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任务完成

借指 箫吹雀儿醒 4069 2019.04.30 17:10

  咸阳帝宫,巍峨耸立,宛如猛虎,气吞天下。

  高要转身一变,成了赵高,而寻秦记中,与赵盘一起长大的赵高突然暴毙死后,秦皇念及赵高友谊,又恰逢高要被刘邦坑进帝宫当了太急,这时始皇便找了脾性相同又做的一手美食的高要,赐名赵高,从此,高要便一跃成了秦皇面前的红人,总领帝宫太监与宫女。

  对于国器传国玉玺和氏璧,高要不吹牛逼的说,每天玉玺至少过他的手不下百次,每当秦始皇需要在大臣上达的帛书奏折盖章时,高要都会第一时间心领神会的将玉玺送上。

  如往常一样,秦始皇用完玉玺后,吩咐道:“赵高,朕腹中有些昏饿,你去做些佳肴吃食来。”

  “诺。”

  高要深知秦始皇能提拔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吃!并不是说秦始皇是吃货,而是这个时代做饭只有烤与煮,后世却不同,后世厨艺到达了一个巅峰,做法多种多样,炒、熘、爆、炸、烹、煎、焖、烧、煨、烩、熬、炖、煮、蒸……

  随便来个小炒,就能让秦皇连连称赞。

  一包不知名的白色粉末撒进面前的锅里,高要认真的搅拌了几下,颠勺,出锅。

  这药无毒,是普通的致幻药。

  秦皇吃完,赞美了高要几句:“赵高。”

  “臣在。”

  “你做的饭菜越来越合朕的胃口了。”

  “多谢陛下夸奖。”

  秦皇又在御览监继续审阅来自各郡县的简报。

  每阅览完,许可的盖章下达,不许可的扔在一旁。

  渐渐的,秦皇脑袋有些晕,看字有些模糊,“朕……乏了。”

  “臣扶陛下去歇息。”

  “令人将没许可的简报打扫干净。”

  “诺。”

  ……

  第二天天不亮,整个帝宫鸡飞狗跳,无他,传国玉玺和氏璧丢失,龙颜大怒,赤血宫闱。

  当晚在御览监工作或者附近的宫女,太监以及侍卫统统缉拿,不交代玉玺在哪的,一律斩首,除了“一直”伺候在秦皇身边的高要安然无恙。

  致幻药的作用就是让秦皇以为高要紧跟随其身旁,不曾离开半步。

  转天,五百八十一颗头颅滚滚落地,梅楠梓收到消息脸色微冷,这个高要够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虽然与他不是一路人,做法他也不欣赏,不过这种人要是修仙访道起来,会更容易成仙,仙者,道也,道之无情。

  西英酒肆,雅间内,梅楠梓说道:“你借我玉玺,我应该还你一条命根子,说到做到。”

  梅楠梓大手一挥,高要昏迷,梅楠梓对借指问道:“借之道,非得借之不还吗?”

  得到反馈是:“是!”

  明抢!

  既然如此,死道友不死贫道。

  梅楠梓身影消失,这时,高要幽幽醒来,“怎么了?我怎么在这?”

  这个时间点不应该在帝宫侍奉陛下吗?

  高要摇了摇头,便揉了揉太阳穴回皇宫了。

  梅楠梓回到东郡等到陨石坠落,高要是个可怜人,老实人,他却欺负老实人,可怜人,真的不爽,所以,梅楠梓既然不能借之玉玺,给个命根子作为报酬,那就只能删掉他的记忆了。

  他决定和借指好好沟通一下,然而借指除了关于借之道规则的事情,其他一切根本不作理会。

  同样,时空加速。

  陨石降落前,梅楠梓就在东郡上野等待,一直等待天外陨石精金乌石降临。

  就在这时,天外,一道威压降临,除了他,没有人能感受到那股若有若无的威压。

  “有趣。”

  没多久,肉眼可见的一团火球打天空上砸落下来。

  轰!

  金石落地,声若雷霆。

  梅楠梓上前,黄金瞳开启,整块精金瞳被剖析成微型粒子。

  果然,所谓精金乌石能使人长生之谜,竟是如此??!

  从豫州鼎内取出一块玉目,将玉目击碎,玉目中一颗黑色颗粒状的不规则块被精金石所吸引。

  嗖!

  融进精金乌石内。

  黄金瞳世界竟然和这个神话+寻秦记世界一样!

