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搅动风云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980 2019.05.28 17:20

  杏子林议事与原本剧情出现了偏差,萧峰有父有母,却打小喜爱中原文化,便拜师汪剑通,又怕中原汉人排外,因此留在中原之际改了姓氏,毕竟这个年代,萧姓只有辽国贵族在用。

  没有康敏的拆台,杏子林大会仅仅是商量如何让大宋抵御辽国的侵犯,但后来康敏还是来了。

  “诸位长老和丐帮弟子切莫再言抵抗辽国,助我大宋,这样的妄言了。”康敏当众道。

  “马夫人何出此言?”

  康敏冷笑道:“敢问今日杏子林一议为何而举办?”

  陈溪风长老道:“自然是团聚江南丐帮弟子,共议抗辽大事,守我大宋国僵,免遭贼子涂炭生灵,置百姓于水火。”

  康敏冷哼道:“那我劝诸位就别痴心妄想,都收拾收拾,各自早些回去歇息吧。”

  吴长老怒道:“马夫人,我等敬重你是马大元副帮主的妻子,希望你可千万别在此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啊。”

  而这时,看热闹的包不同却笑了,不带遮掩的嘲讽,“嗬,有趣有趣,天下第一大派,呵呵。”

  风老四也道:“确实有趣!哈哈……”

  一众长老被外人冷笑弄得面色羞愧,看康敏的眼神有带着一股子冷,但康敏全然不惧,而是冷眼盯着乔峰,说道:“怎么,乔帮主,乔大帮主,都到了这个份上,还不打算承认吗?还要继续蒙骗我丐帮上上下下几百上千万弟子吗?”

  唰,所有人都看向乔峰,众人茫然看向乔峰,怎么牵扯到帮主身上了?

  而这时乔峰叹了口气,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乔峰坦坦荡荡将自己是契丹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虽然是契丹血脉,但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做任何一件对不起丐帮,对不起大宋的事情。”

  乔峰说罢,转身就走,一根翠绿的玉竹棍被倒扔飞去,稳稳的插进武台中央,此地已经再无他容身之所了。

  但此时,变故丛生,无数丐帮帮众围住了乔峰,看模样是要将乔峰抓住。

  “尔等何意?”

  “呸,契丹狗贼,蒙骗我们丐帮数年,如今事情败露,就想走,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无数丐帮帮众嚷嚷道。

  乔峰脸色顿时难看了,“尔等今日要拦我乔峰?”

  “杀契丹狗贼!”

  “杀契丹狗贼!”

  场上变化转瞬之间,前一秒,乔峰是高高在上的丐帮帮主,如今却成了人人喊打的唾弃老鼠。

  乔峰有些为难,要说他想走,在场无人能拦,但是今天不见血刃的离开,却十分不易,可他要是杀害丐帮一人,他的罪名就会被人无限放大,搞不好会成为千古罪人,大宋国贼。

  “好一个无情的丐帮,好一个爱国护帮的丐帮!”

  声音有些稚嫩疏远,却清晰传进每个人耳朵里。

  “谁?”

  “是谁?”

  “何必藏头藏尾,鼠辈出来!”

  嘴臭的包不同笑道:“鼠辈自然是鼠辈,鼠耗之流又怎敢光明正大出现在朗朗晴天之下?”

  而包不同身后的璧人却暗道不好,虽然不知是谁让开口说话,但说话之人竟不被在场英雄所发现,可见,其人功力之强,本领极高。

  就在这时,梅楠梓凌空而落,随手一挥,一道剑影闪过,包不同的首级抛飞三尺有余!

  “三哥!”

  王语嫣和阿碧等人惊呼。

  全场都傻眼了。

  此子,竟是从天而降!

  神?妖?

  段誉骇然回神,这不是刚刚坐在一起喝酒的梅公子吗?

  乔峰面色微暖,抱拳道:“梅公子。”

  “乔帮主,咱们又见面了。”

  乔峰摇头摆手,惭愧道:“休要再提乔某的帮主之位,在下不过是区区外族之人。”

  风老四怒道:“竖子小儿,竟然暗算我三哥,拿命来!”

