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将成气候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181 2019.08.21 13:18

  回家的路上,计缘其实一直在想着尹青的事情。

  如果说上回的那个什么三庄主能被看清还可能是对方武功高气质特殊,那么尹青这种情况只能归结为天赋潜力了吧,就是不知道是哪方面的。

  计缘虽然猜测尹青很可能是拥有修仙潜力的人,但也觉得这样有些狭义,文成武就皆有可能才是,还是再看吧。

  对于计缘而言,尹家算是他在宁安县落户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邻居。

  第二天天刚亮,尹兆先就带着尹青一起到了居安小阁院外,并且手上提了一盒花糕和两瓶花雕酒。

  父子两看看这个以往阴森的小院,此刻站在门外却只觉得有种清新自然的感觉,连呼吸都分外顺畅,内心恐惧感顿无。

  尹兆先将系着花糕的提绳也交到右手,刚准备上前敲门,就听到里头有中正有力但又低缓的声音传出来。。

  “进来吧,院门没锁!”

  尹兆先略一愣神,赶忙整了整衣冠,然后推院门往内跨去。

  “尹兆先携子尹青前来拜访计先生!”

  “呵呵,尹夫子来就来吧,不必带东西过来。”

  计缘放下竹简朝着尹兆先拱手,后者也提着东西作拱手礼。

  “初次拜访不可无礼,况且计先生昨日一席话,令在下茅塞顿开,小小心意还望先生收下!”

  言罢尹兆先走近几步将礼品放在了石桌上,也自然看清了桌上那一卷卷的东西,不由轻呼出声。

  “竹简?”

  如今的时代,纸张早已在读书人中普及,竹简作书已经极为罕见或者说早已绝迹。

  “不错,正是竹简。”

  计缘不以为意的回答。

  “家中竹简皆是友人所赠,计某目力所限,读不得寻常书册,尹夫子还有小尹青,别站在那,请坐吧。”

  看着尹兆先领着尹青在石桌边坐下,计缘主动引出话题。

  “早听闻尹夫子将要出任宁安县学塾夫子,未曾上门道贺,倒是劳烦夫子亲自上门了,不知如今学塾的事情准备的如何了?”

  “哪里那里,承蒙宁安县诸位的抬爱而已,学塾的事情现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两日后就迎生授课了。”

  这是尹兆先极为自豪的事情,说起来也是脸上含笑,而一边的尹青则一直盯着院中盖着木盖压着石头的水井。

  “计先生,您院子里有水井,为什么还要去外面挑水呢?”

  居安小阁厨房前有大小两个水缸,里头的大水缸还有半缸水,里头的水也是十天前去外面挑满的。

  计缘看了看院中水井,随口答道。

  “此水井曾沾染不洁之物,计某虽不算有洁癖,但也不想饮此井之水。”

  有些事情不需要讲得太明白,聪明人总是能联想到的,结合居安小阁以前的传闻,尹兆先也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将身子侧了侧,稍稍远离一点井口方向,手在桌上一扶就摸到了上头一卷竹简。

  ‘这竹简好凉!’

  回头一瞥,竹简上篆体书就《棋断三十六手》几字,心中也就有了更多同计缘聊天的扩展话题。

  尹兆先不问城隍爷之类的鬼神之事,就一个目的,和计缘打好关系。

  在开始的一段拘谨时间过去之后,尹兆先也慢慢放开了,实在是计缘相当随和,很自然的就让人逐渐放松,而且这小院内行坐立卧都给人一种惬意舒畅的感觉。

  两人在小院中谈天说地无所不谈,尹青就在边上安静的听着。

  越聊,尹兆先越觉得计先生实在深不可测,天文地理无所不涉,很多见解更是闻所未闻,可细一想却独到精辟,不过看似几乎无不懂之事,却往往在一些世俗小事缺乏常识而频频向自己请教。

  直到午间父子两才离去,尹兆先还是有些恋恋不舍,尹青则早就觉得无聊了。

  计缘也聊得挺欢实的,即上次庙外楼之后,这次是这段日子以来自己说话最多的时候了,而且和尹兆先这种有学识但不迂腐的读书人聊天,比起其他人相对还算有共同语言,问一些杂事也不用如问城隍时那样觉得拘束。

  看看石桌上的花雕酒,计缘直接捏起一坛拔掉红塞闻了闻,发觉酒精味很淡,干脆提起来喝了一口。

  “酒味虽淡,滋味居然还不错!”

  计缘喃喃自语,记得上辈子自己虽然也偶尔陪爷爷喝点却从来不觉得酒好喝的。

  将酒瓶放下,伸出手指轻轻在瓶口一点又虚空一拉。

  一道细细的酒线从中飞出,随着计缘的手指转动,在空中飞舞一圈后入了计缘口中。

  ‘嗯,这小避水术也算是入门了。’

  小避水术也勉强算是御水之术的一种,这一手让计缘异常满意!

  。。。

  四月初二,立夏,居安小阁枣树花开。

  。。。

  二百余里牛奎山,跨越德胜府边缘,横穿定元府,擦过天越府,共涉三府之地。

  这一夜,定元府内的牛奎山深处。

  “吼嗷~~~~~~~~~~~”

  一声虎啸声震数里,百鸟惊飞百兽奔逃!

  “轰隆隆……”

  天空中隐隐有乌云汇聚,电闪雷鸣翻滚其中,一个多时辰之后才逐渐散去,只是留下了一阵山雨。

  定元府成泽县城隍庙顶上,金身高冠目视着近在咫尺的牛奎山,视线延伸到渐渐散去的雨云。

  “哎,怕是有妖物快要成气候了呀!”

  摇头叹息过后,城隍法体隐没消失在原处。

  山中,有一头体型是寻常老虎两三倍大小的吊睛猛虎正抬头望月,正是猛虎精陆山君。

  刚刚那山雨中的顶盖雷云既让陆山君心悸也令他无比兴奋。

  修行乃逆天行事,而雷霆是天威象征,草木禽兽之属则尤其惧怕天雷,一些开启灵智的精怪,本能的会在雷雨天到处藏身躲避,似乎是有种深刻在灵魂中恐惧。

  而一旦有精怪尤其妖邪之辈将要成气候的时候,其所在之处往往更易引发雷雨天气,有时甚至反季节引发大雷雨,仿佛天意不容。

  当然了,雷霆再可怕也只是天候,成了气候的精怪妖物多半灵智不低,想要躲过有的是办法,真的被劈死的倒霉蛋不能说没有,但实属少数,比如缺乏常识的在雷雨天躲在树洞里,连树一起被雷霆浇灌。

  此刻的猛虎精沉心静气,跳下所处的山石,心中思量着或许再十几年甚至只是几年,就有能突破妖类的关键桎梏了,到时候才真的能遨游外界天地!

  而在天越府接壤牛奎山的地方,两群武艺高强的江湖人正在你追我逃的厮杀,一路打进牛奎山,只为争夺某样武林至宝的线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