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5 重新开工的饭堂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489 2019.07.21 11:00

  周一刚上班,谭总就走过来,和张晨说,李总他们的款打过来了,而且是后面的全款,你那里加快进度。

  这么快?张晨愣了一下,他想这个时间点,马场长他们,都应该还没有离开海南吧,不过既然已经是最铁的朋友了,也就不奇怪。

  张晨说好,我马上去安排人员,他站起来,拿起了桌上的摩托车钥匙,谭总看到了,问道:“你骑的车,是二货的?”

  张晨说是的,二连长看我天天要跑白沙门,就把他的车借给我了。

  谭总点了点头,和张晨说:“这个混蛋,是把你当牛使吧,这样吧,车就你骑着,二货那里,我和他说。”

  张晨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下楼的时候,才想起来,原来,这车并不是二货的,而是公司的,谭总的意思是,从此,这车就真正是他张晨的专车了,张晨觉得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他有一种,自己也参与了分赃的感觉。

  张晨去了白沙门的工地,把大部分的工人,都抽调去了东北菜馆,张晨把白沙门留下的工人,重新排了班,安排好任务,然后自己就去东北菜馆,要安排抽调到那里的人。

  张晨赶到东北菜馆时,一个上午就已经过去,他刚到工地,二货就过来,呵呵笑着和他说,指导员,我已经买好饭菜,等你重回阵地,逼养的,我们胡汉三又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二货把自行车钥匙还给他,却没有提摩托车的事,张晨把摩托车钥匙要给他,他说,给我干嘛,它现在是你的。

  张晨明白了,这是谭总已经和他说了。

  张晨把自己的车钥匙还是推给二货,和他说,那你还是骑我的车。

  “不用了,你别管我,逼养的,这破车,也还能卖个十块二十块的,你用不到,留着就是等人偷,卖了吧。”

  二货说,过了一会,他把自行车钥匙拿了过去,叫道:“算了,还是我去替你卖了吧,指导员日理万机的,哪顾得过来这些小事。”

  傍晚快下班时,二货拿了二十五块钱给张晨,和他说,车卖了,这是车钱。

  “这么多?”张晨奇怪道,这辆破车,张晨买来的时候就是二十五块,现在骑了几个月,张晨心想,怎么也该掉价个五块十块了,没想到还能卖个原价。

  二货笑道:“逼养的,我卖给木工班的村仔了。”

  怪不得,张晨骂道:“你强买强卖了?”

  “怎么可能,我只是告诉他,这是指导员的宝座,你骑了屁股都不会长疮,逼养的屁颠屁颠就买去了,指导员不信?要不要我把他叫来问问?”

  “算了算了。”张晨赶紧制止,心想,你他妈的就是把他叫来,也是你教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说。

  张晨骑着摩托回到家,把这事和刘立杆说了,刘立杆比他还高兴,叫道;“这福利待遇,还真他妈的不错,我这报社的金牌业务员,他妈的报社都没想到,奖我一辆新自行车骑骑,更别说摩托车了,看样子,还是资本家好啊,我们主任,他妈的,口惠实不至。”

  “对了,杆子,你最近怎么回来得都这么早?”张晨问。

  “《西线无战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刘立杆一口气就报了两部片名,“现在,连实物抵广告费的客户也绝种了,你没见各大报纸每天的广告越来越少?”

  “我又不看报纸。”张晨说。

  “我也不看。不过你刚刚问我的这个问题,义林妈也问过我,看样子连劳苦大众,都觉得不对头了,海南的仓库,大概快清空了。”刘立杆无限惆帐地说。

  “那是不是,经济接下来就该好转了?大家清理了仓库,不就有钱进货了?”张晨说。

  “屁!你也不看看什么时间。”刘立杆说,“手上有点钱,正好回家过年,过完了年,还来不来海南,就不知道喽。”

  刘立杆的话,提醒了张晨,确实,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屈指一算,他们到海城,也已经半年了,张晨在感觉时间过得真快的同时,也感到时间过得真慢,仅仅半年,他怎么就感觉自己在海城,仿佛已经度过了自己的前半生。

  现在想着永城,已经十分的的遥远和陌生。

  “想过春节怎么安排吗?张晨。”刘立杆问。

  “怎么安排,就在这里泡着呗,坐飞机来回,我和莉莉,最少要七千多块,不坐飞机,那个春运,还不累死。你呢?”

  “一样,不过我已经给谭淑珍写信,让她春节,到海城来玩。”刘立杆说,“她一个人坐飞机来,总好过我们三个坐飞机回去。”

  “对,那个时候,应该是上岛的飞机很空,离岛的很忙。”张晨说。

  ……

  东北菜馆的工程很顺利,进展比张晨自己预计的都快,按这个速度,再有个二十天左右就可以完工。

  李总经常会到工地来转转,他对工程的进展也很满意,他说,这样,我春节回去就可以交差,过完春节再来,这饭堂就可以准备招工开业了。

  李总的话提醒了张晨,他明白为什么工程的进度这么快,原来工人们也都在暗暗加速,他们也想趁春节之前干完,拿到了钱,可以腰包鼓鼓地混进春运的大军,挤船,挤车,挤火车回家。

  这个工程的全部款项甲方都打完了,依谭总的脾性,只要他自己验收合格,就会把剩余的钱都结给他们,不会克扣。

  两个人接触多了,关系自然亲密,李总和张晨说,怎么样,小张,要么到我们饭堂,来做个副总,我看出来了,你是个能干事的人。

  张晨笑道,谢谢李总,让我画画,管管工地可以,这酒店我是一窍不通,当副总,那肯定会丢你的脸。

  “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懂,我就管过我们林场的后勤,管过大食堂,学呗。”李总说。

  “就是你也没有管过酒店,我才更不敢来,李总你想,你要是个行家,我只要跟着你学就好,那要是你也不懂,我也不懂,那下面的人还不看我们笑话,尽拆烂污,这酒店怎么管的好?”

  张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的建议,李总你还是找一个内行当副总,那到时,他管下面,你就管他一个就可以,多省事。”

  李总听着,不停地点头,他说:“你这小张,这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哈。”

  张晨自己心里也是万分的感慨,他想,自己他妈的刚上岛那会,想当个酒店领班,甚至服务员还四处碰壁,想去种椰子人家还不收,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人请自己当酒店的副总了,人还是这么个人,也没多大的差别,看样子,这骑着驴找驴,还真是比较容易。

  “对了李总,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忙。”张晨说。

  “什么事,你说。”

  “过完春节,我们这酒店不是要开业吗,那肯定要招人,要登广告,我有一个老乡,就你见过,那个刘立杆……”

  “哦,小刘啊,知道,知道,咋地了?”

  “他是《人才信息报》的记者,你要登那个招聘启事,可不可以让他帮你安排,他报社每个月都有任务,对了,要是你想登其他报纸,他也可以。”张晨说。

  “就这点事?”

  “对。”

  “妥了,这点破事我还能做主,你把他扣机给我。”

  张晨就把刘立杆的BB机号,写给了李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