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滑稽与剧情

借指 箫吹雀儿醒 4255 2019.03.13 15:00

  在路上,茅元说出一则千古秘闻,传言,千年前,金陵江有妖龙作祟,兴风作浪,扰的金陵沿江渔民和村落不得安生,无法生计。

  这时,有位少年横空出世,御剑东来,修为通天彻底,指压苍穹,镇妖龙于栖霞桃花潭,自此,金陵风平浪静,又百余年,妖龙自赎得救,助金陵风调雨顺。

  好久不长,妖龙贪婪,食人肉,饮人血,恰逢剑仙太白游江泛舟于此,惊闻此妖龙孽畜祸害一方,遂踏江御剑镇压,此次镇压。

  直至今日,孽龙传闻早已销声匿迹于民间或史册,只有传承千年的茅山派古籍中有过一些记载,而金陵四大世家的陈家创建年代最久远,不过八百余载,或许陈家家族书库中有寥寥数语记载。

  “传闻终究是传闻,或许怪吼是山脉里某个成了气候的妖兽嘶鸣。”蒋乾治摇了摇头,根本不信妖龙作祟的传说,蒋家于民国初成立,至今不过百余年,家族根基底蕴薄,自然对上古秘闻知之甚少。

  茅元笑而不语,白无常依旧老神如钟,仿佛世间万物与其毫无关系。

  蒋乾治暗怒,茅山传承日久,白家传承六百年,蒋家作为新进世家,被其他三家一派排挤和看不起是经常的事,旋即脸色微青,轻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杨升所在杨家藏经阁中似乎无相关记载,但此时,山脉中那妖兽气息强大,不管是不是妖龙,考核都定然要中止,否则大批学生伤亡,他对武者管理局高层不好交代。

  “既然如此,就让所有学生退出栖霞山,本次考核作废,具体考核事宜再行定夺。”

  杨升刚说完,赵新功却道:“听救援队说,已经有学生成功猎杀妖兽归来,若考核作废,岂不是对他们不公,若传出去……”

  杨升眉头微皱,稍作思考,“考核过关的就当做通过测评,至于没过关的,另行改考,等我回去整理一份资料交给上边再行定夺,眼下赶往桃花涧救援学生要紧。”

  ……

  梅楠梓随救援队退到山脚,摸了摸胸口,怀里的青莲散发丝丝缕缕的沁凉,凉意使整个心神镇定下来。

  好宝贝。

  而满口的万年钟石乳液,早已顺着食道划进肠胃,丝滑爽口,幽香甘凛,味道不错,口感很棒。

  万年钟石乳液滑进肠胃如干冰遇水而化,化作精纯灵气萦绕在丹田周围,丹田内的法力气息张开小嘴吮吸,盘旋状的精纯灵气被全部吸收,等待梅楠梓运功炼化。

  山脚下,人群炸裂沸腾。

  “听说桃花涧的妖兽闹出了大动静。”

  “有茅掌门和杨局长他们在,什么妖兽不能消灭。”

  “咱们考核怎么办?”

  “能怎么办?凉拌呗。”

  “桃花涧妖兽的一声怒吼好可怕,你们是不知道,那道震怒吼叫,吓得我差点尿裤子。”

  “我和你一样,差点大小便失禁。”

  “我还好,没尿没拉,就是跪了。”

  ……

  数千学生在山脚下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茅元和杨升等人回来就当即宣布,让三级武院学生各自回家等待重考的答复。

  和楚浩告别后,梅楠梓没回家,而是徒步走向小南河。

  小南河柳岸边,梅楠梓取出青莲,仔细观摩,直觉告诉他,此物与他有缘。

  咬破中指,滴了一滴血,青莲毫无反应,滴血认主法果然坑爹,网络小说不足信任。

  梅楠梓屏息凝神,抱元守一,气运丹田,用意识拖动丹田内法力气旋,缓缓靠近青莲。

  青莲似有感应般,化作青芒迅速融进丹田内,隐匿不出。

  令他错愕不已。

  万年钟乳液所化精纯灵气被青莲汲取吸食一空,荡然无存。

  啥意思?

  把他丹田当做花盆?

  没等他想透,怀中斩龙尺破衣而出,隐藏大明七成龙息转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擦!什么情况?”

  他还指望着借助斩龙尺中所蕴藏龙息灵气修炼,这下子要凉凉,龙息灵气全部消失不见了。

  梅楠梓赶紧运转罗刹圣经,查看青莲状况,斩龙尺七成龙息无故消失,肯定是青莲搞的鬼,法力气旋沉淀丹田,不断下沉直至碰到青莲,法力气旋又被打出丹田外。

  “噗!”

