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2 晚上一起来吃饭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456 2019.07.09 17:00

  刘立杆领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光提成就有三万多,领到工资的第一时间,刘立杆就给陈启航打电话,说是要请他和李勇、刘秘书吃晚饭,说自己能在报社立足,全靠他和李勇给自己打的开门红,还有刘秘书的帮忙。

  陈启航笑道,这点小事,举手之劳,还值得请吃饭啊,都是战友,别客气了。

  刘立杆说,吃饭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想聚聚,你把林一燕也叫来,我把张晨和金莉莉也叫上,这就全齐了。

  陈启航说,要这么说,这饭吃起来还有点意思了,这样吧,晚餐的时间,大家都挺忙的,不如宵夜,我们去机场路大英路吃火锅。

  “好好,你定就是。”刘立杆说,“我就在这电话机边上等着。”

  过了一会,陈启航回电话过来,和刘立杆说,都约好了,晚上十一点,就在大英路和机场路交界的地方碰头,刘立杆说,好,晚上见,不见不散。

  给陈启航打完电话,刘立杆又马上给张晨打,张晨说好啊,我告诉莉莉,让她晚上也过来。

  八点多钟的时候,金莉莉就来了,进了房间张晨赶紧关上门,刘立杆请金莉莉在桌前坐下,然后拉开抽屉。

  金莉莉吓了一跳,叫道:“这么多钱,哪来的?”

  “我的工资和提成。”刘立杆得意地说。

  “一个月就拿这么多?”金莉莉问。

  “对啊。”

  “什么时候发的?”

  “下午。”

  “要死,下午发的你还不存银行,带回来干嘛?这里,你把钱放到哪里去?”金莉莉骂道。

  刘立杆嘿嘿笑着:“我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看着就喜欢,舍不得存。”

  “那你还要抱着它睡觉?”金莉莉问。

  刘立杆不停地点头。

  “也不怕贼连你一起偷去!”金莉莉骂道。

  “他主要是想显摆显摆。”张晨笑道。

  “显摆个屁啊,我一百六十万现金都见过。”金莉莉骂,骂完自己也笑了起来:“不过还真不一样,那是公家的钱,看着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杆子的,看着还真高兴。”

  “我有一个设计稿被客户采用了,这个月也可以拿到五千多奖金,还有一半要工程结束时发。”张晨笑道。

  “真的?”金莉莉兴奋地叫道,“看样子我变最穷的了,没关系,只要你们苦尽甘来就好。”

  金莉莉朝刘立杆伸出了手:“拿来?”

  “什么?”刘立杆问。

  “你的存折。”金莉莉说,“你还真的想抱着它们睡,当心喜剧变成悲剧,显摆也显摆过了,这些钱,只能先去我公司,放我保险箱了,明天我去银行的时候,顺便帮你存了。”

  张晨说:“对对,这样最好,我前面还在想,待会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带着这么多钱去宵夜吧,万一半夜碰到抢劫的怎么办?放在家里,又还不如带着,还是放莉莉那里最保险。”

  刘立杆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存折,交给了金莉莉,金莉莉打开自己的包,准备把钱放进去,刘立杆叫道,等等,晚上请客的钱要拿出来。

  金莉莉数了一千块钱给他,刘立杆说不够。

  “你疯了?大英路的火锅,七个人最多也就吃几百块,一千还不够?”金莉莉问。

  “可是请陈启航……”刘立杆嗫嚅。

  金莉莉又拿了一千给刘立杆,刘立杆没有接,而是把那一千块钱扔下,从抽屉里拿了一刀,马上就退开几步,叫道,带这个,我带着这个。

  金莉莉正想发火,张晨劝到:“由他,花不完的让他带身上,他现在大概不带着一大叠钱在身上,浑身都痒。”

  刘立杆嘻嘻笑着:“还是张晨了解我。”

  金莉莉无奈,气恼地叹了口气,她把剩下的两刀放进包里,然后把散的数了一遍,和刘立杆说:“这里一共是两万四千八。”

  她打开刘立杆的存折看看,叫道:“厉害,你存折上还有三块两毛?”

  “那又怎样。”刘立杆满不在乎地说,“我会给它在后面不断地加零,零零零零零零零……”

  “你还是先去给你的自行车买个铃吧,还零零零。”金莉莉骂得自己都笑了起来。

  三个人去了金融花园,金莉莉让他们上去,张晨说不上去了,你去放好就下来,金莉莉一个人上楼,打开门,夏总和老包正在唱歌,看到金莉莉,两个人都奇怪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早上再回吗?

  金莉莉就把事情和他们说了,两个人都笑了,夏总说,你这个老乡,还真不简单,来海南第一个月,就能赚这么多,不容易。

  金莉莉把钱锁进保险箱,再下楼,发现张晨和刘立杆,正和一个保安站在一起,三个人聊得火热。

  车子骑出去后,金莉莉好奇地问:“刚刚那个保安,你们认识?”

  “当然,老朋友了,‘野猪的车辆’。”刘立杆说。

  “什么‘野猪的车辆’?”金莉莉问,两个人大笑着,就是不告诉她,金莉莉在张晨的腰里扭了一把,张晨痛得‘哎呦’一声。

  “告不告诉我?不告诉又来了。”金莉莉叫道。

  好好好好好,张晨赶紧把“野猪的车辆”的来历,和金莉莉说了。

  离十一点还早,刘立杆建议先去桃源宾馆喝咖啡,桃源宾馆在海城名气很大,是台商投资的,刚开业不久,就在省府路上,离机场路和大英路不远,酒店的二楼,有当时海城装修最高档的KTV,一楼咖啡厅的早茶和晚上的咖啡、蛋糕也很出名。

  刘立杆一提议,张晨和金莉莉就说好啊好啊。

  “说好了,今天晚上,全部都是我买单。”刘立杆说。

  张晨骂道:“当然是你,放着现成的一个万元户不榨,我们榨谁?”

  “对对,和你们比,我现在是贫下中农。”金莉莉叫道。

  刘立杆从车上转过身来,呸了一声:“谁不好学,你要学冯老贵!”

  说起了冯老贵,三个人很自然地,就想起了永城,金莉莉叹了口气:“要是谭淑珍也在,该有多好,喂,杆子,谭淑珍还没有给你回信?”

  “回信?哈哈。”刘立杆头一仰,“屁都没有!”

  “她那个死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打电话,他妈的也是,我刚说了我是莉莉,就被她一顿臭骂,他妈的,我又没有勾引她的女儿,这死老太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金莉莉骂道。

  “严防死守,彻底斩断谭淑珍和我们的联系呗。”刘立杆说。

  “没事,你很快就可以拿钱,砸到婺剧大王面前了。”张晨安慰道。

  “哎呀!”刘立杆叫道,一边就刹住了车,一只脚踮在地上,张晨跟着也把车停下,金莉莉从书包架上跳了下来,骂道:

  “一惊一乍的,你干什么?”

  “我们不应该骑车出来,不然等会喝酒了怎么办,东倒西歪的,还骑得回去吗?”刘立杆问。

  张晨和金莉莉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张晨说没事没事,我可以骑回来。

  “你敢骑,我还不敢坐,回去回去。”金莉莉叫道。

  三个人骑着车回去,到了门口,建强坐在那里,以往张晨和刘立杆进进出出的时候,都会和建强聊几句,抽一根烟,今天金莉莉在,大家事先约好似的,建强把头扭了过去,装作没看到他们,他们也一声不吭地,从他的面前走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