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7 为什么我们不拼命?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791 2019.06.23 12:00

  张晨和刘立杆,穿过整个办公室,走到了韩主编的办公桌前,韩主编一开口就是一口的湖南腔,他请张晨和刘立杆,在办公桌边上的两张木头椅子上坐。

  “你们是浙江来的?”韩主编问。

  张晨连忙说是。

  刘立杆一见到韩主编,就觉得很面熟,再听他一口的湖南话,猛然想起,这不就是前几年和贾平凹、张承志、李杭育他们齐名的寻根文学的代表人物吗,自己还听过他的讲座,原来他在这里。

  刘立杆赶紧站了起来,激动地说,您是韩老师吧?我拜读过您的——他报出了好几篇小说的名字,都是当年在文坛响当当的。

  韩主编谦逊地说:“不提喽,都是旧作。对了,你们两个,都是来应聘编辑?”

  “对对,韩老师,我是来应聘编辑,他是来应聘美编的。”刘立杆指了指张晨说。

  “美编,我们招美编了吗?”韩主编嘀咕道,一抬头,朝外面叫道:“小林!”

  张晨和刘立杆,听不清他是叫小林还是小宁,不一会,一个脸红扑扑的小姑娘跑了过来,韩主编问道:

  “我们这次,又招美编了?”

  “没有啊。”小姑娘说。

  刘立杆拿出了《人才信息报》给他们看,和他们说,我们是看了招聘启事过来的。

  韩主编和小林,看到那招聘启事上招聘的人,不仅有编辑和美编,连食堂做饭的也招。

  小林一看到招聘启事,就“哎呀”一声,她看着韩主编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主编,我把去年的底稿给他们了。”

  “你看看,你看看。”韩主编用手指点着小姑娘,“你搞错了,害人家这么老远跑过来,跑死个人哟,还不向人家道歉。”

  小林赶紧朝刘立杆鞠了一躬:“对不起。”

  “不是我,是他。”刘立杆指了指张晨,小林又朝张晨鞠了一躬,张晨表面说没有关系,心里骂道,你他妈的这一鞠躬,就把老子变成陪太子读书的,

  张晨的第二次面试就此结束。

  韩主编朝小姑娘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下次要打屁股。”

  小林吐了一下舌头,跑回去了。

  “对了,有没有带什么作品嘞?”韩主编问刘立杆。

  经过了《海城晚报》,刘立杆自然不敢再一进来,就把书和获奖证书拿出来,但既然韩主编问了,他赶紧把包里的《时代楷模》掏出来,递了过去。

  韩主编翻开封面,读道:“永城县文联?哎,这个地方,我好像去过,去千岛湖,是不是要经过你们这里?”

  “对对,韩老师去过,您是和王安忆、李杭育一起去的,你们还在工人文化宫给我们讲过课。”

  “是不是,我就说有印象。”韩主编高兴地说。

  韩主编打开《时代楷模》,认真地读了起来,读了几分钟后,他把书放了下来,和刘立杆说:

  “我们杂志,是以发表先锋文学作品为主的,你的大作我看了,文采是有,但说实话,文学性还是不够,到我们这里当编辑,恐怕搞不赢嘞,你不如去报社,当个记者,当记者,天马行空,胡吹一通,我觉得蛮合你的路数。”

  刘立杆苦笑道:“前面,已经在《海城晚报》碰了一鼻子灰了。”

  “不要灰心,你们两个,原来都是剧团的,对吗?虽然现在演出市场不景气,但剧团,好歹算是有编制的人,比我们还强点,在剧团,发不了财,但也饿不死,我想你们剧团,一定也是这么个情况,很多人因此就不敢走出来,你们敢,你们敢跨出这一步,就是勇气。”

  “谢谢韩老师!”刘立杆说。

  “每个人在这个社会,都有他自己合适的位置,我想你们也是,这样,我先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早一点找到,好不好?”

  韩主编说着就站了起来,刘立杆和张晨,也站起来,握手,再见,下楼,上车,顶着太阳狠命蹬,回家。

  他们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三点多钟,两个人在楼下,就看到金莉莉和两个女孩子站在走廊里聊天。

  张晨和刘立杆上了楼,金莉莉看到他们,问道:“回来了?”

