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妄测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802 2019.09.04 12:56

  不过角落里的计缘其实也被一些人注意到了,刚刚酒楼伙计引计缘去角落的时候可有不少人看到的。

  计缘和店伙计交流的声音都比较小,旁人听不清楚,所以事件的经过在正常人理解中是:一个囊中羞涩邋遢落魄的汉子进汇客楼想要吃饭,酒楼的人怕影响生意,最终酒楼的人带着这人去了角落。

  单看外表,任谁都想不出计缘会点一大桌子菜,估计也就是什么馒头就开水,有份腌菜顶天了。

  自然也就有人会小声议论计缘,言辞中多有“可怜人”“味道重”之类的词汇。

  对此计缘浑不在意,你们吃你们的,我又不贪图你们桌上那点剩菜剩饭,说不得一会自己的菜端上来,还会引不少人惊愕。

  不过等待过程中,计缘也一直在留意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与他隔了三四张桌子的地方,那里正坐着一个身穿道袍提着拂尘竹筒的人,一旁还有一个大约十四五岁大小的孩子,也是一副道童打扮。

  这还是计缘头一次在这个世界见到道士,当然了,这道士只是世俗中的道士,并非什么修仙高人。

  那两人似乎遇上了一点点小困难。

  那道童正抱着一碗水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喝完擦擦嘴一脸忧愁的问边上的道士。

  “师傅,我们的盘缠都花得差不多了,这顿也只能吃馒头白菜,什么时候能回杜云观啊?”

  “盘缠的事情不急,吃完这顿为师就找处街角摆摊算命,总能挣点吃饭的钱,回去事只能慢慢来。”

  道士也喝着水垫着肚子,回应着弟子的牢骚,不过后者一听他要摆摊算命,就立刻有点急了。

  “师傅,您又要摆摊算命啊…别了吧……上次在青柳县让人把摊掀了还把我们打了一顿,您还没长记性呐!”

  “哎哎,休要再提那档子事,为师这次长记性了,该说的说,挑好话说,不好的话憋死不说,绝对见好就收赚钱为上,那些凶的人大不了不算就是了。”

  道士似乎也有些羞于往事,刚刚那股子自信弱了不少。

  “您每次都这么说……”

  那弟子小声嘀咕着,估计道士没听见,不过却让计缘听了个清楚,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有意思,怎么看都像是两活宝,或者说是一个大活宝和一个操碎累心的徒弟。

  “客官您的白馒头和烩白菜,菜上齐了请慢用!”

  有店小二端着一个大木托盘来上菜,将上头属于师徒两的馒头和白菜端到桌上,然后离开给别的桌上菜。

  那道士和童子明显眼神交汇在店小二木托盘里的几碗肉菜上,等对方离开了,才有些不舍的将视线挪回自己的桌上。

  “哎…吃吧…”

  “嗯……”

  两人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一阵叹气。

  这可着实把计缘乐坏了,不是他不厚道,实在是这气氛颇有喜剧效果。

  “客官,您的菜来咯~~~这是酱肘子,蒸面糕,煮白菜、炒菜头和腌萝卜,老母鸡汤和烩三鲜比较费功夫,还要稍等片刻~~~”

  端到计缘桌前的店小二吆喝一声,将菜一盘盘发到桌上。

  这汇客楼的店小二有个习惯,一些点硬菜的桌子,上菜的时候菜名报得特别响亮,恨不得除了全大厅连外头街上的人也能听见,如道士师徒两那,上菜就小声多了。

  但结合前面计缘给人的印象,其点的菜就体现出反差感来了,很多人表面上看没什么,心底里都是有些吃惊的。

  店小二放完最后一碟腌萝卜,刚想先行离开,计缘就叫住了他,望向那对师徒道:

  “小二哥,麻烦你对那边两位道长说一声,就说在下请他们一同用餐。”

  说到这,计缘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

  “嗯,若是他们不嫌弃的话。”

  就冲着刚刚那一乐,计缘也愿意举手之劳的请他们吃一顿饭,而且刚刚那些话中内容看,那道士算命似乎也不是纯粹的江湖神棍。

  “呃…好,我去转告他们!”

  店小二提着木托盘小步跑到正啃着馒头夹着白菜的道士师徒桌前。

  “那个,两位客官,门角那位客官说,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可以坐到那边一起吃,对,就是朝这笑的那位。”

  一大一小两道士顺着店小二手指的方向望去。

  “他?他自己付得起账嘛……管他付得起付不起,小文我们过去!”

