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8 谢谢杨主任!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79 2019.07.02 17:00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又去了很多酒店,结果都大同小异,他们不断地失败就不断地去书店买书,从各种和酒店有关的书籍到菜谱,都买来了,张晨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鱼肚,也知道了什么叫豉汁酱油,什么叫油发水发,但再去应聘的单位,没人再问他这个问题了。

  而别人问的,又都是新问题,又把他们难住,更有甚者,直接就拿了一张桌子,让他们摆台,去你妈的,这个,老子怎么可能会啊?

  他们把应聘的职务也越降越低,从总经理到经理,再到主管,最后到了领班,可没想到,越低的职位,问题就越具体,越需要实际操作,连胡扯都胡扯不了,没办法,他们又只好把应聘的层级继续往上提。

  那个小伙子,似乎也明白他们的处境,现在他们每天晚上回来,在门口碰到,他直接问他们的是:“今天又没找到?”

  张晨和刘立杆,连发火也发不了,因为他们不仅抽了人家的烟,还吃了人家的火锅,人家这么问,是当你是自己人,关心你呐。

  那天周六,金莉莉打电话到小店,给张晨留言说晚上要去洋浦,今天不回来了,张晨和刘立杆郁郁地走,经过隔壁门口的时候,门开着,那女的看到他们,就热情地招呼他们,和他们说,今天搞了很多菜,准备吃火锅,一起来一起来。

  小伙子也说,一起一起,吃火锅就是要人多才热闹。

  张晨和刘立杆,盛情难却,只好答应,四个人坐在走廊上,喝着啤酒,吃着火锅,他们知道了他们两个,确实是夫妻,男的叫建强,女的叫佳佳,都是很普通的名字,也不知真假,管他呢。

  张晨和刘立杆,听着佳佳不停地咯咯笑着,雪白的手臂和大腿在他们眼里晃动,弄得他们心旌飘摇,总想起那隔着一堵墙壁的呻吟。

  吃完了火锅,佳佳问他们去不去看电影,张晨和刘立杆说不去了,佳佳和建强自己走了。

  刘立杆奇怪,问张晨,难道他们这行,也有周末?

  张晨说,我怎么知道?

  刘立杆呆呆地发了一会愣,哈哈大笑起来,和张晨说,我知道了,他妈的今天是大姨妈来了,被迫停工。

  果然,这一晚上十分安静,他们听到两个人回来,心情似乎不错,还在房间里哼着歌,刘立杆十一点钟下楼买烟的时候,发现他们房间的灯已经黑了,楼下门口,也没有见到建强的身影,这一个晚上,也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次次的碰壁,张晨和刘立杆的心情越来越急躁,情绪越来越低落,两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总是唉声叹气,虽然他们每天还是会去那块空地,抄很多地址,刘立杆还会继续买《人才信息报》,但心里是发虚的,知道这些抄了,也没有多少用。

  他们现在去应聘,走到人家单位门口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已经在打退堂鼓了,面试的时候,很多明明自己在书上已经看过,在家里都记得滚瓜烂熟的东西,会突然之间就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像个白痴一样坐在那里。

  越是这样,他们的焦虑就越是写在他们的脸上和眼睛里,这种焦虑,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以至于他们说什么,都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再一戳,果然就戳破了。

  这一天傍晚,太阳已经西斜,他们再一次来到那块空地,他们到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人在排着长队,问了一下,说是农垦下面的一个农场在招工人。

  张晨也排了进去,刘立杆问,这农场的工人是干什么的?

  “种橡胶,割橡胶。”排在他们前面的人说。

  “那不就是农民?”刘立杆说。

  “对,就是干和我在老家一样的活。”排在他们前面的,显然在老家是个农民。

  刘立杆看了看张晨,张晨一言不发,刘立杆叹了口气,也只好跟着排队,他知道只要他一开口,张晨肯定会和他说,管他是干什么的,先有一份事做再说,刘立杆现在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和自信,来反驳说张晨的想法是错的。

  两个人随着队伍,默默地往前走,排到他们的时候,前面是一张桌子,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张晨和刘立杆把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那个被称为杨主任的中年人接过他们的身份证,看了看他们,没有把身份证交给身边的小姑娘登记。

  “你们两个,原来是干什么的?”杨主任说,“看起来不像是干过农活的人。”

  张晨说没有干过,我们原来是剧团的。

  “越剧?”杨主任问。

  “婺剧。”张晨说。

  “哦,那应该是在金华那一带,演员?”

  “不是。”张晨摇了摇头,“我是美工,他是编剧。”

  杨主任笑了起来:“那你们来我这里干嘛,不搭啊。”

  张晨和刘立杆,一下子都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我明白了。”杨主任说,“你们是不是到了海南后,一直就找不到工作,就想着,管他干什么的,先干起来再说,对不对?”

  张晨和刘立杆,奇怪他怎么一下子就看破了自己的心思,两个人点了点头。

  “不要急,小伙子,没有什么是先干起来再说的,人一旦安定下来,都是有惰性的,或者说,那股气泄了,就不会有再提起的勇气,相信我,你们真正到了农场,马上就会感到委屈,然后呢,又没有再跑出来的勇气,结果就整天的怨天尤人。”

  杨主任把身份证还给他们,张晨急了,叫道:“杨主任,我们会好好干的。”

  杨主任笑笑:“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心里,排到这里就已经觉得自己委屈了,对不对?不是我不要你们,小伙子,种树割胶,谁都能干,我相信你们也能干,但不适合,我这是为你们好,我见过太多你们这样的情况了。”

  杨主任继续递着,张晨和刘立杆始终没有接,杨主任叹了口气,他说:

  “好吧,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也是浙江人,算是老乡,我是真不希望你们这样,再坚持坚持,那句话怎么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说不定再坚持一下,你们就能找到适合你们的工作了,好不好,两位小老乡?”

  杨主任见张晨和刘立杆还在迟疑,想了一下,很诚恳地和他们说:“这样,你们再试试,要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就到儋州来找我,我说到做到,随时给你们安排工作。”

  “他是我们农场的办公室主任。”边上的小姑娘,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地址,杨主任接过来,又在地址下面添了一个电话,然后把纸条和身份证一起还给张晨,人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张晨只能接了过来,他朝杨主任鞠了一躬,和他说:

  “谢谢杨主任!”

  刘立杆也跟着鞠了一个躬,和他说谢谢!

  两个人离开了队伍,刘立杆还想再挤进人群,去抄几个地址,张晨说走吧,天快黑了。

  刘立杆心里奇怪,天快黑了又怎么样,我们哪天不是八点多钟才回去。

  两个人骑上自行车,往家里走,路上经过一家卖小百货的店,张晨停了下来,进到店里,买了一个小电风扇,刘立杆奇道:“你浪费这个钱干嘛?怕热,就多冲几个凉啊。”

  “今天周六。”张晨头也不回地说。

  刘立杆恍然大悟,原来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今天金莉莉要回来,怪不得前面张晨说天快黑了,也怪不得他要买电风扇,这小子一定是想,金莉莉每天在空调房里待着,怕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