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9 你这个人不简单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2489 2019.07.28 11:00

  张晨到了公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透过玻璃隔断,看到谭总坐在那里,眉头紧锁,知道他又在忧心望海楼的事情,张晨坐在那里,内心也挣扎着,最后,他实在忍不住,还是站起来走了过去。

  张晨走到门口,正想伸手在门上笃两下,谭总抬头看到了他,招呼道:“进来进来,小张你进来。”

  张晨走过去坐了下来,谭总看着他,叹了口气:“哎呀,你说小张,这望海楼,怎么就没有消息了,不应该啊,你说是不是?搞得我他妈的整天都在想着这事。”

  “谭总。”张晨看着谭总,鼓足了勇气说:“望海楼其实有消息。”

  “哦,什么消息?”谭总眼睛一亮。

  “符总昨天晚上,找过我。”张晨说。

  “什么?”谭总睁大了眼睛,看着张晨,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你是说符总……”

  “对,我昨晚下班,被符总手下的人堵住了,带我去见了符总。”张晨点了点头,他把昨晚的事情,从头到尾,仔细地和谭总说了一遍。

  谭总认真地听着,脸色铁青,一声不吭。

  等张晨把事情说完,谭总还是不响,张晨看了看他,只见他盯着桌子上的某一个点,眉头紧锁。

  张晨嗫嚅道:“谭总,那我先出去了?”

  谭总“嗯”了一声。

  张晨走出谭总的办公室,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自己答应过金莉莉的,有决定之前,一定要先告诉她,可刚才,自己是实在忍不住。

  张晨琢磨着,按谭总的性格,他一定会冲上门去,或操起电话,和符总大吵一架,他们再想拿到这个项目是不可能了,符总也不会再有,让自己过去的打算了。

  张晨忍不住朝谭总那边看看,他发现谭总,还是保持着自己刚刚离开时的样子,并没有在打电话。

  张晨不知道自己刚刚做的对还是不对,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就由他了,就当自己做了一场梦好了,用刘立杆说的,和一个一万年才掉一次的馅饼擦肩而过。

  反正昨天之前,自己也没想过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会踩到狗屎,刘立杆当然会骂,金莉莉当然会生气,生气就生气好了,反正应不应该,自己都已经做了。

  不去想了。

  张晨站了起来,把包背在肩上,准备去工地。

  “张晨!”

  谭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朝外面看着,看到张晨起来,他大叫了一声,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谭总一直都叫张晨小张,今天直呼其名,这小子看样子形势不妙。

  张晨也吓了一跳,他回过身,看着谭总。

  “你去哪里?”谭总问。

  张晨指了指门口:“去工地啊。”

  “你过来!”谭总哼了一声,自己转身进去。

  张晨赶紧过去,一办公室的人都看着他。

  张晨走进办公室,谭总在沙发那里坐着,见他进来,谭总和张晨说:“把门关上。”

  张晨转身把门关上,然后走过去,站在那里,谭总看了他一眼:“站着干嘛,坐啊。”

  张晨坐了下来。

  “你有什么打算?”谭总问。

  “我?不知道,很矛盾,昨晚为这个,我还和我女朋友吵了一架。”张晨老老实实地说。

  谭总点了点头,他说:“动心了吗?”

  张晨笑道:“说不动,肯定是假的。”

  谭总盯着张晨,看得张晨脸上的笑容都收敛了,心里发毛,谭总厉声说:“小张,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很不简单?”

  张晨吃了一惊,问道:“我怎么了?”

  “你他妈的,敢跑来和我说这件事。”

  张晨的犟脾气也上来了,叫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没做错什么。”

  谭总摆了摆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大多数人,碰到这种好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连招呼都不会打,第二天办公室就看不到人了,你敢和我来说,有种!”

  张晨嗫嚅道:“我可不想,不明不白就当了逃兵。”

  谭总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他说好:“我就喜欢听我的兵,说这样的话。对了,那老狐狸,答应分你多少?”

  “百分之三十。”张晨说。

  “那我大概估计,应该有三百万了,这么多钱,我可给不了你,这个项目做完,你就能在海城站稳脚跟了。”

  “我还没决定,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谭总说,“我这可不是虚情假意,换作是我,我也会选择去,答应他吧,你不去,他也会找其他人的,这个项目,我可以死心了。”

  张晨看着谭总,觉得这和他印象当中的谭总可不太像,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忍气吞声了?

  谭总似乎明白了张晨在想什么,他说:

  “怎么,你觉得我会去找他大吵一顿?说实话,我连崩了他的心都有,但我不能干,拼个鱼死网破,不值得,小张,有句话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不是每堵墙你都一定要翻过去的,很多时候,你要绕着走,不管你愿不愿意。”

  张晨点了点头,他又想起了谭总那个“海霸王”的说法,真要和符总斗,那也肯定是两败俱伤,张晨说:“可我,怎么总感觉这样的做法,让人很不舒服。”

  “舒服就待在家里,就是待在家里,你还有和家人吵架的时候,生意就是生意,生意是讲利益的,不是讲舒服,你要是只和你感觉舒服的人打交道,这辈子,你就不用做生意了,明白吗?”谭总说。

  “学到了。”

  “所以你去吧,有一句话我留给你,要是哪天,你在他那里真的感觉待不下去的时候,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回来!”谭总说。

  “谢谢谭总!”张晨赶紧说。

  谭总想了一下,和张晨说:“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和其他人说,他那里,你去了我估计年前也不会有多少事,这样,东北菜馆,你还是给我盯完,盯完了,你也多一点收入,反正,现在工程开始收尾了,也不需要你整天在那里,只要保证给我顺利完工就可以。”

  “好的,谭总,谢谢谭总,以后有什么事,就叫我,只要我能帮上忙,那边,那公司反正也就这一个项目,不会有其他的业务,设计上,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忙。”张晨真诚地说。

  “好,我相信,你小张说的,不是客气话。”谭总说。

  “保证不是。”张晨说。

  “那就这样吧,对了,小张,还有句话,我要提醒你,姓符的是笑面虎,又是地头蛇,凡事,你自己要小心。”谭总说。

  “好,我记住了,谭总。”

  张晨站起来,准备告辞,他想起来了,掏出了摩托车的钥匙,要还给谭总,谭总没有接,而是说:

  “这个,就送给你吧,你在我这里,我们是上下级,不在我这里了,我当你大哥,我想你总不会嫌弃,这个,就当是大哥送给你的,那边刚开始,凡事都需要东跑西跑的,你还用得着。”

  张晨不敢接受,说这太贵重了,还要推辞,谭总说:“一辆旧摩托,值几个钱?你要是连这个都不收,那我以后有事,怎么敢叫你帮忙?”

  张晨听谭总这么说,只好收下,他赶紧说:“谢谢谭总!”

  谭总看着他,张晨赶紧改口道:“谢谢大哥!”

  谭总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晨的肩膀,和他说:“去吧,去给那老狐狸打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