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3 半只文昌鸡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09 2019.07.05 11:00

  出了华信大厦的大门,跨上自行车,张晨猛地踩了一下脚蹬,车子溜了出去,那一个瞬间,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张晨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终于有了一个立足点,自己可以,和周围这些来往的人一样,可以说这是我的城市了。

  我们上班,我们下班,我们骑在上班的路上,我们走在下班的路上,但终点,不是那个高磡,不是站着桕子树和樟树的院子,而是海城,自己终于,不用每天再怀抱着焦虑和惴惴不安的心,出入一家一家单位,被人再见,谢谢你了!

  张晨找到了一家公用电话,给金莉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去了腾龙装饰有限公司,已经被录取了,月薪两千三,明天开始上班。

  “真的!?太好了!”金莉莉在电话里叫道,“张晨,我就知道你行的!”

  张晨嘿嘿笑着,他说对了,你替我谢谢夏总。

  “好好,我知道了,张晨,我都已经哭了!”金莉莉说。

  张晨本来想告诉她,自己刚刚也哭了,但最终没有说。

  “周六回来,我们好好庆祝庆祝。”金莉莉说。

  “好!”张晨不停地点头。

  金莉莉在电话里,亲了张晨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张晨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大楼,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知道刘立杆这王八蛋在哪里,如果知道,他肯定会跑过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现在已近中午,张晨决定到那里去吃猪脚饭,他要吃两份大肠,路过那块空地时,这里还是一样的人头攒动,张晨特意把车停好,走进了人群里,煞有介事地也挤进一堆堆的人中间,去看墙上新帖出的招聘启事,不一样的是,他再也不用抄写了。

  张晨感到心里一阵的轻松和欣喜。

  他在人群里走着,看到那一张张焦虑和风尘仆仆的脸,仿佛就像看到了自己,他离开的时候,还特意去那座小房子,买了一份《人才信息报》,他想,刘立杆都在洗楼,一定没有时间买报纸。

  吃完了猪脚饭,他觉得现在回家也没什么事,不如索性再去海城公园逛逛,他到了他们第一天晚上露宿的那块草地,躺了下来,他看到头顶的椰子树,和树叶间细碎的蓝天,闭上眼睛,他仿佛听到《国际歌》的声音正从四周朝他涌来。

  张晨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四点多钟,张晨这才往家里走,在半路上,他看到一家卤味店,就进去买了半只文昌鸡和一斤叉烧,十五块钱的鸭肠。

  到了家楼下的小店,他买了四瓶生力啤酒。

  ……

  刘立杆又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龙昆北路的龙珠大厦,大厦的边上就是国贸路,进去就是《海城晚报》,再往里走,就是金莉莉他们公司所在的金融花园。

  刘立杆很想骑进去看看那个“野猪的车辆”在不在,他不知道,自己把记者证在他面前晃的时候,他还敢不敢拦住自己。

  刘立杆看了看眼前的龙珠大厦,心想还是算了,自己今天的首要目标,是把这幢楼洗了,而不是去和一个保安斗气。

  一个上午,刘立杆把十楼以下都跑完了,他跑到南大桥下面,吃了一个快餐,大桥的下面很凉快,有不少打工的人在这里休息,海城人习惯睡午觉,两点都没多少人正经醒来,一般的公司,要到三点左右才会正式上班。

  刘立杆懒得回去,这里又比家里凉快,刘立杆索性找了一个桥墩,把包里的报纸拿出来摊在地上,坐了下来,没想到他刚一坐下,桥墩的侧面,就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慌忙在提裤子,男的在拉拉链系皮带,系完了匆匆忙忙就走了。

  刘立杆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心里骂道,这么热的天气,他妈的也不拍操晕。

  那个女的三十多岁,她看了一眼刘立杆,慢慢悠悠地晃开,过了一会她走了回来,倚在了刘立杆身边的桥墩上,眼睛看着其他的地方,嘴里问道:“帅哥,要不要搞?”

  刘立杆奇道:“搞什么搞?”

  女的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圈成了一个圈,右手的食指不停地在圈里插了起来,刘立杆差点笑翻,逗她:“多少钱?”

  “十块。”

  “就在这里?”

  女的点了点头。

  “这么多人?”刘立杆奇道。

  女的走到了桥墩的侧边,拿出了一卷席子,和刘立杆说,席子一围站着就可以搞了。

  “搞完了你给我十块?”刘立杆问。

  女的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是个寻开心的,不再理他,走开去物色其他的人了。

  刘立杆朝四周看看,心里暗暗惊奇,他发现这片桥下,竟有好几个这样晃荡来晃荡去的女人。

  海秀路上两百,隔壁建强的老婆不知道多少,这里十块,看样子还真是能满足各阶层的需求啊,刘立杆这才知道,其时海城,大街小巷都是录像厅,那些录像厅里放的都是三级片,那些看完了片子,光着膀子跑出来的人,他们的荷尔蒙去哪里发泄了。

  海城在这方面,看上去很乱,但当时每年的流氓强奸案发率是零,刘立杆不知道,这和这些人体快餐有没有关系。

  又有两三个女人先后过来,问刘立杆搞不搞,刘立杆烦了,虽然一点睡意也没有,他还是装作睡着了,省得她们再来骚扰。

  到了两点半左右,刘立杆起来去龙珠大厦,继续他下午的洗楼。

  刘立杆去了一家贸易公司,办公室主任是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拿着名片有些奇怪,问道:“怎么,现在记者都出来拉广告了?”

  刘立杆就和他多胡扯几句,告诉对方,拉广告只是顺带帮广告部的忙,我的主要工作还是了解海城目前的劳动力需求状况,和人才缺口。

  对方将信将疑,不过,把他的名片还是认真地收好了。

  刘立杆出了那家公司的大门,想接着去楼上继续洗,走到走廊,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刘立杆!”

  刘立杆回过头,看到身后站着的人,他也兴奋地叫了起来:“陈启航!”

  “我看到你从办公室出来,就说怎么这么面熟,没想到真是你。”陈启航笑道。

  “你在这家公司?”

  “对啊,这就是我同学叔叔的公司,你来有什么事?”陈启航问。

  刘立杆支吾了半天,陈启航过来搂住了他的肩膀:“走走走,战友,回去坐坐。”

  陈启航把刘立杆带回到办公室,主任看到刘立杆和陈启航一起回来了,有些吃惊,陈启航向刘立杆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同学,李勇。”

  又向李勇介绍:“这就是我和你说过,我们在海安认识的朋友,刘立杆,浙大的。”

  李勇叫道:“原来是你啊,快坐快坐。”

  三个人去了沙发那里,坐了下来,陈启航问,还有那谁,张晨和他女朋友,他们好吗?

  刘立杆和他说,金莉莉找到工作了,张晨还在找。

  他转向李勇说,对不起,我前面骗你了,其实,我也找了十多天的工作,没有找到,才干了这个拉广告的活,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记者,那记者证,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我们混过保安的。

  “理解理解,现在海城,大学生太多,工作太难找了。”李勇说,“我们是幸好,有我叔叔这么家公司在,不然,我们的命运和你们也是一样的。”

  “是啊,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大学生。”刘立杆也感慨道,他把自己那天晚上,露宿海城公园的情景和他们两个说了,说到整个公园,齐唱国际歌时,陈启航和李勇的眼眶也湿润了。

  “他妈的,这些可都是我们的战友啊!”陈启航骂道。

  “可惜啊,我们能力有限,都帮不到他们什么。”李勇也不甚唏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