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2 很容易把自己吃撑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50 2019.07.29 17:00

  他们又一次把自己吃撑了,金莉莉本来说要回去的,现在也说,不行了,回不去了,我怕上车就会吐,雯雯和倩倩,也觉得上不了班了,就跑去小店,打电话请了假。

  既然大家都不走了,那就继续吃,撑死也活该。

  气罐都换了七八罐了,他们这才停了下来,义林在房间写作业,义林妈现在自己能吃医院的饭,不需要义林他们送餐了,再有两天,她就可以出院。

  雯雯坐在那里,和他们挥了挥手:“莉莉姐,你们先上去,这里,我和倩倩收拾,哎呀,不行了,我们要先坐一会。”

  金莉莉说:“好,我们先上去冲凉,不然待会,这么多人要打起来。”

  张晨、金莉莉和刘立杆三个人上楼,经过建强他们家门口的时候,金莉莉看了看黑黢黢的房间,突然问道:“这个叮咚,回家过年了?”

  张晨和刘立杆都赶紧说,不知道。

  金莉莉哼了一声:“你刘立杆会不知道,鬼信!”

  刘立杆不服气,叫道:“什么意思,你这话?”

  金莉莉摆了摆手,叫道:“不管不管,我要第一个冲凉。”

  三个人冲完凉,在走廊上坐着,雯雯和倩倩也上来了,她们冲完凉,感觉肚子也不那么胀了,看看时间,十点还没有到,两个人决定还是去上班,说不定还能接一个客人。

  金莉莉把下巴抵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雯雯和倩倩,在下面的院门口消失,叹了口气。

  刘立杆笑道:“人家上班,你叹什么气?”

  “这两个小妹,也真不容易,明明可以吃朝天饭的,要去陪酒。”金莉莉说。

  张晨和刘立杆都笑了起来,张晨笑“朝天饭”这词新鲜,刘立杆说:“听你这口气,莉莉,说的好像陪唱比叮咚还不如。”

  “当然,你们以为陪唱容易吗?”金莉莉说,“我和你们说,很辛苦的,这里的男人,一个个他妈的进入KTV,就不是人,都是畜生,他们也不会把别人当人看。

  “要你喝,你就得喝,喝到吐也得喝,要摸你,你他妈的还连不开心都不可以,这些酸户头,花了几百块,就以为自己真是你上帝了,觉得全身上下都该拥有你,他妈的,有种你把人家包养了啊,又没有那个实力,啊呸!我最看不起这种男人了。”

  “我操,说的好像你有切身体会一样。”刘立杆骂道。

  “我听也听腻了啊,男人们一上酒桌,他妈的两杯酒下肚,聊的都是这些,也不管身边有什么人在。”金莉莉骂着,自己也笑了起来:“他妈的,刚开始我听了还会脸红,后来听也懒得听了,反正都是一样的,男人,只有上半身有区别,下半身他妈的,都是一路货。

  “你看那一个个刚进门时,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最后都是衣冠禽兽,都会原形毕露。”

  “莉莉,你这可是,把我们都打击进去了啊。”刘立杆说。

  “什么叫把你们也打击进去了,你本来就是这路货。”金莉莉骂道,“不过是谭淑珍够漂亮,让你免疫了。”

  “那张晨呢?”刘立杆赶紧问。

  “他现在暂时免疫,不过,等张晨变成张总以后,就不知道了,我要严防死守。”金莉莉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说,张晨和刘立杆哈哈大笑。

  “对了,张晨,你这个死脑筋,今天怎么就开窍了?奇迹哈!”金莉莉问。

  张晨就把自己今天上午,和谭总交流的情况和他们说了,金莉莉一听就毛了,骂道:“果然,你他妈的,我的话你不听,一样的意思,别人说了你就听了,对不对?”

  “不是,是我本来感觉对谭总有些愧疚,谭总也鼓励我去,我当然就听了。”张晨说。

  金莉莉余怒未消,骂道:“你个贱货。”

  “不过算了,目的达到就行。”金莉莉又补了一句。

  “这个谭总,真是聪明!”刘立杆赞叹道。

  张晨和金莉莉都奇怪了,张晨问道:“怎么聪明了?”

