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武院学生=贱民?

借指 箫吹雀儿醒 2266 2019.04.15 10:17

  越过陈家桥,梅楠梓说道:“我没见过世家大族是啥样,今儿特地来见识一番。”

  陈丰挠了挠后脑勺,“其实没啥特殊的,就是房子风格古朴了一点,建筑占地面积大了点。”

  梅楠梓站在桥头望向陈家庄园,占地面积高达六百多亩,所谓“大了点”?

  “走,我爸妈听说你来的,特地说要给你做顿大餐,我经常跟我爸妈提起你,说你文武双全,是金陵初级武院全院第一,这次又斩获联考头筹桂冠,我爸妈说让我多跟你好好学习,哎,老六,讲真心话,因为你的优秀,让我的屁股没少被爸妈混合双打揍开花。”

  陈丰和梅楠梓两人勾肩搭背走进古色古香的陈家庄园。

  一栋栋独立的小别墅和花园,俨然是陈家分支支脉的住所,而放眼望去,陈家庄园核心地带,是靠后的一处古代园林,是陈家主脉居住的地方。

  这种格局排列,有点像经济极其发达的乡村小镇,一个村里的人都是一个姓氏。

  陈父是个威严的中青年,不苟言笑,陈母和梅妈很像,是位知性的少妇,但与梅妈纯朴不同的是,陈母似乎工于心计,有点心眼。

  “小梅,吃点水果。”陈母笑呵呵端了盘切成小块,被牙签串起来的水果。

  “多谢伯母。”

  “不谢,真乖,有礼貌的好孩子,不像我家小丰,就知道整天调皮捣蛋。”说着,陈母瞪了陈丰一眼。

  陈丰反驳道:“谁调皮捣蛋啊,我那是活泼开朗。”

  陈母压根没理会儿子的抗议,继续对梅楠梓说道:“小梅啊,听小丰说你天赋异禀,根骨上等,在初考武院时便一鸣惊人,前不久又获得联考榜首,是天才里的天才,我家小丰根骨也不差,你俩日后要好好扶持,共同进步。”

  “唉,好的,伯母,我和陈丰是好朋友,自然要互相扶持,共同努力。”

  陈父上下打量了梅楠梓,心道:嗯,果然不俗,面如冠玉,光华内敛,是一块未经雕琢的好璞玉,真如淼哥说的那般,此子天赋异禀,若能交好,抛去橄榄枝而将其拉拢,将来定然成为陈家一大助力,若不能……淼哥的意思俨然是扼杀摇篮立里。

  “欢迎贤侄来家里做客,在这儿就像待自个家,随意些,不要拘束。”

  “嗯好,谢谢伯父。”

  陈父见梅楠梓不卑不亢,礼貌有佳,因此不忍天骄夭折,而且经过交谈发现,此子心性成熟稳重,颇为不凡。

  便出声提醒道:“以贤侄你的绝伦天赋,将来必然不可限量,前途一片光明,那贤侄你日后打算如何?”

  “追求强者之路,寻道!”梅楠梓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陈父愣了一下,“贤侄好志向,存志高远,不错,将来必成大器。”

  “伯父过誉了。”

  突然陈父话音一转,“金陵只不过是弹丸之地,贤侄有没有想过去京城或者魔都发展,那里的天空更加广阔,修炼资源更加丰富。”

  梅楠梓眯了眯眼睛:“金陵的天地并不小,而且金陵有我所留恋和牵挂的东西,我放不下。”

  “小小年纪重感情,恋故土,确实是好事,但以贤侄的天资,留在金陵实在是可惜,浅谈永远圏不了真龙。”

  梅楠梓眼睛越眯越小,陈父绝对知道些什么,只是并不方便对他说。

  便试探道:“小子不愿离开金陵,金陵是我出生的地,在这里,我有亲人,也有好朋友。”边说,边拍了拍陈丰的肩膀。

  陈丰回之以笑,“好兄弟。”

  陈父微微摇头,又说:“贤侄看我陈家如何?”

  “陈家,金陵四大家族之一,权势在金陵足以呼风唤雨,说是一方土皇帝都不为过,而且陈氏五虎威名在外,陈氏财团更是金陵第一财团,无论达官显贵或者名门大派,都会卖陈家一个面子。”

  梅楠梓如实回答,将所知道的陈家情况说了出来。

  陈父点了点头,“既然贤侄知道我陈家势强财厚,有没有兴趣加入陈家。”

  梅楠梓嘴角微微上扬,只是笑容是冷的,果然,陈家以雄厚实力强迫张总辞退老爸,老妈遭遇亦是如此。

  “抱歉伯父,我喜欢独来独往,自由至上,不喜欢受到任何人的管教和约束。”

  陈父摇着头不再多说,显然,陈家的橄榄枝无法诱惑梅楠梓,或者说梅楠梓年纪小,不懂得何为诱惑。

  ……

  饭后,陈丰带着梅楠梓逛陈家庄园。

  陈丰一路上介绍陈家遗留的建筑古迹和精彩绝伦的历史故事,以及陈家的光辉岁月,陈家历史上出了几位大牛,先祖曾经突破先天者左右双十之数等等。

  而梅楠梓却心不在焉,仔细回忆陈父的话,陈父是想让他离开金陵的弹丸之地,去远方更开阔的天地发展,殊不知,越是开阔广袤的天地,竞争越激烈,对手越强悍。

  而后,陈父又拉拢他,说明陈家此时的态度,是想拉拢他,而迫使他父母辞职,目标也正是他。

  哎,看来联考和入武院考核的成绩还是有些耀眼了。

  不过,那又如何?

  梅楠梓前世夹着尾巴怂着活了整整十九载,此生,拥有借指,无上机缘,他何须惧怕任何人。

  想通关键,梅楠梓缓缓松了一口气,堪比先天境界的气息不经意间散发出一丝。

  陈家后院密室,老者猛然睁开双眼,嗯?先天?

  不对,奇怪?

  老者眼底闪略过疑惑,那可怖气息稍纵即逝,实难确定,难道是他幻觉?

  老者随即摇了摇头,继续修炼,快速入定神虚。

  “武痴陈丰?!”

  一群小孩拦住了陈丰。

  “丰子,今儿没去武院上课?”

  “武痴疯子,嘿嘿。”

  “跟贱民一块学武,你爸妈是怎么想的?”

  “看看我们其他人,要么去名门大派学武,要么留家族跟教头学武,而你非要与众不同,去劳什子武院学武,是不是傻?”

  “武院那群贱民怎么配跟世家子相比,而你竟然愿意混迹其中,啧啧,看来你根本没有领悟到大家族的高贵,或者说你天生就是贱种?”

  这群小孩越说越过分,而陈丰除了脸色漆黑发青,紧攥拳头咬着牙,“不要逼我。”

  为首的小孩年龄大些,扬了扬手,制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挖苦,而是把目光放在梅楠梓身上。

  “你爸妈是支脉,没有多余的修炼资源,也难怪把你送到武院,只是,你爸妈难道忘记了祖训,世家子不得与贱民相交共学?万一泄露了陈家武学,你担待的起?你爸妈担待的起?”

  陈丰被憋的哑然无语,脸青一阵,红一阵。

  梅楠梓出声解围,“你说武院学生都是贱民?”

  “我说的,如何?”那小孩挺着身子往前一步。

  “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