  那两个女孩,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原来她们是张晨他们,隔着另一面墙的邻居。

  “怎么样了?”三个人回到房里,金莉莉问。

  “铩羽而归。”刘立杆说。

  “什么意思?”

  “都被踢出来了。”刘立杆说,“你呢?”

  “我吃了没有文化的亏。”金莉莉说。

  “什么意思?”张晨问。

  “去了三家,三家都说我其他条件蛮好,可惜不是大学毕业,他妈的公园里那么多的大学生,一定要大学生,你们怎么不去招?”金莉莉骂道。

  “完了,颗粒无收,我们是不是该把晚饭也戒了。”刘立杆说。

  “等等,刚刚那两个女孩子说,可以帮我介绍工作的。”金莉莉叫道,“我再去问问。”

  金莉莉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回来了,苦着脸,张晨问怎么了?

  “毛病,刚刚说给我介绍工作,现在又说,有男朋友的,他们那里不收。”金莉莉嘟囔着。

  刘立杆好奇道:“她们是干什么的?”

  “卡拉OK的服务员。”

  刘立杆笑道:“那有男朋友的人家是不能要,上班的时候不仅要陪喝酒,还要和客人打Kiss,怕男朋友找上门。”

  “真的?”

  “当然。”

  “你怎么知道?”

  “书上看来的啊。”

  “流氓,都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金莉莉骂道,她突然又笑了起来:“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海秀路上,那些女孩子是干什么的,就是你那天去问她旅馆的那个。”

  “干什么的?”张晨和刘立杆也好奇了。

  “她们是叮咚。”金莉莉笑道。

  “什么叮咚?”刘立杆不解道。

  金莉莉压低嗓门:“就是鸡,妓女。”

  张晨和刘立杆笑了起来:“鸡就鸡,干嘛叫叮咚?”

  金莉莉笑道:“你住在酒店房间,她们来了,一按门铃,会怎样?”

  张晨和刘立杆恍然大悟,刘立杆翘起了大拇指:“不错,这是古今中外,对这一行最文雅也最贴切的称呼。”

  “我们应该感到羞愧才对。”张晨说。

  “羞愧什么?”刘立杆说。

  “这个地方,他妈的连鸡,哦,叮咚都这么拼命,这么热的天气都站在街边,我们有什么理由偷懒?”张晨说。

  “说的好!”金莉莉说。

  张晨看了看手表,他说:“那我们再去那里?”

  金莉莉和刘立杆知道张晨说的那里是哪里,两个人都说好。

  他们到了楼下,看到那个小伙子又坐在那里,还是默默抽烟,看到他们,仍没有言语,三个人走过去以后,金莉莉回头看看,发现他也正看着他们三个的背影,目光和金莉莉一碰,就闪开了。

  他们到了那块空地,正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金莉莉下了车,叫道:“不对。”

  “又怎么了?”张晨问。

  “我感到我今天会有好运气。”金莉莉说。

  三个人挤进人群,抄了几个地址,人实在太多了,挤在人群里,气都喘不过来,他们只能又挤了出来,金莉莉和张晨站在路边,刘立杆去买《人才信息报》,这时候一辆汽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警觉地看着周围,应该是防备工作人员,中年人叫道:

  “招出纳,有没有要做出纳的。”

  一大帮人围了过去,金莉莉也挤进了人群。

  “只要女的。”中年人叫。

  男的都散了开去,剩下的女的叫道:“我上海财大的。”“我北京财经学院的。”“我中南财经学院的。”……

  金莉莉心里恨得痒痒,完了,他妈的又来这套。

  中年人挥了挥手:“有没有做过出纳,有经验的?”

  刚刚叫着的人都放下了手,只有金莉莉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手还举着,中年人看了看金莉莉,问道:

  “你做过?”

  “对,在工厂里。”金莉莉说。

  “你呢?”他问另外一个女孩。

  “我也是。”女孩说。

  “来了来了。”小伙子轻声叫道。

  中年人把手里的名片,往金莉莉和那个女孩的手里各塞了一张:“过来面试。”

  两个人转身朝汽车走去,金莉莉叫道:“老板,什么时候?”

  “现在就可以。”

  工作人员赶到,他们已经启动车子开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