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震怒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276 2019.04.18 10:27

  梅楠梓淡然一笑,“是什么给你们陈家的自信能吃定我?”

  陈森冷笑不止,“凭我陈家财厚势强,凭我陈家将出先天,不久后便能称霸金陵,唯我独大。”

  梅楠梓不再言语,陈森这句话核心是陈家即将要出先天强者,然而,有先天,又如何?

  屠杀如猪狗。

  梅楠梓再次轻声道:“陈二爷能代表陈家的意思?”

  陈森缓缓点头,“若仅是针对你,我能!”

  “好,既然陈家不许我一家人稳定安逸,那我便让陈家鸡犬不宁!”梅楠梓说话的口气不喜不悲,甚至不含有一丝敢情。

  不等陈森嘲笑梅楠梓自不量力,就知道放大话时,徒然,一道磅礴杀机锁定了他,下一秒,流光打四面八方飞来,一柄青锋宝剑凭虚而生。

  “这……”陈森面对这诡异的一幕,瞳孔猛地骤缩。

  下一秒,青锋流光闪烁,转瞬消逝。

  而陈森目眦尽裂,嘴微张合,嘴角嘟哝出一连串的血沫子。

  “你……怎么会……那么……强!”

  陈森脑袋一歪,便绝息于人间,命丧黄泉。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而你触及我的底线,你不得不死。”

  父母,上辈子,梅爸梅妈守护他健康长大,这辈子,他要保佑爸妈永远平安幸福。

  梅楠梓淡然走出客厅,宁园外,先前执事走来。

  “你去将陈氏五虎的其余四虎唤来,就说,陈二爷有事交代。”

  那执事疑惑的瞟两眼客厅内,模糊间,就看到二爷瘫坐在太师椅上,丝毫不做动作,仿佛像是假寐一般,执事不再多想,转身朝主区其他园子走去,通知陈氏其余五虎。

  梅楠梓抬头望了眼碧蓝的天空,“一起了解了吧。”

  不管前世害死他的是不是陈家,既然斩杀陈家老二,必然这事不能善了,做一场是免不了的,而他生死两方,只能择一。

  梅楠梓回头瞥了陈森尸首,大手一挥,断域火轰然包裹,瞬息间焚烧为灰烬。

  断域火本是炼丹筑器的灵火,如今却成了杀人放火的工具,哎,世道啊。

  不大多会,宁园内,四虎汇集。

  “二哥叫我等来干嘛?”

  “不清楚,等会见面问。”

  “老二就喜欢故弄玄虚。”

  ……

  等兄弟四个进了客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小孩。

  “梅楠梓?!”陈淼陈三爷,淮扬初级武院院长,一眼就认出梅楠梓,毕竟这可是金陵本地唯一一位根骨上等,并且毫无背景的小修士,是他一直想拉拢的对象。

  “陈淼院长,我不想与你废话,我就想知道我父母的工作被公司辞掉,是否与你有关?”

  面对梅楠梓质问的口吻,陈淼到没有生气,倒是一旁的陈垚怒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毛都没有的小屁孩,竟敢质问我陈家。”

  “聒噪!”

  啪!

  陈垚倒飞出去,在空中横着旋转几周,轰然砸地,当场落地点成了蜘蛛网状的坑洼。

  噗!

  陈垚哇的一声,狂吐一大口鲜血,双眼充血猩红,怒瞪着梅楠梓,刚想开口再骂,又是一道逆血狂喷,片刻后,陈垚便昏迷不醒,生死不知,战斗力丧失。

  陈鑫与陈焱两人呆愣在原地,眼里全是骇然,这……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可能,他,仅仅是个孩子啊!

  就算是上等根骨,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能这般强大,能一招败五弟后天七层巅峰,说明实力至少是——后天九重。

  绝顶高手!

  陈淼惊骇归惊骇,他第一时间环视至四周,要说梅楠梓身后跟着一位绝世强者,他信,但要说是梅楠梓本人强悍如斯,一招败五弟,打死他也是不信的。

  而此时,三兄弟再看向梅楠梓,只见梅楠梓悠哉喝茶,全然没有一丝意外之色,仿佛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陈淼有些犹豫了。

  “我?如何?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琉璃泡沫,陈院长认同小子否?”

  良久,陈淼朝四周拜了拜,“哎,晚辈无意与梅同学为敌,利用强势辞掉梅同学父母职位实属是爱惜天才,恐其夭折,遂将其拉拢利诱,却不料……如今有前辈在暗中保护,倒是不需要我等庇护。”

  陈淼牵强笑了笑,说了几句场面话,便让梅楠梓离开了。

  “告辞,打扰了。”

  陈淼摆摆手,深意远长的看了梅楠梓,指了指上边,“希望那位前辈能永远护你。”

  “那就不劳陈院长关心了。”

  看到陈淼误以为有高手暗中保护他,梅楠梓就不禁摇头一笑,也不做解释,有时候明面上强大,不如暗流的涌动,能使对方达到投鼠忌器倒也不错。

  陈鑫作为嫡长子,话语权分量比陈淼重些,有些不满陈淼的做法,“三弟为何放幼虎归山,倒不如趁今天,将幼虎收服,将来成为陈家臂膀,又或者扼杀于摇篮,绝不能养虎为患。”

  “大哥,你刚才也看见了,梅楠梓身后有高手撑腰。”陈淼无奈道。

  “绝顶高手罢了,父亲已经突破先天,何惧后天九层?”陈焱也不赞同陈淼的做法,放虎归山就是养虎为患。

  “大哥四弟,你们谁能保证那位强者不是先天强者呢?”

