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农村路太滑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503 2019.03.18 09:00

  东南西北与家乐愣在原地,五双眼睛瞪成牛犊子。

  “师傅……您老没开玩笑?”

  “是啊四目师伯,您说这个小孩是祖师爷?你没喝多吧?”

  四目道长轻咳两声,“费什么话,让你们磕头跪拜就老老实实磕头跪拜。”

  噗通噗通……

  “拜见祖师爷!”五人异口同声道。

  东南西北和家乐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叫这一声祖师爷,面前的小孩和他们救下的七十一阿哥年龄相仿,甚至比七十一阿哥的年龄还要小,怎么就能成为他们的师祖?

  五脸懵逼。

  “嗯,起来吧。”

  梅楠梓双手背后,笑眯眯的说道,东南西北是千鹤弟子,原电影中,出场不到十分钟就领了盒饭,印象不深,而对家乐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家乐和秋生一样,修道天赋不俗,虽然身手没有秋生矫健,但术法一道比秋生更有天赋一些。

  此时,门口的角落里,七十一阿哥爱新觉罗·溥骏饶有兴趣的望着梅楠梓,纯属同龄人之间的好奇,比他还小的年龄怎么成了人家祖师爷了?

  四目道长的本领他是见识过的,比皇族供奉千鹤道长还要强上三分,如今却见到四目道长毕恭毕敬的对这个小孩稽首叩拜,莫非这个小孩道术高绝,比四目道长和千鹤道长都要强?

  要真是这样,他回京要恳请阿玛,聘请这个小孩做他的贴身保镖。

  而刚睡醒的秋生,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打着哈欠,“哇,那么热闹啊,呦,家乐来了,嘿,小东小西小南小北你们也在啊,今天啥日子,怎么都来了?”

  四目扭头打量了秋生一眼,“你小子怎么看起来像是极度肾虚样子。”

  “是吗?哈哈,可能是最近熬夜上火了。”秋生打了个哈哈。

  九叔怒瞪了秋生一眼,“等会再聊家常,先办正事要紧。”

  四目一拍脑袋,“哎呀,忘了正事。”

  “请师祖救我师弟千鹤。”九叔与四目同时跪拜祈求。

  “带路。”

  “是师祖。”

  九叔和四目带着梅楠梓走向偏房,而任婷婷则去准备晚饭,七十一阿哥左右无聊,也跟着任婷婷去厨房了。

  东南西北和家乐拉着秋生问东问西,主要还是打听关于这位年幼“祖师爷”的事。

  秋生摆了摆手,“我还有事,先回镇上一趟,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去找文才。”说完,骑着二八自行车离开义庄,偷偷的赶去董小玉家赴约。

  而家乐五人找到文才继续扫听关于梅楠梓的事。

  茅盈师弟,谪仙入凡,传法授道,重振茅山。

  “真的假的?你蒙谁呢?”

  “继续编!我喜欢听。”

  “这个世界上哪有神仙,不可能不可能。”

  家乐五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总之一句话,不相信。

  文才撸起袖子,“你们看这几道爪痕,前天晚上,我被任老太爷抓伤并中了尸毒,幸亏得到祖师爷相救,否则你们可能都见不到我了。”

  “我们用糯米同样能祛除你体内的尸毒。”小东说道。

  “不一样的,祖师爷没用糯米,而是用来仙法……”

  就在文才卖力解释并证明梅楠梓就是神仙的时候,内堂侧房,千鹤脸色铁青,嘴唇乌黑,全身僵硬,双臂与颈部伤痕累累,眼看进气少出气多,即将不行了。

  梅楠梓上前一掌拍下,平和的法力缓缓涌进千鹤体内,没用驱魔金印,而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以气逼毒!

  法力是灵气的高级形态,而僵尸的尸气也是灵气的形态之一,但远没有法力的等级高,所以尸毒遇到法力,就像老鼠遇到猫,四下逃窜,不敢与之硬碰硬。

  控制入微的法力一边绞杀尸毒,一边修复千鹤受伤的经脉与气血,不到半刻钟,千鹤脸色恢复正常,伤口也开始结痂。

  “无碍了,安稳的休养几天就好了。”

  “多谢师祖。”九叔与四目行礼道谢。

  梅楠梓扬了扬手,“不必如此,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师祖,自然我也有责任照看你们。”

  晚饭间,千鹤道长如重新焕发光彩一般,走到前厅,径直来到梅楠梓身前下跪,“多谢师祖搭救弟子贱命。”

  “起来吧。”梅楠梓手臂轻轻一扬,千鹤被清风托起,安稳入座。

  “谢师祖。”

  东南西北瞧见师傅“死而复生”忍不住落泪哭泣,围着千鹤瞅来瞅去,嘘寒温暖。

  “师傅您感觉怎么样?”

  “有没有不舒服?”

  “小北担心死您了。”

  “您好了,啥都好了。”

  千鹤先是欣慰的笑了笑,有徒如此,夫复何求?

  东南西北以为师傅要夸奖他们懂事,却不料千鹤道长脸色徒然转变,训斥道:“你们几个臭小子,还不赶紧替师傅好好答谢你们祖师爷。”

  东南西北连忙跑到梅楠梓身旁嘭、嘭、嘭的磕头拜谢,尽管心底依旧对这个年龄小到过分的祖师爷不相信,不相信梅楠梓是谪仙童子入凡。

  但并不妨碍他们崇拜梅楠梓,他们非常清楚师傅近乎是将死之人,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

  可是如今再看师傅经过梅楠梓祖师爷医治后,仅仅是小半天光景,师傅就跟个没事人一般,活蹦乱跳的,脸色红润,气血充足,只有颈部和双臂的爪痕能证明师傅的的确确受过重伤。

  “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来来来,咱们一起共同喝一杯。”

  “干!”

