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6 被挂断的十块钱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46 2019.06.12 12:00

  他们问了两个在街上闲逛的,问他们去派出所怎么走,他们都摇摇头说不知道,说他们也是外地的。

  找到了一家开着门的店,三个人站在门口,还没有说话,人家就把门给关上了,一脸的嫌弃。

  三个人找到一个扫大街的清洁工,清洁工倒是很有耐心,停下了手里的大扫把,听他们说,但张晨他们三个轮番上阵,说了半天,人家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原来他根本就听不懂普通话。

  张晨急中生智,从挎包里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了“派出所”三个字,对方明白了,和他们比划了半天,张晨他们也没有听懂。

  对方急了,把扫帚夹在两腿中间,从张晨手里拿过笔,画了一条直线,再画一条横线,感觉横线画得太长,涂掉了一半,又是一条直线,再一条横线,然后像干完了什么重活一样,看着他们,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三个人总算是明白了大致的方向,赶紧道谢。

  他们按着那张竖横竖横的路线图,又问了两个人,总算才找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铁门紧闭着,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门口连一只狗都没有,别说是人了,他们看到大门口贴着的一张告示,这才知道了原因,那告示上写著:

  “一、本所只办理海安本地人的边防证!!!二、按照规定,所有外地人的边防证,必须去户口所在地办理!!!”

  “海安本地人”和“户口所在地”下面,被划了两道横线,着重强调了,再从那六个感叹号看得出来,为边防证这个事,他们也已经是烦不胜烦。

  金莉莉都快哭了:“怎么办啊,我们白跑了,过不去了!”

  想到这漫漫长路和一路的辛苦不说,他们就是跑回去了,再跑出来,身上的钱还够不够都不知道,三个人一屁股坐在派出所门口的花坛上,顿觉得一派的绝望和哀伤。

  过了好久,张晨才第一个清醒过来,和他们说:“别急,现在还早,迟一点等邮电局开门,我们去邮电局。”

  “干嘛?”金莉莉问。

  “我们去给谭淑珍打电话,让她帮我们去派出所办,办好了再寄过来。”张晨说。

  “对啊,这样可以!”刘立杆眼睛一亮。

  “可是,就是办好了从永城寄过来,那也要好多天吧?”金莉莉说。

  “那总比我们自己跑回去好。”张晨说,“你还想坐那大客车和火车?”

  “不要不要。”金莉莉像被电到一样,赶紧摇头。

  好不容易到了八点多钟,三个人走到了邮电局,邮电局和派出所的情景正好相反,这里挤满了人,都是来打电话的,邮电局只有三个电话隔间,但号子已经排到了两百多号,等他们排到,大概邮电局也要下班了。

  刘立杆去柜台拿了号,他说不拿白不拿,三个人拿了号,沿着街道往前走,看到有一个小店,也有长途电话服务,却没有人打,三个人欣喜万分,走到玻璃柜台外一问,才知道了原因,邮电局打长途,一分钟八毛,这里五块,打一分钟的电话,多出了两碗汤粉钱。

  三个人站在那里,踌躇了半天,张晨说还是打吧,谭淑珍早一天寄出来,我们就在这里少待一天,待一天最少也要百把块钱,更浪费。

  金莉莉白了他一眼:“这钱算的,好像你到了海南就不需要花钱了,你以为回家?”

  刘立杆把号子打开,愁眉苦脸地说,可我们是两百多号,就是轮到,电话打通,谭淑珍再跑到派出所,大概派出所也下班了。

  金莉莉不耐烦了:“打吧打吧,大不了我们要饭回家。”

  金莉莉说完,就赌气走到了一边,张晨和刘立杆说,打吧。

  刘立杆拨通了谭淑珍家的电话,电话响了五声以后,有人接了起来:“喂,哪位?”

  刘立杆一听是谭淑珍妈妈的声音,赶紧说:“阿姨,我是杆子,能不能叫……”

  对方咔嚓就把电话挂了,刘立杆傻在了那里。

  老板叫道:“通了,通了啊,已经通了,要算钱。”

  “多少钱?”张晨问。

  “五块。”

  张晨吓了一跳:“不是一分钟才五块吗,这才说了几秒。”

  “一分钟以内都是五块,不管你是五十九秒还是一秒,电话就是这么算的。”老板说。

  他们在打电话的时候,有一男一女站在边上,看样子他们也是在等打电话,那男的问张晨,你们还打吗?

  “打打。”刘立杆说,“稍等一下。”

  刘立杆叫金莉莉过来,金莉莉很不情愿地过来了,刘立杆说,莉莉你打,谭淑珍的妈妈一听是我,就挂了。

  金莉莉拨了谭淑珍家的电话,接电话的还是谭淑珍的妈妈,金莉莉说:

  “阿姨,你好,我是莉莉,我想找珍珍。”

  电话那头,谭淑珍的妈妈说:“莉莉,我和你说,你要是还给那小子当传声筒,阿姨就不认识你。”

  “不是不是,阿姨,我找珍珍……”

  电话那头,谭淑珍的妈妈又把电话挂了,老板幸灾乐祸地伸出一根手指:“又是一次啊!”

  什么事都没有说,十块钱就没有了,张晨他们三个,让到一旁,只觉得六神无主,剧团里的电话又不通,三个人商量着,还可以打给谁,金莉莉说,我厂里的同事肯定不能打,他们都不知道我来海南了。

  张晨说,广告公司倒是可以打,不过,我和他们,还没有熟到可以让他们跑派出所,帮我们去办边防证的地步。

  刘立杆一拍手说对了,我打老孟,老孟可以,不就是跑趟派出所吗,不就是办几张边防证吗,多大点事。

  三个人站在边上,准备等那个小伙子打完电话,刘立杆就给县文联的老孟打。

  一直站在边上的女孩子看着他们,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也是没有边防证?”

  金莉莉说对啊。

  “我刚刚听你们说的,好像不行,边防证别人不可以代办的。”女孩说。

  “真的?”刘立杆问。

  这时那男孩也打完了电话,女孩把事情和那男孩说了,男孩很肯定地和他们说:

  “不行,必须是本人,带着自己的身份证去辖区派出所办理。我们也是到了这里后,过不了海,回去办理的,我们是广东本地的,来回快,我同学云南的,我刚刚给他打电话,还没办好,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呢。”

  “同学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刘立杆问。

  “北大的,你们呢?”

  “浙大的。”刘立杆说。

  “哦,战友。”

  那男孩一把握住了刘立杆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刘立杆问:“你们的边防证办好了?能不能给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这么麻烦。”

  “等等。”男孩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张纸,递给了刘立杆:“就是这个,我们这是临时的,据说还有一年的,还要麻烦,我们用不到,只要过了海就可以,谁还会再跑码头啊,对吗?”

  “对对对。”刘立杆一边接过那两张纸,一边说。

  张晨和金莉莉也凑过来看,张晨盯着那两张纸看了一会,他趴到刘立杆耳边,耳语了一阵,刘立杆点点头。

  刘立杆把两张纸还给男孩,他朝四周看看,看到街对面有一家小吃店,刘立杆和男孩说:“同学,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找地方坐坐?”

  “好啊!”男孩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反正还要在这里等两天,也没有什么事。”

  刘立杆带着他们朝对面走,他和张晨指了指对面的小吃店,张晨点点头,他和金莉莉说,你跟杆子他们过去,我去去就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