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鸿蒙古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一碗凉茶

鸿蒙古地 甲鱼炖牛鞭 2951 2021.01.23 09:21

  两日后的清晨,在师门长辈的带领下都陆续离开清河城。

  尚苏庆在穆白身边唉声叹气,穆白一把将他抱住,说道:“好好修炼,混出个人样。”

  离别在即,看着这个多年的好友,尚苏庆再也崩不住了,泪水从脸颊划过,尚苏庆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对于自小缺乏父母关爱的尚苏庆来说,穆白在他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当他感觉这个世界最黑暗的时候,是穆白给他送去了光亮和温暖,也是在穆白的家里体会到家的感觉。

  虽然平时大家都不说,但是两人都知道。

  穆白为尚苏庆摸去脸颊上的泪水,说道:“哭什么,高兴点!等你修为大进,哪天要是当个掌教,宗主什么的,给兄弟我送两个漂亮仙子暖暖床!”

  尚苏庆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说道:“你就瞧好了,倾国倾城的我都不往你被窝送!”

  穆白哈哈一笑!

  “咳咳!”

  看着两人越说越不像样,韩晶晶忍不住出声提醒。

  韩晶晶走到穆白身前,笑道:“陪我走走吧!”

  穆白“嗯!”了一声,两人并肩行走。

  韩晶晶今天换上了一套淡蓝色的罗裙,一条瀑布般的长发披肩,最底端发梢处用一根蓝色的丝带系着。

  穆白双手背后,打趣说道:“这一身装束,更有韩仙子的味道了!”

  韩晶晶脸色微红,抬头看了一眼穆白的侧脸,朝阳映照着轮廓分明坚毅的脸庞,韩晶晶看的有些醉了。

  韩晶晶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之后有什么打算?”

  穆白答道:“我能有什么打算,到处去看看,名山大川,古迹名胜,可以去的地方有很多呀!”

  韩晶晶说道:“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

  穆白点了点头。

  “如果有一天走累了,可以去找我们,你知道我们在哪里。”

  说完,韩晶晶便小跑离开了。

  穆白站在原地,嘴里喃喃自语道:“恐怕,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

  离别总是忧愁的,送走了尚苏庆他们,穆白也背上了剑匣,开始了南下之旅。

  ……

  楚家的一间密室里,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捧着一本儒家经典津津有味的研读着。

  火烛晃动,一道黑影悄然而至。

  “主人,那个姓穆的少年已经离开了。”

  中年男子放下手里的书,淡淡的说道:“派两个人盯着,出了城再动手!”

  黑影应了一声,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密室。

  中年男子拿起手边的书,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老祖宗也真是老糊涂了,帝陵山里带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是普通寻常兵器。”

  穆白出了东门,一路向南。官道上过往的行人逐渐增多。

  穆白埋头赶路,直到中午时分,在路边的一间凉茶摊子歇脚。

  茶摊老板身材微胖,是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汉子,腿脚有些不方便,但是见谁都呵呵笑的,敞着个大肚子,感觉像个弥勒佛。

  穆白问茶摊老板要了一碗凉茶,茶水不贵,两文钱一碗茶,不够可以再续,不再多收茶水钱。

  凉茶虽然普通,但是胜在解渴,穆白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大碗,穆白擦了擦嘴角,抬头看了看当空的日头,立秋已过,不知为何依然感觉很是炎热。

  “老板,来两碗凉茶,要冰镇的。”两个衣着华贵的配剑公子来到茶摊,一边用折扇给自己扇风,一边叫唤着茶摊老板给他上茶。

  茶摊老板一瘸一拐的有到跟前,告罪一声,说道:“客官您说笑了,这里可了没有冰镇的凉茶,普通的倒是有,您要不要来两碗?”

  少年公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那就来两碗,一碗多放糖,一碗不放糖。”

  老板点头离去,不一会儿两碗凉茶上桌。

  其中一个年轻公子端起茶碗如同牛饮,也不顾茶水顺着嘴角滴到衣襟上。一抹嘴角,大声叫道:“老板,再来一碗。”

  另一个长相更加秀气的男子则截然相反,端起茶碗抿上一小口细细回味,或许平日里山珍海味吃惯了,突然尝到这乡野之间才能见到的凉茶,喝起来倍感爽口。

  年轻公子感觉到穆白的目光,冲穆白点了下头,穆白也点头回应继续慢悠悠的喝着碗中的凉茶。

  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只见大约七八骑配刀武夫疾驰而来。

  这七八名配刀武夫也不下马,直接将这两个年轻公子围了起来。

  为首的男子大约三十来岁,与别人不同,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剑,轻声喝到:“唐印天,你将我家小姐拐骗去哪了,还不快快归还!”

