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无愧狂徒之名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191 2019.08.26 18:23

  计缘轻功纵跃狂奔不止,在离开魏无畏等人视线之后又绕路返回宁安县城。

  一路上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也觉得十分悦耳,计缘索性将头部扎发带解开,任由长发迎风翻卷。

  这个时代不同于上辈子的华夏大地,林草遍地几乎毫无污染,农田间野夜鸟莺莺,山中和平地是不同风景,晚间和白天又是不同模样。

  城外林间一条小河,计缘飞驰间直接一个纵跃翻滚,在河边小树梢上借力,以一个潇洒的鱼跃,“噗通~”一声跃入夜色中的河流,溅起一片水花。

  不一会,“哗啦啦……”的一片声响中,计缘再度冒出水面,等游到另一侧的岸边之时,水下的双腿猛然踢水用力,右掌运气往水中狠狠一拍。

  “砰~”

  在水花四溅中,计缘整个人拔出水面跳上对岸。

  “哈哈哈哈舒坦!”

  身体再次跑动起来,在冲刺中高高跳起,空中旋转数周,无数水滴甩飞,下落后继续向前,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尽情的用武功嬉戏。

  直到又跑出二里地,这才运转小避水术,将粘身上和衣服上剩余的水珠水滴排去,算是以这种方式洗了个澡,将刚才打斗和紧张中出的汗水连同疲劳一起洗去,更好似剥离了心境中的一层油腻,真的是身心俱爽。

  回到宁安县城的时候,早已是夜深人静。

  宁安县向来治安良好,也从不曾实行宵禁,但奈何宁安县本身是个小地方,除了有时候开庙会外,夜晚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自然晚上都是很安静的。

  计缘入城之后谁也不惊动,依然轻飘飘回到居安小阁,望了一眼挂在正房一角书桌前的剑意帖,舍了现在就研究的念头,换了身睡觉的衣服倒头就睡。

  第二日依然阳光明媚,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计缘像一个怀着敬畏心的学生一样坐到了自己房内的书桌前,再次细细观摩剑意帖。

  书桌上有简单的文房四宝,都是尹兆先赠送的,不是什么值钱货,可用起来手感都不错,显然是精挑细选过的。

  剑意帖在眼中依然是玄妙的文字艺术,但这早已被计缘看透,却并未发现什么墓冢线索。

  ‘难道要浸水火烧?’

  计缘将剑意帖从墙上拿下放到桌上,摸了摸这剑意帖的纸张,根本就是普通的宣纸,经不起那种实验折腾。

  ‘难道在轴上?’

  手指轻轻上下各一划,字卷轴部的两根细木棍自己脱开,计缘拿起来仔仔细细的瞧了瞧,也并无什么记录。

  “难不成在里面?”

  计缘运起指力,照准其中一根木轴顶端用力一弹。

  “咔…”

  木棍直接竖直裂成两半,瞧瞧看看摸一摸闻一闻,没什么稀奇的,看来还是要从字帖本身内容上找。

  实话说以计缘的视力,寻常纸质书籍的文字是看不清的,这剑意帖就特殊在剑意深重,所以才能看得明白。

  “吾自幼酷爱兵刃,尤其恋剑,六岁得木剑…十二岁得铁剑…岁二十意气风发,虽无新剑己身锋锐无双,三尺寒锋光照一府……八十载人生长路漫漫,武道尽头路何方?先天之上可有仙?剑落纸面心亦不甘,不甘,不甘……”

  计缘轻轻读完这百十个字的剑意帖内容,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前他还想过不知道这书就剑意帖的武道奇才是不是还活着,现在则清楚其人早已过世几十载。

  “哎,可惜了…不过你倒是把话说明白呀!”

  叹息间,计缘不由以指代剑,在剑意帖前轻舞游龙,只是这个无意间舒缓心情的动作忽然让他心头一动。

  剑势一转,没有再如自己之前那样随心所欲的舞动,而是顺着文字上字里行间的顺序挥动剑意。

  虽然少了一份近道气息和自然感,也多了许多杀伐锋锐,可按照这位左大侠平生年岁轨迹配合这展露的剑意,居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身为瞎子的计缘硬是凭借记忆在脑海中将剑意轨迹和时间地名等汇聚在一起。

  ‘卧槽,这是地图?’

  体会良久终于确定这一点的计缘也有些哭笑不得。

  搞得难度这么大,无怪你左大侠逝世多年依然没人继承衣钵,你是认为只有如同你那样的天纵之才才有资格继承你的剑道咯?

  可以的,很强!

  计缘自觉要不是自己也确实“才情无双”,这剑意帖的秘密怕是到烂掉都未必有人能破解,或许那绝世剑法要等哪个运气好到爆的人无意间直接发现才能重见天日了,那运气估计得和跳崖得秘籍差不多。

  “当真是无愧左狂徒三个字!”

  有了这一层领悟,计缘算是彻底放心了,同时也对左狂徒的绝世剑法非常期待,一个剑意帖让他领悟游龙的奥妙,那剑法本身想必更加高妙!

  “咚咚咚……”

  “计先生,尹兆先来访,不知先生可在啊?”

  院外响起了尹夫子熟悉的声音,计缘一看门外,顿觉居然已经到了中午。

  外头的尹兆先提着两个东西,一个是食盒,一个是一只布袋子,他很清楚计缘饭点极为精准,特意赶在午饭前一点点,让妻子做了了几盘拿手好菜再配上一坛花雕,就往居安小阁来了。

  现如今尹兆先喜欢往这跑早已不是当初那种敬畏,更有同友人相互探讨学习的怡然自得。

  没等多久,院门就被计缘亲自打开。

  “尹夫子,你这是?”

  “哈哈,今日休沐得一天空闲,来拜访计先生,可有叨扰之处啊?”

  计缘也是笑了笑,他早就闻到食盒内的香味了,还冒着热气,想来味道一定不差,朝内伸手。

  “尹夫子请进吧!”

  两人到院中石桌边坐下,尹兆先很是献宝的先将那个布袋放在桌上,然后打开露出里面的木质棋板和两盒棋子。

  “我一直见计先生研读棋经棋道,却不曾见你下棋,怕是没有对弈之人?尹某特意寻来这檀木棋盘,可陪先生手谈几局!”

  ‘喂喂喂喂……我是纸上谈兵,不是找不到人下而是真的不会下棋啊……’

  计缘有些哭笑不得,今天似乎得丢脸了。

  。。。

  另一头,魏无畏还是带着人回了宁安县。

  毕竟身上带着伤,还抓到了这么多凶人,为减少变数,魏无畏一面将他们绑好押到最近的宁安县,一面让车夫骑马前往德胜府城,让那边的官府和魏家一起带足够的人手来押解重犯。

  现在的魏大家主正住在客栈里,裹着那张从宁安县衙花了一千两买来的白虎皮呼呼大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