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你爷爷托我保护你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514 2019.03.15 23:01

  瞧这周围建筑的样式,这个世界应该是地球的平行世界,除了没有灵气复苏以外,无论是科技发展或者建筑制式上,都和他所在的地球一般无二。

  有借无还的金手指哪哪都好,就有一点令他贼吉尔不爽,没预兆,也不通知,随时随地带他穿越,完全不给他准备的时间,而且穿过异界后,几乎不给任何提示,直接下达任务和时限。

  有点艹蛋。

  果然,小指弯了弯,任务信息公布,任务一:借过去目,时限一个月;任务二:借未来目,时限一个月。

  过去目?未来目?

  借指说的是什么鬼玩意?

  梅楠梓路过广场,看了眼广场边大屏幕右下角的时钟,凌晨三点半,地点是在京城。

  随便找了个角落,打坐修炼,借劳什子玉目等天亮再说。

  这个世界的灵气涣散且驳杂,想修炼出点成绩并不容易,想来也不会出现特别强大的修士高手,这样一来,诸多行事就能方便许多。

  等天色蒙蒙亮,广场上,大妈和大爷们陆续汇集在广场上晨练或者跳几支广场舞。

  梅楠梓轻轻抬起眼皮,呼出一口浊气,起身离开广场,漫无目的的逛在大街上。

  茫然四顾,毫无头绪,除了知道这里是平行世界的华夏京城以外,别的啥也不清楚。

  路过潘、家园古玩市场,瞅见一群人围堵在一家古玩店门口看热闹,杂语零碎,依稀能听到他们在谈论买卖什么葫芦、蝈蝈的。

  国人喜欢围观凑热闹,梅楠梓也不例外,修炼之余,凑个热闹看看戏,有益身心健康,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此外,体会百态人生,对修炼之路也大有裨益。

  古玩店内有四男一女围桌商定,坐上首的嚣张青年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身旁那位气质高贵且端庄优雅的女子,而那女子的目光却全部放在对坐俊秀青年手里的黑葫芦上,看起来十分喜欢那只蝈蝈葫芦。

  俊秀青年把玩着蝈蝈葫芦,摇头拒绝道:“我没打算卖它,我……唔。”

  俊秀青年身边的同伴一把捂住他的嘴,拍着桌子嚷道:“卖!肯定卖,只不过价格……”

  伸手一比划,“五万。”

  五万?古玩店老板讥讽道:“你是狮子座的吧,搁我这下流星雨呢,狮子大开口要五万,你真当我这里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嚣张青年不屑道:“一只破黑葫芦,要五万?你们这些穷逼穷疯了吧。”

  俊秀青年眉头皱了皱,穷逼?虽然他们确实很穷,却不容侮辱,“黑葫芦?呵呵,它不是黑的,是红的。”

  嚣张青年冷呵道:“你瞎啊,这葫芦明明就是黑的。”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位儒雅老者,“我来看看,说不定它真是红色的。”

  “德叔,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店赏脸,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古玩店老板急匆匆走上前迎接。

  儒雅老者回应道:“我就随便溜达转转。”

  而俊秀青年起身扯开椅子,“德叔您请坐。”

  “嗯。”德叔入座,抬头瞥了眼古玩店老板,“钱老板最近生意如何?”

  古玩店钱老板笑呵呵回应:“托您的福,生意挺好的。”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梅楠梓见到这熟悉的一幕,大概猜测到了这次借指带他穿越的是哪个世界,没错,正是因为前世网络热播剧之一的影视版黄金瞳。

  庄睿把蝈蝈葫芦递给德叔,“劳烦德叔您掌掌眼。”

  德叔接黑葫芦,用随身携带的折叠放大镜斟酌细察,一旁的许伟勾了勾手,钱姚斯狗腿子般的凑了过去,许伟问道:“这老头是谁?”

  钱姚斯用敬佩的口吻回道:“德叔,古玩界老前辈,京大历史系教授,圈内的文物修复大腕儿。”

  许伟和秦萱冰听到老人来头不小,是历史古玩圈内的老前辈,不由得生出几分敬意。

  德叔看了一会,笑呵呵对庄睿说道:“看来你这灵河当一年没白待,不错,这葫芦不留神,连我都看不出来。”

  “您夸奖了。”

  “你是怎么看出它的?”德叔问道。

  “凭感觉,感觉跟您送我的手把件,很像。”

  德叔轻嗯一声,“那手把件跟这葫芦的年代是差不多的,都是光绪晚期的东西。”

  顿了一下,“怎么着?这葫芦是留着,还是出手?”

  不等庄睿说话,皇甫云先插了嘴,“出手,当然是出手!”

  庄睿没理会发小皇甫云的话,接着对德叔说:“要是德叔您喜欢,就送给您了。”

  “不不不,无功不受禄。”德叔摆了摆手,“再说了,这葫芦价值十万以上,送给我不合适。”

  许伟噗的笑出了声,嘲讽道:“一个黑不溜秋的破葫芦价值十万?”

  心里暗暗的开始鄙视德叔,还京大历史系教授呢,就这水平,还不如门外摆摊设点卖高仿赝品的小商贩。

  在他看来,这德叔和这个叫庄睿的穷逼是合伙起来演双簧,想坑钱来的。

  德叔指着葫芦说:“这葫芦不是黑的,是红的。”

  许伟闻言哈哈大笑:“你们都瞎了吗,还是我色盲红黑不分啊。”

  德叔笑了笑,瞅了眼庄睿,说道:“要不要洗洗。”

  “听德叔的。”

  德叔扭头看向钱姚斯,“劳烦钱老板将桐油和最细的纱布拿上来。”

  “好的德叔,您稍等会。”

  很快,蝈蝈葫芦露出本来面貌,惹得钱姚斯惊呼:“竟然是三河刘!”