  都天降陨石,降落的石头所含微量物质相同,这种陨石内含有的力量不能说是主世界西方修炼体系里的神秘异能能量,而是一种闻所未闻的金石微素能量,非要解释,就可以说是与炼金术士那般力量很像,但施展开来,又与主世界西方异能者几乎相同。

  怪异!

  三个世界,同时出现这种奇特的力量。

  不待多想,这时,陨石降落吸引了大批的世家豪族与六国遗族贵胄,梅楠梓想到历史上,天降陨石上被这些反秦者刻下了,今年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样。

  但梅楠梓在此,又怎么让他的精金乌石受到这些痴心妄想颠覆大秦之人的破损。

  当地豪族与六国余孽望着天降奇石叹道:“这是上苍的启迪吗?预示大秦金石为开,福寿绵延吗?那我六国如何复国?”

  六国余孽里走出一位老者,“错,大家都错了,这是上苍预兆,暴秦将亡!”

  随即,老者准备亲自上前去刻画,结果被一个小少年伸手拦住了,“你想刻下,始皇帝死而地分?”

  老者大骇:“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想刻画的字,你是谁?”

  “哼!”

  梅楠梓冷眼瞥着,说道:“六国贵胄只看自身利益,却不论百姓死亡,大一统是趋势,而你等却想着割地分裂,悲乎,尔等华夏之罪也。”

  “混账竖子,黄口小儿懂甚,快快将此寮拿下,此子是暴秦的探子细作。”老者指着梅楠梓狂吠。

  梅楠梓冷哼一声,一道无形光波如碎石坠湖荡起一阵微波般向四周散去,嗖嗖嗖,方圆十米内,人头尽落地。

  静。

  全场为之死静。

  陨石带来的灸热因面前一幕阴冷的诡异而温降。

  “谁再聒噪一句,死!”

  没人敢说话。

  崔文子姗姗来迟,穿过人群,“梅先生。”

  崔文子先是恭敬施礼,再把目光瞥向精金乌石,“这是长生石?”

  梅楠梓点了点头,令崔文子将陨石带走。

  崔文子抱着陨石很快消失了,而先前那老者又问:“那方士所说……长生之石?”

  “嗬。”梅楠梓漠然扫了全场一眼,“可笑,可耻。”

  这群遗族余孽都是些痴心妄想的人,整天醉生梦死,纸醉金迷,这些人,才是大秦,乃至华夏的蛀虫。

  四字落,梅楠梓御剑而行,转瞬无影。

  “仙人!”

  “那小孩竟然是仙人。”

  “苍天无眼,暴秦竟得仙人厚照。”

  ……

  而梅楠梓则赶上崔文子,将精金乌石借了回来。

  崔文子搓了搓手,“那个……梅先生……”

  “放心,少不了你的仙法秘录。”

  梅楠梓丢给崔文子一本简体中文的道德经。

  “呶,这是华夏最强修仙之法,只要你能悟透,我保你能破虚空,升天道,羽化登仙,逍遥无极。”

  说道德经是修仙秘籍也并没有说谎话,只不过没那么真而已。

  “多谢梅先生赐法。”崔文子不疑有他,先把珍贵无比的宝录塞进怀里,又陪着梅楠梓走了走,“梅先生接下来何去何从?”

  “找一处名山大川,修炼。”

  “吾辈修道之人当如此。”

  “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梅先生请问。”

  梅楠梓询问的先秦之人,正是冯权。

  “冯权。”

  崔文子沉默半晌,“梅先生若问其他修道之人,老朽也能回答一二,唯独这个冯权,我却知之甚少,就知道此人天生慧眼,能辩金钱美玉,堪称当世首富,世人言其金钱,能购买天下半壁江山,此外,此人与齐桓公相交匪浅,再多的信息,就不清楚了。”

  果然,这个世间,有冯权此人,而非主世界中“聊斋志异之八大王”里的怪异小说。

  梅楠梓告诉崔文子所得精金乌石粉末所制成的长生丹有弊端,但只要吞噬长生不老丹的人不再相遇精金乌石,便能永保长生,这也算对高要的一个补偿吧,至于易小川与玉漱凄美的爱情,梅楠梓丝毫不感兴趣。

  但吕素的遭遇,却让梅楠梓十分遗憾,希望易小川现在没有亏待吕素,不然,哼!

