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3 需要八千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88 2019.07.25 11:00

  第二天早上张晨醒来,发现金莉莉不在,他还以为她去上洗手间了,等了好久都没有回来,张晨爬了起来,看到桌上有金莉莉留的一张纸条:

  “亲爱的,公司有急事扣我,我先回去了,你还睡着,就不吵醒你了。莉莉。”

  金莉莉的纸条边上,就是张晨的那幅画,张晨把纸条拿起来撕了,把那幅画也拿起来撕了,都丢到了墙脚的垃圾堆里,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刘立杆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地上被撕碎的画,他回过头,看看床上的张晨,想问问他,想想又没有问,他摇了摇头,出去洗脸刷牙了。

  张晨睡到中午才起来,刘立杆问,莉莉怎么走了。

  张晨瓮声瓮气地说:“公司有急事。”

  刘立杆看了看地上的画,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等张晨洗脸刷牙回来,刘立杆问张晨:“今天我们做什么?”

  “睡觉。”

  “你不是刚刚起来?”

  “还想再睡。”

  “那总要先吃饭吧?”

  “我不吃了,你去吃吧。”

  两个人正说着话,张晨的BB机响了,他看了看,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过了十几分钟,张晨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碗腌粉,和一袋卤菜,看上去心情比刚才好多了。

  “什么好事?”刘立杆问。

  “刚刚我们谭总扣我,他和我说,昨天他把我的效果图给了望海楼的符总,结果符总今天就打电话给他,说是想约他和设计师再见见面,谭总认为我们的方案有戏。”张晨笑道。

  “太好了!要是这个项目能拿下来,张晨,我和你说,赚多少钱无所谓,望海楼的装修是你设计的,这个牛逼了,作为设计师,你在海城,甚至整个海南的名气可就打下了!”刘立杆兴奋地说。

  张晨嘿嘿笑着:“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刘立杆说。

  “人家是请我们,七点在望海楼吃饭,我现在去干嘛?”张晨奇道。

  “天呐,张晨,望海楼的老板请你在望海楼吃饭?牛逼大了,你知道海城,有多少人想请他吃饭都请不到?”

  刘立杆说着,把张晨带回来的几个塑料袋都翻了一下,叫道:“这么大事,你怎么就没买酒,不行不行,我去买酒,一定要庆贺一下,可惜莉莉不在。”

  刘立杆起身就跑了出去,过了一会,他提着四瓶啤酒回来,又买回了一些卤菜。

  两个人喝着酒,突然就听到下面有人叫咿呀,急急地说着什么,他们听不清,只听到咿呀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两个人赶紧跑下楼去,他们看到咿呀站在院子里哭,刘立杆问来的那人,出什么事了?

  那人急急地和他们说,义林的妈妈给客人,示范什么炉子,结果那炉子就爆炸了,把义林的妈妈炸伤了,现在人已经被人送去了医院。

  刘立杆和张晨一听,心里一凛,他们都明白,一定是那个卡式炉爆炸了,刘立杆急问,在哪个医院?

  对方说是农垦医院。

  张晨掏出了摩托车钥匙,说快走,我们过去。

  刘立杆一把夺过了钥匙,和张晨说,你忙你自己的事情,我带义林去,对了,身上有没有钱?

  张晨把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塞给了刘立杆,刘立杆要还他一百,说你等会打车。

  张晨摇了摇头,他说打车的钱,包里抽屉里找找肯定还有,你们先去,有什么事扣我。

  张晨把义林抱到了摩托车后座,和他说抱紧杆子哥的腰,刘立杆和义林马上就走了。

  刘立杆带着义林到了农垦医院,义林妈妈正在抢救,刘立杆问了医生,医生和他们说,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因为手上脸上大面积的烧伤,我们正在做紧急处理,给她降温、清除呼吸道异物和补充体液,因为患者同时还被很多的爆炸物……

  “好好,医生,你说的这些,我们都不懂,你们就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用最好的医疗设备什么的,哎呀我不懂,反正就是尽全力治疗,求求你了,医生。”

  “你是她家属?”医生问。

  刘立杆拉过了一旁的义林,和医生说:“他是她儿子。”

  医生皱了一下眉头:“有没有成年的家属?”

