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偷换概念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456 2019.03.17 09:06

  “师傅不好了,师傅出大事了!”文才火急火燎的冲向前院,边跑边嚷嚷。

  刚学会太极拳法的九叔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文才的两嗓子喊的欣喜全失。

  啪!

  一巴掌盖到文才脑袋瓜子上。

  “混账瞅小子,你师傅我好好的,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哪里不好了?”

  文才狂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师、师傅,后院任老太爷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九叔故作惊讶。

  梅楠梓神情淡然依旧,九叔很会做人,以九叔的聪明才智,不难猜到任威勇的逃走与他有关。

  没过多久,秋生骑着二八自行车赶来报信,把任发被杀害的消息告诉了九叔等人。

  九叔分析道:“人分好人坏人,尸分僵尸死尸,任老太爷因为比别的死尸多了口怨气,心中有怨,所以化成僵尸。

  任发被杀恐怕不是他人所为,正是任老太爷任威勇做的,任威勇化僵后,由于血脉薄弱实力低下,而快速增强的方法就是杀掉近亲者,走无僵之路,方能增强一身实力。”

  “任家那么有钱,能有什么可怨恨的?难道是任威勇怨恨他自己“眼睛一睁一闭”钱没花了?”文才跳出来用穷人的思想胡乱猜测。

  九叔瞪了文才一眼,“胡说,显然是任发不孝,惹得任威勇怨气冲天,加上风水先生的遗祸,任威勇二十来被蜻蜓点**束缚而不得超生,岂能没有怨气?”

  秋生突然急躁不安起来:“那师傅您的意思岂不是说,任发被杀不久后,很可能婷婷接下来也难逃魔掌。”

  “不要啊师傅,婷婷那么漂亮,年纪轻轻就死了,实在是糟蹋了,求师傅想个法子救她一命。”

  老实人文才心肠极好,见不得辣手摧花,更何况,这朵花娇媚又芳艳绝伦,是方圆百里最美的那朵玫瑰花。

  九叔见两个弟子都想救任婷婷,反倒犹豫不决,用余光瞥了眼梅楠梓,他知道是师祖一手促成了任发的死,至于为什么要任发死,他并不清楚。

  但师祖就是师祖,做事自有他的道理,见师祖梅楠梓安然若素,神情没起半点波澜波动,无奈下只好答应去镇上一趟,至于成不成另说。

  秋生和文才因担忧任婷婷的安危,便先一步去镇上,等二人离开后,九叔恭恭敬敬朝梅楠梓施礼道:“敢问师祖这……”

  梅楠梓摆了摆手,“你不必多问,你且去镇上做好本分之内的事,万事皆有因果,任婷婷不会有事,关于任发的死,我只能说他早在阎君那里报了道,阳寿期限就是昨晚。”

  听到师祖扯出阎君,九叔不敢再多问什么,他平常最多就和九流鬼差打过招呼,到了阎君那等层次的神邸,绝非他一介凡尘俗子能接触的。

  九叔去了任家镇,梅楠梓没跟着去,而是走向原本蜻蜓点**的墓穴附近。

  梅楠梓双手负立,语气淡淡道:“古老先生何在?”

  “梅少爷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墓穴不远处的小山丘后面,古玄哈哈一笑走了出来。

  “直觉。”

  梅楠梓心里却说,整个“僵尸先生”的世界围绕着任家镇铺展开来,而以古玄老头的修为实力,区区乡绅任家根本不可能威逼利诱的了他。

  如今二十年过去,古老头一直没有离开任家镇,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整个剧情线索与古老头有关的地方,无非就是这处蜻蜓点**罢了,这古玄老头二十年前就算计了任家,为的也是这块蜻蜓点**,他不来这里找古老头,还能去哪里找。

  古玄摇头苦笑道:“梅少爷慧眼如炬,想必看出我这宝穴欲盖的弥彰了。”

  停顿了一下,走到蜻蜓点**旁边,指着空穴说道:

  “蜻蜓点**是处好穴,是葬先祖的上等宝穴,可若是用法稍微偏颇,便极有可能养成血煞聚灵穴,这种脉穴对普通人来说毫无用处,但对吾等修道之人来说,却是无上宝地,对促进修道练气有着加持三倍的效果。”

  梅楠梓心里吐槽:他慧眼如炬是真的,毕竟黄金瞳搁那里摆着呢,但他并没有看出宝穴欲盖弥彰,还什么鬼转变血煞聚灵穴,全是你古玄自己说的,和他没关系。

  另外,对于这种为修炼而不择手段,为提高修为而算计他人的古玄丝毫没有感到厌恶,反而有些欣赏,起码人家很努力的修炼,想尽办法与可能去提高修为,打破桎梏瓶颈。

  “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梅楠梓开门见山道。

  古玄疑惑不解,做交易?“梅少爷请说。”

  “我需要借任威勇的内丹一用,你帮我借取内丹,我帮你突破桎梏。”

  借之大道以借为基石,问毫无人性的僵尸借东西怕是不成,只能假借他人之手,完成借之大道。

  至于交易……再说吧。

  反正借指能帮他斩断因果,嘿嘿,凭本事借的,坚决不还。

  古玄笑而不应,微微抬手一点,一道青玄闪过,如激光飞射,转瞬见没入巨石。

  轰!