  那个年轻公子站起身来说道:“这位壮士休要胡言,你看我这里只有两个大男人,公孙小姐并不在这里。”

  显然带头剑客并不相信唐印天,冷哼一身,轻蔑说道:“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以为我剑器回廊的人都很好说话呢!”

  只见这剑客从马上跃空,腰间长剑出鞘,直指年轻公子唐印天。

  唐印天轻摇折扇挡下那人刺来的一剑,然后向前踏了一步,左手化为双指插向那剑客的眼睛。

  剑客不慌不忙,手中长剑范起一道红光,劈向唐印天的头颅。

  唐印天躬身避开那劈向头颅的一剑,胸口却被重重打了一拳,倒退数步。

  剑客立在原地不动,手中长剑却趁势追了上去。

  “铛!”

  慌乱之中,唐印天抽出桌上的长剑,挡住了剑客的凌冽一击。只是唐印天手中的那把剑却断成数截。

  两个年轻公子大惊失色,没想到来人剑道修为如此之高。

  另一个长相清秀的公子扶着唐印天,死死的盯着这个突然杀来的剑客一言不发。

  唐印天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自己无碍。

  中年剑客口中低喝一声,一步踏出,手中长剑横扫过去。

  唐印天一把推开同伴,并且快步向后退去。

  长剑跟随唐印天的后退的步伐,直取他的喉咙。

  “轰!”

  就在危机关头,一个材质奇异的箱子砸向刺向唐印天的剑身。

  中间剑客将剑收回,定睛一看,原来这个黑乎乎的箱子是个剑匣。

  “你要换闲事?”中年剑客神色不善的看向穆白这边。

  穆白轻轻站起,微微笑道:“我不是要管闲事,只是想讲道理!”

  ……

  张三和李四是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们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也一进了楚家做事。

  今天上面给他俩派了个任务,任务很简单,盯着一个少年,找个合适的机会抢了他的东西,再送他去见阎王。

  二人觉得自己时来运转的时刻到了,如果能漂漂亮亮的完成任务,有丰厚的奖赏不说,还能得到上面的赏识,那以后肥的流油的差事还不手到擒来。

  一想到这里,两人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既然好日子来了,是不是能再想点别的事,比如村东头的那李寡妇傲人的身材,张三想想的心儿都酥了!

  两人一路跟着穆白出了城,见官道上人多,不宜动手,所以一路尾随,只待目标落单之时,便是他们动手之刻。

  二人一路尾随到茶摊,顶着个大太阳,累的口干舌燥。

  “不行了,我也要去弄碗茶喝喝!”张三被这太阳晒的没了脾气,嚷嚷着要喝茶解渴。

  李四一把拉住张三,说道:“你干什么,别忘了我们出来是干什么的,要是被目标发现,逃了,我们还怎么交差。”

  张三挣脱开李四的手,没好气的说道:“你看,这小子在喝凉茶,我们两个在晒太阳,要我说,咱俩就直接下去,明刀明枪的砍死他,拿走那个盒子。”

  李四一把拍在张三的脑袋上,怒骂道:“大庭广众,你敢当街行凶!你当司寇府的那些个老爷们都是吃素的吗?”

  张三听到司寇府三个字,顿时泄气了!

  虽说这现在的司寇府专管捉妖镇魔,山上人,山上事,可这北方六郡在这九州天下,即没什么名山大川,也没多少福地洞天,更没多少妖魔鬼怪了!

  所以平日里六郡的司寇府扮演起了捉拿匪徒,查案缉凶的角色。

  可相比普通的山下衙署,司寇府到底还是属于山上修行势力,府中都是杀心极重,铁面无情的修行中人。

  一般犯在他们手中的邪魔妖道,无一不是形神俱灭,即便只是寻常恶徒,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好在这种情况在九州天下也就这北方六郡有这现象,别地的司寇府只管山上事,不问凡尘情!

  张三缩了缩脖子,觉得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两人找了个路边的一颗槐树坐下。

  李四用袖子扇出一点微风,他看着茶摊,用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其实也想去来一碗凉茶。

  忽然,李四见到一队骑马佩刀携剑的武夫,这些人神色不善,将茶摊围住。

  李四眼皮跳了跳,难道是有人要与他们抢活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