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4 合上嘴,不许皱眉头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34 2019.06.30 12:00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看演出,一直吃到快九点才结束,结账的时候,三个人吃了一千八百多,金莉莉吃了一惊,张大了嘴巴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老包掏钱结账,服务员把钱和请老包过目后的账单夹在一个黑夹子里,走了,走的时候,还笑着看了一眼金莉莉。

  “把嘴合上,小金。”夏总轻声说,“以后有客人在,就是十八万,也不要这个表情。”

  金莉莉“噢”了一声,她看看老包,老包嘻嘻笑着,金莉莉骂道:“你笑什么,我刚吃了我这辈子最贵的一顿饭。”

  夏总也笑了起来,他说:“你才多大,离这辈子还远呢,这顿饭你很快会忘记的。”

  “不会的。”金莉莉摇摇头,很认真地和他们说:“这也是我进公司的第一顿饭,我怎么会忘记?”

  夏总点点头:“这倒也是。”

  金莉莉说:“不对,夏总,你刚刚说十八万,那要是我们没带这么多钱怎么办,十八万很大一包。”

  “那你就说上洗手间,然后跑回公司保险箱里拿。”老包说。

  金莉莉较真了:“那要是保险箱里的钱也不够,银行又关门了,那怎么办?”

  老包笑道:“那你就走出门外,把我们一百多万的车,在门口二十万卖了,拿回来付,总之不要让人看出你脸上有一点的犹豫。”

  “车会有那么好卖吗,人家就是图便宜想买,身上也没有那么多现金啊?”金莉莉说。

  夏总和老包肚子都快笑痛了,夏总拍了拍桌上的手包,和金莉莉说:

  “那你可以不动声色地拿走我这个包,里面有一张卡,密码是四个O,你就是付一百八十万也够,明白了吗?老包说的很对,就是不能让人看出你脸上有一点的犹豫和不开心。”

  金莉莉又是“噢”了一声,她说:“可是,这么多钱付出去,真的会很不开心。”

  “你这个半脑,又不是花你自己的钱。”老包骂道,夏总瞪了他一眼,他马上就逼嘴了。

  三个人走出酒店的大门,停车场现在空了,有保安已经把他们的车从三百多米外开了过来,三个人上车,老包在金莉莉的指点下,把车开到了滨涯村他们住的房子楼下。

  那个小伙子还是坐在门口,他看到金莉莉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吃了一惊,这次他没有扭过头去,而是一直看着金莉莉,金莉莉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走进门去。

  房间里黑漆漆的,张晨和刘立杆都不在,金莉莉心想,他们大概还在那块空地抄海报,不过也快回来了,金莉莉把自己的几件换洗衣物放进了一个包里,反正周六还要回来的,也不用拿太多的东西。

  东西都拿好后,张晨他们还没有回来,夏总他们又在下面等,金莉莉决定不等了,她给张晨留下一张纸条,然后就下楼了。

  他们的车子开到金融花园门口,金莉莉突然叫道:“老包,停车。”

  老包把车停下后问道:“干嘛?”

  “我男朋友和我老乡,他们大概在这里等我下班,我和他们说一下。”

  金莉莉说着,就开了车门下车,夏总和老包,这才看到路边停着两辆自行车,两个小伙子站在那里,半倚半坐在车上,金莉莉正朝他们走去,那两个人看到金莉莉,也站直了身子,他们一边看着金莉莉,又一边看了看汽车。

  夏总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金莉莉急急地和张晨说,我刚刚回家了,你们都不在,公司里给我安排了房间,我要住在公司里,周末才能回家。

  张晨“哦”了一声。

  夏总走了过来,金莉莉赶紧向张晨和刘立杆介绍:“这是我老板。”

  又向夏总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张晨,这是我老乡刘立杆。”

  夏总一边伸出手,一边说:“你们好你们好,我姓夏,怎么,要么去楼上公司坐坐?”

  张晨赶紧说:“不了,我们以为莉莉还没有下班,就在这里等,既然她住公司,我们就先回去,不上去了,谢谢夏总。”

  “我的错,是我疏忽了,应该让小金先和你们打个招呼的。”夏总说。

  “我就是想打,那也要有地方可打啊。”金莉莉说。

  夏总一愣,然后说:“那就这样,小金,你们再聊,我和老包先上去。”

  “好的,我马上上来。”金莉莉说。

  夏总和张晨、刘立杆又握了握手,和他们说,下次再见,方便的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他返回车上,车子就开进了道闸。

  刘立杆问:“莉莉,你的工作,定下了吗?”

  “要没定下,老板会请我吃欢迎宴?你们知道我的工资是多少?”金莉莉说。

  “多少?”刘立杆问。

  “一千五。”

  “太好了!这一下真的是鸟枪换火箭了!”刘立杆兴奋地拍了一下张晨的肩膀,张晨却有些闷闷不乐的。

  “你怎么了?”金莉莉问。

  张晨笑了笑:“没有什么,就是有点突然。”

  “什么突然,下午才惊心动魄呢。”

  金莉莉接着就把下午的事情,简单地和他们两个说了,两个人也唏嘘不已,刘立杆说:“幸好,我们金莉莉同志是久经考验的,拒腐蚀永不沾的好同志。”

  “惊险吧,差一点这工作就泡汤了。”金莉莉得意地说,“好了,没什么事,那我就先上去了。”

  张晨瓮声瓮气地说:“好吧。”

  金莉莉走了几步,又走回来,和他们说:“对了,有一件事情我要交待你们,我不在的时候,张晨我放心,主要是你,杆子,你们知道我们隔壁的那对夫妻,女的是干什么的吗,还蛮漂亮的那个?”

  “不知道。”张晨和刘立杆摇了摇头。

  “她也是叮咚。”

  “啊!”两个人大吃一惊,刘立杆说;“不可能吧,我看那男的,都在家啊。”

  “笨猪,女的也都在家,她在做,男的在下面拉客和放哨。”金莉莉骂道。

  张晨和刘立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虽然金莉莉这么一说,他们觉得还真是有点像那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刘立杆问。

  “隔壁那两个女孩告诉我的啊,对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经常吵架?”金莉莉问。

  “不知道。”张晨和刘立杆继续摇头。

  “那男的不满意老婆做这个,生气了?”刘立杆问。

  “哪里,是那男的拿了女的赚的钱,又去嫖了。”金莉莉骂道,“杆子,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马上就告诉谭淑珍。”

  “不是莉莉,什么叫张晨你放心,主要是我,还要告诉谭淑珍,他妈的在你眼里,我刘立杆就是那样的人?”刘立杆叫道。

  “我看你就是像!”金莉莉骂道。

  “我也觉得像。”张晨笑道。

  “好了,不说了,我上去了,周六见。”金莉莉一边挥手,一边朝道闸里面走去。

  张晨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就有些失落和酸楚,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挖去了一块,这么多年,只要张晨在永城,他们就几乎天天在一起,每次张晨从外地回来,金莉莉也总是早早地就会在房间里。

  这怎么说再见,就再见了呢?

  张晨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深邃,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星星,它们在城市的夜光中变得遥远而又迷离,张晨觉得,这一片天空被头顶的这些楼房,撕裂了。

  “走吧。”刘立杆说。

  两个人默默地骑着车子,碾过了一片又一片的椰子树影,张晨这时候真想这车把上,有一个锃亮的车铃,可以让自己用力地按着,用一串串的铃声,把这个夜晚都叫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