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7 挨的都是闷棍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50 2019.07.02 11:00

  两个人抄了一堆的酒店回来,经过筛选,最后确认六家,都是招总经理和餐饮部经理的,刘立杆分了一下,说一个人去三家,同一个岗位,我们就不要自己厮杀了。

  第二天上午,两个人各自骑着自行车出发,去了自己的目标应聘单位。

  张晨要去的酒店在海甸岛,张晨骑着自行车,过了和平桥,左首就是半岛酒店,张晨要去应聘的酒店就在半岛酒店的边上,是一家新酒店。

  张晨透过一排巨大的玻璃朝里面看,酒店里面已经装修好了,餐桌椅被移到了一边,里面有很多的女孩子,她们正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托着托盘,托盘里是两块砖头,排成队伍,来回在餐厅里面走,这些,看起来是酒店新招的服务员,正在培训。

  酒店的门头也已经装修好,不过整个门头,用一块红布蒙着,看不到这家酒店的名字,他们在招聘启事里写的,也是某酒店。

  张晨走进某酒店的大门,大厅里面,还搭着脚手架,有工人正在往已经很白的天花板上,刷着乳胶漆。

  大厅里站着一个笑容可掬的女孩,她看到张晨进来,还没等张晨开口,她就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来应聘的吧?”

  张晨点了点头,女孩领着他上了二楼,二楼也是一个大厅,已经坐了十几位应聘者,张晨刚刚坐下,就有服务员很客气地给他端来了一杯水,张晨心想,他妈的这应聘总经理的待遇还真不一样。

  又有女孩过来,拿了一张表格,笑容可掬地让张晨填表,张晨想到,她们的笑容可掬也情有可原,毕竟这些来应聘的人里,总有一个以后会是她们的领导,要是能领导这么一帮笑容可掬的女孩子,这个总经理还真不错,这样想着,张晨对这份工作就格外的期待。

  张晨抬头看看,在大厅的那一头,就是招聘现场,布置的也挺认真,一排的长条桌,桌上蒙着白色的台布,四个人坐在桌子后面,离他们一米多远,摆着一张椅子,应聘的人需要走过中间空空荡荡的大厅,直走到那张椅子坐下。

  这样的布置,足见招聘者的用心,那些走路横着摇晃的人,还没有走到椅子跟前,大概坐着的那四个人,都会在自己面前的表格上,狠狠地打上一个X。

  女孩看到张晨停下了笔,走过来,笑容可掬地问:“您填好了吗?”

  张晨点了点头,女孩收走了他面前的表格。

  不断地有人从那张椅子上站起来,走出门去,从门外,也不断地有新的人进来。

  刚刚收走张晨表格的女孩,走到了张晨面前,弯下腰,轻声和他说:“先生,轮到您了。”

  张晨站了起来,他既然已经明白对方这样布局的用心,就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走得落落大方。

  张晨在剧团里,经常会上台客串一下龙套,有时是拿着刀,跟在冯老贵后面,不停地喊喳,有时是拢着袖子,上去转一圈路人甲,有时是拿着枪上去,被演穆桂英的谭淑珍一脚踢翻在地,然后迅速地爬到幕侧。

  女孩在前面走着,张晨跟在后面,他不断地提醒着自己,结果竟无端紧张起来,走到后来手足无措,变得同手同脚,好在椅子已经到了,不过他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微微笑着,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笑自己的窘境。

  张晨感觉,自己额上的汗流了下来,用手偷偷地摸摸,手却是干的,张晨轻轻地松了口气。

  张晨刚松了口气,马上又想起来,自己刚刚匆忙坐下,忘了和那四位打招呼了,这怎么也不像是杭城国际大厦出来的人呀,张晨曾经经过国际大厦的门口,他看到他们连站在门口,替客人拉门的门僮,都是彬彬有礼的,可不会像是自己。

  张晨赶紧又站了起来,朝他们鞠了一躬,和他们说:“你们好!”

  “你是张晨?”张晨重新坐下来后,四个人中间,看上去最像老板的人问道。

  张晨点了点头。

  “你这个简历上说,你原来在杭城国际大厦,那是个什么单位?”

  “四星级酒店。”张晨说。

  “哦,那和我们还是有区别,我们这是纯餐饮的酒店。”那人说。

  张晨赶紧说:“我们酒店也有餐饮部,我就是酒店的餐饮部经理,哦,不不,副经理。”

  “你是餐饮部副经理?”四个人中,有一个胖胖的,还穿着厨师工作服的,应该是厨师长级别的人问道:“你们的餐饮部,和我们区别还是蛮大的吧,你们做的,应该是淮扬菜,对吗?”

  我怎么知道那鬼地方,做的是什么菜,但对方这样问了,张晨虽然不懂,也只能点了点头,说是。

  “那差别就大了。”像老板的人说,“我们酒店,是主攻粤菜和海南菜,可能不一定适合。”

  张晨急道:“都是做菜,会有多大的区别,我可以的。”

  厨师长轻轻一笑:“好,那我问你,鱼肚是油发还是水发好?还有,水发鱼翅,一般要多长时间?”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什么鱼肚和鱼翅,张晨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个水发和油发,又是什么鬼?张晨愣在了那里。

  厨师长见他没有回答,就降低了难度:“那这样,我再问问,清蒸石斑鱼,应该淋生抽还是老抽?”

  张晨看着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老板的那人,皱了皱眉头,和张晨说:“好吧,那就这样,谢谢你!”

  张晨站了起来,厨师长还没有放过他,和他说:“副经理,我和你说,清蒸石斑鱼,不淋生抽,也不淋老抽,而是淋豉汁酱油。”

  其他几个,哄然而笑。

  张晨的脸涨得通红,他觉得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怎么从那些笑容可掬的女孩子的目光中经过,那就是落荒而逃。

  张晨回到了家,他翻开那本《白天鹅宾馆管理实务》,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油发水发,也没找到鱼肚是什么东西,会是鱼泡泡吗?如果是鱼泡泡,发鬼个发,我们都是辣椒炒了吃。

  张晨不死心,继续找,也没有找到什么生抽老抽,更没找到那个什么汁酱油。

  那个年代,柴米油盐酱醋茶,谁知道广东人,在一个酱油里还分出那么多的名堂,在永城,谁不是拿着酱油瓶,去小店,从一个坛子里打酱油?连瓶装的酱油都没怎么见过,更别说什么生抽老抽。

  过了半个多小时,刘立杆也回来了,闷闷不乐的,张晨不用问,就知道问起来都是伤心事,索性不问,刘立杆倒在床上,躺着生了半天的闷气,最后实在忍不住,问道:

  “张晨,你说他们是不是看出来我们是假货,他妈的我去的那家,他们竟然问我,一张桌子上,哪个是主宾位,哪个是主人位,领座员领位的时候,应该怎么领?你他妈的,不就吃个饭吗,坐下来吃就是,那一圈位子,不是一样的,有什么区别?”

  “你他妈的猪啊,那书里不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张晨骂道。

  “有嘛?这书里还有这么无聊的内容?”刘立杆叫着就拿起了那本《白天鹅宾馆管理实务》。

  “你翻到摆台那一章,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张晨说。

  刘立杆翻开一看,果然那里面什么主宾位主人位,标注得清清楚楚。

  “他妈的这样啊,还一个字都不能少看的,这样看书,怎么吃得消?”刘立杆叫道。

  张晨没好气道:“坐在那里,什么都答不出来,才吃不消,有个地洞,老子都要钻进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