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5 他们的第一桶金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662 2019.07.01 11:00

  张晨和刘立杆,回到了滨涯村,两个人到现在也没有吃晚饭,饿坏了,他们把自行车停到院里,刘立杆说,走,三缺一,我们也要去庆祝庆祝,庆祝莉莉找到了工作,那个公司,够牛逼,那个老板,看上去也很不错。

  院门口的凳子空着,刘立杆问,你说,莉莉说的是不是真的?

  张晨没好气说,我怎么知道。

  刘立杆朝左右看看,嘀咕道,难道,这个家伙,又去拉客了?

  也可能去嫖了!张晨骂道。

  他们去了那家大排档,还是点了鸭头、炸咸鱼和蒜泥空心菜,刘立杆说,海南的蒜泥空心菜,是我吃到过的全国最好吃的空心菜。

  张晨骂道,你才去过几个地方,才吃过多少空心菜,就全国了。

  刘立杆看着张晨,认真地说,这个,我早已经想明白了,对我来说,只有我去过的地方,才算全国,没去过的,关我屁事,就好像我们,要是没来海南,海南关我什么事?和南极北极不是一样的,都是地图上的一个地名,只有来了,才能吃到这全国最好吃的空心菜。

  老板听到刘立杆说,他摊位上的空心菜,是全国最好吃的空心菜,高兴坏了,凑过来和刘立杆张晨说,我这里的咸鱼茄子煲也很不错。

  “来来来,今天庆祝,我们就奢侈一点,加菜,再加一个咸鱼茄子煲。”刘立杆叫道。

  “已经有炸咸鱼了。”张晨骂道。

  “不一样,这炸咸鱼和咸鱼茄子煲怎么会一样,就像你张晨,和张晨金莉莉,我刘立杆和刘立杆谭淑珍,怎么会一样?”刘立杆叫道,张晨喝了一口啤酒,懒得理他。

  老板把咸鱼茄子煲送上桌,和刘立杆张晨说,这是我送你们的,张晨执意不肯,老板执意要送,最后张晨败下阵来,刘立杆不管这些,他挟了一筷子咸鱼茄子煲放进嘴里,然后一拍桌子,叫道,老板,果然,你这个咸鱼茄子煲也是全国最好吃的茄子煲,张晨,快尝尝。

  张晨挟了一筷子茄子,尝了尝,味道确实不一般,朝老板翘了翘大拇指。

  “看到没有,老板,连我们大画家都肯定了,老板我和你说,你的排档就在这里,不要走,等过两年我发达了,我就来请你,把你的排档收购了,请你去我公司,天天烧蒜泥空心菜和咸鱼茄子煲给我吃,好不好?我们一言为定!”

  刘立杆大大咧咧地叫着,周围桌子的人都看着他们,张晨觉得挺丢脸的,但看周围的那些人,丝毫也没有看笑话的意思。

  张晨有所不知的是,当时的海城,生机勃勃,处处都飘荡着财富和希望的味道,没有谁会嘲笑一个说要成功的人,更没有人会觉得你的发财梦是个白日梦,哪怕你今天还骑着破自行车,生活还没有着落,但你说你明年,要成为亿万富翁,也没人会认为,那是不可能的。

  其时,海城正在流传一个故事,说是四川内江粮食局的一个司机,怀揣着东拼西凑的两千块钱来到海城,经过他自己的努力,短短两年,这两千块钱,就变成了二十几层高的内江大厦。

  站在张晨和刘立杆他们找工作的那块空地,朝左看,在一片老城区低矮的房子中间,就能看到这白色的、鹤立鸡群的内江大厦,能看到它最上面一圈深蓝色幕墙玻璃的圆顶,虽然这不是旋转餐厅,但这类似旋转餐厅的造型,在九十年代初,就足够震撼人的。

  那时全国才几家旋转餐厅呀?

  内江大厦耸立在那里,就给了无数闯海南的人一种激励和鞭策,当你骑着自行车,一身的臭汗,抬起你被太阳晒得黧黑的脸,看一看远处那白色的大厦,再想一想,两年前和你一样蹬着自行车的那个人,你能不感觉到,你的明天也是值得期待的吗?

