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6 临时抱佛脚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522 2019.07.01 17:00

  两个人商定,第二天就去书店买书,先看书了解清楚酒店经理和餐饮部经理、客房部经理到底是干什么的再去应聘,光这样还不够,还需要给自己编一个履历,酒店招聘,不太看重应聘者的学历,但特别看重先前的管理经验,要是你又没有学历,又没有经验,那就——

  从哪里来,就滚回到哪里去。

  商量定了,两个人关灯睡觉,今天金莉莉不在,悬挂在两张床铺中间的那条床单也不用拉上了。

  张晨在黑暗中躺着,却睡不着,金莉莉在的时候,两个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挤死了,但金莉莉不在,宽敞是够宽敞了,但心里空落落的,张晨在床上,仰躺着觉得枕头太硬,侧卧又觉得枕头太低,怎么都没有办法好好入睡。

  最后他觉得,主要还是天气太热。

  张晨在黑暗里看了看刘立杆,发现这个家伙,头抵着墙壁,眼睛睁得大大的,听着隔壁传来的呻吟声,他还偷偷地笑着。

  张晨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隔壁是干什么的,每天晚上,他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杆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早就知道隔壁的事情,天天都这样听墙脚?”张晨问道。

  “他妈的,我天天听你们的墙脚就可以了,近在咫尺,还要去听隔壁的。”刘立杆说。

  “狗屁,我们有什么墙脚可听,天天累得像狗,倒床上就睡着了。”张晨骂道。

  “那你今天,倒床上这么长时间,怎么没睡着?”刘立杆笑道,“要不要听,要听我和你换床铺。”

  “滚!”张晨骂道。

  夜深了,从窗外吹来的风也变得凉爽起来,张晨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做着乱七八糟的梦,他被女人咯咯的笑声吵醒,感觉身上都是汗,前面好像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到了什么,现在却想不起来了。

  女人咯咯的笑声又响起来,张晨前面还以为是梦里梦到的,现在听清楚了,是从隔壁传过来的,应该是她们两个下班了。

  张晨摸过枕头边的手表看了看,已经快三点,他想接着睡,又感觉浑身燥热,睡不着,索性坐了起来。

  “你干嘛?”刘立杆在黑暗中问道,吓了张晨一跳。

  “太热了,我想再去冲个凉。”张晨说。

  刘立杆笑道:“去吧,这个时候,隔壁春光无限,她们都是三点式,还开着门。”

  张晨骂道:“看样子你很熟悉。”

  “当然,我哪像你们,这么热的天气,两个人抱着,还睡得像两头猪。怎么,今天莉莉不在,你反倒热的睡不着了?”

  “滚你,睡觉睡觉。”张晨又倒了下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张晨仍感觉哈欠连连的。

  他们去了新华书店,找到一本《白天鹅宾馆管理实务》,厚厚的一大册,从礼宾部到餐饮部,从工程部到客房部,几乎每个部门的方方面面,都有详细的介绍,包括各个部门的岗位职责和服务流程。

  两个人如获至宝,够了够了,刘立杆叫道,只要把这本书熟读了,老子就是酒店行业的专家了,他妈的,老子写书都不在话下,难道还怕看书?

  两个人出了书店,也没有再去那块空地,而是直接回了家,躺在床上,看起了书。

  上午时间,两边邻居都在睡觉,房间里静悄悄的,正适合读书。

  但那本书,有六百多页,要想短时间全部看完,不太现实,等到看完再去找工作,又不知猴年马月。

  两个人商量,工程部他们一窍不通,不用考虑,礼宾部和客房部,需要有基本的外语对话能力,也不用考虑,保安部,那就是管理“野猪的车辆”的,一般人家都会找转业军人,也不用考虑。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再参考《人才信息报》,发现海城招经理和主管最多的还不是宾馆,而是餐饮酒店,可能是一下子来岛上的人太多,吃饭的需求太大,投资的人都觉得投资餐饮比较有钱赚吧。

  两个人决定,就重点攻克书里面餐饮部那一部分,这样,读完了既可以去餐饮酒店应聘,也可以去宾馆的餐饮部应聘。

  两个人还给自己编了一个简历,张晨原来是在杭城国际大厦任餐饮部副经理,年纪太轻,任经理不太像,刘立杆是杭城大厦的餐饮部副经理,他们本来是想选黄龙饭店的,但人家当时是杭城唯一的五星级酒店,说五星级酒店的副经理出来打工,怎么都让人怀疑。

  他们这才放弃,还可惜了好几分钟。

  书里关于餐饮部的部分只有五十多页,五十多页,这符合他们快捷学习,临时抱佛脚的目标,一天把它搞定,应该不在话下,但没想到,真的读起来却让人头大。

  书里的内容实在是太枯燥了,加上他们,对里面说的东西又太陌生,什么骨碟味碟,水杯啤酒杯白酒杯红酒杯,还有什么洗手盅,他们只能读一点,就猜一点,两个人搞了半天,也没有把这些搞懂。

  中午吃了泡面,下午继续,一点过后,隔壁就开始呻吟了,这种声音,一旦你知道了发生的源头,你想不注意它都不行,两个人捧着枯燥的书,耳朵里听着生动的声音,听到后来,满脑子都是隔壁那有些神秘的,面容姣好的脸。

  两个人撕了卫生纸塞进耳朵,耳朵被塞住以后,听到的都是嗡嗡的耳鸣,还不如听隔壁的声音,两个人把纸头又拿了出来。

  “我知道了,为什么那两个女孩子要住那间,而不住这间,据说,他们最早就是住这间的,后来搬过去的。”刘立杆叫道。

  “你怎么知道?”张晨满脸狐疑。

  “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找义林的妈,让她给我们房租便宜一点?”刘立杆转移了话题。

  “便宜一点?”张晨笑道,“人家看你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没加你钱就不错了。”

  “谁他妈的听得津津有味了,我又不是干柴,看书看书。”

  两个人继续看书,过了一会,两个人偶尔看了一眼对方,结果发现对方不知不觉,早就把书放下,在听隔壁的声音了,两个人哈哈大笑,这一次都没有嘲笑对方。

  好不容易捱到四点多钟,刘立杆问张晨,你学得怎么样?

  张晨感觉自己把五十几页都看完了,但又想不起来,自己记住了什么。

  “你呢?”张晨问道。

  “我觉得差不多了。”刘立杆说。

  “那我们去那里看看最新的消息,找几个酒店?”张晨问。

  “好!”刘立杆翻身从床上起来。

  两个人下了楼,看到那小伙子坐在那里,昨晚吃过人家一棵烟,今天就不能装作不认识了,张晨和刘立杆,都朝他点了点头,他似乎记住了昨晚,刘立杆说早起去找工作的话,看到他们有些吃惊,问道:

  “这才出去?”

  “对,这才出去。”刘立杆说。

  两个人跨上车,骑出去一段路,刘立杆说:“有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你说,他老婆和那些人做完后,他回家,还和不和他老婆做?”

  张晨笑道:“我怎么知道,要么你回去问问他?”

  刘立杆摇了摇头,他说:“我觉得可能不会做了,没听莉莉说,他还出去嫖吗,那肯定是嫌自己的老婆脏。”

  “那他去嫖的那些,不也是别人刚做过的,和他老婆有什么区别。”张晨说。

  两个人骑出去很长段路,刘立杆才如梦方醒般“噢”了一声:“对啊,你说的对啊,张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