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左家锐气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068 2019.09.20 18:36

  直到计缘离开后好一会,言家铺子聚居的这一块,众人终于维持不住刚才的严肃,不论是左家血脉还是其他言家人,全都兴奋得切切私语。

  “我们见着仙人了!”

  “真的有仙人,左剑仙,不,左离大侠并不是痴魔!”

  “玉娘,你们准备选哪个?”“让仙人指点吧,再出一个左离!”

  “怪不得我左氏后人练的剑典始终成就不高,原来先祖是受过仙人指点,无怪乎天下无敌!”

  “博然叔,你们要选哪个啊~!”

  “佑天,佑心,你们怎么想啊?”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开了,一个个都兴奋得不行。

  “呃咳~~咳~~~”

  厅堂上的老匠师重重咳嗽几声,真气鼓动之下镇下了所有嘈杂议论。

  “这事由左氏自己定夺,闲杂人等,忙各自的事情去,都散了吧!”

  老匠师显然威望很重,他一发话,所有人就是议论也都小声窃语,纷纷散去,而多年的家规和默契在,根本不需要多吩咐守口,言家铺子这边的事情谁也不会对外说。

  “言叔,我们这……”

  左博然才张口,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抬手制止,老者一口将自己的茶水喝干才开口道。

  “我说了,这事你们自己定夺,我也不会插手的!”

  说完这句,老人又走到计缘坐过的位置,把那已经喝干茶水的茶盏拿了起来。

  “呃,言爷爷,收拾桌子的事情我们来做好了!”

  那三十岁的汉子这么提了一嘴,被老人瞪了一眼。

  “我这是拿去供一下,仙人喝过的,你小子懂个屁!”

  也不理其他人怎么想,老人小心的端着茶盏就往祠堂方向去了,留一群左家人面面相觑。

  堂外的打铁声此起彼伏,左家人汇聚一处,那左玉娘的婆家人则同样没来掺和。

  面对一个不论选那个选项都会彻底改变左氏一族命运的选择题,谁都知道要慎之又慎,时间好似过得飞快,直到入夜依然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

  左博然家宅厅堂内,左氏一脉的人全都围坐在一起,一张八仙桌上点着灯盏,长辈坐在桌前,两个孩子安静的和奶奶一起坐在大躺椅上昏昏欲睡。

  “来来来,面条好了,白天到现在大家什么都没吃,就连两孩子都只是吃了糕点,都吃点吧!”

  左玉娘和两个嫂子一起端着三个木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是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芋头青菜熬油头,和面条一起入锅,出自大嫂的手艺。

  “大哥二哥,搭把手!”

  “哎!”“好!”

  一碗碗面条被放到桌上,两个小孩子立刻睡意全无,兴奋的从奶奶怀里一左一右跳下来。

  “面条!”“太好了,娘亲的油头面哈哈哈!”

  两孩子挤到父亲身边,见爷爷没反对,就一左一右坐上了长凳,在左佑天的帮助下端起大花碗拿了筷子就开开心心吃起来,三岁那个拿不稳筷子,就使劲往嘴里扒拉,吃的面汤溅来溅去,而今天父母也没责备他们。

  对于两个孩子而言,根本没意识到这选择有多重要,感觉就和去年姑姑要出嫁前大家聚在一起商讨婚事一个样子。

  “大家都吃点吧,别等面凉了!”

  左玉娘见除了两孩子没人动筷子,就再提醒了一句。

  “哎…吃不下也都吃两口吧!”

  左博然说话了,家里面其他人才一起动筷子,有些食不知味的吃着。

  其实一整天下来,选择题的争论基本也已经告一段落了,主要矛盾就在父子间。

  左博然夫妇两主张第一个选项,留下仙人法令,保家族安宁保后代有祖宗庇护,而佑天佑心两兄弟则更希望选第二种,有仙人传法,将来就是第二三个天下无敌的左离,光耀门楣之类的事情自然就会实现。

  而左玉娘则什么也不说,两个嫂嫂虽然嫁入左家算左家人,却既没有主意也不敢擅自发言。

  等面条吃得差不多了,像是又有了争论的力气,左博然再次开口。

  “佑天佑心,我这话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但还是要提醒一句,即便真的纵横天下,也能为我左家讨回公道,那将来呢,拥有你们太祖爷爷半辈子的辉煌,会不会再一次重演左家后来的没落?并且这一次,怕是言家也保不住了,说不定还会拖言家下水!”

  左佑天皱着眉头否定父亲的意思。

  “爹,吃一堑长一智,我们左家经历这么多风雨,怎么可能重蹈覆辙,我和佑心还有玉娘都还是可造之材,两个孩子也有缘见仙人,当初只有一个太祖公,现在我们都有机会!言家帮我们这么久,将来我们也有机会报答人家!”