  “干杯。”

  ……

  九叔热情招呼众人吃饭,目光扫了一圈,愣没发现秋生的身影。

  “秋生这个臭小子去哪了?”

  “师傅您问秋生啊,他说他姑妈家有点事,需要回镇上一趟。”

  “遭了!”九叔气急败坏拍了拍桌子,怎么把这一茬事给忘了。

  “你们先该吃吃,该喝喝,我去去就回。”九叔说罢,抱着一套御魔道袍和一把雷击桃木剑匆匆离去。

  九叔急忙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到大伙的愉悦心情,任婷婷难得露出一丝笑颜,自打任发死后,她就很少笑了。

  “听说婷婷你在省城专门学过舞蹈,不知道我们几个有没有机会看你跳支舞!”

  俗话说,酒壮熊人胆,文才借着酒劲大胆的鼓动任婷婷去跳舞。

  家乐和东南西北都是年轻人,自然喜欢看美女跳舞,于是大家热烈拍掌欢呼雀跃,最终抵不住大家伙再三请求,任婷婷跳了一支流行的西方舞蹈。

  梅楠梓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七十一阿哥爱新觉罗·溥骏紧跟在梅楠梓身后。

  “你有事?”

  “我想聘请你作我的贴身护卫。”溥骏指着梅楠梓说道。

  “不干。”

  “我给你工钱,一个月五百块大洋。”这个你年代的五百块大洋的购买力相当于后代十万块宝钞。

  “我不缺钱。”

  “那我可以求阿玛给你封官。”

  “我是炎黄子孙!清官,呵呵。”

  溥骏虽然年岁幼小且阅历不够深,但毕竟是皇族贵胄出身,见得大世面并不少,知道当下汉人厌恶疲软的满清,便准备许以重利。

  阿玛从小就教导他,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通俗点说,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不爱财的,除非对方是神不是人。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包括金钱,地位,女人等等。”

  梅楠梓不由得对这个皇孙贵胄高看一眼,小小年纪八岁稚童就懂得以利诱之,不简单。

  梅楠梓徒然间神情变得难以琢磨,似笑非笑道:“想让我当你贴身保镖不是不可以,只需要你借我一件东西。”

  溥骏拍着胸口十分自信的说:“你尽管说,但凡天底下有的,我能都帮你借到。”

  “口气不小,那把你的脑袋借我一用,我保证用完后完璧归赵。”

  噔噔噔……

  溥骏用生平最快的速度逃离侧院,吓唬我!心底怒火冲天。

  事实上,小孩子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香!

  “哼,这个贴身护卫你当定了。”

  梅楠梓见溥骏拔腿就跑,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个小皇子真有趣。

  与此同时。

  九叔脚踏七星,借月光施法,施展金剑灭魂钱与董小玉缠斗在一起。

  而被鬼迷心窍的秋生则晕晕沉沉的不受控制,趴在床沿边神情恍惚,眼神迷离。

  “道长何苦棒打鸳鸯,我与秋生是真心相爱。”

  九叔冷哼道:“人鬼殊途,你们注定没有结果,趁早结束这段孽缘,否则你会害死秋生的。”

  “不,我不会伤害秋生的。”

  “你是鬼,他是人,阴阳相隔,如潜鱼翔鸟,飞鸟沾到水会淹死,而游鱼离开水则会渴死,趁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放弃吧,我可以饶你不死,甚至送你投胎,早日脱离苦海。”

  董小玉怒然无比,“臭道士,既然你非要拆散我与秋生,那我就先杀了你。”

  九叔翻手一握,往董小玉方向扔去,数张黄符纸像是长了眼睛对董小玉穷追不舍。

  董小玉心急如焚,她知道仅凭自己的道行是难以对方九叔的,便暗中操控秋生阻拦九叔,就算九叔本领再高强,也总不至于对自己的弟子下手吧。

  果然,利用秋生缠住九叔,董小玉偷袭九叔连连得手。

  后来九叔施法弄醒秋生,懂小玉见此不得不远逃遁走。

  清晨,九叔和秋生师徒俩顶着熊猫眼归来。

  “你们师徒俩咋了?被人闷了黑棍?”

  秋生耷拉着脑袋,沉默不语,总不能说被鬼迷了心窍,师傅的熊猫眼是他揍的吧。

  “哼,天黑,路太滑,脚下没注意,摔的。”九叔没好气的说。

  “啧啧,真够巧合的,师徒俩一块摔倒,还偏偏同时摔到眼睛,厉害厉害,改天我带着家乐也去摔摔看。”四目道长打趣道。

  玩笑过后,四目道长把执教掌教令还给九叔,并说道:“我从宝库里取了大量的珍石宝药,这事惊动了石坚大师兄,好在我给大师兄解释清楚了。

  不过看大师兄的意思似乎不太相信我说的话,说不日就会亲自来任家镇拜见祖师,我怕到时候掌门大师兄会和师祖起冲突,那到时……

  现在只希望师祖能早日炼制好丹书铁券,早点传授仙家妙法吧。”

  九叔怅然道:“大师兄也是为了茅山派的未来着想,不能怪他小心谨慎,毕竟这次茅山底蕴被搬了一半,大师兄身为掌门怎么能轻易相信你我所说的话。

  眼下只要祖师授下仙法,我茅山不日便能重振昔日威望,光宗耀祖,重拾鼎盛时的荣耀。”

  千鹤道长重重地点头,“重拾荣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