  巨石当即炸裂,碎成渣滓。

  “贫道修为是合道小乘,不敢说世间无敌,却鲜有敌手,梅少虽谪仙神格,非凡俗世人,但仅凭一张嘴,空口无凭,我不信。”

  古玄摇头,他用周易演算不出梅楠梓的命运过往未来,还差点被反噬,想来是天命之子,受苍天眷顾,因此,古玄甚至把鬼谷令赠出以示交好,但就目前梅楠梓的修为来言,对方不可能给他太多帮助,尤其是修为上的。

  梅楠梓催动法力,运转借指反馈的罗刹宝录里的太上炼丹篇,嗖!一道幽蓝火苗燃于指尖,与指形打火机很像,却感受不到丁点的热度,反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周围温度温度急剧下降,五月天秒变腊冬节。

  古玄噔、噔、噔连续倒退十多步,眼底全是骇然,浑身禁不住的颤栗,仿佛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好半晌稳定心神,才张嘴询问:“此异火是什么?”

  竟然能让他灵魂产生恐惧,怵然无比,要知道修道者主修神魂,辅修武技,肉体或许没有武修强大,但神魂绝对比大多平级武者要强上太多。

  而这幽火极致可怖,似乎只要沾到一丁点,就会令他马上魂飞魄散。

  “断域火,是一些小仙小神锻造炼药时作用的炉火。”

  “……”

  古玄闻言有些受伤,小神小仙用的炉火?

  “我临近些会感到灵魂悸动,隐隐有一丝灼烧感。”

  梅楠梓解释道:“断域火取自幽冥九幽,对魂体有着天然的压制作用,嗯对了,十八层地狱的火山狱所用的流火便是此火,动辄可使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古玄打了个冷颤,又退后几步,警惕的盯着梅楠梓的一举一动,沉声道:“梅少爷施法此火是准备干嘛?”

  梅楠梓收了断域火,瞧了古玄吓成傻狗的模样,不禁笑道:“我是打算用此火炼丹药,能帮助你我突破桎梏。”

  “呼——”古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用来对付他的,旋即老脸一红,人家只是拿出来异火证明确实有炼丹能力,他却被吓成狗,哎,果然是老了,竟然开始贪生怕死了。

  “这个交易我答应了,我帮你取丹,你帮我炼药。”

  “不不不,是我问你借僵尸内丹,而炼成丹药后,有你一份,算作借丹的酬劳。”

  借之大道不能改变,虽然是偷换概念,可依照借指的尿性,绝对不能改变道痕法规。

  古玄耸了耸肩,管他呢,反正结果都是内丹给对方,对方还给他一枚突破桎梏的丹药。

  傍晚,秋生匆忙回来,“祖师爷出大事了,师傅被阿威抓捕了,现在关押在镇警察署里。”

  “不要着急,你先忙你的,你师傅没事。”梅楠梓气定神闲的喝着茶,没有一丝急迫的模样。

  “……”秋生无奈,只好先行准备黄纸、木剑、鸡血和朱砂等画符之物。

  秋生搬起一鼎香炉放在梅楠梓脚下,又点燃了九根魂香,噗通跪地,嘴里念念叨叨:“祖师爷保佑啊!千万别让师傅出事,祖师爷保佑,祖师爷保佑。”

  “……”梅楠梓脑门上全是黑线。

  跪拜完毕,秋生钻进厨房煮了米饭,顺便炒了两道小菜,端上桌说道:“祖师爷您先用餐,我去趟镇上的警察局。”

  “嗯好,路上注意安全。”

  秋生盛了碗熟糯米饭打包带走,估计是怕九叔在监狱中“饥饿”特意带的。

  是夜,任发变成僵尸,与九叔等人做了一场,而警察局的队长阿威这一夜被折腾的够呛,胸口被烙铁烫了个斗大的“奸”字,此时的阿威也相信了僵尸的存在,便将九叔释放出狱。

  同时,在任家厅堂内,任婷披麻戴孝守丧,文才守卫在一旁,时刻提防任威勇的到来。

  夜深人静,任威勇一蹦一跳的撞开任家大门。

  “大家快跑啊!”文才大声嚷嚷。

  任婷婷带着文才机智躲避任威勇的袭击,但文才与任婷婷终究是敌不过任威勇的,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九叔等人及时赶到,用鸡血、黑墨等调制的墨斗弹伤了任威勇,任威勇被击退逃走,而文才参与战斗时不小心被任威勇掐到双臂,感染了僵尸尸毒。

  “师傅,文才受了伤,会不会变成僵尸啊。”秋生问道。

  “有可能。”

  阿威听到后,马上举起手枪就要干掉文才,“快让开,让我趁现在开枪打死他。”

  九叔拦下阿威说道:“我是说有可能,发现得早还有得救。”

  “怎么救?”

  “什么方法?”

  阿威和秋生同时张嘴询问。

  九叔看了眼文才双臂的抓伤,松了口气,“用糯米救他,糯米不但可以清除他的尸毒,还有预防僵尸的作用。”

  阿威愕然道:“啊,糯米?!”

  得知糯米可以驱散尸毒,又能预防僵尸,阿威当即带着一众警察离开任家,去街市上购买糯米。

  一时间糯米能镇僵尸的消息传开,任家镇糯米价格飞涨,几尽销售清仓断货。

  九叔回头对任婷婷说:“婷婷你暂时去我义庄住下,任家是不能再待了。”

  “嗯好,全听九叔您的安排。”任婷婷心里一阵后怕,同时也非常困惑,爷爷变成僵尸后六亲不认,先前杀了爸爸,现在又想杀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