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任务没完成?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247 2019.03.11 15:00

  “你找我师傅啊?他在,不过他现在没空,正在和我师叔聊天。”实诚的文才如实回答。

  梅楠梓念头一动,文才所说的师叔应该是四目道长,在《僵尸先生》剧情中,四目共出现了两幕,分别是影片开头与结尾。

  “敢问尊师叔是什么时候来的义庄?”

  “今天刚到,师叔刚接了一批新的客人,恰巧路过义庄,找我师傅聊聊家常。”

  电影里,四目道长接引一批“客人”归故乡,暂时寄宿于义庄,看来剧情刚开始。

  “无妨,我可以等。”

  “哦哦好,请进。”

  文才领着梅楠梓进了客厅,就在这时,后院驻灵间惨叫连连。

  “救命啊,救命啊师傅。”

  “救命——”

  听到求救声,文才笑骂道:“是秋生这个臭小子,又搞了什么幺蛾子出来。”

  一拍脑门,暗叫:“不好,是后院!”撇下梅楠梓冲向后院。

  梅楠梓紧跟其后来到驻灵间外,看到两个中年道长正和僵尸“酣斗”。

  戴眼镜的四目道长边镇压僵尸,边阻止九叔暴力打坏他的客人,场面看起来有点滑稽。

  按照影视剧情来说,本来是秋生捉弄文才时,不小心撞倒镇魂灯,致使四目的“客人们”蹦跶的到处都是。

  如今没了文才在场,秋生毛手毛脚的依旧打翻镇魂灯,由此可见,这一方世界的修正性很强。

  很快,九叔和四目联手制服所有的僵尸,重新点燃了镇魂灯,张贴了定尸符。

  九叔气呼呼的说:“你个臭小子,等我送走你师叔,回来再找你算账。”

  “师傅我错了。”秋生低头认错,躲在文才身后,像个因犯错误而被老师惩罚的小学生。

  整理好僵尸队序的四目道长,眼神余光捕捉到门口的梅楠梓,瞳孔骤缩,嘴角微颤,此子……什么时候在门口的?

  当凝聚法眼注目观望时,心中不由得震惊万分,此子虽年幼,修为却如无底深渊,深不可测。

  法眼之下,梅楠梓身披五彩霞帔,脚踏三十六品青莲,头顶一轮赤阳,后背虚月荧耀,周身气血如虹,直贯苍穹,又有四极四象护体,其威仪妙不可言。

  “敢问小公子是?”

  梅楠梓冯虚御风离地二十多厘米,一步踏过门槛,淡淡的微笑如沐浴春风,应道:“本尊梅楠梓。”

  梅楠梓一手“冯虚御风”当场震住秋生文才两人。

  文才心底骇然,抬起手使劲揉了揉眼皮子,睁大眼睛往梅楠梓脚板底下瞅。

  眼没花,梅小少爷真的会飞,莫非梅小公子是谪仙童子?

  而秋生亦然惊骇无比,下巴差点砸脚面。

  九叔修为比四目强些,自然早就注意到门口的梅楠梓,只是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所以没有贸然询问。

  此子浑身散发着滂湃的气血狼烟,说是武道修士并不纯粹,若说是他辈修道之人,倒也有几分相似可信。

  难道说,是传闻中的武法同修?!

  “梅公子深夜造访我义庄所为何事?”九叔问道。

  “传法!”

  传法?!

  四目和九叔茫然相视,莫名懵逼,传什么法?

  梅楠梓想借茅山绝学的镇派之宝《茅山术志》并不容易,而“忽悠”则是个好办法。

  “数日前,师兄茅盈准备闭关修炼,突然心血来潮便掐指一算,发现留在凡间的道统衰败,师兄不忍茅山派落寞衰败,便邀我入凡尘传道赠法,重振茅山道统一脉。”

  话音刚落。

  九叔和四目噗通跪地,面朝东方行拜三跪九叩大礼。

  茅盈!!!

  大茅君祖师没忘了他们这些苦苦坚持的后辈弟子,茅山派败落不仅是因为天地间灵气变得稀薄,更是因为妙真道法失传,导致道统不整,逐渐衰败没落。

  一旁的文才傻乎乎问道:“茅盈是谁?”

  秋生把手臂搭在文才肩上,无奈道:“不是吧老兄,茅盈啊,是咱们茅山派祖师,三茅真君之首大茅君。”

  九叔和四目丝毫没怀疑梅楠梓所说的话的真实性,甚至十分笃信其言。

  无他,茅山派早已名存实亡,留的道统几近消散破败,没什么珍奇异宝值得他人谋划欺诈。

  而梅楠梓恰逢其会的出现在义庄,自称是三茅真君师弟,受师兄大茅君茅盈所托,为赠送妙真玄法入凡而来。

  加之梅楠梓身为幼龄童子,而一身修为高深莫测,他们师兄弟俩自认不敌,前后种种迹象表明,梅楠梓所言非虚,他俩怎能不信。

  当即师兄弟俩对东方虚空跪拜完,准备朝梅楠梓行大礼,梅楠梓摆了摆手,一阵微风拂过堂口,九叔与四目硬是无法屈膝跪拜。

  “不必如此,我不喜跪拜大礼。”

  “谨遵师祖法旨。”

  九叔和四目垂手而立,恭听训导,不敢有半点怠慢和不敬。

  梅楠梓嘴角微微上扬,“忽悠”计策果然好使,其实,瞎编乱造坑坑老实人,挺爽的,如今九叔和四目已经上钩,借《茅山术志》就简单了。

  非得“借”?

