以后啊,我们林场的产品,像什么蘑菇、木耳、松子、粉条啥的,就会源源不断地整过来,我们希望这里,能体现出我们林场的特色。

  “就是要原汁原味?”张晨问。

  “对,对,这设计师,他妈的还是聪明哈老谭,这个词用的好,就是原汁原味,让人一到这里,就感觉到了我们林场。”孙副场长说,“总而言之,就是,要把这里,打造成我们林场的一张靓丽的名片。”

  张晨心里骂道,这他妈的,亮丽的风景线,又变成靓丽的名片了,不过他心里马上就有概念了,张晨从来没有去过黑龙江,但他们剧团,以前演过《智取威虎山》,练功房里,还堆着这戏的道具和布景,张晨知道怎么做了。

  孙副场长看到张晨愣在那里,还以为他没有理解这靓丽的名片是怎么回事,孙副场长继续说:

  “总而言之哈,这每年,有那么多的我们黑龙江的各级领导到海南来,我们要让他们,在这海角天涯,一进我们菜馆,咣,就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理解了。”张晨说,“我打算这样,领导,我准备把这墙壁,都改成原木的,还有这桌子凳子,都用原木制作,还有那个,包厢里原来不是沙发吗,我们也不用沙发了,在沙发那位置,做一个炕,这样客人一进来就可以上炕。”

  “对对,老谭,你这兵就是聪明哈,一点就透,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木头我们林场多的是,不要抠门,可劲造,不行我给你们整一火车皮过来。”孙副场长说。

  张晨起身,和孙副场长说,那领导先坐一会,我去画一个草图出来。

  “这么快就行?”孙副场长看着谭总问。

  “可以,他手快。”谭总说。

  “还是快枪手哈,老谭,那啥,那啥也一起整出来呗?”孙副场长说,张晨看着谭总,不知道那啥是什么。

  谭总笑着和张晨说:“孙场长的意思是,让你把要增加的预算,也算出来,他们后天一早要赶回去,马场长周二有个重要的会要主持,明天,我还要陪他们去三亚看看。”

  张晨明白了,他说好,我尽快。那时候装修公司,是连预算都要设计师出的,毕竟,除了你,没有人知道什么地方,该用什么材料,对材料的要求,有多高。

  张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把桌上的东西挪开,铺开纸笔和颜料,就准备画了,谭总跟在他身后过来,拿起绘画铅笔,在铅画纸上写了一个数字,拍了拍张晨的肩膀,和他说,预算不要低于这个数,张晨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谭总拿起橡皮,把这个数字擦去,然后回会议室,去陪孙副场长他们。

  就孙副场长认可的这些改动,在外行看来,可能会觉得整个风格完全变了,改动很大,但张晨心里有数,他知道这些改动,变的都是表面文章,所有最花钱的隐蔽工程,和地面、吊顶等并没有动,只不过增加了些原木和假炕,用不了多少钱。

  但谭总刚刚写给他的数字,光追加的部分,就超过了原来一整个装修费用,总费用翻了一倍多。

  这让张晨一惊的同时,又很头疼,因为这预算,要让人看不出手脚,还是有学问的,那就是最好加在隐蔽工程和材料里,表面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价格,只有隐蔽工程没人看得到,而同样的乳胶漆,进口的,一桶就是国产的一倍还要多。

  张晨一边干活,一边就想起了刘立杆昨晚说的话,看样子这个工程,还真是这样搞定了,甲方和乙方,现在已经是最铁的朋友。

  张晨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最头疼的预算搞完,他把已经做完的隐蔽工程,都重新做了一遍,工程量不断地加,材料不断地换,好不容易才凑出了一个像样的数字,当然,实际施工时,这些已经做完的部分,是一寸也不会动的,但纸上不动,这钱就出不来啊。

  搞完了预算,张晨这才松了口气,开始画起效果图,这个,张晨驾轻就熟,头也不疼了,很快就完工。

  张晨拿着新鲜出炉的预算和效果图进了会议室,预算他在谭总的那个数字上,加了八万多,这是准备等对方还价,再装模作样砍下来的,谭总看了一眼预算,微微点了点头,他做了个手势,让张晨把效果图给他,张晨把效果图递给他时,提醒到:

  “小心谭总,颜料还没有干。”

  谭总先把预算递给了孙副场长,孙副场长瞄了一眼,就把预算递给了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看也没看,就揣进了包里。

  谭总把效果图递给孙副场长,也提醒他颜料没干,孙副场长接过效果图,眼睛一亮,他站起来,把效果图放在会议桌上,然后招呼主任、李总和秘书:

  “来来,都来看看,这玩意是不是就是我们要的,还是有才啊,老谭,你这个兵。”

  主任和李总一起说道:“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那好,这个图我就带走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这里,就是老李和你老谭的事了。”孙副场长和谭总说。

  “晚上我订了海龙王,大家一起。”谭总说。

  孙副场长赶紧摆手:“不吃了不吃了,大家为这个事,忙了一宿,老马他们,现在还在睡呢,我也要回去眯一会。”

  “好好,那就宵夜。”谭总说,“到了海城,不去狮子楼宵夜,也是一大遗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