  那道士嘀咕一句朝着店小二笑笑,赶忙带着徒弟往计缘那桌凑,还不忘把自己的白馒头和烩白菜带上。

  ……

  一边拖开长凳往上坐,一边这道士就自我介绍起来。

  “呃呵呵呵…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小道齐宣,号青松道人,这是徒弟齐文,不知先生为何要请我师徒二人吃饭啊?”

  这时候那道童倒是一句话不说,就是坐在座位上盯着几盘菜一直瞧。

  “在下计缘,只是极少见到道士,想请过来一起用餐,也好细细瞧个新鲜。”

  双方都没有行礼,只是闲聊的姿态。

  “哦,细……”

  这道士话说到一半突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计缘的眼睛虽然透亮,但颜色却泛着苍白,一句“你是不是瞎子”硬是憋在了喉咙里,好悬没脱口而出。

  “好了好了,先不聊,我们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计缘知道自己不说话,师徒两到底还是拘谨,不会擅自动筷子的。

  “正好你们有白馒头,而我忘了点米饭,嗯,正好互补!”

  说话间计缘率先抓过一个馒头咬了一口,然后伸筷夹菜吃,一边的师徒两哪还忍得住,也纷纷动筷吃了起来。

  虽然情况略有不同,但三人都是久不尝佳肴的人,这会吃起来就停不下来嘴吃得极香。

  计缘的吃相还好,几个月来习惯早就养成了,扯袖夹菜咀嚼吞咽都自有一番风度,而吃得速度居然也不慢。

  两师徒则完全是狼吞虎咽的架势,没噎着都是奇了。

  两相对比,边上几桌留意这边的食客反倒产生一种诡异的错觉,仿佛一身邋遢到脏兮兮臭烘烘的计缘气度斐然,反而是一大一小两道士看起来更像落魄汉。

  随着剩下的菜一起上来,计缘又添了两盘小菜叫了三大碗米饭,三人一起敞开肚皮,收拾掉了桌上大半的菜。

  到了后面师徒最后各自喝了半碗老母鸡汤,就实在吃不下了。

  看着两师徒在那揉着肚子一脸满足,计缘笑了下。

  “两位道长不吃了?”

  “哦嗝~~~饱,饱了…”“吃不下了!撑了……”

  “哈哈,那好,剩下的计某包圆了。”

  之后计缘一个人以风卷残云之势将整桌剩菜扫空了,连鸡汤都不剩下,看得师徒两人稍有些呆滞。

  等计缘吃完最后一口白菜,放下筷子朝着店内一个方向招呼一声。

  “小二哥,这边可以结账了!”

  “好嘞客官~”

  一听收钱,店家来的都是最麻利的,一顿饭吃去一百多文,数铜板太麻烦,计缘直接给一粒碎银子,让店小二拿到柜台称重结款去了。

  看见计缘真的有钱付账,师徒两都松了一口气。

  “这位先生,道士也是一个脑袋两手两腿,要瞧完全可以远远望望,您请我们吃一顿饭也是善人了,要不我给您算个命吧?”

  “算命?倒是有趣,那道长是要测八字呢还是看面相手相?”

  “有八字最好,面相手相也可。”

  “好,那就先测测计某的八字吧。”

  计缘笑着将自己上辈子的生辰八字报了出来,因为姑丈公的关系,老小计缘就知道自己八字,当年算命的都说八字好。

  那道士听到八字后眯眼细思细算,倒也像那么一回事,只是没一会,这青松道人的眉头就越皱越紧,到最后抬头看看计缘。

  “你骗我的吧?这是你的八字?”

  “如假包换!”

  计缘回答得很自然,这辈子八字他不知道,但上辈子八字总也还是自己的吧?

  “你骗人!如果这是你的八字,你早已经死了!”

  “师傅~~!”

  一旁弟子大急,刚刚吃饭起的汗一下子多了不少,这么得罪人的话又随便说出来了。

  “呃…哦哦,那个,刚刚哈,说错,说错…了……”

  一个“了”字还吐到一半,道士已经觉得头晕目眩,胸口气闷无比,到最后实在忍不住。

  天旋地转间……

  “噗~~~”

  大口鲜血喷了半张桌子,青松道人直接晕厥在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