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借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杀僵取丹

借指 箫吹雀儿醒 3419 2019.03.17 15:00

  东方刚吐白,九叔和秋生搀扶着文才回来,后边跟着任婷婷,看来九叔等人与任威勇已经交过一回手了。

  “厨房里没剩多少糯米了,秋生你等会去镇上买些糯米回来。”九叔吩咐道。

  “好的师傅,我马上就去,哦对了师傅,买黏米行不行?”

  “可以,除非你想让他死。”

  秋生贱贱的笑道:“好啊!”

  一旁的文才听到秋生想使坏,便笑骂道:“你这个魂淡。”说着就和秋生打闹在一起。

  九叔制止秋生两人打闹,秋生骑车去镇上买糯米,结果米店老板让傻儿子偷偷给参了三十斤的黏米。

  而义庄里,文才在床板上来回跳尬舞,不敢稍微停顿一下下,否则九叔藤条便会无情的甩过去。

  梅楠梓慢悠悠的打完一套太极拳,走到床边,淡然笑了笑,“感觉怎么样?”

  “祖师爷啊,求您老救救我啊!我快累死了。”文才跳尬舞将近一个小时,几乎快要累虚脱了。

  九叔凑上前,恭敬的行礼:“请师祖救劣徒一命,虽然糯米能救治文才,但治疗过程缓慢,我怕中间再出意外。”

  “嗯好。”

  见师祖答应,九叔心里悬挂的一块重石落了地,心底暗地升起一丝期待,这次算得上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师祖出手。

  任婷婷刚帮大家做好早饭端上桌,就听到九叔师徒求助“小祖师爷”。

  前些天初次见面时,她便一直好奇梅楠梓以小小的年龄凭什么让九叔等人心甘情愿的当做祖师爷?

  虽然梅楠梓看起来气质超脱不凡,又懂英文,但仅能说明是个富家子弟而已,难道他还懂道术?

  这个想法刚冒出头,就被自己给否决了,笑话!

  看起来不过四五岁年龄的小孩能懂多少道术?怕是连最基本道术都不会施展。

  任婷婷对梅楠梓充满质疑,可什么话都没说,毕竟她现在需要九叔等人的庇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犯不着为了一个疑惑得罪九叔等人。

  只见梅楠梓微微抬手,文才慢慢飘了起来,浮在半空中,“盘膝而坐,屏气凝神,抛除杂念。”

  文才按祖师爷的指示一一照做。

  梅楠梓双手翻转结印,如同灵动的蝴蝶,上下婉转舞动,道道玄光青芒形成一枚枚金印,如同神迹的一幕落在九叔与任婷婷眼里,不由得惊讶万分,惊为天人。

  九叔的期待一一实现,师祖不愧是谪仙下凡,使的是仙家手段,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也清楚梅楠梓的身份,那可是三茅真君、茅山派开派祖师爷的师弟,真正仙神之流。

  区区祛除尸毒的小手段,不过是手到擒来,动动手指的事情,所以只是惊讶了一会,便恢复正常心态,仔细观摩师祖施法,这是一次学习的好机会。

  而任婷婷却不曾见到过如此神奇的术法,目不转睛看花了眼,心底骇然无比,原先的质疑荡然无存,再扭头看九叔痴迷的眼神就能猜到九叔不能也不会施展这些法术。

  怪不得梅楠梓小小年龄是九叔等人的祖师,敢情人家是身怀绝技的世外高人,只是这个世外高人的年龄忒小了点吧,难道驻颜有术!或者返老还童?

  一时间任婷婷陷入幻想,要是她能学到驻颜之术……该多好啊。

  是女人哪有不爱美的,尤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爱美。

  拜师!学法术!

  任婷婷暗下决心。

  再加上,她这两天经历的实在是太多,她先是经历父亲被杀,又见到爷爷变成僵尸,再到看见九叔施法用道术缠斗僵尸,现如今又亲眼目睹到年幼的梅楠梓施展仙法妙术祛除尸毒。

  一切的所见所闻都超出她以往的认知,仿佛这个世界给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三观早就崩塌并且重新建立。

  她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间变得支离破碎,人生大起大落,宛如跌宕起伏的小说故事,想到这些,霎时间,任婷婷的精神变得恍恍惚惚,更加坚定她拜师求道学法的决心。

  仔细想想出家成为道士也不赖,起码能抛却世俗烦恼,大不了这辈子不嫁人。

  正在此时,文才体内肆意妄为的尸毒四处撺掇,不断的破坏他身体的器官机能,使之凝固血脉制止血液流动,但随着三十六道驱魔金印打进文才体内,如同神兵天降,瞬间将尸毒围困起来,准备绞杀。

  尸毒变得暴躁不安,试图逃窜,文才面目变得狰狞,“吼——”

  文才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怪吼,任婷婷不禁吓得花容失色,一旁的九叔暗暗捏了把汗,仙神手段固然玄妙神奇,可看见文才痛不欲生的模样,九叔心里多少有些不忍,毕竟文才打小就跟着他,虽说俩人是师徒关系,但更多时候,师徒俩更像是父子。

  梅楠梓不疾不徐的挥动手臂,兰花一点,一道玄芒遁入文才体内,催动驱魔金印迅速绞杀尸毒。

  顷刻间,三十六道金印束缚住尸毒,不断吞噬消融,文才头顶冒出一团浓郁的黑气,梅楠梓挥挥手,黑气消散,文才平稳落地。

  “文才为抵抗尸毒累虚脱了,让他安静的睡会,不要打搅他。”

