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陈氏五虎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181 2019.04.16 12:11

  整个陈家祥园内静悄悄。

  陈丰愣住了,一群世家子都愣住了,为首被掌掴的小少年更是目光呆滞了半分钟,回过神之后,便是无比的愤怒。

  “你敢打我?”

  “有何不敢?”

  “这里是陈家,我是陈家嫡子嫡孙,你敢打我?我看你是在找死!”那小少年捂着火辣辣疼的半张脸。

  陈丰拉着梅楠梓,低声道:“老六,他是陈二爷陈森的长子,根骨不错,天资不凡,深受老爷子喜爱,赶快跑,我替你拦住,要不然你有大麻烦了。”

  梅楠梓摇了摇头,“我今天来陈家,除了找你玩以外,还是来求证一件事的,我根据伯父告知,几乎能确定那件事,但我仍然需要当面问陈家主事之人,所以我必须要找“茬”,你不要拦我,放心,你家人的安全我能保证,并不会连累波及到你。”

  陈丰又愣住了,故意找茬?特来陈家找茬?完了完了,老六疯了!

  陈丰心急如焚,这下老六很可能要交代在陈家,血溅陈门。

  当即眼珠子一转,狠劲咬了咬牙,“别冲动,等着我!我去找我爸妈。”

  陈丰拔腿就跑,,吃奶的劲都使上,打了主脉嫡孙,这是要摊上大事的节奏,至于梅楠梓最后说的那句,保证他全家安全,陈丰根本就自动过滤掉了,梅楠梓或许说天赋绝伦,独敖同龄人,但梅楠梓根本不清楚世家大族的恐怖。

  再说了,一个五岁小孩又能做些什么?面对庞然大物的陈家,不过是以卵击石,蜉蝣撼树罢了。

  要不是梅楠梓是他兄弟,他都想问一句:你凭什么说能保护我全家安危?又拿什么护我全家安全?

  见陈丰去“搬救兵”,梅楠梓转头盯着那世家子,“你是陈森的儿子。”

  “哼,没错,我爸是陈家二爷陈森,我叫陈源祖,怎么着?陈丰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后,知道怕了?你现在赶紧跪地求饶,让我扇几巴掌,或许我心情好了能饶了你的一条贱命。”陈源祖继续嚣张跋扈的说道。

  “怕?”

  梅楠梓神情淡漠,陈家或许有先天存在,不过,那又如何?

  区区陈家,灭其满门,又如何?

  陈源祖见梅楠梓不理会他,以为他吓傻了,便举手就是一巴掌抡了过去。

  啪!

  陈源祖倒飞出去,在空中旋转七百二十度,砸落在地,又驴打滚似的翻滚了好几圈。

  梅楠梓只是随意一巴掌反抽,没动用法力,不然,陈源祖早被抽死了。

  “啊!嘶!疼!”陈源祖感觉浑身都像是被钢刀刮磨,被抽飞摔的七荤八素,脑袋晕沉,最主要的是两张脸颊被扇的酥麻肿胀,火辣辣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一阵一阵的。

  “你们都愣着干嘛,给我揍他,我要他今天横竖都爬不出陈家大门。”陈源祖放出了狠话。

  陈源祖身边陈家支脉的孩子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不决,打?不打?

  打!

  他们的爸妈让他们结交好陈源祖,而这个陈丰带来的家伙不过是个外族贱民,哪怕有些功夫在身,也不足为道。

  梅楠梓不再废话,想闹大,就必须让哭嚎声响彻陈家。

  嘭嘭嘭……

  “啊,我的胳膊断了。”

  “我的腿好疼……”

  “嘶……我的腰……”

  “这小子真狠。”

  “老子要灭了他。”

  “啊啊啊,好疼!”

  咒骂,哀嚎,惨叫,不绝于耳。

  整整十三个十岁以下半大点的孩子全部遭到“毫无任性”的毒打。

  陈家祥园内,很快汇集了一群陈家人,有不明所以的,还以为一群孩子过家家,直到看到鼻青脸肿,如同猪头的陈源祖以及断胳膊断腿的支脉孩子,众人才感知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事闹大了。

  这下子众人目光投向鹤立鸡群,神情傲然的梅楠梓。

  “他们是你打伤的?”

  “你是谁家的孩子,胆子忒大了些,祖少爷被你打成这副模样,你爸妈难逃其咎啊。”

  “赶紧去主脉二爷家认错,不然麻烦就大了。”

  “你这是给你爸妈添堵找麻烦啊。”

  围观群众全是陈家族人,虽然看到主脉嫡子嫡孙被胖揍,感到有一丝莫名的爽和喜感,但打人者毕竟是支脉孩子。

  陈源祖捂着脸狂吠:“他不是陈家族人,是贱……。”

  啪!梅楠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贱民?哼,何为贱?何为贵?修炼界,唯实力尔!

  唔!陈源祖嘴里唔哝一声,吐着血沫子昏去。

  “……”

  静!

  全场皆静。

  下一秒,陈氏族人围住了梅楠梓,询问道:“你非陈家子?”

