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半瞎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075 2019.08.03 12:45

  求你们别傻了!别去啊!

  计缘在神像后心急如焚,这些行脚商要是出事了,最后就轮到他自己了!

  他只恨不能吼出声,只能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耳中。

  在这种强烈的内心挣扎下,计缘眼皮剧烈抖动,嘴角也在不断颤抖,右手的小指居然微微动了一下。

  计缘第一时间就感受到这一点变化,这让原本心情极度糟糕的他立刻提振了精神。

  他细细感受着身体,发现在剧烈的意识挣扎下,这种“鬼压床”已经有了一丝丝缓解,双手的其中几根手指头已经能勉强曲张,虽然幅度不大,但确实巨大的进步。

  这让计缘欣喜若狂,被带出去的那四个行脚商铁定结局堪忧,但自己如果能动起来,能够联合这些行脚商的话,说不定还能有条活路。

  山神庙口,这些火把张士林只将其中两个火把点燃,然后递给王东他们,夜间的冷风吹得火焰左摇右摆。

  “小心点,注意保护好陆公子。”

  “没问题士林哥!”

  “老金,你注意点!”

  “放心把士林!我看着呢!”

  金顺福接过火把,和另外几人一起纷纷向着张士林保证,毕竟是行脚商,也算是半个老山客,这么点路不会怕的。

  张士林想将第二个点燃的火把交给陆书生,毕竟对方是要带路的,不过陆书生却没有接。

  “不了不了,我有点怕火把烧到我的长衫,让小东兄弟拿着就好了!”

  “对对对,给我给我,嘿嘿嘿”

  王东直接笑着抢过了火把。

  “你这小子!”

  张士林笑骂一句,将剩下未点燃的火把放到刘全背着的轻背篓内,再次吩咐他们注意脚下道路之后,一行人才出发去挖山王参了。

  山神庙内,计缘面目狰狞手脚抽搐,这自然不是发病了,而是在剧烈挣扎着想要取得身体的控制权。

  门口剩下的八个行脚商知道火光远去,才一起返回了山神秒内,脸上的表情都是充满了期待和喜悦。

  哪怕不是山王参,一株年份十足的人参都值不少银钱,毕竟有钱人都惜命,好药材舍得下本。

  “张头,这个乞丐怎么了?”

  有人才坐在火堆边,就发现了计缘的异样,不由惊呼出来。

  张士林赶紧快步走了过去,其他行脚商也一起围了过来,他们看着计缘挣扎的样子都有些瘆得慌。

  “他身上好多汗……”

  “这是羊癫疯了吗?”

  “拿根木棍来,撬开他的嘴,别让他把自己舌头咬断了!”

  张士林蹲下来固定住乞丐抽搐的身子,朝着其他人吼了一声。

  立刻有人从柴堆了找了一根合适的。

  “我掰开他的嘴,你立刻给他塞进去!”

  “呜…呜呜……”

  计缘本能的就抗拒,自己又不是羊癫疯,这木棍不知道多脏。

  “帮我按着他!”

  没一会,一根木棍就卡在了计缘抽搐的嘴里,还好是横着让他咬住的。

  一群行脚商看了一会,慢慢回到了火堆边。

  有人叹着气。

  “这乞丐今晚上应该是过不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顺手帮他挖个坑埋了吧。”

  “是啊,山神庙以后我们也会落脚,还是别让尸体留在这了。”

  你们特么的!

  明知道他们是好意,计缘听得就是莫名的青筋暴起。

  也就是在之前那波人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

  “吼嗷~~~~~~~~~~”

  一阵恐怖的吼声突然自遥远的地方响起,吓得山神庙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一抖。

  “叽叽……”“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周围的山树上有无数飞鸟被吓得四散飞起,在山神庙周围仓皇鸣叫。

  同时一阵凉风透过庙门吹拂,将庙宇内的火堆吹得摇摆不定。

  “张头!”“士林!什么声音?”

  “野兽?”

  张士林脸色有些苍白,望着庙外的夜色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虎啸惊山林……是大虫!”

  “嘶…….”

  周围一阵吸气声。

  “那小东和老金他们!?”

  没人敢接下去说了。

  张士林也是捏着拳头看着庙外。

  “这大虫的声音很远,小东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对,他们还带着火把,以防万一,大家也把家伙准备好,今晚不能睡了!”

  这一声虎啸同样也吓得计缘猛一个激灵。

  只是这激灵过后,计缘发现,自己竟然取得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此刻他的右手一收一握,虽然略有生涩却控制自如,他没有贸然直起身来,而是细心体会着这种来之不易的感觉。

  随后,计缘缓缓睁开了双眼,如果他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就会发现此刻自己的双眼中心颜色较浅,是一种剔透的灰白。

  感觉光线有些微弱,昏暗得难以看清,若不是并非完全看不到什么,计缘差点以为自己现在是个瞎子。

  他略微侧动头部,望向火堆,心里咯噔了一下。

  火堆在自己眼中显得十分模糊,火光如同隔着一层厚重的磨砂,在眼中透处来的光线有限。

  自己这视力,不是简单有一点缺陷了吧……

  ‘至少不是完全瞎了…’

  计缘只好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

  不过只是睁开眼这么一会,眼睛就有些酸酸的,不算难以忍受,但却绝对不舒服。

  “张头,那要饭的醒了!”

  虽然现在剩下的行脚商们都很紧张,但还是有人发现了计缘的异常,这声音也引得大家望了望那个乞丐的方向,果然看到他在动,并且还转头望向了这边。

  只是现在就连张士林也没功夫理会这个非亲非故的乞丐,大家都从箩筐里找出柴刀短棍等物紧紧握在手中,并且神情紧张的留意着庙门的方向。

  计缘这会也没工夫计较自己的视力问题,此刻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命,他尝试着坐起来,但双臂支撑才起身一半居然有一阵强烈的晕眩和无力感。

  “啪…”得一下,计缘又跌回了地面并且后脑着地。

  “嘶…嗬…”

  这一下可痛得很,让计缘忍不住龇牙。

  他发现自己虽然能动了可就像大病初愈一样,使不上力气,那些行脚商则根本没人注意自己这边。

  计缘没开口求人家帮忙,自己用右手抓着边上塑像的底座,很艰难才坐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