  梅楠梓御剑南去,楚地会稽云梦泽中,与项少龙告别后,并说,“这个世界已经改变了,你若想让项羽起兵谋反,争夺大统,以你的手段与能力,轻而易举,当然,你若念及与昔日赵盘的师徒情意,你也可以出山助他一臂之力,你应该清楚,眼下的大秦在地球上,只不过是一块很小的土地。”

  “至于易小川,你任由其发展即可,因为他将会长生,你无法抑制他的未来。”

  “长生!怎么可能?”项少龙不信。

  “东郡天降陨石,你可听闻。”

  “略有耳闻。”

  “以此石入药,可得长生,他得长生丹是命数,无法改变。”

  其实是梅楠梓不想改变,改变世界对他而言,易如反掌,而且还不沾染因果,但他并不打算改变这个世界太多,剩下来让世界自有发展即可。

  一来,算是对神话世界凄美爱情的遗憾补偿,二来,就是给高要的补偿,毕竟说好了还高要一个命根子,但是借指硬是不许,他也没有办法违背借指的意愿。

  “不可思议。”叹了句惊呼,便没了下文,项少龙面色平静无波。

  倒是让梅楠梓刮目相待,“你似乎对长生不感兴趣?”

  “并非不感兴趣,而是我觉得我误打误撞一头栽倒大秦本身就够传奇的了,又何必多一个长生不老“仙人”的身份,这样吧,我出山,辅佐盘儿,至于羽儿……其实羽儿不适合做皇帝,更适合做大将军,子随父。”

  梅楠梓微微点头,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项羽的性格脾性,项少龙可所谓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项兄保重。”

  “你要离开大秦。”

  “嗯,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时候该离开了。”

  “哎……你能来回穿梭时空吧。”项少龙幽然问道。

  “差不多。”梅楠梓没有隐瞒。

  “虽然咱俩不是同一个世界,但若你哪天去了香江,帮我在香江边留下小青字样的碑刻,沉浸江底,也算是我对21世界的所有过往当做告别。”

  “好,我帮你。”

  梅楠梓知道小青这个剧情人物,是寻秦记中项少龙在现代世界的未婚妻,穿越后,项少龙找到了小青一模一样的琴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琴清是小青的替代品。

  梅楠梓与项少龙告别后,下一站,幽州上郡,长城是世界恢宏的建筑,衡卧在东方,绵延万里,后世只见魏巍长城的伟岸,却不见为建造长城,无数华夏先祖前仆后继的投身献生于此。

  与其说长城是青石砖瓦所垒,倒不如说是血肉筋骨所筑。

  而梅楠梓之所以去长城,是因为此时的易小川正率领蒙家军在漠北激战匈奴凶兵,吕素必然也在此。

  梅楠梓正在半空御剑遨游,似乎心有所感似的,低头瞅了瞅,见到女子虔诚的叩首东方,嘴里似乎念念有词,要不是梅楠梓突破罗刹二层,五官灵敏如鹰龙,还真不一定能听到此女嘴里所念。

  “求夫君平安归来。”

  “孟姜氏愿此生拜天,只求丈夫平安。”

  “范郎,妾身等你……”

  “不,妾身不能等,我怕等不到……”

  ……

  梅楠梓从寥寥几句话里听出,此女就是大名鼎鼎的“哭到长城的”孟姜女。

  可歌可泣的华夏四大爱情故事之一,可惜都是悲剧结尾。

  纵身跃下。

  “姐姐为何哭泣?”

  孟姜女惊闻有人来,连忙用宽大的衣袖掩面,擦拭泪痕。

  “小公子是?”

  “我叫梅楠梓,路过此地,欲去长城,寻找一人,哦,还不知姐姐为何哭啼。”

  孟姜女便将自身来历与范喜良婚约之事,以及婚礼当天,秦兵抓劳役,将范喜良的抓走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在梅楠梓看来,估计是孟姜女苦闷难受,把梅楠梓当做垃圾桶了,诉说了心事。

  “既然姐姐担忧范大哥,为何不北上寻找,或许能找寻到范大哥也说不定。”

  “北上……我一个弱女子……谈何容易。”

  “姐姐何须惧怕,我能去,姐姐为何不能去。”梅楠梓微微笑了笑。

  “好,我收拾一番,这就北上。”孟姜女咬了咬银牙,下定了决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