  刘立杆吃吃地笑着,张晨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傻笑什么?

  刘立杆压低了嗓门,和张晨说,其实,我们都已经挖到了我们的第一桶金,你用你的“馄饨”两个字,换来了四碗真实的馄饨和三袋包子,我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换来了咸鱼茄子煲,别看这桶金的数量不多,成色也不怎么样,但至少,都是我们凭真本事换来的。

  刘立杆这么说着,张晨一听也有道理,至少心情好起来了,不再感觉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人,举起酒杯,浮一大白。

  两个人起身回去,走到院门口的时候,看到那个小伙子坐在那里,两个人正准备过去,小伙子却突然开口说道:

  “回来了?”

  张晨和刘立杆吓了一跳,张晨回说:“嗯,回来了。”

  “来,弄棵烟。”

  小伙子把烟递了过来,张晨和刘立杆接过了烟,三个人一个坐着,两个蹲着,三颗星火,在黑暗中明明灭灭,竞相追逐。

  “今天怎么没看到你女朋友?”小伙子问张晨,看样子这家伙一直在观察他们,连谁是谁的女朋友也清清楚楚。

  “哦,她今天找到工作,住公司里去了。”张晨说。

  “我看到了。”小伙子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我看到一辆大奔,一个老板来接的她。”

  你看到了你他妈的还问?怪不得这么幸灾乐祸,明明是送她回来拿东西,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来接她,明明是三个人来的,到了你这里,变成一个老板来接她。

  张晨皱了皱眉头,刘立杆噗地一声,把嘴里的烟吐到了那家伙面前的地上,站了起来,和他说:“我们明天还要早起找工作,先回去冲凉。”

  小伙子不响,张晨和刘立杆,走进了院子,上楼,开门,进了房间,各自坐在各自的床上,靠着墙壁,准备歇息一会再去冲凉。

  刘立杆看着面前的床单,笑道,这床单用不到了。

  张晨瓮声瓮气说,谁说,莉莉周六还要回来,还会用到它。

  刘立杆笑笑,他侧着头,过了一会,他招呼张晨,来来,还真是,他妈的赶上了,快过来听。

  张晨站了起来,走过去,和刘立杆并排坐在钢丝床上,头贴着墙壁,过了一会,他就听到墙壁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

  都是成年人,都明白这声音是怎么回事,看来,金莉莉说的还是真的。

  两个人坐在那里,吃吃地笑了起来。

  “回来了?”刘立杆学着那小伙子的口吻问道。

  “回你妈逼,你有家你能回吗?”张晨骂道。

  笑完骂完,两个人起来去冲凉,冲完凉还是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床上坐着,张晨和刘立杆说,我刚刚冲凉的时候在想,我们可能错了。

  “什么错了?”刘立杆问。

  “我们找工作的方向错了。”张晨说。

  “为什么?”刘立杆不解地问。

  “到现在为止,我们为什么屡战屡败,那就是因为我们都是根据自己的特长,去找工作,但我们去的那些单位,你看你的,不是报社就是编辑部和出版社,我呢一样,也不是报社就是银行、机关、文化宫,但这些地方,都是需要有文凭的,我们在这点上,首先就吃亏。”

  张晨说着,刘立杆不停地点头:“有道理。”

  “我们这样,就是再找多长时间也找不到,这地方工作有没有?当然有,满墙都是,但适合我们的工作没有,或者说,有人比我们更适合那些工作。”

  “对。”

  “所以我们必须调整我们的策略了,我们不能看有什么工作,能够适合我们,而是要看这个城市最缺什么样的人,我们自己改变,去适应这个需求。”

  “我同意。”刘立杆说。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刘立杆又拿出了《人才信息报》找起来,最后,他们一致认为,酒店和饭店的管理人员,是这个城市缺口最大的,刘立杆从《人才信息报》上看到,有酒店每天都在登报招餐饮部经理和客房部经理,每天登,那就说明他们一直没有招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