  说罢,梅楠梓双手负后,云淡风轻的离开前厅。

  九叔开始筹备擒拿任老太爷的法器和困缚僵尸所必须的物件,而任婷婷也没闲着,帮助打理义庄,给亡灵上香祭拜,做个饭之类的活计。

  转天,阿威带领一队警员来到义庄,一来是看看文才是否变成僵尸,要是变成僵尸或者有将要变僵尸的预兆,就立即开枪击毙,但是看到文才活蹦乱跳像个没事人一样,阿威只能就此作罢。

  这二来呢,警察署署长的位置,他盯了好久,好不容易等到老署长退休,阿威想立个大功,希望能受一方百姓爱戴和支持,趁机顺利的登上署长宝座。

  但对付僵尸,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枪支弹药对僵尸这种刀枪不入的怪物完全无效,只能求助于九叔这等高人异士帮忙。

  “九叔,我想请你跟我们一起去抓僵尸。”

  九叔婉拒道:“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不过僵尸让墨斗线弹中了,手脚都不动了,要抓现在就去抓。”

  阿威急于立功,问道:“上哪里去抓?”

  “到阴森森的地方找找看。”

  阿威再次请求,“我还是希望九叔能和我们一起去抓。”

  不等九叔回复,这时秋生脸色苍白,眉眼困乏,脚步虚浮的抱着一袋米走进来,把米袋往地上一扔,整个人瘫躺在椅子上。

  “你昨天晚上到哪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九叔背着双手,暗启法眼看出了其中端倪,秋生满身散发着鬼煞之气,旖旎气息扑面而来,看起脚步轻浮,气血两虚,显然是精气过度被榨,秋生必然遇到了风流女鬼,一夜云雨。

  “我昨晚想回义庄来着,结果半路,突然狂风暴雨,打雷闪电,我担心把糯米弄湿了,所以在一间屋子里睡了一夜。”

  阿威惊诧道:“我昨晚一直在外面巡逻,没下过雨啊。”

  继而又调笑:“看你小子肾虚的样子,该不会偷偷跑到怡红院待了一夜吧。”

  “谁肾虚了?”秋生瞪了阿威一眼,而后疑惑地挠了挠头,没下雨吗?不可能啊,昨晚明明天降暴雨。

  “我问你,你昨晚和谁一块避雨?”

  秋生支支吾吾不愿意回答,须臾间,一阵困意如潮水般袭来,翻了个身,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最终阿威请不动九叔,只好自己带队去寻找僵尸。

  任家镇附近的乱葬岗,阴气湿重,是僵尸藏身隐匿的好地方。

  “队长,这儿有个山洞。”

  有个警员发现洞口后,阿威带队进洞,刚进洞,结果发现是个黑瞎子的老巢。

  “快跑啊,救命啊,有黑熊!”

  警察们一窝蜂的四散跑开了,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要知道黑瞎子双臂力气大的惊人,口齿咬合力也十分强悍,要是被它熊抱一下或者咬一口,那么小命就得交代在这荒郊野外了。

  ……

  就在警察离开后不久,距离黑熊洞不远处的另一个洞口前,古玄和梅楠梓负手而立。

  梅楠梓望着黑漆漆的洞穴,说道:“古老先生请。”

  “好,劳烦梅小少爷稍等老朽片刻,老朽去去就回。”

  古玄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基本没啥大动静,仅仅是洞内响起两声野兽般的吼叫,便一切归于平静。

  少倾,古玄捏着一枚鸽子蛋大小的黑珠子从洞中走出来,“这厮受蜻蜓点**的滋养,倒也成了气候,一身无僵实力堪比飞僵中期,要是再给任威勇修炼两年光景,怕是我也不能力敌,老朽把这枚内丹借给梅少爷,一切拜托了。”

  古玄故意把“借”字咬的很重。

  梅楠梓笑而应声:“有了这枚僵尸内丹,缺乏的那一味阴性草药便齐全了,我随时可以开炉炼丹。”

  ……

  当晚,梅楠梓回到义庄正打算要开炉炼药,却被九叔请到前厅议事,原来是四目道人提前回来了,而且回来的不止一个人。

  这点与电影原剧情有出入,原剧情是四目送客归故乡,又接了一批新客人赶来义庄借宿。

  而今四目担负回宗门取珍宝的重要任务,便一路不敢稍作耽搁,把那一批客人完好送到故土后,就一路狂奔茅山取材。

  路过家门时把徒弟拉过来,顺带着帮忙运输珍宝奇材,后遇到千鹤道长护送边疆皇族僵尸归京听候清帝发落,可惜天降大雨,把金棺墨斗的黑墨冲刷一空。

  僵尸冲破金棺,无奈下,只得联手除掉僵尸,但谁知皇族僵尸生性狡诈,死后秉性不改,知道不敌两位道长联手,边游走战斗边伺机而逃,还趁千鹤道长不备将其重伤,如今千鹤感染尸毒,生命悬于一线,近乎垂危。

  见梅楠梓到来,四目道长连忙起身恭首拜道:“弟子拜见师祖。”

  转身介绍道:“这是我徒弟家乐,和千鹤师弟的四个徒弟,东南西北。”

  梅楠梓愣了一下,这剧情是接着《僵尸叔叔》?

  “你们五个臭小子还傻愣着干嘛,赶紧过来拜见祖师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