  左佑心也是紧接着开口。

  “是啊爹,你老和我们说当年我们左家多辉煌,我和哥都没看到过,但那股子气愤却从小能感受到,您一定也不甘的,我们被人家欺负了这么久,连姓都要没了,难道一直姓言再不姓左吗?祖宗泉下有知会怎么看我们这群子孙?”

  左佑心最后一句话对于左博然的杀伤力还是有些大的,一旁的左玉娘忍不住在桌下踢了二哥一脚。

  争论再一次陷入僵局。

  第二天天蒙蒙亮,言家铺子这一块有人早起,望向左博然家宅方向,发现厅堂窗户依旧透出亮光。

  “博然叔他们这是一宿没睡啊……”

  “换我也睡不着啊,不知道选了什么。”

  旁人在外疑惑,左家人在屋内也很有些坐不住的感觉,仙人只说第二天会来,可没说是早上晚上。

  除了两个孩子外,大人都是一个晚上没睡,却没有谁萎靡,随着天色放亮,个个都略显亢奋。

  今天是个阴天,大约中午饭时间过后,天空开始隐有雷声响起。

  计缘午后才再次去了言家铺子那边,果不其然,那边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甚至还在祠堂边备好了一桌丰盛酒菜,只要仙人有此方面的意愿就能立刻开席。

  还是昨天的厅堂,围观的人则几乎没有,应该是言老爷子下过命令了,所以就是厅堂内的这些左家人,以及计缘和言老爷子两个外人。

  左家人在堂中站成一排,计缘和言老爷子坐在堂上,太师椅旁的桌上不光有茶盏,还有备好的笔墨纸砚。

  计缘看看左家老小,一众人明显眼睛里都有些血丝,不过精神头却不差。

  “那么,各位左氏后人可有决断了啊?”

  左博然上前一步朝着计缘躬身作揖。

  “回先生的话,还没有决断!”

  “博然,你们!”

  一旁的言老爷子听这话顿时火气就有些上来,左博然立刻开口。

  “言叔别气,很快会有决定的…”

  说到这左博然面向计缘,恭敬的询问。

  “计先生,不知可否向您问一个问题,好帮我们做出决定。”

  “问吧。”

  计缘面色平静,如果他们想再考虑几天也不是不行,毕竟这对于左氏来说确实是了不得的大事。

  “在下想问,当初祖爷爷他的一身武艺,是先生指点占多数,还是祖爷爷自己的才情更重要?”

  计缘闻言没什么表情,声音十分平静的回答。

  “左离乃武学天纵之才,自然是自身才情占多数!”

  听到这回答,左博然看了两个儿子一眼,然后才朝着计缘拱手开口。

  “将来我左氏人只要一天不忘自己应该姓‘左’,这左氏的姓,就总有一天能拿回来!先生,我们选第一条!”

  计缘笑了,看看左家人,原本还有些不甘的两个青壮,在父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不再犹豫,便是左玉娘也是同样神色。

  “不错…锐气回来了!”

  计缘这句赞赏好似莫名其妙,却好似深有其意。

  站起身来,计缘取过桌上之笔,稍沾墨水,然后在宣纸上书就法令,竭力施法之下,长发都微微浮空飞舞。

  宁泰安康,百邪不侵,明志而奋,苦心不负!缘赠予左氏后人!

  宣纸上十六个大字和小字落款几乎一笔而成,中途笔上墨水不够居然有一滴滴墨汁自砚台中自行飞出补充到笔上,看得旁人心情激动。

  法令一成,一道众人都可见的光芒自纸面上一闪而逝,计缘则晕眩了一下,差点没站稳,轻轻呼出一口气才转过身来,看着一众扯着脖子的人。

  “此法令赠予左氏后人,旁人便是夺去了也无效,若左家血脉断绝,则法令自毁!”

  轰隆隆……

  天上隐有雷声响起,看似是阴云密布将起雨。

  而心情大好的计缘却还没有停下今天的馈赠。

  “呵呵呵…左家人,看好了!”

  计缘放下笔,一步踏出入青烟般到了堂外场地,挥手一招,青藤剑自行飞出落于掌中。

  “别眨眼!”

  笑言一句,计缘整个人化为轻舞游龙,在庭前运剑而行。

  身形如幻如梦,身法似醉似醒,青藤长剑好似翠绿匹练在计缘掌中延伸出剑光流水。

  “哗啦啦啦……”

  天空下起细雨,降下的雨点却在计缘身前身后婉转如龙,随着剑光流转。

  一式游龙送雨舞出一条窜动水龙,斜朝着天空腾去……

  厅内左家人和言老爷子只是僵着身子死死盯着雨中仙人舞剑,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亢奋震撼之情难以自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