  梅楠梓喷了一口热血,双眼茫然,被青莲的做法整的一脸懵逼。

  这株青莲的行为忒流氓了些,住进东道主家,没感恩戴德不说,反倒把主人家赶出家门。

  把法力气旋当做垃圾丢出丹田外的做法,让梅楠梓非常郁闷。

  青莲对待法力的态度和法力面对真气时的态度很像,嫌弃无比,似乎像是“低贱的法力”不配与它“高贵的青莲”共同居住在同一屋檐下一样。

  可是法力气旋不汇集丹田内储存也不行啊,总不能让法力一直在八脉十二经里来回运转吧,那岂不是说,他要夜以继日不停的修炼?不行不行,花花世界,大好时光,只用来修炼实在可惜。

  再次尝试汇集气旋进丹田,果然,丹田内,充斥着原本斩龙尺所蕴藏的龙息,而青莲则欢愉摇曳在龙息中,吸食、汲取、吮饮。

  尝试多遍,吐了数口鲜血,最后发现,只要不触及青莲,法力气旋便能安然无恙的在丹田上端盘旋存储。

  而斩龙尺因龙息尽失变得通体暗淡,没了神韵光彩,尽管如此,把斩龙尺当做武器战兵使用,威力依旧强大。

  斩龙尺是刘基采天外陨铁打造,盥致昆仑瑶池的天湖水淬炼,工艺达到是凡铁的巅峰,威力不俗,就现阶段而言,绝对算得上一把趁手的好兵器。

  至于青莲的情况,梅楠梓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最终决定,既然搞不清弄不懂,索性顺其自然,就在这时,手指自主弯了弯时空转换。

  梅楠梓转瞬间凭空消失。

  在他离开后,小南河垂柳岸,一条黄金锦鲤驰跃打挺,若仔细观看,能发现锦鲤体积大了一圈,鱼头部出现倒刺和鼓包,尾巴也变得修长,腹部出现四个鼓囊囊的肉包。

  睁开眼,树梢间,晨阳初升,依稀能听几声雉鸣。

  “祖师爷,该吃早饭喽。”

  “好。”

  金手指穿越规则不可控,几乎没规律可循,每次穿越时间、地点像是随机的,发布的任务信息不全,只有寥寥数语提示。

  饭桌上,秋生叼着半根油条,说道:“等吃完饭,我带祖师爷去趟镇上逛逛,刚好姑妈店里没人,我顺便回去看店。”

  九叔点了点头,“顺路,等会一块走。”

  “师傅您去镇上干嘛?泡妞啊!?”文才嬉笑道。

  啪!

  九叔一巴掌盖过去,羞怒训斥道:“是任老爷请我喝茶,商量移棺定穴的事,你个臭小子,整天脑子里除了女人,拜托能不能好好想想怎么学好道法,也好将来继承我的义庄。”

  文才被打的没脾气,秋生在一旁暗自偷笑。

  梅楠梓淡然微笑,目光来回在师徒三人身上打量,师徒仨挺有意思,亦师亦友亦玩伴,师兄弟俩不争师宠衣钵,不慕天赋资质,不妒出身贵贱。

  秋生仪表堂堂,相貌出众,出身又不错,是小资家庭,其姑妈经营一家胭脂水粉的美妆店,跟随九叔学习道法是运气和兴趣,其本身有着不俗的修道天赋。

  而文才不同,文才孤儿出身,相貌平淡无奇,为人疲软懦弱,胆小怕事,若非九叔收留,怕早就饿死街头,再者,修道天赋极差,好在睡如死猪,倒是天生适合吃“义庄”的饭碗。

  九叔打算百年后,衣钵交于文才继承,义庄也交给文才打理,至于一身捉鬼镇妖定僵尸的道法,便只能传承给天赋出众的秋生。

  任家镇,街道上。

  秋生先走一步去胭脂店替姑妈看店。

  而此时,文才扭扭捏捏难为情的说:“师傅,我可不可以不跟你去见任老爷。”

  九叔回头诧异道:“为什么,你跟任老爷有过节吗?”

  “不是,连他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不过我长那么大没喝过外国茶,我怕一会出洋相给师傅丢脸。”

  九叔驻足转身,看着文才欣慰道:“难得你为师傅的面子着想,好,非常好,怕丢师傅的脸呢,你就甭去了。”

  说罢九叔扭头就走,独留文才在风中凌乱,文才无非是想矫情一下,却不想师傅直接撇下他就走了,说好带我见识大世面的呢?