  明抢岂不更快而简洁?

  果然,心头刚冒出明抢的想法,右手小指传来一道信息:借之道,贵以专,借之道为弥补三千大道而存,不得妄想强抢,否则身死道消。

  身死道消的惩罚有点狠,看来,只能在“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给我安排一间房歇息,改日再说传道授法的事。”

  “是,师祖。”

  九叔双手抱拳作揖,转身朝秋生笑骂道:“你个臭小子傻愣着干嘛,赶紧去把我的房间收拾干净,腾出来给师祖入榻。”

  回过神的秋生又恢复了机灵劲,“唉唉好,我马上就去。”

  ……

  很快,梅楠梓在九叔带领下,回到义庄客厅。

  三人围桌而坐,文才站在一旁侍茶倒水。

  “师祖我……”九叔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问,无须吞吞吐吐。”

  九叔咬了咬牙,说道:“师祖,弟子想问今生我与师弟是否有机会成道叩仙门,踏上仙桥羽化飞升。”

  四目道长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自己是否能成道可期。

  梅楠梓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嘴里念念有词,眉头一皱,叹道:“难!”

  伴随着“难”字眼,两道轻叹幽然而致,见九叔和四目失望至极,梅楠梓淡然一笑,“难虽难,却非不可。”

  “哦?!”九叔两人来了精神。

  “敢问师祖话中何意?”

  “原本茅山派妙法仙真失传流失,加之天地间灵气涣散,想修道成仙无疑是难于登天,但如今,我携仙法妙卷入凡,尔等成仙之事可期。”

  噗通!噗通!

  九叔两人跪倒在地,“求师祖赐真法。”

  梅楠梓扶起两人,笑呵呵道:“我说过下凡传授仙法而来,既然答应茅盈师兄,必然是说到做到。”

  “多谢师祖。”

  梅楠梓轻嗯了一声,又道:“修仙妙法不得用凡物记载,必须用些特殊材料载体刻录,所以两位需等我炼制好特殊丹卷后,方可传授妙法。”

  九叔取出一枚非木非石非金的令牌递给四目道长,四目道长点头会意,贴身收好令牌。

  九叔对梅楠梓保证道:“弟子如今添为茅山第二掌教,虽说不能决定茅山最终命运,大权也并非在握,却也能调动茅山珍宝阁内五成稀奇珍宝,只要师祖有需要,我师弟四目立即就能赶赴茅山,取得珍宝归来。”

  第二掌教?第一是谁呢?是石坚吗?

  梅楠梓沉吟片刻,要来文房四宝书写了一些珍奇,大多是些上等玉石和名贵草药。

  坑人嘛,就得挑老实人来坑。

  挺爽的。

  四目连夜带一队僵尸离开义庄,打算送完“客人”,便直奔茅山,取珍奇宝物,借师祖之手炼制仙法丹卷,延续茅山香火。

  ……

  房间内。

  清扫整理好房间后,鬼马精灵的秋生眼珠子转了转,一记绝妙的馊主意蹭的蹿了出来。

  而梅楠梓忽悠完九叔两人后,便回到原本属于九叔的房间歇息。

  “祖师爷您赶紧坐下,洗脚水我替您准备好了,来,趁水热,我帮您洗洗。”

  秋生的小心思被梅楠梓一眼看穿,想得到好处?没门。

  九叔两人被他坑的团团转,师兄弟俩又是磕头又是送礼的,而他目的却是“借”茅山术志,挖茅山派的墙角基石。

  区区帮忙洗个脚,端个洗脚水,就想得到仙缘?白日做梦,门都没有。

  再者说,何为借?何为有借无还?

  借,右手小指给的解释是,将他人珍宝据为己有,鸠占鹊巢。

  而诠释“有借无还”的概念更绝:坑蒙拐骗,不惜一切代价借到手,开溜,拜拜,再见,哦不,再也不见,故此视为有借无还。

  所以说,无论九叔,四目亦或者秋生等人,谁都别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丁点好处,否则会被右手小指视为违背“借之大道”意志,很可能被小指抹杀而身死道消的。

  好不容易重获新生,他可不想重蹈覆辙,年纪轻轻就一命呜呼。

  “嗯。”

  秋生尽心尽责的洗脚,边洗边说:“今晚祖师爷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弟子带祖师爷好好逛一逛任家镇,别看任家镇不咋大,但就方圆百里而言,都是首屈一指的风水宝地。

  人杰地灵,经济繁华,商品贸易齐全,比省城差不了多少,尤其我姑妈经营的胭脂水粉店对面的怡红院,啧啧,那里简直是男人的天堂。”

  怡红院?!呵呵,确实是不错的地方,温柔乡,英雄冢。

  “好,明天去镇上逛逛。”

  秋生暗笑,馊主意得逞奏效,哪怕祖师爷是小神仙,那也是“小”神仙不是,是孩子没有不贪玩的,若把祖师爷哄高兴,哄开心,帮他成仙成神对神仙来说洒洒水啦!就算最终不能当成神仙,长命百岁应该问题不大,怎么算都划算。

  是夜,梅楠梓刚和衣而睡,右手小指不受控制的勾了勾,周围场景秒瞬间切换。

  “我勒个去!!!我任务没完成,怎么就回来了?”

  一脑袋问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