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鸿蒙古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地宫中的水晶棺椁

鸿蒙古地 甲鱼炖牛鞭 2490 2021.01.17 00:10

  了解了尚苏庆近日的遭遇后,穆白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同情。

  经过商议原计划不变,先找到失散的同学再离开这里,有了姜琨这个土生土长的活地图,这一路上变得顺畅多了,也不用担心走错路。

  韩晶晶和姜琨一路走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原来脚下的这片土地叫做黑石林地,曾经这里的泥土与别处也是一般无二的黑色,只是听族中的老人讲,数千年前,外界的一个叫做真武圣地的修仙宗门攻伐这帝陵山功败垂成,老圣主靠着几个压箱底的保命法宝才勉强逃了出来,却也元气大伤!

  本来想远遁回宗门,谁成想几个隐匿此地多日的妖族巨擘联手袭杀。

  这老圣主也是个手腕通神的人物,拼着一口气愣是当场镇杀了两头大妖,还重伤了一位妖族大能,老圣主浴血厮杀,圣人血流淌沐浴了这片山林,引的此方天地变色。

  最终只逃走了一头大妖,而老圣主也在此地兵解。

  穆白好奇问:“这些你们族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姜昆回过头来挠了挠头说道:“听族里人说老圣主陨落前是在我们族里过完最后的时光。”

  穆白抓起地上的一把土,猩红的泥土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红了整个手掌。

  韩晶晶看着穆白手心的猩红泥土说道:“所以,这泥土便是那个老圣主的鲜血染红的!”

  穆白摇了摇头。

  傍晚时分穆白一行人总算来到了目的地。

  看着周围除了杂草丛生和几个草垛堆成的小山,别的什么也没有。

  韩晶晶四周张望着说道:“是这么?没见到入口呀!”

  姜琨一脸的诧异,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尚苏庆急了:“哎?你这又点头又摇头是几个意思呀?”

  姜琨瞪了他一眼,吓得尚苏庆退后一步,转头对韩晶晶说道:“神仙姐姐,我带你们来的这个地是对的,可这洞口确实没有了,石碑也没有了!”

  “难道是有人不想让人进入,堵住了入口,又挪走的碑文?”穆白猜测道。

  姜琨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这洞口和石碑根本没办法挪动的。”

  韩晶晶看着手心的指路草对着众人说道:“姜琨弟弟带的路没错,这指路草指的也是这个地方。”

  尚苏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棵柳树边的石头上说道:“路都找不到,还怎么救人?”

  穆白抬头看向天空,天际中一轮明月已经悄悄的爬上了半空。

  穆白说道:“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等明日天亮我们再找找入口再说”

  为今之计也只好如此,一行人在附近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空地作为临时的落脚点。

  很快用附近找来的树枝燃起了篝火,大家围坐在篝火旁边吃着干粮充饥。

  韩晶晶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轻轻的拨动着火堆:“你们说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回地球!”

  尚苏庆满不在乎的说道:“无所谓了,反正那里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人。”

  尚苏庆从一出生就被母亲抛弃了,和父亲也重来不管他,所以奶奶去世后对他来说就再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亲人了。

  “老白,你呢?”

  穆白看着摇曳的火光叹了口气说道:“唯一我放心不下的便是雅琴。”

  当年的初恋女友雅琴是为了救他被撞的,躺在床上已经三年了还未醒来。

  尚苏庆安慰道:“既来之则安之,忘记过去的事吧。”

  韩晶晶红着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强忍着哭泣的冲动。

  她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自己是个温室的花朵,可突然有一天自己在那个世界消失了,爸爸妈妈估计已经满世界的找疯了!

  韩晶晶擦干眼角的泪水,她决定自己要好好活,好好修炼。没有父母在身边她要活的更好。

  “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睡吧,我和庆哥儿轮流守夜。”穆白招呼大家赶紧睡觉。

  过了一会。

  “嗷呜!”一声悠长的狼嚎声自远处响起。

  尚苏庆瞬间坐了起来,惊恐道:“狼,狼,有狼!”

  姜琨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的说道:“少见多怪,狼有什么好怕的。”

  尚苏庆听着狼嚎声说道:“这不是一头,听声音得有一群,而且离我们不远。”

  姜昆翻了个身说道:“怕什么,来了正好,看我手撕狼群,正好给明天加餐!”

  见这少年如此气定神闲,穆白也放下心来。

  不远处一群苍原狼扒拉着爪子,盯着火光的方向,,龇着牙,在等待头狼的命令。

  狼群前,一只身形更加高大的头狼正眯着眼,低着脑袋,缓缓的来回游走。

  头狼身体皮毛光亮如雪,一身雪白的毛发中找不到一丝的杂质。眼眸中闪过寒冷的凶光。

  头狼思考再三还是放弃了冲锋的念头,带着狼群去更远的地方寻找猎物。

  夜晚中,看着已经熟睡的几人,穆白坐在火堆旁不知为何心绪不宁。

  夜深时分漆黑的夜空中浮现出一个拳头大大小的光点,缓缓的飘向穆白这边。

  穆白起身走近查看,赫然发现光源中包裹一个轮盘,转盘缓缓的转动着,轮盘中心镶嵌着一个红石玛瑙雕刻而成的眼睛,轮盘周边刻有三十六个金光灿灿的钟鼎文。

  这不知名的轮盘围绕着穆白缓缓旋转了两圈飞到他的手心里。

  看着手心的轮盘穆白刚准备叫醒众人,便觉得自己头晕目眩,手心的轮盘金光大盛包裹住穆白的全身瞬间消失在原地。

  ……

  幽暗的地宫中寂静的可怕,穆白缓缓的站起身。

  地宫最高处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金光琉璃盏渐渐明亮了起来,这琉璃盏是由七七四十九个小盏组合而成,盏内以凤血为灯油,龙筋为灯芯。

  “啪。”

  瞬间照亮了整个地宫。

  地宫中央最醒目的便是一樽水晶棺椁,棺椁中隐约可见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女子躺在里面。

  棺椁周围三个方向分别摆着蜡烛架,每个蜡烛架上不多不少正好九支蜡烛,总共加起来一共二十七支。

  从穆白刚进来时便发现这二十七支蜡烛是点着的,但是令人费解的是,没有蜡烛油,也就是说,这蜡烛只要不被吹灭永远都烧不尽的。

  穆白在这地宫里四处张望,这地宫其实并不大,咋一看,感觉这里更像女子的闺房,只是这空间又远远大于古代女子的闺房。

  为何说这里更像是闺房呢,因为最里面放着一张由梨花木制成的架子床,床头一副百鸟朝凤图雕刻的栩栩如生,自上而下粉红色的轻纱幔帐用细丝带绑在床柱上。

  离架子床几步远的地方放有一个梳妆台,上面各种胭脂水粉琳琅满目,还有一些金钗玉簪放在一边。一块看上去更加古老的铜镜反扣在梳妆台上。

  穆白拿起那块铜镜翻看,发现铜镜正面有一首打油诗:

  “一片两片三四片,片片相思泪满红。镜前镜后见愁容,却见明月未见郎”

  穆白放下手里的铜镜转头看了棺椁一眼,想必这打油诗是这女子思念情郎时所写。

  正当穆白准备向外间走去时,惊悚的发现不知何时棺椁四周的那二十七根蜡烛火焰的颜色变了,变成青绿色。

  穆白用手指慢慢靠近火焰惊讶的发现着火焰竟然冰凉刺骨!

  透过水晶棺椁的倒影穆白发现自己身后此刻正站着个人。

  穆白将心提到嗓子眼,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女子,美丽的让人窒息的女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