  梅楠梓笑着对尴尬的文才说道:“你原地数十个数,你师傅就会叫你继续跟着去喝外国茶。”

  说罢,径直离去。

  文才非常信赖神仙祖师爷说的话,“十、九、八……”

  九叔双手负后埋头走,边走边嘀咕,“我也没喝过外国茶,万一出洋相多丢人,不行,还是照旧带文才去,万一有什么可以让他先上。”

  九叔扭头先是对梅楠梓笑了笑,又大喊一声,“文才!”

  文才恰好数完十个数,又听到师傅呼唤,当即跳起来应道:“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迅速跑了过来,殷勤道:“师傅,你叫我。”

  “我看你挺懂事的,师傅就带你见识见识怎么喝外国茶。”

  “好啊好啊。”

  “走吧。”九叔拍了拍文才肩膀,师徒俩勾肩搭背走向咖啡厅。

  梅楠梓笑盈盈的在一旁看着搞笑的一幕,这段剧情挺有意思。

  接下来喝咖啡的一幕戏更搞笑。

  但九叔某种程度上是他的“徒子徒孙”,总不能让茅山后辈丢人吧。

  “三位有预先订位吗?”咖啡厅经理问道。

  “怎么,任发没给我们订位置吗?”文才板着脸质问。

  经理一听是任家镇首富的贵客,当即换了一副面孔,热情的招呼:“原来是任老爷的贵客,三位这边请。”

  咖啡厅二楼,任发等待已久,见九叔赴约,连忙起身招呼,“九叔您好,请坐请坐。”

  “任老爷客气。”九叔客气道。

  “都做,都坐。”

  任发目光划过文才,落到梅楠梓身上,见梅楠梓衣着华丽,面如冠玉,明眸皓齿,绝非普通人家子弟。

  “这位小少爷是?”

  九叔介绍道:“我师祖。”

  “我祖师爷。”

  “……”任发一头雾水,师祖?祖师爷?

  四五岁的小孩!?搞笑的吧。

  “九叔你依然爱开玩笑。”

  九叔摇了摇头,认真道:“真是师祖。”

  “呃……”

  任发依旧不信,但人家愿意认小屁孩为师祖,他也管不着,话音一转,说道:“九叔,关于先父起棺迁葬的事,你挑了日子没有。”

  “我看你先考虑考虑,这种事一动不如一静……”

  这时,文才目不转睛的盯着楼梯口观看,哇,仙女下凡啊!

  梅楠梓顺着文才目光投向迎面而来的美女任婷婷,一身西式粉莎褶裙,面色红润,五官精致,波浪琯卷秀发,确有几分姿色,比起后世人造美女要强百倍不止。

  任婷婷走上前,乖巧的叫上一句:“爸爸。”

  任发指着九叔,介绍道:“快叫九叔”

  任婷婷微微施礼:“九叔好。”

  “唉好,坐坐,快坐。”

  九叔啧啧赞叹,对任发说:“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文才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任婷婷的傲然挺立,痴痴赞叹:“是好大啊。”

  任婷婷笑意全无,心中怒骂文才登徒子好色鬼。

  因为文才的无礼,任婷婷处处与九叔和文才唱反调。

  服务员上前递菜单,“几位需要喝点什么?”

  “coffee。”

  “给我也来杯咖啡。”

  任家父女要完咖啡,菜单传到九叔手里,翻开一观,一脸懵逼,洋文看不懂啊,一时间九叔尴尬至极。

  梅楠梓适时出面解围,“修道之人适合喝清淡点的饮品,这样吧。”转头对服务员说道:“I'd like three Blue Mountain coffees, thank you.”

  服务员闻言眼神一亮,这位小少爷英文真好,不由得更加客气了几分。

  “Okay, just a moment, please.”

  服务员离开,梅楠梓微笑道:“我要了三杯蓝山咖啡,口味相对清淡些,对我等修道品性大有裨益。”

  “师祖教训的是。”九叔谦虚道。

  文才鼓了鼓掌:“祖师爷好棒,竟然会说洋话。”

  任家父女也为之刮目相待,作为商贾,敏锐的商业头脑让任发觉得梅楠梓出身不凡,既然会说洋文,说明曾经生活在国外,这个年代,能在国外待过,说明家世背景不简单,应当值得交往一番。

  很快,滑稽的小插曲过去,任发与九叔继续商量迁棺移墓的事,任婷婷倍感无聊,准备出去走走,恰好刚才省城学会化妆,不如去买些胭脂水粉。

  “爸爸,我想去买点胭脂水粉。”

  任发挥挥手,“去吧,注意安全。”

  梅楠梓起身说道:“我出去走走。”

  “恭送师祖。”

  “恭送祖师爷。”

  九叔师徒无比恭敬的抱拳相送,弄的任家父女满脸惊愕,真的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