  “嗯。”

  哗,陈家族人散开,鸟飞兽散,全当没有见过这一幕,要知道有外族人进陈家,还伤了主脉嫡孙,哪怕对方仅是个五岁大的孩子,可这事已经不是孩子过家家,远非打闹玩耍这么简单了,很可能是家族间和斗争,上升到两方大势力的斗争。

  梅楠梓嘴角上扬到一丝嘲讽,陈家看似家大业大,传承数百年,门第三千,家将八百,实在都是貌合心不合,神离身不离罢了,一旦真若有灭顶之灾,这群陈家支脉百分百必然会大难临头各自飞,绝对不会与主脉共存亡。

  这样的家族,嗬,名不副实,迟早亡族。

  最终,只有部分陈家执事留了下来。

  “你是谁家的公子,竟伤我陈氏嫡孙。”为首的陈家执事,对一旁左右使了个眼色。

  左边执事抱起陈源祖匆匆离开,想必是去医治救护,而右边执事则去通风报信。

  只有为首那执事仍然不敢轻举妄动,且不说梅楠梓仅仅是个孩子,但凭普通人,又怎敢殴打世家子弟,所以梅楠梓必然有所凭仗,或许是某家大家族嫡子。

  要是真如这般猜想,家族与家族间的事情,他们这些小小的执事岂敢参与,这也是为何一听陈源祖说梅楠梓并非陈家人,陈氏族人便全部一哄而散的原因。

  “带我去见陈家话事人。”梅楠梓淡漠的眼神一瞥。

  那执事沉默了几秒,“好,跟我来。”

  那执事吩咐剩下的族人带着受伤的支脉孩子去医治,而他则带着梅楠梓走向陈家庄园核心区域。

  宁园!

  陈家庄园分三区十八园。

  主脉所在主区域,会客园区叫做宁园。

  宁园内,一脸阴沉的中年人端坐着,怒然满面,正是陈家五虎之一的陈森陈二爷。

  刚处理完家族诸多繁琐日常事宜,就接到幼子被殴打的消息。

  陈森目光平视,端详云淡风轻喝茶的梅楠梓。

  “小友好胆,敢在我陈家地盘行凶,是当我陈家无人?!”

  陈森瞬间释放出后天七层的威压,然而梅楠梓巍然不动,悠哉悠哉的喝着茶,要说这陈家茶水着实讲究,取栖霞未茗溪的水,采摘栖霞北麓云雾隐的太平猴魁,淡如君子,正如金陵人品性温和儒雅,谦谦君子,而沁人心脾的茶香,绕齿余蕴。

  陈森却被梅楠梓悠闲的模样骇住了!

  怎么会???

  仅仅稚子孩童,怎么可能抵住他后天七层的真气威压?

  陈森额间两鬓滴落两道汗珠,这……真是个孩子?怕不是怪物?就算打娘胎里修炼也不能修炼到比他还强悍吧。

  可若是没有修炼高强,又为何面对他的强制威压却巍然不动?

  难道……。

  陈森心底萌生一支贪念枝芽,越萌生越茁壮,难道此子身体异宝!

  想到这,陈森不由得双眼放光,定然是了,不然,小小年纪又怎么抵住他后天七层的威压?

  梅楠梓见其双眼放亮许多,不由得皱眉,陈老二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

  梅楠梓打了个冷颤,不再浪费时间,冷笑道:“陈二爷,我没空与你扯皮,今天来找陈家,只为一件事情。”

  “小友请说。”陈森倒没有因为梅楠梓语气生硬而撕开面皮,反倒耐心问道。

  “我父母被你陈家用财势压迫而失去工作,我来讨个说法。”

  “嗯?小友父母是?”

  陈森愣住了,陈家用强势压迫此子双亲丢失工作?

  这样说来,此子毫无背景?!

  “尊父母是?”

  “梅奕棋!”

  “你是梅楠梓?!”

  “是我。”

  陈森眼爆精光,怪不得,怪不得啊,怪不得此子年纪轻轻,气度不凡,原来是初级武院第一名,联考折冠榜首。

  最主要的是此子根骨逆天,是上等根骨!虽然不至于百年难得一见,但也是极其稀罕的,不然陈家不至于耗费心思,抛去橄榄枝去招揽梅楠梓。

  三弟精心想拉拢此子,耗费心机,却不料此子倒是先一步登门拜访,哦不,是兴师问罪。

  知道梅楠梓毫无身份后,陈森便没有了顾及。

  冷言道:“哼!劳烦梅小友划下道来,我陈家接着就是。”

  “不要再来打扰我父母和家庭安逸的生活,不然……”梅楠梓轻轻放下茶杯,话里留音。

  “不然如何?我陈家势强,你区区稚子百姓与我陈家抗衡,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若你加入我陈家,我陈家愿意以嫡孙待遇供之,到时候,你双亲父母也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也不必说什么你父母艰辛工作芸芸,甚至,只要你愿意,我愿意收你为义子,你殴打我儿源祖的事也罢了。”

  陈森心道,收下一个根骨上等的义子,妥妥的日后先天高手,可为他在陈家的话语权平添几分。

  “若,我不愿意如何?”

  “没成长的天才终究是摇篮里的襁褓婴儿,自古以来,半路夭折的天才不计其数,你说呢,梅小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