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鸿蒙古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道理讲不过,那就用拳头

鸿蒙古地 甲鱼炖牛鞭 2545 2021.01.24 06:00

  中年剑客斜眼打量起这个突然插手的年轻人,并不打算听他讲什么道理,冷声说道:“你的道理在这里或许行不通呀!”

  穆白微笑道:“能不能说的通,得讲过了才知道。”

  中年剑客将剑拄在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穆白。

  穆白放下手里的茶碗,站起身来,缓缓说道:“这位公子说他并未拐走你家小姐,你让他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即可。可是我观你出手狠辣,招招要取他性命,并不像是要知道你家小姐的下落。”

  中年剑客冷笑道:“你懂什么,这小子花言巧语惯了,不给他吃掉苦头是不会说实话的。”

  穆白微微摇头道:“你无凭无据这样做岂不是等同于刑讯逼供麽,况且如果唐公子并不知道公孙小姐的下落岂不是白受这无妄之灾!”

  这时,站在一边的年轻公子唐印天抱拳感谢道:“多谢这位兄弟仗义直言,只是这家伙原本就不是为找人而来,灭口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中年剑客眉毛一挑:“死到临头了话还那么多。”又看向穆白说道:“小子,这个世界,道理不是靠嘴说的,靠的是拳头,靠的是手里的剑,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

  话音刚落,中年剑客大手一挥:“杀!”

  只见为着茶馆的七八个汉子抽出腰间长刀,围杀那两个年轻公子。

  中年剑客也没闲着,他提剑便攻向穆白这边来,嘴里笑道:“既然你怎么喜欢多管闲事,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看着攻来的中年剑客,穆白手持青铜剑,嘴里轻喝一声,横跨数步,一剑祭出,剑风凌冽。

  经过在楚家这段时间,和那日楚老怪的书房中画卷所悟,穆白隐约感觉自己即将破境。

  虽未学过什么正宗剑法,但凭借吞天功法带来的敏捷和对危机的预判,穆白和这个中年剑客打的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胜负。

  中年剑客心中也是一阵腻歪,交手之后便发现这个少年进攻和防守的招式单一,来来回回的都是那几招,一看就是个没怎么练过剑的生手,但让人奇怪的是,这小子极其滑溜,无论怎么进攻都能及时的躲避或防守。

  剑器回廊是铸剑世家,精通高深的铸剑之法,武林中很多神兵利器皆出自这个铸剑世家。

  中年剑客作为剑器回廊中的客卿,虽然算不得多么厉害的武道高手,但拳脚功夫也算不错,可未曾想,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

  其实穆白完全是占了吞天功法的便宜,这中年剑客虽说剑术也算上乘,可到底也只是个寻常武夫。

  穆白虽没学过什么剑法,与中年剑客交手也只是见招拆招,但吞天功法毕竟是上古修仙法门。穆白虽刚刚开始接触,就连一境都还未突破,对上寻常武夫,虽不能将对手杀死,但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另一边战场,唐印天以手中折扇为剑,与几个持刀武夫打成一团。只是到底人多势众,很快唐印天便处于下风,时不时的还险象还生。

  而另一个秀气公子虽岁手中持剑,但只会一味闪躲,眼神中尽是焦急神色。

  穆白心中想要救援,但被中年剑剑客死死盯着,无法抽身相处。

  “轰”

  一块足有百斤的巨石飞速砸向中年剑客。

  只见两个长相粗犷,皮肤黝黑,留着络腮胡的汉子冲了过来,其中一人口中喝道:“哪里来的不开眼的东西,这小子是我们兄弟的猎物,兄弟你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呀。”

  中年剑客看着这两个一言不发突然杀出的汉子,感觉有点懵。

  张三对李四说道:“跟他费什么话,收拾完他再去处理那个小子,反正跑不了。”

  说罢,提起手中的双斧便攻了过去。

  三方交手,场面一片混乱。

  中年剑客虽然感觉不对劲,可手里的三尺长剑客是一点都没客气,和这突然冒出来的两人招招直指要害。

  穆白见突然有人加入战局,不漏痕迹的往唐印天这边挪动。

  他给唐印天使了个眼色,趁机背上剑匣拔腿就跑。

  穆白选了一个方向,脚下生风,一路不停狂奔,心中默念: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唐印天拉着另一个秀气书生,跟着穆白的背影,也是一路狂奔,唐印天寒毛倒竖,感觉心在砰砰跳,都能听见心跳的声音了。也不敢回头看,不知道那伙人有没有追了过来。

  一阵狂奔之后,唐印天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秀气公子更是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苍白,双腿一软坐在地上,怎么也怕不起来。

  唐印天看到之前相助的少年正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看着他。

  迈着艰难的步子,唐印天来到他跟前,抬手抱拳道:“多谢兄弟仗义相助。”

  穆白上下打量起了这个唐公子,怎么看着都不像是个会拐卖良家妇女恶棍。

  坐在地上的秀气公子艰难起身,口中说道:“多谢公子搭救我们二人。”

  穆白刚准备离开,听到这声音眉头一皱,这可不像是男子所发出的声音。

  穆白转头看向这个秀气公子,又看向唐印天,缓缓说道:“你不会真的拐骗人家的小姐吧。”

  唐印天神色一僵,赶忙摆手说道:“兄弟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穆白看着唐印天,眼神中带着玩味。

  秀气公子也急了,挡在穆白和唐印天之间,伸手轻轻的扯下脸上的易容。

  面具之下隐藏着一个美丽的面孔。

  一个长相脱俗的女子。

  易容,穆白眼前一亮,对女子手中的人皮面具很有兴趣,易容术之前只在书中见过,不曾想世上还真有。

  想必,眼前的这个女子应该就是那个公孙大小姐了!

  穆白好奇道:“两位你们这是要私奔呀。”

  唐印天苦笑道:“私奔是假,逃亡才是真。”

  说道这里,穆白来了点兴趣。茶摊上,那个中年剑客明显是想置他俩于死地。

  公孙明月叹了口气,无奈说道:“我本是剑器回廊的大小姐,娘亲死的早,爹后来又娶了个小娘,并生有一个弟弟。”

  唐印天扶着她的肩膀安慰她。

  公孙明月摇了摇头,又继续说道:“随着弟弟的长大,小娘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是为何?”穆白好奇问道,即便这个公孙明月不是她小娘所生,但她是女子,按说不会闹出夺嫡的风波。

  公孙明月苦笑一声:“穆公子你有所不知,剑器回廊是我外公所创,他在世时留下遗言,未来这剑器回廊由我来继承。”

  穆白瞬间明白了,想来一定是她小娘心中不平,有意除掉公孙明月,让自己儿子继承。

  公孙明月轻声叹了口气,神色忧郁道:“外公过世后没多久,爹就取了小娘,有了弟弟,打那以后她就开始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这次趁父亲生病,竟然打算对我下手,要不是印天正好在我家做客,恐怕我也是难逃此劫。”

  明白了来龙去脉,穆白对这个公孙明月深表同情。

  唐印天和穆白一商量决定先去岭南天刀门。

  天刀门与剑器回廊是世交,两家交好已有数百年,唐印天又是天刀门老祖宗最小辈的嫡孙,天刀门少主。

  此次公孙明月前往天刀门是希望能由天刀门来主持公道,助她夺回爷爷的剑器回廊。

  穆白微微沉吟片刻,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路同行,相互有个照应。”

  公孙明月一听,心中大喜过望,虽然不知这个穆白的深浅,但是能和那个剑客交手那么久都不落下风,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