  “我,我住在他们家。”刘立杆指了指自己。

  “你们是什么关系?”医生问。

  什么关系?刘立杆拍了拍义林的肩膀:“我是他哥。”

  医生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刘立杆急了:“医生你问这么多干嘛,要交钱我去交,要签字,义林,医生让你在哪里签字你就签好不好?”

  义林拼命地点头。

  医生说:“那好吧,你先去叫押金。”

  “多少?”

  “八千吧。”

  “好好,没问题。”

  刘立杆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包括张晨塞给他的,都拿出来数了数,也只有两千多,刘立杆和义林说,义林你就在这里,不要走开,哥哥去银行取钱。

  义林点了点头。

  刘立杆骑着摩托,跑了两家银行,因为是星期天,银行都不开门,那时也没有什么TAM机,刘立杆无奈,只能扣了金莉莉,把事情和她说了,金莉莉身上也没有这么多的现金,她说你别急,杆子,我来想办法,我保险箱有钱,但我不能动,我要去问夏总借。

  刘立杆说好,那我过来你们公司等。

  “不用了,杆子,你去陪着义林,别把义林又弄丢了,在哪家医院?我送过来。”金莉莉说。

  刘立杆告诉了她在农垦医院,然后急急地就回医院,看到义林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刘立杆松了口气。

  刘立杆带着义林,去医院大门口等,过了十几分钟,老包开着车到了,金莉莉和老包下车,金莉莉把一万块钱交给了刘立杆,说是问公司借的,刘立杆掏出自己的存折,和金莉莉说,密码你知道,明天你去取了吧。

  金莉莉叫道:“哎呀你先别管这些,快去交钱,这些医生,他妈的不见钱不抢救的。”

  刘立杆赶紧跑去,缴费窗口,很多人在排队,刘立杆也不管了,他插到了最前面,后面一堆的人大吼,刘立杆抬起手和他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病人在抢救,对不起了!

  刘立杆把押金交了,又跑到医生那里,把单子给他,然后才跑回医院大门口。

  金莉莉、老包和义林三个人站在那里,刘立杆和老包打了个招呼,老包问怎么会炸去的?

  刘立杆就把那人和他们说的,告诉了金莉莉和老包,老包点了点头说:“可能是产品质量的问题。”

  “要死,那我们昨晚用,怎么没事。”金莉莉说。

  “这产品质量有问题,又不是件件都有问题。”老包说,金莉莉和刘立杆点了点头。

  金莉莉说要去看看义林妈,刘立杆说别去,现在谁也看不到,你先忙你自己的事吧,这里我和义林在就可以了。

  “那好,有事情扣我,义林,要坚强哦!”金莉莉说,刘立杆和义林都点了点头。

  金莉莉和老包走了,刘立杆想起件事,叫道:“莉莉!”

  金莉莉停了下来,老包说我先去车上。

  刘立杆走过去,和金莉莉说:“莉莉,张晨给望海楼做的设计,可能被确定了,晚上望海楼的符总,要请张晨和他们谭总吃饭。”

  “真的?!”金莉莉叫道。

  “当然是真的,本来张晨也要来医院,就因为这事,我让他别来,在家里准备准备。”刘立杆说。

  “太好了!”金莉莉握着拳头,小幅度高频率地在胸前挥。

  刘立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问道:“莉莉,你和张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没有啊,我们会有什么问题?”金莉莉奇道,“你想多了吧。”

  “没有就好。”刘立杆嘿嘿笑着。

  “对了,杆子,这么大的事,张晨为什么不扣我告诉我?”金莉莉问。

  “那王八蛋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肯定是想,等事情真正确定了,再给你一个惊喜呗,他怕放空炮。”

  刘立杆说,金莉莉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