  门口围观的群众顿时炸开了锅。

  “小伙子厉害啊。”

  “真盘到了,三河刘的葫芦至少价值三五十万啊。”

  “慧眼识珠,不佩服不成。”

  “你看人家文质彬彬,玉树临风的俊俏模样,活该人家走大运、捡大漏。”

  “长得好看和捡漏有啥关系?”

  “你不懂,颜值即运气。”

  ……

  最终蝈蝈葫芦被许伟以八十万的高价买下,并送给秦萱冰,但许伟哪里知道秦萱冰看上的并不是三河刘的葫芦,而是葫芦里嘶鸣的蝈蝈。

  德叔离开后,庄睿打算扫一辆共享单车回家,皇甫云却道:“像咱们这样的有钱人,怎么能骑车呢,走,咱们打嘀嘀。”

  庄睿迟钝几秒点头同意,想到今天发了一笔大财,偶尔大方一回未尝不可。

  “走,打车回家。”

  街头,梅楠梓伸手拦下庄睿和皇甫云,淡然道:“你叫庄睿?”

  “是我,小朋友你是谁,怎么认识我的?”

  皇甫云也觉得奇怪,发小庄睿啥时候那么出名了,路边随便来个小朋友都认识他。

  “我叫梅楠梓。”

  梅楠梓?

  美男子!?

  这名字太奇葩了吧。

  这小孩的爸妈对孩子绝对是真爱,起名字真够随性的,丝毫没看出来一丁点想走心取名的意思,嘿,美男子!倒也简洁明了,够形象生动的。

  梅楠梓并不在意庄睿两人异样的目光,摸了摸下巴,沉吟道:“至于我为何认识你,嗯,我想想,是你爷爷庄启明托我照看你,嗯没错,就这样子。”

  庄睿此时此刻茫然又懵逼,这小孩认识他爷爷庄启明,还说受爷爷之托特地来照看他?

  扯淡,他爷爷四十年前去西北科考,这一去便是不复返,失踪后断了音讯,他都没有机会见过爷爷,更何况这个四五岁的小孩?

  而一旁的皇甫云板着脸训斥道:“美男子小朋友,我虽然不知道你从哪打听到庄爷爷的名字,但对故者不敬,是非常没有礼貌的,念你年纪还小,赶紧回家吧,注意安全,以后千万别乱说话了,不然会讨大人不喜欢。”

  不理会皇甫云的好意劝诫,继续对庄睿说:“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但你爷爷既然托我保护你,而我又答应了,我就有责任就照顾你。”

  “呃……美男子小朋友,别开玩笑了,赶紧回家,别让妈妈着急。”皇甫云劝道,又掏出兜里仅剩的十块钱,“拿去买零食。”

  梅楠梓并不理会皇甫云,而是似笑非笑的对庄睿说:“想知道眼睛的秘密吗?我可以告诉你。”

  庄睿骇然失色道:“你……知道?”

  “你说呢?”

  庄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能看透古玩玉石是他最大的秘密,特别是刚刚利用神奇的眼睛得到八十万,更让他坚定的相信“神眼”是个能带来鸿运和财富的好东西。

  同时,他急迫想弄清楚,“神眼”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怎么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关于“神眼”还有哪些其他的秘密。

  傍晚,梅楠梓住进庄睿租住的地下室,好在通风措施搞的不错,没啥异味,也没觉得阴暗潮湿。

  等皇甫云抱着手机,数钱数到睡着后,庄睿找到盘坐在沙发上正在修炼的梅楠梓,“梅小弟能告诉我关于眼睛的事吗。”

  “可以。”

  梅楠梓淡淡地说道:“听说过冯权这个人吗?”

  庄睿摇头。

  “蒲松龄的《聊斋》之《八大王》篇记载,冯权,古临洮人氏,今西北肃省临洮,因其放生了一只鳖,而恰巧的是,这个鳖修炼得道后,知恩图报,便赠送给冯权以鳖宝,种下鳖宝后,冯权自此慧眼如炬,能辫得世间所藏珍奇异宝,迅速发家致富,成了一代巨富。”

  “梅小弟的意思是我的这双眼睛和冯权的那双慧眼一样?”

  庄睿错愕不已,聊斋仅仅是古代小说杜撰的,当不当真,就像风靡全世界的网络小说,什么飞天遁天,脚踏星辰,瞬间万里,都是脑洞大开的作家们虚构出来的,不足为信。

  “没错,你和冯权的眼睛一模一样,叫做黄金瞳?”

  “黄金瞳?!”

  见庄睿诧异无比,梅楠梓把黄金瞳传给他的信息诉说了一遍。

  “屏息长宁,慧眼则启,白露严霜,极致可悉,三合阴阳,启天地之幽穹,赤蚁若象,悉毫末之无疆,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忘川之堕,如黄金之瞳!”

  庄睿陷入沉默久久不能自拔,好半天才悠然松了一口气,抬头盯着梅楠梓,神情认真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和你说话,我总感觉并不像是和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对话,而是像同龄人。”

  梅楠梓走到书桌前,随手翻了翻桌上的书籍,都是些历史和古玩鉴定方面的书。

  “我说了我叫梅楠梓,真名,我爸起的,至于为什么告诉你关于黄金瞳的事?”

  梅楠梓缓缓转身,指着庄睿,神情恬然道:“不是你问的吗?”

  静,沉默。

  整个地下室里,能听到的动静,只有皇甫云的打鼾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