  风波恶提刀纵身,如大雁飞掠,刀意浓如海,然而下一秒,只见梅楠梓轻轻挥了挥手。

  风波恶便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杏子林背后的大树上,被摔的七荤八素,险些一口真气没上来。

  “四哥!”

  那丽人又惊呼一声,美目里流转着担忧,快速带左右跑了过去。

  “王小姐,此子使用的是什么招数,挥手间竟然能杀包三哥和伤包四哥。”阿碧问道。

  王语嫣摇头,“我虽然阅遍你们燕子坞的还施水阁和我家的琅嬛福地的秘籍,但此人的武功套路我却是闻所未闻,此人看起来年幼,实则,武学修为惊世骇俗!”

  乔峰没有在意包不同和风波恶的插曲,而是对梅楠梓说道:“多谢梅小兄弟解围!”

  同时,心里不由得嘀咕,此子当真如所见的这般年幼?这横空一掌的强劲,恐怕就是自己的降龙十八掌,也难合一敌吧。

  “乔帮主客气。”

  梅楠梓扭头看向康敏,康敏顿时觉得有些冷,身子往后缩了缩,这小孩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这般可怕!

  “康敏?马大元的妻子马夫人?”

  康敏婉转间调整好呼吸,驱掉心中的恐惧,这么多丐帮弟子在此,就算此子功法再高,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要当众杀她不成?于是便挺了挺身子,轻轻福了一礼说道:“妾身康敏,敢问阁下……”

  梅楠梓不等康敏说完,挥手说道:“我没工夫参合你们的破事,我就想告诉你们,乔峰我保下了,谁不服找我,另外……”

  梅楠梓饱含深意瞅了眼康敏,“一个比青楼女还肮脏的女人,嘴里说的话,呵呵。”

  说罢,梅楠梓御剑而去,同时,整个杏子林的树木全部被一剑拦腰斩断,切口光滑平整。

  在场所有人骇然到久久不语,直到半个小时后人群才默默散开,至于人群中的康敏则是脸色铁青。

  冷眼望着蓝天和蓝天下的乔峰!

  她很梅楠梓,但更狠乔峰。

  若不是乔峰,她怎么会随便和他人睡觉?

  随着梅楠梓的离开。

  江湖中,小剑仙的称号再次火热起来,原本江湖传言只是个虚无缥缈的妄言,如今杏子林被平齐斩断,事实就在那摆着,江湖武林风起云涌。

  梅楠梓却在想剧情发展,传国玉玺怎么借?

  时空加速,擂鼓山,逍遥派,梅楠梓御剑而行直接遁入擂鼓山之内。

  一个苍苍垂朽的老者被悬空的竹筐挂着,老者虽然年迈,但风采却如仙道之人,依稀能看得出来,老者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风流浪子。

  梅楠梓蓦然出现在洞内,没有刻意隐藏,他打量老者的同时,同时老者也在打量他。

  无崖子修炼七十余载,至今九十多岁,对武道修为可以说此界除了师傅逍遥子,无有能出其右者。

  但他面对梅楠梓却迷茫了。

  先不说此子为何年幼就能修得一身绝世武功,且说为何武学层次只是到了先天五层左右,但实际威胁却堪比圣境!

  这种淡淡的威压里含有一丝致命的威胁!

  这和他面对尊师时的感受几乎相同。

  可怖!

  “阁下是?”

  “梅楠梓。”

  无崖子哑然,“梅楠梓?美男子!”无崖子仔细打量了梅楠梓,赞到:“确实是个美男子,与老夫当年风采相差无几。”

  梅楠梓嘴角微抽,这无崖子很自恋啊。

  无崖子听到梅楠梓名字,就确定此子就是江湖盛传的小剑仙,虽然他远离尘嚣,但毕竟是江湖人,而且聋哑门作为耳目,他随时能得到江湖中的秘闻和风言。

  “梅公子找老夫何事?”

  “没事,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天龙三老之一。”

  天龙三老?无崖子有些意动,这个称呼似乎有些熟悉,但他能肯定这个词是从来不曾听说过的。

  “听说你设下玲珑棋局?”

  “梅公子是为了破解玲珑棋局而来?”无崖子有些欣喜,要是有梅楠梓这样的继承人,逍遥派何愁不兴?