  “学到了,做生意就是要这样,宁可铺路搭桥,也不要断人财路。”刘立杆说,“你想想,张晨,你真的要去,谭总拦得住你吗?他能去和符总硬扛吗?既然他阻拦不了,不如索性做个人情,符总虽然不说,但大家心里都明白。

  “这样,以后谭总有事找符总,符总也会卖他一个面子,你呢,你们以后就是同行,而且你前途不可限量,他是你大哥,这以后要是在其他的项目短兵相接,就你这臭德性,一定会退避三舍吧?你们看看,谭总其实什么也没有损失,但他赚到了两个大人情。”

  刘立杆说着,金莉莉不停地点头,叫道:“杆子,你想得真够明白,好样的,以后必成大器,我看好你。”

  刘立杆哈哈大笑:“你还是先看好张晨吧,他已经扶摇直上了。”

  张晨心里暗想,刘立杆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全是,他觉得谭总,虽然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难搞,但其实还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不光对自己,就从他对二货也看得出来。

  “张晨,把那个营业执照给我们看看。”刘立杆说。

  张晨想起来了,不仅是营业执照,还有另外的东西,自己忘了给他们看了,他起身跑下了楼,从摩托车的储物箱里,拿了自己的背包和那条香烟上来,他把那条烟拍在刘立杆的怀里,刘立杆叫道:

  “太好了,给我的?”

  张晨说对啊。

  刘立杆笑道,我还以为司令有,我没有呢。

  “我的礼物呢?”金莉莉伸手叫道。

  张晨嘿嘿笑着,他说:“烟我是在打电话的地方,顺便买的,没想到正儿八经去买什么礼物。”

  金莉莉“哼”了一声:“不要狡辩!”

  “那我给你这个吧。”张晨把那刀钱,拍到了金莉莉手里,金莉莉一把抓过去,兴奋地叫道:“哪来的?”

  张晨说符总给的,说是给我的零花钱。

  “太好了!”金莉莉叫道:“这个老板,值得跟他混哎。”

  刘立杆鄙夷道:“果然是女人。”

  “女人怎么了?”金莉莉不服气道。

  “以前有一个著名的文学家说,女人哪怕和你吵翻天,你只要把钱放她面前,她照样会一把拿走。”刘立杆说。

  “嗯,有道理的。”金莉莉不停地点头,“你们只要给钱,天天来吵好了。”

  张晨奇道:“哪个著名的文学家这么无聊?”

  “我啊,我就是这个文学家。”刘立杆笑道。

  张晨再把那个BB机给他们看,两个人都叫了起来:“汉显的!”

  “这也是符总给的?”金莉莉问。

  张晨点了点头,金莉莉笑道:“张晨,看样子你是抱到一棵大树了。”

  刘立杆摊开双手,头仰向天,叫道:“主啊,现在已经是一万零一年了,再来一个馅饼,砸我刘立杆吧!”

  金莉莉招呼张晨,过来过来,你怎么不挂起来?

  她把BB机,挂在张晨的腰上,和原来的那个挂在一起,汉显的比原来那个足足大了一倍,而且上面的屏幕,也足足大了一倍,还是朝外的,金莉莉歪着头看了一会,赞道:“这汉显的,就是气派!”

  刘立杆看了一会,也觉得不错,他说你怎么不一直挂着?

  张晨和他说:“谭总不是还让我保密吗,我想现在挂着去工地,二货他们啰里啰嗦要问,烦死,不如放包里。”

  “也是。”刘立杆点点头,“反正有什么事,直接会发文字给你,你也不用回电话。”

  刘立杆站起来,朝楼梯走去,张晨问去干嘛?

  刘立杆头也不回,举起了右手叫道:“去打台球,拯救我失落的心,我给你们五盘台球的时间够不够?”

  “不够,我们要大战三百回合!你今晚别回来了!”金莉莉叫道。

  刘立杆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女人不要脸,上帝也汗颜,主啊,救救这些迷途的羔羊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