  “这……”陈鑫与陈焱对视无言,确实,他俩只看到对方一击败五弟,却没有看到那高手容貌,也不清楚那幕后强者具体修为。

  见大哥四弟明了他意,又补充道:“上等根骨足以动容先天强者收其为弟子。”

  这时,陈焱徒然道:“二哥呢?”

  “整个宁园竟然没有老二的气息,奇怪。”陈鑫闭眼,感受不到陈森的一丝气息。

  陈淼脸面阴沉,走到客厅首座前,用手捻起一撮灰黑尘烬,放在鼻翼间嗅了嗅,又放在舌尖尝了尝。

  “呸!”陈淼吐掉灰烬,“这些齑粉灰烬是骨灰。”

  “看来,二哥遭遇了叵测。”

  陈淼话音刚落,陈鑫与陈焱愣住了,“难道梅楠梓的幕后高手,将二哥(二弟)杀了?”

  “嗯,如果这摊灰烬不是二哥或者梅楠梓故意撒落的话,那这些灰烬便是二哥骨灰,二哥被杀后又被焚烧和挫骨扬灰。”陈淼抬头看了眼客厅外的天空,梅楠梓摊上大事了,谁也保不住他!

  好狠!

  陈鑫与陈焱相识无言,除了眼底的隐骇,就是无尽的愤怒,敢在陈家行凶,无论是谁,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事闹大了!

  真的闹大了。

  “通知父亲吧,事情涉及先天和老二,这事不是咱们能做主的。”陈鑫说罢,便急匆慌忙赶向后院。

  梅楠梓刚出宁园,就碰到急匆匆赶来的陈丰,“我爸说,让你赶紧逃命,带着你父母一起逃,老六啊老六,你太冲动了,陈家在金陵是个绝对惹不得的大老虎,你拔了虎须,陈家不会放了你。”

  梅楠梓微笑道:“不要着急,我不会逃的,我也不会死,更不会连累你的家人和我的家人。”

  陈丰闻言立马急了,“别傻了老六,听兄弟的,赶紧脚底抹油趁早逃命吧,再晚点就来不及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老六你有天赋,迟早有一天,还能回到金陵的,这个节骨眼上可别干傻事。”

  “冷静点,淡定点,莫要着急,不就是小小的陈家嘛。”梅楠梓拍了拍陈丰的肩膀。

  啪,陈丰一把拍掉梅楠梓肩膀,“老六,你小子心太大了,别废话,赶紧逃命,老子冷静不了,淡定不成,我现在除了蛋疼,没别的想法,你妹的,小小的陈家?你怕是不知道我陈家的牛逼,那群主脉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老六你听哥哥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一道怒吼。

  “啊!是谁?是谁害我陈家麟儿一死一废。”

  整个陈家近四千人口惊闻怒吼,全部同时仰望天空,放下手头工作,涌向陈家主脉区。

  “凉凉啊老六,你走不掉了。”陈丰抬头看了眼天空划过一道身影,身着素白唐装,脸色怒不可言。

  “奇怪,陈源祖虽然深受到老太爷喜爱,但不至于受点皮外伤就跳出来为其出头吧?”陈丰挠了挠头,不解道。

  梅楠梓淡然从容,“陈源祖到不算什么,但陈氏五虎折损两虎,你陈家主脉老爷子怎么能受了?”

  “折损两虎?”陈丰更加疑惑,这折损两虎是怎么说?

  老者身轻如燕,踩枝踏柳,轻飘飘落在梅楠梓身前。

  “老太爷!”陈丰恭恭敬敬行礼一个晚辈礼。

  “退下。”老者冷哼,不含有一丝感情。

  “哦。”陈丰不敢违背陈家最高职权与陈家最高话事人的命令。

  给梅楠梓使了个“不要乱说话和自求多福”的眼神,便讪讪退到一旁。

  与此同时,全陈家上下四千余人,全部汇集在宁园前。

  “妈。”

  “小丰,这是怎么了?老太爷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

  “好像和老六有关,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

  陈母远远的眺望,见梅楠梓与陈家太爷似乎在说些什么,虽不知道具体谈论内容,却能见到太爷脸色怒然不发,好像到了爆发的边缘,就意识到,梅楠梓要倒大霉,甚至可能会被灭杀。

  “小丰,以后不要再与梅楠梓交往,全然当做不认识此子。”

  “妈,咱做人怎么能……”

  陈母瞪了一眼,陈丰不再说话,母亲不想因为梅楠梓惹祸而牵连他陈丰一家,陈丰能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毕竟父母安全大于天,只是梅楠梓是他兄弟,他又怎么独善其身?

  陈丰眼底不愠色浓郁,心底暗道:老六,你可要悠着点,传闻老太爷十几年前就是绝对高手,如今或许已经突破先天,弹指之间,便能灭杀你,你小子可千万别说浑话,可别恃才傲物,要不然,老子只能每年的今天给你烧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