  梅楠梓摇头笑道:“不是,我来是为了凑热闹。”

  凑热闹?

  好吧。

  无崖子嘴角抽了抽,武学一旦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做事的确会逍遥无性,随心所欲。

  梅楠梓没多管闲事的去把无崖子医治好,而是和无崖子博弈了几局,虽然无崖子棋技高超,但面对后世层出不穷的定式,无崖子还是招架不住,连输六盘。

  “老夫……棋艺不精啊!”

  无崖子结束六盘战局后不由得感慨道,随后,便于梅楠梓讨论武学。

  “敢问梅公子对武学之道怎么看?”

  梅楠梓闭眼沉思了会,“每个人的武学之道都不同,而我的道是追求无上与守护,只有无上方能守护我所想守护的人。”

  “无上啊!老夫年少时,只想追求天下无敌,无上这个称呼,老夫是否达到过?”无崖子问道。

  “不曾。”

  梅楠梓摇头,“我所谓无上,是宇内无敌,万族之巅,万古独断,永生不朽,诸神俯首!”

  “呼——”

  无崖子深深呼出一口气,“老夫目光短如鼠蚁矣。”

  “非也,你没有机会接触到那个层次,就不会知道这世界真是广袤与无垠。”

  无崖子沉默了,的确,若他没有身残,或许有一丝机会看看真是的世界,现在……

  无崖子结束了这个话题,又说,“梅公子对我逍遥派的北冥神功怎么看?”

  梅楠梓淡然一笑,古代先哲孟子曾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孜然,一个微辣……

  “我曾去过天山缥缈峰灵鹫宫,找童姥借出逍遥派所有功法,其中就包括北冥神功!但是,我没有看。”梅楠梓一本正经的说道。

  “……”无崖子想打人。

  无崖子尬笑两声,“公子与我逍遥派有缘。”

  “也谈得上有些缘分,我代师收徒,把逍遥子收为师弟了,巫行云同意了。”

  “……”无崖子若是完整的身躯,他肯定要站起来给梅楠梓大战一场。

  “你师父逍遥子,我也见过,大概是三十年前,我们相约过些日子相见,应该不远了。”

  “……”无崖子这下子激动了,“梅公……师伯知道我师傅的下落?”

  “你师父在少林做和尚,一个扫地老僧,他渴望寻道,便想着触类旁通,看看能不能融汇儒释道三家,从而突破这个世界的枷锁,拳破虚空,飞升寻道。”

  无崖子留下两行清泪,没错,没错,肯定是师尊无疑,只有师尊有这样的宏愿和想法。

  “我们再说说北冥神功,这本功夫确实不错,能吸取他人功力为已用,但是他人功力终究不纯粹,吸多了,反而害了自己,尤其是根基薄弱的武者,说到这,不得不说,我那师弟是个天才,能创出这等惊世骇俗的功法,着实了不起。

  梅楠梓刚说完,无崖子却反驳道:“师伯此言差矣,北冥神功并非师尊所创,而是不老泉内隐藏的一本神藏,被师尊翻译后所得,吸收他人内力为已用,吸收过程中,能转化为最精纯的真气,并不是驳杂的内力团。”

  梅楠梓心念一动,当即盘膝而坐,黄金瞳内敛,窥探北冥神功的奥秘,果然。

  逍遥之意,在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种近乎仙道的功法,的确不可能是逍遥子所创,难道天龙位面不老泉真是仙人之遗留?

  梅楠梓准备去一趟少林,找逍遥子询问清楚不老泉的事。

  临走前,给了无崖子一枚恢复丹药,能治疗断骨旧伤,当做告知北冥神功来历的报酬。

  病嘱咐无崖子,玲珑棋局不需要召开,不需要寻找逍遥派继承人。

  其实就算梅楠梓不说,无崖子也不会再找继承人了,师尊还活着,又有一个强大神秘师伯,逍遥派何愁不能强大兴盛。

  梅楠梓御剑而去,天龙剧情没多少值得参与,要说有,就当属少林召开的武林大会。

  群英汇聚一堂,共推武林盟主,也是开挂的乔峰兄弟三人,最佳装逼扬名的时刻。

  要说到装逼,梅楠梓怎么会错过。

  时空加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